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在俗世

本帖最後由 十亩 於 2020-1-21 16:23 編輯

在俗世

1、瓶子

赵小惠
突发奇想地
问我如果把她都看成瓶子
该是什么瓶子
算小帐吗?那天和她生气
是顺手摔一个酒杯
愧疚。的确后中年该老成了
应压得住火。醋瓶,奶瓶,眼药瓶
“香油瓶子吧”。呸!拖油瓶呢
俗不可耐。为什么想不起来玉净瓶
唉!诗经山海经严华经
都让你读瞎了。“满世界的瓶子
透明的不透明的,装酒的装药的
装毒的,装强腐蚀性的
都还好还没打破
规规矩矩着
真的像个
瓶子”

2、蜂群

开灯
赵小惠惊魂未定
说是梦到被蜂群追撵,撒丫子跑
“越跑越麻烦,你就地躺下蜂子就把你忘了
它们追的是一团黑影”
赵小惠拽了拽被头,蒙住脸
说再梦一遍
试试

3、一大早

一大早
看见李建还是李建,
杜阿呆还是杜阿呆
还有狗屎一样臭的王小云还是那般猥琐状
我还是有点担心
这个世界哪里不真实
会不会是假的李建假的杜阿呆假的王云
比如鬼魂附体,比如欺世盗名
这个世界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控制语句
让李建杜阿呆王阿小云是
李建杜阿呆王小云。而不是别的
是什么样的逻辑关系让他们各自维系着
各自记忆和身体的连续性
成熟,衰老。牛棚里住三个月后后出来
没有变成牛或驴。勘探队的李建
杜阿呆王小云如果选择了别的职业
他们会不会是另一幅模样
比如拳王,比如主席台上大腹便便的胖子
其实他们也可能很委屈很憋屈
比如王小云本来可能真的不是王小云
他可能是一匹狂奔如电的野马
或者卑身而伏的狸狌
阴差阳错啊,他被扣进一个“王小云”的人形模具里
拘拘役役,太
入戏了

4、温度攀升

温度攀升
积雪慢慢消融
必有一些事物渐渐清晰
羊肠路,远山,以及我们奔跑在荒野的车子
也必有一些事物开始活跃
隐藏在雪下面的草
枝梢上的绿意
也有些事物注定终生不能翻身
夹在山谷里的河道
不管它有没有
流水

5、迎春

大地,雪,树木,天空
公路,村庄,化工厂高耸的烟囱
这些冬天里一直顺从沉默不言的事物
春天里都一起倒戈
好像翻身得解放的样子
带着一股热情劲热烈劲喜不自胜地迎春
好像它们都是新生的

6、赵小惠的齐物论

秋风吹
狂吹
满坡满川的野草
同一个方向同一个动作
统一的表情
赵小惠说这是大自然里最浩大最齐一的合唱
唱完就死了。不像我们
打鸡血一样唱完。表演性的
下台来表情
各异

7、检票口

黑压压啊
都是人,涌向检票口
如果没政府预先颁发的身份证件
怎么能分得清
张三李四王二麻子
一窝端,一锅烩
赵小惠骂我是不是闲的蛋疼
又没谁封你个食邑
羊群再小赶进圈里都是财富
羊群再大没见哪个
羊羔吃奶
认错


8、在俗世

在这个俗世
我为自己的脸面活着
为自己的姓氏活着
还在乎自己在别人眼里
有没有钦羡
在乎在别人心里的形象
感觉总有三俩成群,逼叨叨臧否古今
这个俗世我看不出肥头大耳的大杨活着有什么意义
他除了厚道能干被人赞美
不过为人所用
我看不出尖嘴猴腮满腹诡计
一句实话都没有的老何
活着有何意义
除了大老刘又被他忽悠一顿酒
我更看不出大老刘
活着的意义。除了他有个八十好几的老母
他八十好几的老母还在秋天
晒着阳光。我不知道
我活着的意义,离火车开还有好几天
就开始倒计时
开始焦躁
不安

9、不一样的

赵小惠
说这个世界你注视它
和不注视它的时候肯定是不一样的
对面座,那个男的
我一看他,他就把目光收回
投在了手里的书本上
其实我知道他一直偷偷地打量甚至盯着我看
这绝对不是个例
透过车窗。她瞅瞅规规矩矩立着的
高压输电铁塔。又看了看远处
若隐若现的
雪山

10、赵小惠骂我菜叶子色,没多大出息


不知道
父亲菜园子里
旺长着白菜的表情是不是很得宜
反正是一副舍我其谁
高于地皮才半揸
和来福穿上新皮鞋一般
牛气极了的样子
这白菜被张处长吃了和门卫小刘吃了
他们产生的表情会有什么
不一样呢
门卫小刘盘查起来客登记也严肃得很
张处长倾身给郑局点烟
也有蔫叶子的
黯然

11、站在

站在
白碱滩高高的
百里油区观景台上放眼南望
密密麻麻的抽油机
低头抬头不知疲倦地工作着
繁忙又壮观
赵小惠说它们是电催的
就像你父亲园子里生长期里油亮墨绿
贪长的白菜是粪
追的

12、看,这些蝼蚁


这些蝼蚁
给它们套个名字
再给它们一个唯一标识的代码
关联上血缘族谱
顺藤摸瓜你就可以找到它们
早逝的爹娘
冯医生有手术镊,显微镜
频谱仪,分子仪啊
赵小惠说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来历不明的事物
你大口吃的囊坑肉都可以
回追到哪只羊,哪片草地几月份的阳光哪天的春风
哪条皮鞭又是谁手里
那把锋利的
尖刃

13、有些东西仅具有装的属性

有些是后铆进去的
比如铭牌
有些是粉上去的
比如泥巴
有些是悬挂上去的,摇晃地厉害
比如钟
有些确实是内部拱出来的
比如花朵。花朵很快就要凋谢
它看上去更虚妄
总感觉这世界哪个部位是假的
比如赵小惠
赵小惠就是赵小惠
她不可能那么快分崩离析
赵小惠的确是赵小惠
总感觉她哪个部位
压根不属于她
她不是紧凑的铁板一块
到底她身上哪块是不遵从大脑管辖的
是可有可无可以剔去的呢
就像南山的洞口或蚁穴
是寄生的,是等人发现的
具有的破坏性仅仅局限于很容易遮掩的局部
夏夜里的闪电,那么短暂
从不会撕裂
什么

14、和很多人一样赵小惠在人世间是旧事物


想看到水
是怎样在一瞬间
沿着密密麻麻粗粗细细的筛管
从根部涌向树冠的枝枝叶叶
树就是这样被浇灌
被清醒,焕然一新欣欣向荣
而不是你一盆冷水自上
劈头盖脸浇下来。赵小惠
你的臭脾气抑制不住晨曦下渐渐显现的
我和我祖国无与伦比
壮丽的山河

15、雪夜


和猫
在自己的位置上
蹲下来
那些隐匿的星星也找好了自己的位置
村庄,草垛
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灯悬在院墙的门楼上
烦躁一天的鸡鸭都在自己的窝里安歇下了
刺猬和老鼠安顿好了自己
喧嚣与浮尘应该找好了自己的位置
静谧在静谧里静谧
时间不早了。雪片开始密集起来
纷纷扬扬,看似有点乱
其实每片早找好了自己下脚的位置与顺序
一层层的柔软
一层层的
和顺

16、赵小惠说这个世界无非有三条狗

赵小惠
有时候一天神叨叨的
仿佛超越了俗世
她给我说这个世界无非有三条狗
一条痛苦地哼唧着
瘸着腿急急匆匆西南方向遁去
一条痛苦地哼唧着
瘸着腿急急匆匆东北方向遁去
都是被她揍的
另一条就是老周家
拴在门口狗舍边的大黑
獠着牙很凶的样子,好像只受困于铁链子
赵小惠很喜欢故意惹恼它
和它面对面
对着


17、补记发生在19977年初夏某早的事件


的一声
母亲和我都感觉到有瓦块一样的东西
掉到了水缸里
厨房有点暗
母亲只好拿水瓢一瓢一瓢
往外舀缸里的水
直到舀见缸底
也没有
找见什么
之后母亲继续做饭
我继续灶里
添柴。屋山墙洞口透进来的一道晨光里
无数微尘欢腾地
翻飞

18、我的朋友刘青平说塬上的柿子熟了


想把方头大耳
大嗓门碎叨嘴喜欢吹牛皮
肤浅,有时又显得狭义心肠乐于助人的刘青平
改造一番。让他面对万塬红遍的
柿子林背上一首诗
比如层林尽染
或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家伙脸先红了。骂我这是拿他当肥鸭子
一样扒光毛在
碳火上


19、记忆中的场景
1975年夏
河南省柘城县后王村生产队
村东麦田
麦子刚刚收割完毕。地腾空了
村民(男女老幼)
齐刷刷地等队长的哨音
预备进地捡遗下的
麦穗。人群里我紧紧拉着母亲的手
有点害怕她丢下我
根据我的记忆推断应该是
1975年的初夏
或者1974
73
备注:1972我应该不记事,母亲说三岁半才能记点影;1976我上学了;1979农村改革……

20  大雪飘飘之夜


和朋友
围炉喝酒
争执着是今年
还是去年的雪大
大雪落下来
覆盖着今年
也覆盖着去年
甚至前年……
那些堆积在角落的废铁
大雪落下
人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大雪消失了
人间还是那个人间
G217仍旧
在乌尔禾以北丹霞地貌里曲折延伸
你提到十月
啊,十月
十月里的戈壁放眼望去似乎
只有无边无际的辽阔
无边无际的
空荡

21、大风吹着旷野

大风
吹着旷野
和小时候弟弟摇车轮一样带劲
弟弟蹲下摇,站起来摇
扔了背心光脊梁摇
他忘了这个世界不顾一切地摇
父亲在一旁乐
看着他摇:可逮住了个玩意
弟弟咬着牙摇
撅着屁股摇……大风吹着旷野
猛烈地吹,更猛烈地吹
多像弟弟摇转起来的自行车车轮
带劲的大风吹着旷野
也吹着


22、那些单调的声音

嚯,嚯……爷爷磨镰刀的声音
呱唧呱唧……父亲拉风箱的声音
呜,呜……每年冬天风吹墙角那棵榆树的声音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母亲
用锅铲子抢锅底的声
吃剌吃剌吃剌
吃剌吃剌
吃剌

23、刘文龙是不是抑郁了

刘文龙
对草原念念不忘的
不是绿草茫茫
不是伸手可摸的蓝天白云
不是羊群
他说是队上挖的大粪坑
临撤之前要恢复原貌
给填了。那一粪池嗡嗡嘤嘤的
还没有长翅膀的
蛆虫啊。刘文龙问我他是不是抑郁了
是不是该看
医生了

24、羊


试图
挣脱我手里的绳子
伸脖子让嘴巴够到更远处的草
草真肥啊
它的眼里只有草
心里只有草
似乎命里也只有草
有草他就会忙不迭地吃
很幸福。不像我
替它想着绳子、刀子
和死亡

25、慢生活

以前
我把诗句写得很长
整首诗看上去
很胖,很急
仿佛开闸放水故意要
排山倒海
浊浪滔天
动不动就掀桌子砸酒杯
借口年轻气盛
现在我注意断行了
一口气一停
把调降下来
把节凑慢下来
把整首诗弄得又细又轻
一来气跟不上了
二来是要你读读停停想想
就算自言自语
插句话。幻想中我们是在
有一句没一句的
没纲没线的
聊聊。我不能再一个人叨叨不停
不顾及或试图
打压你的
想法

26、老孙头和老赵头路遇白碱滩公园

采油架上
拆卸下来的废钢管被焊接成
飞机、大炮、军舰、坦克、火箭,还有恐龙
耀武扬威,虚张声势
老孙,你望个啥嘛
你已经徐娘老兮
还想射出威猛的一梭子吗
不会有真实的用场了
它们的用场如果不是为了娱乐
就是为了耗掉我们脏器里最后残存的能量
比如一泡尿撒完后的颤动
它们就是一堆废铁
老赵,它们的张牙舞爪是不是
和你诗句背后的含义一样
都是人们根据自己的认知和经验硬赋予它们的
它们就是一堆废铁
你从废铁里认出它们
就像你记忆里浮现出那个雕塑
的名字和形象
然后崇敬或
鄙夷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