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深廊(18首)

*月亮落下一坛酒的香醇

月亮落下很多声音
那些听出美妙的猫头鹰
没有理由睡去
黑暗里那些清晰的光影
不会有任何忧郁的摸样

走散的儿子找回家了
不需要任何灯盏
月亮还落下许多河流的方向
汇拢的前方就是父亲的心腔


*一动也不敢动的悲伤

这么多年悲伤一直汹涌着
透过血压那些变化的数字
幽暗的黄昏略显幽暗

就像马焦雷湖的水与天
一直那么蓝着
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动摇不了
手脚的麻木吞咽的困难

树上拴着的悲伤,仿佛才是
全部的悲伤,接纳着所有的风雨


*有几棵橄榄树是认识的

可以从洞穴里抽身而出
却无法从季节里分离出来
那些山上的橄榄树
这么多年一直站在那祈祷里
任梦敲碎一次又敲碎一次

大多只是认识湖对面的气派的淡定
偶尔自己混在其中,不跋涉
也不癫狂,却还是被别样的念头
孤立起来,散发着饥饿的气味


*什么声音如此短暂又恒久

隐藏在松树的躯干里久了
总会有熟透的声音偶尔跳出来
喊上几声,那是在老屋的后山
现在仿佛很遥远了
却总在梦里敏感着草枯草荣

那不是父亲的声音,父亲死了
已很久,早已不是带刺的荆棘
那也不是母亲的声音,母亲还活着
喉咙里却已不会自主地发出欲望的花朵


*在古老的监狱合谋怀孕

可能就是现在急迫的事情
不要嘲笑落叶与花朵的梦幻
游离其外弥散其中
逃脱不了干系的阳光
有些舞蹈有些无聊

一间间牢房独立着
各自有着骨头苦涩的气息
只有怀孕才是如此喜鹊与圣洁
至于爱与不爱那是多么不屑的哨音


*排队挤在输卵管里

一个人或两个人的体内
战争或者和平
意义或者没有意义
天使总有如此难堪的时候

粘液的流通那不是
大腿所能随便左右的
其实给出一片葵花田
那也不一定就有合唱团的环绕

所有鸟儿的苏醒都不在乎命的碰撞


*另一个房间

如果你想吃鱼,就到另一个房间
如果你想吃肉,就到另一个房间
如果你想吃菜,就到另一个房间
如果你什么也不想吃
就不要到另一个房间
那里烟雾缭绕,却没有湖泊的淡然

没有人能左右你去哪个房间
你拿着手机,打开二维码
没风没雨没有阳光


*不要误会

有人正喊着你的名字
不要误会一匹马
有人正喊着一匹马的名字
你不要误会疼痛的方向

你已淹没在马粪的堆砌里
马已离你很远
就像你已远离名字的浩瀚里

如果还有人有空赞美你的黑暗
谁都知道你就要开始燃烧


*至少有点

虫声四起的时候
突然想起还有一个鱼头
在冰箱等候与豆腐一起上锅
仿佛是无聊的事情
而楠溪江不远处流过
一点也不会让思念逊色

聚在一起的夜晚
却没有喝酒的意思
醒来的早晨,至少有点夏的露骨



*虚构

如果想喝酒,就不要虚构大水
被大水强暴已久,欲望麻木
喝酒的场合,不必有马经过
虚构一个神秘而坚定的地址
却是水池中的莲花

只不过一起喝杯酒而已
什么惊心动魄显得多余尴尬
有酒有盏的地方都格外实在
任何虚构都得要件谨慎的外套


*想醉就醉

空杯真的不是愿意想看到的
再瘦,也不该脱节时代的潮流
可以光荣地饥饿
经过富春江,却不敢停下来
看看空空的钓鱼台

在哪棵旺盛的树木下面
想醉就醉的山峰,应该烂在杯里
彼此多么熟悉的名字
早已没有什么桥头可以等待


*先回家待客

明天有客杭州来
不得不穿过一道铁丝网
先离开精神病院回家
盛夏刚刚开始
储藏室里的电风扇
也要先拿出来整理一遍

客人住几天就会走
精神病迟早也会像欢快的阴影
再次萌发神秘的颤栗


*深廊

一个人不敢走过去
深处的艺术
不是墙壁上几幅简单的油画
就能昭示的

还是试着走进抽象的空间
静寂前面引导着
地毯的方向不带任何慌张

女人在意料之外
上帝的眼睛尽在情理之中


*失踪者日记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
甚至某分某秒
在这里都显得十分珍贵

一条鱼上钩了
一条鱼放进了鱼篓
另一条鱼还在河里等待上钩

沉浸在凝神对峙的镜头里
远处倾泻而下的泥石流
永远不在高明的算计之内


*馈赠

只要是在无意的酒醉之后
总有几声美妙的声音
转化成文字挂在微信之上
纯粹的馈赠都可以在预料之中
淡淡的微笑便可以懂得蝴蝶飞飞

灵魂深处的呕吐总是那么纯净
仿佛是奇特的花朵突然绽放
远处远处,却没有一句承诺
可以在阳光下冒出青烟


*倾斜

去一次赌场
你就有了重量
而我坐在电脑前
被几首同题诗抬着
摇摇晃晃,又不是一片羽毛

向你倾斜的是那段通往兰钦寺的路
能不能抵达,那不是一条鱼的侥幸
似乎我是一只随意的青蛙
跳入那混沌的光中,一次次失去作死的机会


*如果再忧伤一些

昨夜梦见友人抱着孙子
抱着刚刚出生的孙子得意着
早上醒来有点失落
我的儿子都还不知道在哪里

如果雨再古典一些
残荷的画面就会更加灵动

老灵魂孤独着
不分男女
只分傻瓜与木头


*命该如此

唯一可以恣肆的地方
就在半首诗里
其实那也是瞬间的事
还构不成灵魂的一点骄傲

早已失去了倾诉的功能
忧患里里外外忙碌着
也没有心思关注一下月光的弥漫

唯一可以化蝶的一杯酒
大都洒在了前朝那些莫须有的墓前


2018.6-7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回復 2# 幽谷幽兰


    多谢 问好!

TOP

想象力及其美妙,尤其《失踪者日记》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