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卓美辉的诗(12首)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0 編輯

卓美辉的诗(12首)
“我的情欲沙发”
在幽闭王国,空气粘稠
水质暧昧。有几个盲人
怀抱木头歌唱。更多人
逃窜中,躲避突降的春雨
辨认家门。前庭后院已不再
而龙舟正挣脱河面,被绘上耳目   
插满彩旗,安装轮子     
随他们上路嘛
就在此刻,潮水边   
“我的情欲沙发”
出现了。两匹怪兽
纯粹,无遮,令众人侧目  
简在圣胡安街区
    “从此以后,不再有人知道我的真名。”——JAN
这一天,马尼拉所有的阳光
汇集。街心公园的水果摊
让午后的简凝神片刻。开始
在芒果与香蕉的身后数日子
年轻女教师的班上有“good boys
bad boys ”。 他们中至少有一位
会在六月的最后一课心生暗恋
而神父反复叮嘱:“必须狰狞!”
简还只会微笑,初见陌生热烈的
国度。把“时间都献给了孩子
时间献给了上帝”之余。还有什么?
厚厚的日记本不再空白,鞋在门后安静
在我想象中,光启中学是一座小教堂
数不清的圆窗,可以望见夜空
这个过于漫长的春天。有一部分
被简怀揣着,与对街的女校相呼应
月华依旧薄雾间。如那个凌晨
她穿戴整齐,推醒深睡的母亲,说
要去告别。向某个人,向晦涩的青春
告别开启了一扇等待之门,琴声犹在
此刻在简的家乡,暴雨成灾
几多隐秘的日子未数尽
便被江流裹挟着,汇入太平洋   
遥向那个阳光充沛的岛国。被神明眷顾
圣胡安街区在地图上微若轻尘
简是深色的。有时自觉“透亮光彩”
数完日子,走过水果摊。她不匆忙
耐心去接近, 一直想去的某个地方   

无名岛

如何从一棵树,进入
一座岛
枝桠的指向
随风不定
一群人深入草木
岛便隐去。在一棵大树背后
化石。被谈论
被拍摄
在午后显身
如一滴泪颤抖于
一片浩淼间。随即
消溶
而海依然不断在完善
它的空阔无极
你在远处旋开
门。波涛会涌进
当一群人退出草木
无名岛再现。螺贝
在倾听,在餐桌上
露出笑脸
你还在远处。正关门
下楼。在融入人海前
朝一棵大树,习惯性地
挥手致意      
        
获救①  
         
      “即使拯救永不到来,我也愿时刻无愧于它!”——佚名
1.
午夜过后,月色迷离
他的肢体随之变得灵巧
一种罕见的夜蝴蝶
无意飞越想象的沧海
他漠视,所有的白昼
在电脑屏幕前,他愿意
成为一颗沉闷的蛹
一动不动的纪律身体
2.
借助窗外肉色的夜光
他裸足、离地,以便越过
前厅与卧室之间(没有隔断)   
图书影碟旧相册构成的废墟
一支支空酒瓶神形庄严
时光坚定的玻璃卫兵
善变的窗帘。唯有旧铁床情愿等待
一只蝴蝶也拥有这么大的枕头?
3.
首户入住。这庞大的社区
他身后,时而跟随一位女孩
时而是猫。被“赶工期
保品质”的建筑工地围困着
夜间是寂静的。窗台朝北
可以望见田野,容他独自化蝶
他以为春天适合一个人过
于是就一个人。猫已升天
4.
入冬最冷的一夜,他飞速
归巢。忽略沿江的风景
“鼻子都快冻掉了,谁还顾得上
有没有被人看见翅膀?”
任何一道强光疾响
都足以将他打回原形
在这个季节,做“删节版的人”
“南瓜不說話,默默生长着”
5.
十里开外,白马河畔
时而风、时而雨。代替他往返
眷顾。曾经流连的座椅、吧台
还有小炭炉。被一一搬离
  
成为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②
最意外的道具。窥探着
过气女主角的饮食起居
训诫着第三者的领口衣袖
6.
进门仍然废墟。这个房屋的
另一把钥匙,由一位天使掌管
她会引领他,穿越险境
来到床边。一盏银色的书灯
将陪伴他,安度余生
当他伸出冰凉的指头
触摸到,同样冰凉的开关
他会相信,神并没有将他遗弃
注释: ① 获救:诗题来自奥地利著名作家弗兰兹•卡夫卡在1921年10月19日日记里的一段话:“任何不能在活着的时候应付生活的人都需要用一只手来挡开点儿那笼罩着他命运的绝望……但他可以用另一只手草草记下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因为他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看,而且看到的更多;总之,他在有生之年就已死去,但却是真正的获救者。”
      ② 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德国幻想文学作家米歇尔•恩德的童话书名。主人公奥菲利娅小姐是小城剧院的提词员,失业后陆续收留了求助于她的“影子流浪汉”及“怕黑”、“孤独”、“长夜”、“永不”等影子。当影子门因过于拥挤而争吵时,熟知世界上所有伟大悲剧与喜剧的奥菲利亚教导他们将情绪以诗人的语言在舞台上表达出来,随后组成流动的“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他们到一个又一个村庄巡回演出,给苦难大众带去欢笑与热泪……
来自北太平洋的风
来自北太平洋的风
带来的抚慰
一如既往。这小小的灾难
令人猜不透
为什么?她
必须连夜赶到
探究一个人
身体的危机和奥秘
今夜,一个人
忍不住要敞开
终年紧闭的北窗;敞开
群山不再潜伏
她摸索着,南方的脊背
仿佛几千里的奔赴
只为了,制造一场
超标的援助
“时而炽热,时而
冰凉。”她同样猜不透
这岛屿般的身体
还能被灌入,多少的海水
一位尊贵的夫人说……
“有时,远远望着我的先生,我会想…”
她换个话题,让我不由地转过身。暂且
冷落过往的运沙船。一座铁路桥
在不远处连夜施工。年底要跨过闽江。
那夜她看起来衣衫轻薄,楚楚动人
玉指上一枚尾戒,来自一次伤心的旅程。
“没想到你会见我。”她再度自言自语
“没想到快入夏了你的江边还这般清凉。”
她以为我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
“你看上去,是比相片里老了一些
最近怎么了?”这位尊贵的夫人
有太多的“想不到”,我必须打断
把话题重新引到她先生身上。她猛然
喝下一杯。“我会想,即便他不是我先生
我依然会爱他。可惜…”那是前年?
她独自往更南方旅行,刚回没几天
留言想见我。“给你带了一磅咖啡豆
一小袋热带干果。”想喝几杯,但不去酒吧。
后来她加重了语气,“我就是想知道我
出门这十几天里,他会不会更无端猜疑。”
或是三年前?我早已模糊了她的美貌
她放弃傲慢后依然不俗的言辞。只记得
高桥上不断有电焊的火花坠落江面
运沙船一声汽笛将她从微醺中唤醒。
她的嗓音如此迷人,值得那些诗人去赞美
她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必须视而不见;
必须阻止她再去车上取酒;我还必须让她相信
他们彼此是相爱的。“可惜他是我的先生。”
沈也山庄一日
1.
老胡在池塘边捞拾落叶
来自古田的园丁,戴一付
  
乡村教师模样的眼镜
反射出山间的凌乱春色
鹅棚窝着两粒蛋。我
放到连娜的手里时,还微温着   
  
沈也说冰箱里还有一粒。女人们
在厨房。这些都是白天里最美好的
男人更热衷讨论养生、瓷器
三天后去海钓。“等我们回到山里
  
鱼还活蹦乱跳。” 尖嗓门的是叶向高
拉丁舞教练。却和一位
祖籍福清的明朝宰相同名同姓
“他女朋友叫爱卿?”我总是听不清
2.
我总是会走神,特别这几天
“我已经无法安然地度过黄昏
黄昏里,有多少事物在消逝……”①
在人人称道的沈也山庄
主人不多语,反复以茶巾擦拭
刚淘到的一口灰罐子。他希望
拥有更光亮的脑门,不断冒出
与时势合拍的古怪灵感
拒绝听到有人再抱怨,那把
切不开萝卜的菜刀。另一个
穿着比腔调更像村干部
假装对一屋子的古玩、腊梅及
后现代装置艺术熟视无睹
在乒乓球室,他依然没有对手
3.
在一台老式打字机前,我
坐下。想起那部阿根廷电影
寻找“A " 键 ②
此后,我一心想要下楼
流连鹅塘边、小竹林
我拍摄下女人们的愁容
男人的背。貌似古人
留意水面还残留什么倒影
一路随我们上山的小狗
被取名大头。当我们关闭电闸
关闭山门。大头会被留下
连同山庄,归顺于这片幽谷深林
注释:①  引自本人1991年的长诗《给海子》。
     ②  阿根廷电影《谜一样的双眼》中有一个出色的意象,即打字机损坏的“A”键。在阿根廷黑暗时局间,妻子被残杀的男主角时常从恶梦中惊醒,在本子上恐惧地写下“TEMO”(怕)。经过漫长的追索与查证,他解开了本以为无法解开的心结,终于找到答案:在“TEMO”中加入“A”,变成了“TEAMO”(爱)。
杨桃院子
月光会继续
把他晒得更冷
你们别后,落叶委身
杯盏零乱。依然有
酒香在其间浮动
  
今夜,这个院落
是他的。杨桃树投下的阴影
在他梦里,会
越来越盛大。直至
将从前的日子覆盖
  
他渐老,厌生倦旅
不愿再忍受钥匙
磨擦背包的声响
一杯浊酒,便足以
把他引向更远的地方
不会再有杨桃院子
  
树荫下欢歌笑语
渐远。从此
他会低首匐近地面
合掌掬饮。然后
脱下那只动情的鞋子
敲打着:你们醒醒
“我不再试图向你们描述…… ”(a-f )
a.
我不再试图向你们
描述,它的模样  
已经不可能
还会深夜来临
我完全有理由怀疑
从现在开始
黎明的窗台,我再也不会
一转身,就看见它
穿着去年的那件睡衣
b.
有一回,在芍园楼道
我感觉与它迎面相遇
等用完洗手间归座
她在酒杯前谈笑自如
它不止一次说过
要来看我。带着它
独特的凄美面容
“只有你会认出  
——是我。”
c.
它已被告诫
学会掩饰酒量
掌握这年头的易容术
以便白天出门
然后在37路公车上
被一黑脸壮汉
狠狠踩中
右脚。它羞愧地
坐到后排,像逃票的乘客
d.
我习惯深夜浇花
当时明明看见它
端坐楼下的游泳池旁
戴一顶
与时令不符的帽子
转瞬又无踪影
这么冷的天气
我没有勇气,入水
探个究竟
我想到的,多半
都做不到
e.
我和你们
其实,没有区别
即使刻意保持时差
也显得可笑
它不在纽约
也不会去巴黎
自小它就特别害怕
异乡别调
我感觉,它
就在不远处
f.
难得今天有
过路的风雨
进城。捎带些什么
给它?要换季了
我还无法推测
它明年春天的喜好
你们将看到的,或
听说的
也不会是它
原本的模样

春江水暖

鸭先知。随后我们才涉足
这丛矮灌木。周边渐渐多了
加工厂,富人区,食品转运站
“对岸一直在修船。”
卖给我们鸭蛋的中年汉
指点着。“打爷爷起
就住这了。”当年江面宽阔
我本意来打听那艘连家船
传说它前几天已躲远
在另一片水域。依然过着
我不断梦见的日子
夕光中,你眯眼
显露少有的忧虑神情
春江潮满,鹭鸶飞过
那个中年汉暗示不会被驱离
“上头有人。”再说“他们
也吃这河滩生养的鸭子”
语气愈加坚定。他的指头
不顾我们已挥手告辞
还在兜里紧张地摸索着
“还要找你们三块。”
黑夜如期而至
(为林峰摄影而作/之三)
孩子们遗忘
街角的玻璃球
不再发亮
黑夜如期而至
有人开启酒瓶
有人走出楼房
夜行快车,准点发出
白昼所剩无几
有人试图抹黑
“那些被阳光照亮过的
……已不值得保留?”①
与从前一样——
你总爱随身携带
一面小小的镜子
愿望泛着微光
可除了黑暗
它已照不出
任何的事物  
注①:“那些被阳光照亮过的......已不值得保留?”——引自旧作《最后离去的人》
马尾街
1.
紧贴湿凉玻璃窗的那张脸
还在爱着——
那是我最小的妹妹
失散于多雾码头
在马尾街,大部分门窗
由幽怨的目光构成
左邻右舍看不清
唯有你,还暗藏着
一小片雕花玻璃
与童年的某次坠楼事件有关
2.
几十年了,每天路过
同一条街。听惯了
背负铅皮书包的学童  
与围墙的摩擦。供销社
高傲的柜台,甚至连
小镇电影院的门廊
也常年修缮。起初是榉木
云杉;落叶松;不知名木
直到有一天,所有的街巷
都被换成鲜亮的名字
3.
又是台风天,哑巴一大早
拖来戏台边刮落的广告牌
他手脚并用,在你屋后
忙活。又锯又钉,哐哐响——
“要打开三口窗
有一扇朝南。”可以望见河水
淹过你家门前的台阶
每月初一十五,你会遇见她
穿戴齐整,独自坐在渡口
不知已过去多少年
  
4.
马尾街走一半,右拐
是桶街,百年世利店的掌柜还在
跟炒蚕豆的小伙计交头接耳
过完这个夏天,他就会
瘦成一根鱼骨头
扎入老板娘辛酸的身世里
荒草蔓生墙头街角,阴雨
连天。一个异乡人住进
马江旅馆。掏出这个小镇
前所未见的身份证  
5.
每隔一段日子,我就会踏上
那段铁路。它紧挨着后街  
躬曲在时光的草丛间,如一对
被显赫家族遗弃的亲兄弟
  
每一座无名小站,每个周末
都会有一个瘦弱的孩子,在等火车  
把他们的父亲送回家。每条后街
都会有孩子噩梦中的照相馆  
而数年之后,车站动人的斜坡下
就是他们继父的家
6.
潮水退去,马尾街袒露
新鲜的胸腹。仔细听——
此间鼓乐又奏起
在龙舟旁,男人们是否已淡忘
正月游神的花火,曾照亮  
一张仙女的脸庞
那是我最小的妹妹,莫非
她不再离去?
且化作每个日子里
一杯清冽的酒水。你喝过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ц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ц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1 編輯

读了很多遍下来,我会想到一个优雅的钟表匠,在对时光或往事的回溯里,他以种专注,细腻,平静,将过往一点点移植到一只钟表里,直至到某种幽秘里,以致于这些面孔都有层淡淡的光晕,让人去探究
在一个浅薄的阅读和写作年代,我情愿长久地注视一种寂静的写作。
精~~~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ǚ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ǚ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1 編輯

收了,并转入个人论坛~~
问好老卓~~~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1 編輯

之前在一地儿就读过,再次来看有点绅士、贵族式似的。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ゼ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ゼ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回復 5# 注册


    你的感觉很准。

TOP

好久不见,还记得以前和朋友讨论你的诗歌,尤其是那诗歌中散发的贵族式的优越感,绅士气质。依然优雅。问候。老卓。

TOP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1 編輯

老卓的诗纯净、整饬而优雅,好。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仿佛浮世之绘。精细,优雅,而迷惑。

TOP

TOP

TOP

无疑,这样的一组文字,玄幻、迷离、优雅又带着不可预知的陌生感,不能不使人着迷。好像万物皆在你的掌握之中似的,淡定的,又有点睥睨的气势。学习了。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1 編輯

精细,入木三分。读几遍仍能感觉到一种萦绕和弥漫。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m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m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31 編輯

[quote]到上面去
习惯在低处,边缘
谢谢匪石,望多建言!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U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U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老卓。老卓!~~~

TOP

回去接着品味。。。

TOP

好诗欣赏,学习

TOP

读了很多遍下来,我会想到一个优雅的钟表匠,在对时光或往事的回溯里,他以种专注,细腻,平静,将过往一点 ...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3-12-18 11:00

得此细读深究,不枉写作者苦心。

TOP

回復 4# 轮回的马
春分已过,迟来拜年
祝诗兄弟们新年吉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