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感染(六首)

*脊梁还在

一个人死了
死在了果园里
果树上的叶子都掉了
而果树还在
就像沉默的脊梁还在
一个人只是死在了
一堆果实里
果实都是那么透明的
都早已献出了心脏

一棵果树死了
死在了夜晚里
夜里看不见泪的奔流
而时钟还在
就像明晰的脊梁还在
果树死了没有什么稀奇
依然在显微镜下
果园的梦幻坚挺着
地铁依然向远方奔去

还有人死去
还有果树死去
而大山的脊梁还在
风暴穿过世界
猛烈与虚空都是瞬间的
漩涡之上开放的花朵
却是那么悠长
仿佛都被美的肖像主宰着
不管是太阳还是太阳系


*你的脊梁

一只蚂蚁爬上松树
就像我摸着了你的脊梁
久久地来回
没有一只鸟曾经看见
蚂蚁不会描绘云朵
就像我不会凝固感觉
鸟的鸣声在我的耳蜗之外
你有或没有秘密
都在一个游子的手掌浮现

雨水沿着你的脊梁而下
伴着岁月的电流
每一分每一秒
森林都有着静寂的应和
其实就是一封封可以阅读的信
沉稳的呼吸坚定的心跳
像灯盏一样指引着
我的陶醉逆流而上
仿佛奇迹就在顶上

从你的脊梁分播出去的美
分不出男女
峡谷里更是没有复制品
可以捡起影子
随意丢落在破碎的水罐里
牵挂怎会随意落下帷幕
哪怕是在画像之外
镜子之外梦幻之外
每当饥饿的时候黑暗的时候
我知道你骨头里那钙的涌动


*靠什么挺着秋天

不用灵魂日日告诉我
不用医院的检查报告
页页告诉我
个个石头沿着溪滩而上
直到云深处
直到有雨落下来
直到古铜的脊梁裸露
直到变奏的红叶
那样旋转那样颤栗

谁把所有的梦都给了你
鞋带断了
鞋一直还在路上
丢落的忧郁挂在菊花上
让所有的哀悼失去了意义
一切都是如此镇定
孩子爬上阶梯的脊梁
爱上的都会爱上
爱上的星星如此遥远又亲切

我早已离开银行
脑袋居然还没虚空
看见你站在霞光之中
我们就会同时哼起秋天的小曲
我们居然有着琴弦的相同脊梁
当夜里的肉体都一一散去
远方是如此容易靠近
可以博览的黎明与陶罐
可以静默的秋的气息是如此坚挺


*端午时光

要从一个粽子
吃到一首诗
或者要把一首诗
陷进一个粽子
都是一些无聊的事
一个粽子就是一个粽子
一首诗就是一首诗
在远方,在深深的夜
我陶醉在淡漠的宁静里

没有什么鸟
没有什么鸟鸣
可以惊醒我还爱着
在青青的茅草丛前
犹豫片刻,并不能
否定掉一直就有的热度
河水涨与不涨
都在替我说些什么
我的生命与命运并不那么复杂

在无尽的仰慕中
旧衣一件件褪去
一切裸露在潮湿的天空下
一切解剖在自己的思想里
半间房子半扇窗
一个拇指就能滚动世界
何必将自己盲目在机械表里
小时候曾挂在胸前的那一串红蛋
绝没有一丝丝的悲伤


*感染

胸中开始有痰
些许咳嗽是理智的
似乎声音也有点变化
再去唱歌就有点可怜
炎热的天气,没有雨
就不谈梦与远方
其实是发烧过的
有时候忽略掉花园
就好像真的没有了风景的发现

为什么就这么容易感染
亲密的人从呼吸里
就能闻到一种异味
回过头来哀叹两声
抗生素若即若离
安全与风险似乎都在掌控之内
而小提琴的慵懒
有时就会耽误掉一只鸟
准确的鸣啼

相信过一段时间都会风平浪静
晚上躺在床上
孤独吹来的绝不是一阵凉风
空洞的反思是多余的
半夜里再次醒来
怕的只是手机没电
知道了一个病的开始与结束
只是一个医生的宿命
窗外,星空给了世界无尽的自由


*除了喝酒,就是酒醉

酒在等我
等我沐浴等我更衣
等我假装一本正经
酒早已解除任何门框的禁锢
山川大地悄悄发出声息
此刻睾丸与卵巢有多雄壮
激素泛滥于无形
所有的酒,奔跑过来
戏剧腐烂在铁蹄之下

卧底在草根之须
见不到酒醉的真谛
树要脱,天空要脱
我才有我皇帝的熊样
薰衣草都伸展得远远的
向日葵一株株又都是那么鲁莽
在喝主宰的眼光里
醉的花朵无处不在
随时就在心间怒放成酒的潮流

还会有其他什么
不会有其他什么了
除非死去千年的火山复活
喝酒在熔浆里消失
酒醉在熔浆里消失
此刻我正与酒相对笑无尽天涯
脚趾早已不灵便唇早已麻木
可上帝还在沉思
开不出罚单的世界一片安详


2018.4/7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