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多变的灰熊。

TOP

里斯本夜车
——《》

里斯本的夜晚没有高潮
生来死去都很安静
黑色已渗入每个事物
王已溃败,一只死去的蚂蚁
轻轻就摧毁了他的泪腺
硬币是他的一生
他晃了晃正背面
哭笑就没有了止境
生死瞬息万变
而完成了一次次变换
他就完成了一生的征战
沿着边缘滚动
直立走完寂静的夜晚
最后,他竟轻得
压不疼一只迷路的蚂蚁
飘出一条坚固的轨迹

TOP

熊出没啊,小心

TOP

里斯本夜车----后续

2013,我的窗户是三角的,所有的圆滑都被此刺破割伤
天空静默,像深陷其中的告别仪式,街上的人群
陶俑一般,那些商品,带着欲望与邪恶,迅速下葬
这个过程持续到秋天,我即将是下一批的随葬者
我哭了,不是哭死亡,而是哭死亡的方式,心有不甘
人群中最后寻找我多年前的后悔,期待绝望长出翅膀
像灰色的蝴蝶,宣示这个世界的最后色彩,不敢看自己的脸
破碎的镜子坦然,我是做旧的文物赝品
以此博得曾经的良心,甚至我的爱,她知道我的真假
以及我被出卖的价值,多年前的失言现在成了预言
在第九页,果然夹着照片,彩色的,她笑了,四周的黑白开始还原
她挽着我说,走,去西山,看玉兰

TOP

本帖最後由 轻若芷水 於 2013-10-19 16:29 編輯

《里斯本夜车之阿牛》
        ——借江疯子的话

他们说辉煌,就一定辉煌
基于对你的判断,今晚
还没到高潮,只是看见你
挥动紫色的大旗,至于
山高路险,至于,一座城市
如何混乱都无从说起

当然,我要说我看不见他们
他们站得那么高,风吹动旗帜
那么响,没有很厚的云
带来一场大雨和低飞的鸟群

这是不是一个传说,我不知道
但我可以肯定,所有毫无关联的场景
总是在黄昏时发生,总是被
一个毫不相关的人提起
多年后,马遇见了牛
牛又遇见一个赶路的牧童
我的生命是赚来的,但不想挥霍

TOP

里斯本夜车
————— 第二支左轮枪

没办法,我是个窝囊废,我哥这样说,爱人也这样说
总是热脸贴着冷屁股,总是被现实撞个头破血流
不甘心,即使撞破了脑袋,依然要撞响那个破钟
这是一种习惯,改也改不了,哪管他人痛痒。突然想要发泄
我的狂犬病又犯了,看见那个女人,我更加疯狂
怎么可以那么迅速就憔悴了,阳光这么好,又不缺钙
躲在她后面的男人,怎么才能引诱出来,我干死他
如此,我会心安理得,然而,那个女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又一次软了,像个孙子,逃离,登上里斯本夜车
车厢里的臭气让我摇晃,忽然被搁得生疼
还剩一发子弹的命根子,响了
离木 映心

TOP

里斯本夜车
-----------左轮枪
我就这点出息,提着自己的脸去撞钟
幻想得到共鸣,一次次落魄,孙子一样
时间久了,养成习惯,钟声却渐渐衰弱
眼前轰塌是预谋的结果,所有的神像也随之而亡
并且伤及无辜,没有感觉不安,只是你的憔悴让我紧张
这时候说自己犯罪不早不晚,那个茫然的决斗对象
被一个女人保护着,我可以撕碎黑夜
却恐惧你的眼泪,今夜,我登上里斯本夜车
满车的罪犯与野兽目光散乱,我用出卖灵魂换得钱换得子弹
就着盗墓者吐出的火焰上膛
你屁股疼,我踹的

TOP

车车


车里人很多
主要就是在夜里
影子加声音

熟悉的人们
说着自己的话语
陌生人不懂

尖着耳朵听
也不明其中究竟
插话更不能

只想打听下
这列车叫什名字
去里斯本吗

TOP

我准备写了啊
你屁股疼,我踹的

TOP

里斯本夜车
-----------相依

背身的时候,视线走远,随之走远的是昔日的繁华与喧嚣
颂歌与哀啼,一只漂亮的白鸟,在头顶低空盘旋
亲吻熟睡的我们,谁来带她走,执灯的你,还是依然低头不语的我?
收拾好我心,看花朵打旋,白色的影子反咬一口,齿痕深浅
都无关乎我的决然,有轻微颤抖,在你胸腔发难
墓碑上落下相守的誓言,逼迫盗墓者,吐出最后的火焰
清晰我们的身影,月色下逐渐相融
提前进入冬天,面对冷,我将再次坦然,露出美丽的锁骨
无解

TOP

里斯本夜车
-----------再次
荣幸的在我们葬礼上认识你,死亡的人安详而打着呼噜
我们轻叙,生怕再次让死亡苏醒,月亮升起
所有真假哭泣者已经逃离,而我们凝视
白花还在,白幡依然,月亮将我们的影子拉长,掩映墓碑
偶尔传来鸟一声半声的鸣叫,静与不安,是二个无名,有手有心
原有的反差仓惶遁去,像是早就依恋
却次次无依,今夜,死亡不在,患有恐怖症的世俗
晕厥于墓地上的云雨,墓碑后是前世,新生的脸颊骨色洁白
一定是惊愕的侧面让鬼怀之人吐露言不由衷的诅咒,我们笑了
轻轻的叠加成剪影,再次看到的目光和就来的冬天,冷,冰碴拌泥浆

TOP

夜车变成了夜猫……

TOP

回復 72# 阿牛哥


    谁说违规,写猫的都不违规

TOP

牛大屁,你严重违规。里斯本夜车没有图片,图片在兽脑之中。
你屁股疼,我踹的

TOP

里斯本夜车
——之夜猫

这世界流行恋爱,猫恋上了金鱼
蓄一湾清泉,猫在岸边端详
嘈杂堵在洞口外,猫守护着夜晚,引来月光
猫开始写诗,世间最长的距离,是岸与水的距离
我在岸上,你在水里,一水之隔,竟是交界
真有九生,来生定化鱼儿,越界与你同游
若无来生,就让我修成诗人,夜夜书写
对你通宵达旦之爱恋,今生是一种错误的投胎
但不妨碍一种跨越种群之爱
且让我驾驶夜车,携你一起畅游这个相遇的时空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TOP

里斯本夜车

从东大街到西大街
隔着厚厚的人墙
白天
这条被踩烂的路
夜晚给予洗刷安抚
从办公楼的咖啡厅到家里附近的花园
隔着四个红绿灯
四个方向如此和谐

深夜,披上外套
熟悉一切事理的她
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小兽

她开始肆无忌惮地抽起烟来
从嘴唇到一支烟冒烟的距离
一边哼着歌谣
一边诅咒
这该死的生活

TOP

里斯本夜车
——之一月谈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1


每支钢笔都有黑色胆,吐出的墨水
不能言说的隐私,在黑色中蛰伏
吟唱一辆越轨夜车的疼,像黄蜂
干脆而直接地刺向夜夜晚归的人

2


九月,一株新树早早垂下枝叶
中午一点半,阳光并未停止炙烤
工地没有花香,汗水像河流
轻易就流出一个女人的身形
缺少雨水的季节,沙漠、洪荒
总是轻易就卷入独行男的圣地
挖机已把心事掏空,轻易就把
一个人的年龄埋葬,邂逅是多么
美妙的奢望,悬崖边松树探出头
向着流水袒露开裂的肌肤
他已无力关闭一些滚烫的泪花
烈日下,死神正挥着皮鞭
抽打一群错位投胎的野猪

3
邂逅

神是仁慈的,一个人在殿外徘徊
门未打开之时,白天携着光离开
空城的迷宫只有暗淡的光,突然间
暴雨把人浇得冰凉,灵魂变得干净
无怨恨、无灰尘、无温度
而一个故事就会有转机,拐角处
走来一个女神,枯树突然挺拔
一扇关闭的窗即刻打开,月光照射进来
此刻,一张孤独的床裸露无遗
未经装修的空房布满杂乱呼吸
而神此刻赐予一场风雨
把一个日夜加班的夏天清除干净
熄灯,长眠,在旅途中


旅途

这是一个疯狂的恩赐,九月的街道灯火通明
女神愿意牵着一只洗涤了灵魂的小兽逛街
而狗狗,大摇着兴奋的尾巴,甩掉了前生
女神爱蛋糕,她愿意与一只爱犬共享甜蜜
女神爱水,喜欢在泳池里向你挥洒水花
女神爱花,费劳尔花香飘出甚远,你给的
她都笑纳,时光之花瓶太小,装不下太多美好时间
一杯咖啡、一束花、一首情诗、一个隐秘的九月
装载在一部西行的夜车,它越来越小
而画框里无法磨灭车轮滚动的痕迹


霹雳

每个完美的梦,都需要一个爆破换得重构
糖果在剥去外衣后,越舔就变得越小
九月的台风来的迅猛,下水道堵塞
邮递员送错了花束,白色象征不祥
一切来的太快,就如刚做完的美梦
床底死了几天的老鼠,此刻被发现
给你极短的时间清醒,清理污垢的房间
以及那些堆积了杂味的碎梦


尾声

苦难就如青石,隐匿一席流水之下
耳边都是天籁泉音,被滋润的梦都是冰凉的
你徐徐打开一颗石头的心,就得到一次释放
得到一个腐烂机会,你是逆向的
渴望潮水淹没岸边,寂寞的天际线在夜里消亡


2013年10月1日于深圳平湖

TOP

本帖最後由 莫沾衣 於 2013-9-30 21:43 編輯

里斯本夜车
----------北地招魂

相信是你给的勇气,在季节交替的时刻
剪断一束眸光,而络绎不觉的是,吟语细碎
一再啃噬你的肋骨,我暗藏的花期开始灼灼
在落满灰尘的房间焚烧虔诚,相信
在那些虚度的光阴里,我们始终有着相同的梦境


不再隔岸观火,起身,以秋风为引
在你消失的地方静默迂回,似是等你归来
似是从未离开,我爱,你信吗?
此刻,我有滚烫的热泪,在渡口,渭水之滨
渴望一次相拥,湿润你眼里偶尔的伶仃


说是空寂无声也不为过
一个人的日子,悲喜都无从选择
在你的庙宇开荒,收纳清冷的跟随者
一张虚无的脸,在命运的漩涡里,若隐若现
不肯坠落的理由如此简单,亲爱的,我已放下悬梯


试图盗取,还原无辜本色
而天空到处散布着流言,击中一场注定的逃离
掩埋我的忧郁,从第一声呼唤开始
与鸟群一起,飞,迁徙
保留最初的完整,寻你在北地
北地,花朵结晶,我的唇,最后一丝鲜艳
属于我的祈祷词,才刚刚开始......

TOP

里斯本夜车
----------北地招魂

那年季节交换时
我的魂,即,第一次出现的勾魂者
永生不悔,也许失散是信徒的必须
也许最终是掰开的永恒,但是,我不知道
信仰的基础,低头方能看到你
呻、我的爱人,是有翅膀的精灵
翔于我的黑暗之上

你消失的时候,许多奇怪的恨是路上的罂粟花
你,即,最后的勾魂者
不怀疑被印记的我,起码的信心
像渭河的枯水期,日子如风
刮过我们的不置可否,患得患失中
丰沛我的守候,暗夜,尤为不忍,诅咒与祝福
竟然开花结果,吾爱,天天如此

我是旅者,幻想便紧紧跟随
曾经把你制成标本,行囊里
你的哭声佑护着我,恐怖夜
许多装神弄鬼者,被你遁去,就此造成,我的散漫落魄
乞讨于山山水水,登顶看日出,影子被打落谷底
救我唤我,招魂打旋

如果可以绕行,便不直接抵达
拥有你长存我的夜,冬季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
呼吸开白色的花,像你在北地接纳我的凋零
毫无顾忌的冰冷,涂成黑色的雪花
一个吞噬的过程,更是一场大醉后
我的魂,白色幡,彻底失明

TOP

我发觉楼上的字居然有野味了
热烈欢呼吧,野兽们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