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拜坛,问候朋友们:窦凤晓2013年诗歌16首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1:25 編輯

关于生活的赠诗
我们匆匆赶到镜前
装着不经意朝里打量
注意别暴露,一切要像
没被发现,甚至没有发生的样子
要扛得住
影响的二次洗礼,把生活
短暂地挡在外面
形成对流圈,又别太远
也许我们可以想象些别的,
在远近光切换的刹那,一面活动的
仙湖和一座岛屿
即将呈现
说不上悲伤还是羞耻,还是
别的什么知识
停下来,思想的浮游之物
或许正藏在镜子后面
最黑的地方,爱一样爱着我们
2013-1-27
植物游戏
马尾草,苦艾,山栗子,枣树
吃晚饭时,有人少数了一棵,可能是
冬天,叶子掉光了的缘故
于是一桌子的人提早下课走了
要是我来数,一定会更少
很久以来我都在
练习减法,以便在适当的时候
让马尾草飞起来,变成一株马尾铁
这是迟早的事,但
你知道,滞重是我们的邻居
要保持良好的友邦关系,以便在春天的花坛里
重新栽种上我们所关心的
能一下说出那种我们种植了许久的花么
那个时候,大家在房前一起玩
跳房子游戏,先跳的人
总是赢,虽然他(她)不一定是最黑的那个
现在,我们正离开这面铺张的桌子
去参加另一波人的聚会。那里的树木
正在发芽,很容易弄出声响
你不要一起走吗
2013-2-3
一个梦
夜间多梦,有人掌灯
照着我早已离开的房间,我的熟人们
都在午睡,灯却又是黑的
忽然路又很远,车子快得让人发愣,
连悬崖也敢绕上去。怎么办到的呢?
一时又说不清
即使最混沌的梦也有清晰的章程
比如,一个人,一张脸
不认识但知道是谁
也许终有一天我会遇上他,当这个梦和那个梦
连成一片,再也记不起的时候
那时,邂逅之轻如鹿群过野
你知道这些终究会失去,如露又如电;
你知道孩童借老人之口
说出的不一定是教诲,有可能
也是颂歌——多么危险,其实人生
不需要这个。嘘,发音轻一些
步子轻一些:暴风雪,失眠夜,盲人执黑先行
2013-2-5
作弊的女人
她总爱跑很远
到河边照镜子。并非
一无所获,在延展无限的玻璃球内
她奋力跳跃,用诗人的腔调
模拟这个和那个的声音
“假如他活着,情况会怎样,
他会到那儿去么,怎么想,怎么看我?”
他未曾存在。谁在说谎?
时间的岩石
承担语言的冲刺:但文字是阴性的
小草是阳性的
她兴奋起来的喊叫是阴性的
与之对仗的
松针是阳性的
受日常的落日驱使
梦境总是延时
她甚至准备皈依了
只需一个垂死的神祗
用幸运的手指
回声一般召回她,点燃她
红销翠减无可避免;流水与镜子
腹地和边缘;后一个的好
有别于前者。
现在,她已熟练掌握
用谎言缓解痛楚的技巧——
那些冒险家:撒谎者,叫花子,颂扬虚无的政客;
那些孤独训练:可疑的质数,被教化的词
2013-2-17~2-19
论差异性
“他的冲动是强烈的,从来不是可耻的。”
                              ——罗素评价维特根斯坦
夜晚在孤独与喧哗中
自我放逐,半轮月亮恰好见证
主观世界与眼前相反:
高原,草坡,人烟全无,一浪高过一浪
它低声抽泣并祈求换下普通人的外衣
温度陡然升高,人群迟迟不散,灯光于嘻闹中变节
夜色短暂,早春的海滩走不了太远。
冷得恰当的腊梅,也许不应该释放得这么巧——
在你我见解的误差里它活着,也在死去
它死去的部分同留下的部分曾作过短暂的辩论,但当时
人太多了,我们都没有听清:
“它会得到么,一块专属的小小墓碑?”
2013-3-4
一天雨和理发师
在街角,一个看上去
眼熟的人
和一棵挂满蜂巢
的梨树
一前一后挡住我的路
“该理发了”,他们说
同时盯着我手里的钱包
走开,我说
理发师病了,他只在白天
和黑夜交接的那一刻
为人理发。我得
先买菜去,做好一桌
足够他们吃上
四百公里的的饭,
才能去赶
开走的公共汽车
真相很黑。你不可能知道
在黑暗中
白花梨树的轮子
才能发挥它正常的
速度,并控制在
九十以内。但一天雨
的时候,我只能够
维持十九的耐心
和二十九的跳动频率
而不会到你们那儿
冒领虚构的果实
我也不会
在聊天的时候,随随便便就
告诉你们
理发师真正的
生卒年月
2013-3-12
鹿群穿过森林
当鹿群
接近我们的轮毂时
夕阳,正开出最后一朵
橘红的蘑菇
鹿群是红色的
受人注意的是,一枚石子
跳起来,击中轮毂
所划出的光亮的线条
像鹿眼
(跟你同行,我很快乐)
花火和田野
你和鹿。时而你讲一句话。
风在吹,
越来越响;长路漫漫,
越来越善良
这时候
说些什么呢
光,海洋,波浪一样
荡来漾去的时间里,爱是一个
短暂的缺席者
而你越来越沉默
晚霞的交响乐
正在演奏。我们出发之前
是否忘记了关门?
等等,太快了——
我们是谁?
在哪儿碰上的?鹿群只是其中
一个密码。森林很宽敞。
而孤独曾严厉地
规定了同行者的模样
2013-4-18
大理石时刻
漂移,假说,无需替换:
一小时长达一年。于有限的沉默时刻,
我们互看,如置身一无所见的天堂
无需惊讶,解释
乃至辩驳。让它继续漂移
直抵石头的阵地;
让它漂移,直至空空的月亮
用一柄绝辉的斧头
向人间砍削;
醒着,依然熟睡着。片刻的梦
令人沉醉。夜色的罅隙透露出波浪,
在飞溅的的刹那,它唤醒,拒绝,汇聚,又打散。
伤心与关心都是灰色的。一墙之隔,有人
梦呓,有人哭泣,有人舞蹈。
“我可以说出你的名字吗?”
石头会告诉你,我的名字叫“短暂”
——即使苏格拉底确实不可超越,也会应答
万物使用的这同一个名字。
2013-7-4
石头森林
没有想到
刀尖上的落日
如此辉煌、孤独、短暂。
此刻词语溃散。
像爱情,更像流亡——
总有那么一刻,要带上行李到来
你一言不发,视我如无。
好像不曾相爱过,也并不孤单
眼睛,嘴唇,并未触及的手;
多水的螺壳,运行内部序列森严的秒针
以“我”命名的时刻
永久过去了。另外的我,另外的河流
在镜中,在离开嘴唇一寸的地方,
你壁立千仞,像拥抱更像拥抱的遗址
2013-7-4
不存在的对话
窗外,雾霭封锁山水,难醒的
山海路与幽暗自得的楼群、花
与草坪、小灌木丛与片刻浮动。
室内,栀子香遣散数位哲学家
令海德格尔和维氏的交流陷入
困境:“思最恒久之物是道路”?
但,“给近视眼指路是困难的”,
“瓦砾死气沉沉”,“精神将
在灰烬上空萦绕盘旋”。雾霭
又千变,雾霾仍认准死路一条
接通干净的大海,孤独的大海,
不断注入淡水的大海。加入它,
并向他人发出吁请:等洁净的
光线遣散谜团,新一轮的制造
将引导大家借鉴蝴蝶的蜕变操
以及蝉的脱身技法。哲学家们
三缄其口,黑夜真是太短暂了!
早早醒来,山海打折如一而再
的累卵游戏:周末;此刻;雾;
灰烬虽未确指,也将失无可失。
2013-7-6
短暂
上帝说要有雨,
于是就……下雨了。
一连多日
阳光难得一见
晾衣服的机会更渺茫
人工光源
如芒刺背,室内游泳聊胜于无
这是深渊
附赠的果实;
而在雨的家乡,星星
正用伶俐的解说,举证着
事物的偶然性:
突然的花朵。而我恰好知道
偶然的短处:
花朵不可避免,更多的
云翳、花朵,云翳、花朵
不可避免,“人生往往如此”;
而“静夜可期”;
而“一切皆有其始终”。
房屋寂静
几乎无所不知
又地震,又悲伤,又连日雨
上帝永无宁日,纠结于
如何制作新的一天
(比如规定一朵新花如何面临必然的塌陷)
每一秒都是命运
因此,为演唱会
固定一位歌手
是必要的,因为一旦设定
循环播放
偶然性的缺陷
就精简了流程,
直接输送上疼痛的流水线。
(必然性最糟糕的特性之一是
拒绝言说。
花开猝不及防,
是必然性最温柔的部分,可称之为
权力的马嵬坡)
2013-7-23
犯罪美学
“睡觉让我有罪恶感”
“有段时间觉得吃饭就是犯罪”
“吃饭就是犯罪呀”
“那什么不算犯罪,爱欲不更是?”
炸………鸡翅、薯条、
洋葱圈的朋友们
要注意了:
你是人、有物欲、有爱欲;
你歌唱或者诅咒了它;
虽然你什么都没捣毁,顶多捣了个小乱;
但你仍然:犯了罪。
皈依者有愚信之罪;
无信者有漂泊之罪;
不爱者有自恋之罪;
执迷者有失本之罪。
唯冠盖者无其罪
因多沐猴而冠者。
而从两天前的网络上,
欣见青蛙也懂得执伞了。
如果圆融于执伞的王者确实
已失陷于物欲的政权,
在一碗水的环境下独自运行的小车站
一定也是有罪的。
2013-7-25
抽象宠爱:从鲁滨逊到鲁滨逊
漂流在镜中,在广场
的空盒里,在大海,
在眨着绿眼的小星球上……
你外来者,在熟睡中调整睡姿
借翻译认领的生活,仍孤峭,仍夹生饭
(野马漂流,旷独的自由心……)
苍白,芥末黄,荧光绿。
快速逼近,然后远离。
无言对应无物
休憩在苍白之上。锦簇和团花
有效又遥远。时间与空间、梦与醒
相互代入
台风过境,有如旧情重燃:
横扫他的口,她的心。
毁尽洼地的大海漂流,维度更新的小丘漂流
神机与计算机比肩心机
应对着空无说:“此刻”!
而“此刻”漂流……乘深黑的竹筏漂流
耗尽温柔的玫瑰与白色海滩之间
有不可调和的荡漾:蜜桃的嘴巴,苦瓜的用心
此岸牵连彼岸
2013-8-15
秋日
爱焚烧过后,天堂里有
焦糊的气味、蜥蜴爬过野树的气味。
四野寂静似为证明
星星的不动性,仅关乎盲信和失策
他们整夜坐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着
听尘世里,广场多么喧闹;
(而洛尔迦继续着列国间的逃亡,追随者在
日复一日的错失中,遗下枯皱的足迹)
不妨清算:欢愉可数
阴郁也可数。突然的归顺和漫长的出逃。
结霜的谷粒纪事。小雨衣就是小于一,
无穷大则在铜镜的大雨中,重现失传的脸
秋风痛饮冷绿,欲用黄金赞美。
爱那么突然,像银行遭劫;
焚烧的天堂里盛传一种美:那坠入寒冷的
终究会被追回;而喃喃的钟摆正急遽地滴落
2013-8-20
旅游产品
输光夏日的陶瓷
闪着微光,秋云踱步,倾身于
“无”,大度如大腹便便的
骗子:收容对应解脱
动物园狮子笼内,
狮子犬粗大的笑声放纵
市井的毛孔,又伪装成文明小贼
压低荷塘鬓角
噫,夏日的革命,无事无非
的倒计时滑向永久的“马嵬坡”
红消翠减的小蛮腰
是揉皱的政府,没挥发的怪脾气
台风预报令云彩陡生歹意,射下出冰雹数颗。
鸥盟解散。海滩上,
波浪裹着旧毯子滚远。寄居蟹颟顸,
飞鱼似箭撤场,海葵以伟大的孤独开花
2013-8-22
早上,在公园
酒器吗?大雨洗过天空
秋分后,清晨的公园送出
一两个中酒者。之后,是
三个、四个、五六个、七八个
淡黑的云,宿醉的混沌,
不完全坦白、透明的酒瓶。
湿润的亲情,干燥的恋爱
“她脚拇趾太大”,靠步行获取灵感?
秋叶飘坠,斜风散淡,到处夏末的苦味。
湖水中,深井般的小径升起来:
“泛青的格陵兰”呀,
你纷纷的相遇之灰……
2013-9-24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回復 2# 秋若尘


问候您,感谢阅读!

TOP

回復 3# 匪石


    匪石兄好:请指点:)

TOP

回復 5# 胡查


    莫不哀伤。。胡查诗兄批评。

TOP

回復 6# 上接冰天


    鼓励有效!问候老朋友

TOP

回復 7# 轮回的马


    马诗弟,我是个懒人,抱歉总想不起来逛额~~~元旦快乐!

TOP

回復 8# 天然石


    谢谢,谢谢

TOP

回復 9# 匪石


   

TOP

回復 10# 仲馗


    仔细琢磨您的批评,谢谢!

TOP

回復 14# 魅俪


    魅俪妹妹好,好久不见

TOP

回復 15# 这样


    谢谢,问好!

TOP

回復 16# 陈建


    陈建兄多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