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练习] 全部的水果辑

香蕉

上个月凌晨4点的光景与现在不同
虽然鸟儿同当时一般早早就起来交谈

我无法分辨两次交谈的区别
是书面语与白话的差别,亦或是外交语言和结交语言的差别呢?

天光的明暗变化决定了女人们的心事所向
她们在这时起床,起床又躺下。清醒地陷入迷思

“月亮被我们囚禁在阳台窗外的天空”
经缜密调查和实际情况决定:也许确实如此

整个晚上,月亮从我上次旅程经过的香蕉田的西边忧郁地泛蓝到没有香蕉树的东边
“应该?可能是这样的?”

菠萝

像一只小鸟停留在电线上打盹
握紧电线的爪子随着睡意的递增松弛
在下降的瞬间感知到危险,轻巧飞起。

你的意思是:你想像一只小鸟,
至少能轻巧的从躬身状态变成直立
羽毛所承受的风险允许忽略,脊椎所遇到
的阻力可以排除——

这些却不是我想听的。

葡萄

不如将夜晚在身体和心灵上施行的暴虐美化成
——皮一下,那些因其隐匿的
已经在脑海中但无法复原的记忆
飞机,瞄准飞机。它不应该在此时在你的上空

就到此为止。牛奶盒装着的乳白嫉妒
过期的蛋白质气味,蔫坏的洗手间后的
变形镜。它竟使你在自我之间盘旋
犹如飞行云从看似净朗的天空被拖曳出来

天已然黑了。除你之外,还有谁在意这些?

青芒果

挂满苍绿树枝的青芒果
是硕硕的酸涩的情绪宠物

它敏感因而受众有限
即使并不存在此属性,喜欢它
愿意品尝它的人也 有限

如果你有一台缝纫机
钻过花猫儿,就放在这苍翠高大的
青芒果树下。跑来跑去

为不认识的楼下邻居开门
为不认识的别处来客折返
溺死耳蜗里的言语和聒噪

还未成熟却已腐烂坠地的青芒果
又不能怎么样。

苹果

由粉色的月亮联想到抽屉里的铁盒子
一颗拥有淡绿色玻璃球挨着余额为零的公交卡
公交卡系着银色的U盘
再里面的里面是空的。从被搁置在这里
无人去扰乱它的清静开始,
它即是一个实施无为而治的懒惰帝国
现在我诚挚邀请你:
带上你的简历、作品
你详细的对相关项目的策略及思路前来,
但不一定有用。

蜜瓜

经过你的孩子们
都可以吃进肚子里
剔出骨骼,剥出皮囊
品尝纯粹的血肉
让其细碎的通过食管
流入肠胃,静静等待
你和我的孩子们,
伸展四肢,在肚子里
向上伸出触角
从我们的头顶重新蘖出
却不影响我们继续享受
他们的饱满、
层次分明的甜蜜及鲜嫩
他们还会从我们的身体中反复长出来
而我们要学习更优雅的进食。

柠檬

现在它还是青色且青涩的
后半夜,我回答你:真的晚了
我们的联系恢复的太迟

你见它在冰柜里
整月持续泛黄,不算太坏
暴露在常温下,凝结水汽,酸度有所减弱

他们都喜欢我生活的这个地方
我羡慕他们可以出去。如果运气好,
下个月,骑骆驼的商旅带着盐和草种回来以后

用蜂蜜将它酿在玻璃罐中
忘记它而等待着它的惊人变化
我以为这样就足够

荔枝

新装的白色柔软绸缎门帘侧向你大理石中的镜像
年长的女人走过来。“你一点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就这样垫着早晨的报纸,平静的与你争辩些什么

仓库荔枝紧俏,超市很近,夏日太阳热烈
你和她同时走向门的两端 空置我 这些事下午再发生
结果或许会有些微的变化。毕竟我们有局部的共同期待其发生的事

我想到,从左边看你的具体面貌和从右边看是不一样的
但是,也只是视觉习惯的差异而已。犹如催熟的荔枝
与自然成熟的荔枝,本质上从未改变。

雪梨

那便宜且不经思考就能造成的伤口……

——《断层》

整个白天我躺在床上
静静的等待着不知道是等待什么的等待
也许是好消息,也许是人

她的右手腕有颗痣
像正在床头柜中腐烂的雪梨上的黑斑
但比它来得好看,优雅
就是那只手推开我,像推开一扇屏风
后面有镜子,保险柜以及封死的门
她徒然的望向我,试图遮掩自己的忐忑
又想着“我要鼓起勇气面对这些”
何必呢。

水蜜桃

穿过熔化正午的银箔
觉在睡我,止住即将磅礴的梦浪
“什么也没有梦到”——总是这样
有太多莫名罅隙在维稳

我听见你带着尖叫的质疑
从蜂巢般合理的地方中传来
历经统一工整的嬗递
致使其平静、柔软,不像你的声音

而我还是相信这种闭合的安排
有可预料且不难控制的过程
犹如再过一会儿,闹钟准时震动
是叫我的。就毁灭我

车厘子

我没有意识到你已经离开了这个事实。
早上你起床,关上卧室的门,
再关上大门。我没有意识到你正在离开,
从刷牙、洗脸,穿衣服、袜子和鞋
这些鼓点中,也许你也试图停顿,
聒噪的蝉鸣却不耐烦的将你甩在节奏之外。
犹如列车时速与飞机时速:
如果你不停下来,我就追不上你。
就像是某一座城市中的飞机场与火车站,
相隔的很远,打车费很贵。

蓝莓

要注意手机上时间的变化
突然醒来,你就产生了莫名的紧迫感
在下午与黄昏之间的卧室
天花板壁纸氤氲着逼近浓黑的深蓝
躺在它的下方,相信它,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伸展

卧室外只有一只鸟在说话
听起来是捉急的呼唤:你怎么还不来!
又像是夹杂着绝望的质问:你怎么还不来?
来不得了,它飞离你所能听见的地方
仿佛也有人在哪里找你,
找到你之后却豁然发现你是别人。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我总要微微思考你说的是什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