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练习] 在春日

本帖最後由 十亩 於 2018-5-8 19:38 編輯

在春日

1、深夜里

深夜里
我想象的火车
就像小时候
在广场上吹出来的肥皂泡
一个接着一个
跑出去。让我
恐惧的是
我不知道我的脑海里还能有
多少辆这样能
跑起来的
火车

■【散发和内敛是一对矛盾的词。灯光是散发的,是消耗能量的,它总想覆笼什么,或者它想招摇什么;石块是内敛的,它试图坚守自己的形状或秘密,你打碎了它,你依然得不到什么,因为你是有企图的,它不会顺从你的套路,所谓的顺从与发现只能是自欺欺人。暗夜里,我其实是一个燃烧的煤块,我想发出生命的光亮,哪怕没有指引或照耀的想法,只是想吸引或证实,一切终究会成为灰烬。爱着的,被爱着的,如果不可能,最终都是冰凉】

2、一个人

一个人
无论内心多么强大
总藏有
另一个人能轻易地
把他击倒
赵小惠,你信不信这句话富有哲理
照镜子化妆的赵小惠
头也不回地骂我
别它娘疑神
疑鬼

■【无论多么牛逼的人,你之所以牛逼,是因为没遇上让你如泥萎地的人。周幽王可以烽火戏诸侯,贾宝玉可以听晴雯撕扇子。每个人都有内心的柔软,无关英雄美人。这个世界如果没有英雄美人,索然寡味。只可惜,我们都没有机会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柔软呈现给爱的人。常常是我生君已老,或只是共饮一江水】


3、临睡

临睡,妈妈为我们
哼她的歌谣:狗记千,猫记万
小鸡能记二里半
唉。夜一开始就是
我们的庭院
后来夜是一个村
再后来可以是一个乡一个县一个省
妈妈,现在夜是
片大的毯子。它盖住
哈尔滨,却无法严严实实地
覆罩住整个
伊利河谷
妈妈。那时我和哥哥拽过来拽过去
故意争被。等睡老实了
您才过来把我们俩
重新拢拢
掖好

注:哈尔滨到乌鲁木齐坐火车耗57时47分,飞机也就是6个来小时。

■【妈妈,我回不去了,我已经打开了那个缺口,也许是个魔咒。我一直在想,我们家的那些鸡猫狗猪,你撒开了让它们跑,它们都会局限在一个范围内,黑天乖乖回来,这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魔力啊?妈妈,我无法回去,回到可以安稳的墙院。我选择了拓疆与征伐,我宁愿被放逐,只为黑暗中的光亮。我相信荒野里光亮的存在】

4、老虎

老虎不行了
两天不进米水了
他比我还小一岁呢
尿罐你记得不
树立的爹
手里掐着烟突然拿不住了
亏送医院及时
要不瘫巴了
你象大爷倒床上好几年了
能吃,就是不死
……不知打什么时候起
一通电话
父亲不再谈收成,而是把村里
剩下的老人
扒拉一遍,生怕
漏了


■【我担心父亲的话越来越短;我也更担心和父亲越来越无话可说,我只是问身体怎么样,缺什么不,想吃啥买啥,别省钱。好像越来越谨慎,越来越逼仄。扒拉这个词,取自小时候冬天烤火,热灰烬里撒上一把玉米粒或黄豆,熟了好挑拣来吃,越来越少,只好用棍在灰里拨来拨去,这就叫扒拉。如果这个世界突然宁静,这让我恐惧,妈妈!】

5、推窗


楼外还是楼
楼,一日日一夜夜
直挺挺地竖立着
不喊累
2#楼第19层有苏末末家
哪个窗子呢
不知道上班走了没
一个夏天,楼区里晃荡的
就她身段好
真好


■【妈妈,我总想起那个冬日,我一呼吸就肺疼。阳光很好,我坐在门槛上,用窝窝头咽父亲买回来的药,我没有告诉你我一片也没有咽下去。接着又是一个春日,我坐在门槛上,阳光依旧很好,你和姑姑聊着我的年龄,我只是坐着,一言不发。妈妈,现在推窗,楼外还是楼。妈妈,我想起来那雨下得很大,我坐在门槛旁给你说对面哥哥家的瓦脊都下冒烟了,你让我往里,说雨潲进来了,别凉着,你在做针线】

6、又是一场雪

又是一场雪。我知道春天
不只是隔着大半个中国曲曲折折的山河
笨笨熊突然说过生日了
哎呦哎!这个时节,我放任我的北风
拼尽最后全部力气
纵借助这场雪,陡低8°呼啸奔袭
也不过是虚张声势。没有海
是内陆湖,或周瞎子泡
更名后为乘风湖。水徒劳拍打着堤岸
当此际,南方应是花红柳绿了吧
那些乘火车南北穿行的人们不会记得替我
关注物候的分界。我只好找来
那句古话反复吟咏:橘生淮南则为橘
生于淮北则
为枳

■【那是一个夏夜,小脚的大娘说天没边地没沿。槐树底下,我独自躺在床上想着我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坑边,会一脚掉下去……。妈妈,现在我知道我只是囿在一个范围里的湖水,只能徒劳的拍打着堤岸。范仲淹写岳阳楼赋,其实他在西北戍边……】

7、流水

流水的欢愉
在阳光下闪耀
不属于流水
阳光不属于流水
你也不属于
你比水中的那些泥沙
有自知之明
你只是坐在岸上
看浪花翻卷
树枝草梗自顾自地
载沉载浮
唉,你至多可以试着
鱼鹰一样
一猛子扎下去
叼出一条


■【似乎隔着玻璃,世界的繁华自是世界的。隔着玻璃,你无法真的以热血沸腾的融入它,那些年只是个传说。我用被子蒙耳朵,不要听它的热火朝天和汗流浃背。这个世界不是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跟不上。你可以失望,去它妈的。世界很精致,的确。妈妈,那时候我特别羡慕有人用果品包装盒的油纸包书皮,特别光亮。世界隔着玻璃,我在透明的窗子里。妈妈,我和那个透亮世界不会妥协,我肯定不会鱼鹰一样去叨疼它。唉,其实英雄无非是火中取栗,我瞎猜的,我没有世界观,我是盲目的,是孤独的。我只想和妈妈在一起。那些个午后多么难扼,我坐在奶奶身边等你回来。太阳高高的,就是不肯落山……】

8、我大口

我大口吃羊肉
我就想一会就不再是我
我讨厌我是人
我要吃太多的羊肉
进入我的身体
构成我身体的成分肯定会
快速改变
达到某个门槛值
就可以趴下来
四肢着地。我不再凶猛
咩咩地说羊语
我可以不再遵循人样
没人能认出我
一个活生生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地
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
不见了。赵小惠
会不会一脸
懵逼

■【绕,兜,装糊涂。我真的不适应这个社会得以维系的规则。至于最后的懵逼或错愕到底有几分真诚?】

9、花儿

花儿
任性地开了之后
又扑簌簌任性地谢
就在你眼前
很肆意。从不顾忌你
内心的悲喜
坐在春日,你无法
彻底消解自己
成为春天的一部分
接下来你也无法
成为夏天的一部分
就像那只盘旋的
飞鸟,再低一些或再高一些
往左些,或右些
都无法融入
薄暮

■【人一旦脱离母体被推到世上,他就是一个孤单的个体。别指望通过迎合或应和来换取可以死心塌地的水乳交融。这个尘世谁都没有归宿和依托。你内心也许自有一场不可告人的浓烈的花事,而春四月南八路一夜盛开的榆叶梅简直是花海,汹涌的让你毫无准备让你无所适从让你惶惑,你只能疑惑这又是一场什么样的礼仪啊,似乎烘托或映衬甚者征兆都和你没有半点关联。那只飞鸟,纵然黑透了,它也无法成为黑暗的一部分,它更不会成我光亮晴空里蓝天的一部分,它局限于它生命的形式。傍花随栁过前川的确是一种修为,我达不到。妈妈,安静、稳妥的阴阳鱼只是一个图案或符号,我喜欢它只简单到黑白。】

10、夜晚

妈妈。夜晚
咱们家那两只受到惊吓的鸽子
扑棱棱飞走了
再没回来
数十年过去了
妈妈,我为什么对这个事
依然耿耿于怀
妈妈。更麻烦的是
深夜总感觉有
很多火车从我脑海里
四散而去。妈妈
灯光有所不及。它们好像
真的不喜欢
光亮

■【妈妈,又是一年春,我选择了边地落拓或游荡,似乎心有不甘。晚上九点多了,我听到了来自树丛中很好听的鸟鸣,我爱的和爱我的也肯定会和我的突然绽喜的内心遥呼相应:嘤嘤其鸣,求其友声。我知道这不是黄鹂,边地不可能有黄鹂,或者说黄鹂很久没有出现了,它深藏在我的记忆里。黄鹂的繁殖力不如麻雀,一窝四五个,它只有两个。黄鹂的叫声里自有它的凄苦,它的窝被掏了。据说它秋天南回的时候要过一条河,如果在河水的倒影里看不到身边孩子,它会投水而死。这个春日似乎到处都可以欣欣向荣,只有我似乎在等待什么想执意找回什么。我无法摆脱萦绕心际的暗影,它硕大无边,它只是暂时隐藏了起来,它其实无处不在。妈妈,灯光有所不及,它无法穿透整个暗夜。那些消失的事物是不肯回来吗?我知道坚守的灯光还亮着,徒劳地亮。夜,我幻想的火车空空的咔哒着去了远方,它其实不愿意带上我,我只能呆在原地,我知道走了的都不会回来,我等不来音讯……】


在路上

1、在山中

今年的新草
没有找到今年的新山
它只好根植在
去年的旧山上
去年的旧山因长满今年的新草
它也就变成了
今年的新山
或者说今年的新草因为能长在去年的
旧山上,才绿得这样
坦荡


2、在玛纳斯

我一抬头
看到“醉猪蹄”的牌匾
和店面风格
记忆里一下子冒出光亮
这个地方来过
老李赶忙笑着纠正,前年那是在呼图壁
不是这里,绝对没来过这
应该是连锁店
全国都一个
模子

3、在塔西河

路两边
希拉拉的院落
低矮破败
对外来人既不讶迎也不婉拒
没有态度。或者说它们的态度
和沟里的老榆树一样
和坡上的草一样
只知道春天
来不来

4、在克拉玛依

春天不是克拉玛依的。它呆不了几天就要走
风不是克拉玛依的,只是途经
静静悬浮在天空的白云不是克拉玛依的
它一会就散了。雨后突然绽放的
榆叶梅,不是克拉玛依的
楼房也不是克拉玛依的
站着站着终会倒掉的,倒掉了
就要被清理走。我更不是克拉玛依的
我只是来了。那些镶嵌在
人工河堤岸的石块也不属于克拉玛依
克拉玛依是什么,突然感觉
有点抽象。我无法指证它,像倒拎起一只蜥蜴
克拉玛依克拉玛依。我真的无法
把它具象化
我神秘地在墙角蹲下来
保持安静,只是为了看一只鸡
在我刚拉出的屎里
一个劲的挠持
挠持出没有消化掉的麦粒,还是整个的
克拉玛依只是一个地方
是克拉玛依暂时落座的地方
如果克拉玛依像一只肥硕的野鸭子从克拉玛依
飞走了,那克拉玛依就是一片荒地
有荒草碎石,有摇曳的
梭梭

5、车过奎屯

车过奎屯
想起一个富甲一方的诗人
他的头是朝上的
他的鸡巴是
向下的。或者说他的骨骼
有着很强烈的向上
矗立的意志
但过于堆积的赘肉
像是后糊上去的
深藏着不可逆转的,随时成片或局部
下坠脱落的
可能

6、在雨中


和它们
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被雨水打湿的事物
我说的是楼房,街道,栏栅,绿化带里的林木
牌匾门面,汽车,交替变换的红绿灯
雨越来越大。整个城市
不可能像狗一样抖一抖身上的毛
还想进房檐下避雨
被我踢了
一脚

7、在石河子

一只狗昂着头
朝北偏东30°的方向叫唤
貌似很激动。东偏北
在这个早春,一切都还没开始
天空澄明,大地辽阔,人间静寂。空无音讯
赵小惠又拿出大师的腔调:
狗看得见的东西,人不一定能看得见
我呸!天底下到处是
掐腰做综述
的人

8、在大丰镇

在大丰镇,要了一道大盘鸡
一份白面皮。打饱嗝
人间安好,很舒服
除此,大丰镇
不会给我什么
反之亦然
我和大丰镇不存在任何
情感纠葛。我可以换个句式
把事情经过再记述一遍:
2018年4月18日
我们一行四人途经大丰镇
赶上饭时吃鸡一只
已付款。我和大丰镇萍水相逢
拍拍屁股走人吧,至此
应该已两不
相欠

9、吐谷鲁背斜

吐谷鲁背斜是一个
经过一些正推、逆演
等勘探手段,而近似认知的地质构造
一整个上午我们都围着它绕圈子
试图找到能通入覆盖其
表面山体的路。所谓地质构造
常常是深埋于覆盖物之下
不可能像抠出一块
鸡血石一样我把它拿在手里把玩
我们接着又浪费了一个
下午,尝试着沿雨水冲刷的纹路进进出出
终不得其门。对于不得其门的事物
我更想一个劲地围着它绕圈子
明知道徒劳。赵小惠锁眉故做苦闷状:
君有陈疾在骨髓啊,这么深个隐喻
弄得老臣是以
无请也

10、立夏

林荫越来越暗了,它试图通过遮蔽掉光
来改变什么。或者它得意于
通过自己不毅的努力
消解了什么。比如芽椎体
再比如鸟的叫声,皮肤的适宜度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
也想归纳我,比如前尘往事
成云烟。再比如麻痹
比如忘了朝纲乐不思蜀的小皇帝
它好像真的改变了什么
我已经说了太多言不由衷的话
我不能再罔顾事实
影响是被动的,但更多是主动的
比如此时我热络不起来
但清晰,准确地说是清醒
立夏,草木葱茏
人间有些柔软的事物会一日
比一日坚硬。比如枝条,麦芒以及暗藏于
土壤里的
根茎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