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诗篇21

在父亲呆过的房间,我无法看清他坐着的样子
那年十二月,他说了十二句话
每句话都会绕过隆起的屋顶
酿着点盐白
一只猫依旧在院子里,等他的主人出来
我记得那边的小丘,他裁下的橙子树并没有结果
在一种缓慢的速度中,我忍受他的眼疾和老年痴呆症

TOP

本帖最後由 白胖子沉默 於 2018-2-9 20:03 編輯

诗篇22

薄暮中变白的
一只婴儿的手。“我们是否还在原初
密集的灌木林遗留
交欢后的提取物”

木头镇那处平缓的低坡
我怀疑一条木质的过道
在活人的描叙下,充满悲戚
“有无数人正成为病菌
这存有的绿色的肉体
依然被舌头碰触”

我不能说出你的童年时代,一片活物的木薯地
你父母把布偶埋在根茎
从你的肌肤上,缓慢被熬制

“别太靠近真相”。我惊奇那些盐水,磷粉
在软组织的内部分解,并迫使你漠视
一次哀痛的启示

TOP

诗篇23

正如我想,刚从耳语中回来的欢愉
停留片刻,一片被模糊的松岭
我们在那呆过几年

这不是你书写的“尽头”,有人无所谓死去
我们会表示哀悼,却没有悲戚
只是说:两只冻鸦在他的屋顶上安静地察看
他的出生曾被隐蔽,刚娶过门的妻子
假扮着分配好的赤裸和孤独

但对于“错误”无人书写,我们专注松叶微微的寥寂
而这“失去的一天”里,细小或者是更清晰的以后
我们有太多的混乱被压抑

TOP

本帖最後由 白胖子沉默 於 2018-2-17 22:33 編輯

诗篇24

尚未开始的冻原,那只松鸦在啄食树皮
我们说,这雪正一点点褪去
一个人的悲戚

腐烂的缰绳,扭曲如蛇
但无人会被吓住
那些青苔,覆盖扩大的春药
幸运的是,你尚未含住密符

古老的手续,填在屋顶
毕摩剪断新发的嫩枝
“这些宿怨啊,把持着星系”

我们削去的山峰,集中人的墓地
守陵人用浑浊的米酒,浇灌柏树

天气好转,我们就只剩这张皮
蒙住活物

TOP

诗篇25

我欲打开的画室,那里,有蛇叼着艳红的草莓
游移在你动荡的肌肤
一片松叶的背面,苏敏捡着雪的颗粒
“这有古老的情话”,而我写下“孤寂”
密实的缝隙中,我们无法说出亲近

等一个好天气来临,可以弯腰,在她的唇上
练习沉默。而我会想到一个冰凉的场景
她整理的裙裾下,瘦削的脚踝旁
有种由来已久的悲伤。我沉吟着
在鱼型码头那无人囿居的木头房子
她哭了会儿,就开始睡去

雾气上升,从那些干枯的松树林边缘
我习惯于事物的疏离,就像在某一时刻
她的肩胛骨里,有着碎裂,弯曲的声音

TOP

诗篇26

说道中年,我只是有堆影迹发黄的照片
古老的屋宅,我转向那些观看者
那些游来游去的隔绝物之间,褪去他们的皮革面颊
他们需要那些刻有铭文的桌椅,从屋前细长的雪松下
水汽成型。未递出的邀请里
“这有制约的梦,你张开的唇
受尽潮湿和污秽”,但无人会形容
一只啼叫在松叶间的鸟,混合的恍惚

TOP

本帖最後由 白胖子沉默 於 2018-3-6 14:56 編輯

诗篇27

对于七月,在我们头顶盘旋的黑点来说
我们只是意外的闯入者
一杯苦荞酒,或是在一堆不准备被支付的
话题里:我们是不详的,拥挤着斑驳的影子在那持续

父亲在街道的拐角,后悔于祖母离去之日
他撒下的盐,嵌在橙子树分叉的枝条
酷热又将眼前所见之物变成粉末

而我们的邻居正修建新的房屋,盯着这街道又小了
电影院的尽头,有人迷恋接吻
“咬舌头的事好玩吗”,女人从灌木丛出来
交合后的腥味引来啮齿动物
它们的眼睑被熟悉的脸填满

我未点燃的烟卷里,她说的是没有时间
她孪生的姐妹,收集用来麻痹的植物
昨晚就在她的床上,公开她作为鸟类的生活

“明天会有人离世,你只能提供适当的观赏的侧影”
我等她从树上下来
半个月亮把她的影子照薄

TOP

诗篇28

1
或许吧,我想带你去看看这些风景
这些挂在树梢的兽皮
异族人沿着沟壑,点缀一个不毛之地

我说到,一些古老的物事
有可能是干涸的树皮,或者是腰身紧致的圆壶
有六种颜色的紫荆花种植在石头屋子的周围

那时雾升起,从屋前的松林,那有清亮的水渠
这没有多余的制作迹象
我们看饮水的小兽,不在意身旁隐秘的陷阱

2

这里需要有圆柱形的屋顶,饰满蝴蝶
以及带有青椒和桉树叶的混合味
“时光多么微妙啊,一张兽皮上
我们读到,描述器官上的易碎之物”

散播花粉的人,疲于蜜蜂的追溯,那些小小的神灵
需要你去甄别掖好的细节

我会梦见我的父亲,他落在一只秃鹰的背上
他没有呼救
他只是将头巾套在枝条上

整个夏天,我们都在父亲的亡灵下
搬递着蜂窝

TOP

诗篇29

那时我们蹲在枝头
童年的钟
急促堕地

正午的微风
晃荡了下,暗影在那缩小
你知道是谁的,红色的刺梨果散发出甜涩的气味
在我们略带沙子的眼里
知道腐烂是不久的事

我们不知道如何悲凉
看两只黄蜂短暂逗留会
就向左边才开的花飞去
并顺序于光线

我们刚想在圆木上雕出
一个陌生人的样子
母亲就牵走我们,一块陡峭的石头上
我看着黄昏临近
这变得越来越幽暗的草

TOP

诗篇30

上山的路丰饶。碧绿的爬山虎依稀在藤蔓间
在某种阔叶草,我们注视的杂乱里
有早于我们到来的白斑

“这些异质物,群鹿的轻蹄
停步于幽浮之地”

“你看见这些,倾斜的枝条
搭着雪。水从自己的腋下冒出
你尚未圈定的宽恕里,有场拍打的悲伤”

你熟悉一遍,在废弃的一段枕木上
然后回头看,我们的耳朵有震颤的滴水
附带着一个人紧固的静止

TOP

诗篇31

在一些人的上空
许多悲伤,相互稀释
童年的那边,刺槐丛
我们等候红色的梅子熟透

经过叶房,我们看那些遮蔽窗子的荆棘
母亲必须梳着头发过日子
她的下方,篱笆围墙
被死者划出隐秘的线

而后,丘陵舒展
一个人走过那里就满头白发
“湖塌了,地底冒出烟气”
那些影子在女友的体内躺好

我们说到悲伤,鸟就消失
过会我们回到沙子的村庄
在南面,静寂的井边
那里生活着草和枯萎的木头

TOP

诗篇32

田野沉寂下来,没人的草丛
一只野鸡在那儿钻进钻出
它们偏溺的春天
都有些磨光了的花岗石
粘着淋透的水分

一群赌钱人的中间,我们很少就着一个早晨
煮烂的土豆进食。纸叠好的坡地
蚱蜢猛然跳脱
没有围栏的墙角处,我一直在回忆用彩色的烟盒
做出野蛮人的大饼脸

TOP

诗篇33

我们等一些事,在晦暗的林间
已经是很晚了,我记得剥下的桉树皮
堆放着,这些记载“蝌蚪”的“袖珍手册”

毕摩左脸的一侧,一种单纯的白脸
那里有她的年龄,核桃木的斑点
正午的炎热中,人更细小了
我总是看到,从枝丫到枝丫的生长

那些临近的艾叶,仿佛仍在惊愕
拨罐的人吃力地发音:野狼,纯种的白蝴蝶覆盖它干涩的毛皮
我想到小承若,在豆荚颤抖不安的羽衣里轻扇

TOP

诗篇34

预言是一个星期后的事,我们的邻居
在一条直直的小巷沉下自己
他的身后,是些操作如何软化石头的鱼人

我并不能确信,它们阻止的泥碗里
有刚盈满的清水,似乎这是某年干硬的木头下的味儿
含混着草叶,苔藓
发白的根系下,我们有随意进入的密门
那个早晨,它滑下石梯
它看见他在那儿,扯出的鱼腥草,脸就在里面窸窣

每年,这里的淤泥长着
我知道那里的动静,一盏灯笼孤独地游荡,直至轻微的薄曦显现

TOP

诗篇35

每个夜晚我都会光脚,那些扔出去的嗅着木栏
一只软体动物内的磷火留在鱼型码头的祭坛底下
这是多么悲伤的事,它用第三只眼留意你
在每个街道的缺口,清扫着光滑的瓷器
“这些面皮并不是回事,你小心筛起”。我们的女人开始怀孕
用惯的鹤嘴锄,它缺乏变硬的石头
我们仅有的小运气,匍匐在灌木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