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此时

我们说道由“惩罚”所带来的“盈满”的假期
在被要求铺展开的走廊上,男婴在那无声滑行
他手里有几片羽毛,强行塞入光阴遗漏的空档
这一天来得多么快,他必须在临近猛兽的骷髅头上
刮出他母亲尚未显露的三角区
我按时记录下,每件细小的事物前
那种由日常生活带来的无常恐惧

TOP

毕摩

毕摩的袖子里飞出花蝴蝶
这不是春天。他黝黑的面孔
在后码头布满青苔的石头里
树枝折叠着,像去年那样
他把自己浸入溶液

我们等一只鸟从松梢上直掠下来
僵硬的冻土,被砸出淤痕
我们犹豫了,是不是用银饰的灯盏
安放它的尖锐声

那么瞬间,我们就会遗忘一个短促的清晨
那些活在树梢孱弱的生物
而我们的妹妹,正历尽很多女人的是非

TOP

<>

有时,并无人来找寻你
鱼型码头的大峡谷,那些活物
目测着春天

一只刺猬,在去年的光线下
翻捡出时间之物
古老的圆形面盘,它试图擦去泥淖
这清亮的一天里,苏敏不想去掩饰发生的事

那时在河滩,她说道“那些被绞碎的钟点
被理解为手语”
她在你体内埋好冰棱,就专注于你的出生地

你闭眼后,白麻石的坡地
花喜鹊吸引的静寂,正陷入嘈杂音
而我们终究返回木头镇,孤独的圆形屋顶

TOP

而今

但我应该记住,未来的房间
或者是小型的动物陈列室
有人剥下一瓣桔子召唤你

摇晃的街道,醉酒的人挑逗着半裸的异族女性
惊叫里,他放弃对自由的觉察
也放弃对雨中枝条的癖好

灰鼠们从一本书的插图上溜走,不想在每种声音里
变黑,卷曲。书边上,它们留下带有腥味的呼吸
父亲醒来,从偷猎的场合,他救下的扁嘴兽
吞咽着花粉

我幼年的伙伴,沉潜于水里
他把自己的手,当做你睡去的枕头
“而我们的影子,并不能投射自己”
在我的耳朵里,这也不是春天
我用上的也只是“湮灭”一词

TOP

@

一只被迷惑的蝴蝶:你满足它。忘了摘掉的帽子
必然有整天的悲观

“你知道灌木丛有什么东西,在那耸动
比我们先叫起来的人,投放着转身”

说着爱啊,鸟远离巢
而我有两次,轻轻崩溃。

TOP

@

马嘶溪,每一个镇子都沉入水底
它们被淤泥携带,你们称这为“索命”吧。
而一堆堆圆木陷在洄流中。过去的一年,它们在湖底植下根系

水面的磷光中,我们无动于衷隐约的风暴
结伙,借以草叶间的畏惧,形成真实的形状
“每年都这样,它们有自己的季节”

TOP

@

他坦述,这是马嘶溪的诱饵
天亮之前,我们辨别山野,丛林

一只木筏在溪流中打旋,一些更为新奇的东西吵闹着不上岸
我们冒着寒气听到的水面上
那些细微的徹痕

“一年的祭献已到”,翻涌的岩壁
我看到每年的女巫凭直觉追踪到消散的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