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悬钟

两种比例间,有人在夜晚拖着
鸟飞掠后的象形文字

这属于你的表象,由块角岩构成
几只蜜蜂叮着,那从殡仪馆载过来的
爱吃零食的躯体

像你父亲样悄无声息地躺下,这是他的节日
剥开他最后一件鹑衣,更小的人出来
没走多远就是松涧

在那块角岩上,我们的游戏并没中断
一些细微的声音开始叫我们了

TOP

半只耳朵

这是獾们的时间
窸窣声,扫过我们的睡眠

先于我们到达冬日
这些带有小阵风的足尖
擭取另一个世界
行走于雾的身体

青草与尘埃中的雪
维持着阴影底下无止境的低语

TOP

<>

“她还在那,一张破旧的桌子
保持我们日常生活的碎屑”
我们随手翻出的旧记忆的拓片里,他说
这只是攫取的脑组织一部分
瓦洛小学教室的门口,我听见被描述的蕨类植物
渗出白斑。“你可以用另一种比例制造你的爱人”
学会模仿,从锁骨里捣出苔藓
“这只是遗迹”,在玩具和月亮的合照中
她绕道我们的耳膜

TOP

油布

从那间旅馆出来,在途径的公园入口
大片雪正清凉着一段噪杂的记忆
你拭去的薄雾里,我用言辞恳求:
在晨光里触摸的每一样东西,都会掉入松针的阴影面
一如你的十岁,用满篮子的松茸换取的几粒迷幻的药片

TOP

油布

从那间旅馆出来,在途径的公园入口
大片雪正清凉着一段噪杂的记忆
你拭去的薄雾里,我用言辞恳求:
在晨光里触摸的每一样东西,都会掉入松针的阴影面
一如你的十岁,用满篮子的松茸换取的几粒迷幻的药片

TOP

<>

植物学的图册上,我未能找着五爪蕉
这个清晨,我并没有准备去触碰
那些坚硬的略带苦楚的味
阔大的松树林,你逐渐看清的神祇
却要从薄雾中消隐

TOP

影像

这人所管辖的街道,在拉克乡幽暗的路口
我都能见着每个父亲,做好染布的腊花
而临冬将至,正在灌木丛抱团取暖的野兽们
都有被爵碎的危机
这摊开的书页,粘满他待价估售的毛皮

TOP



如果是“我的爱人”,说出饥荒
这些微笑的小浮沱
羊水晃荡之际,就开始祈祷
振翅般短暂的一瞬

TOP

限制

说起“一种短促的怀疑”,我们遵循的意念里
一个女人翘着腿
用突然的亲近或耳语,像早已编制好的密码
在你的体内发出嗯

刚关上门,我们就楞住,从窗外行人怪异的一瞥里
这患有中耳炎的右耳,将被麻醉
而一个声音可能在独居的房间消失
或者,它们与活人有关,被切割和兜售

“没有父亲的监控,你轻易转动门把”
我们虚指的领空,她恰好在中指抹了润肤膏

TOP

<>

最坏的情况是,我们并没有给自己的腿上锁
它会在体内,找到逃脱的途径
“用一根线,可以切开”
苏敏把设置好的牌子搁在门后,她给耳朵描上声音
“你只需将心脏移植过来”

“晴,微风拂面”,“造好自己的窗户,能用到电子书的指导么”
精神智障者,旧报纸裹着一个小镇
门诊大楼的台阶上,他给自己制了份戳图

"比婚姻更深的地方,不是来自恐惧
而是到老,你还是一个人"
在电影院的暗门,我吻了她

"从描述的器官里,找到有牙的孩子"
在我们中间,隔着性和别针,以及呜咽

TOP

<>

实质上,父亲在另间灰白的房子里活转过来
他定制的卜辞里,算起来有三个字

我们用生石灰熏过的窗台上,他掏出三十年前的女人
这个用剪刀绞断他尾椎的女人
徒步在床垫上

用旧的族谱里,我们找出
她存放的软骨头
正被某个情绪植入口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