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打洛村

等一道门打开,你熟悉的人摇晃着进来
在你父亲曾经坐过的藤椅上
“我们烤土豆吧,佐以红海椒,盐”
叫伍果的女人切开的土豆,冒出嫩黄的肉
“这是幽灵,总是在别人的屋顶游荡”
凛冬并没有如期将至,村外的灌木丛
“我们需要在这清冷的月光下,亲吻,做爱
直到我们的体内有受孕的迹像”
一种隐喻里,枯叶蝶形成了巨大的白斑

TOP

《》

卡在身体的母语,在一本自然书里。那指间的磷
我们总是撞向一个瞬间,凸起的微茫里
疫病置于空白的书页,也许太迟了
那些看得见的玩具,混和了潮湿·’阴郁
这恼人的一天里我们算计着交叠

TOP

《》

按照风的走向,我将比以往多出
植物中的茂盛。阴凉的门后
瞥了下那些来自幽灵之乡的无忧之人一眼
在我们的经验之外,他们放下一片静寂
我开始回忆,我们穿过的豆苗地
斑鸠从傍边鱼贯而入
它们并不愿飞行,在溢出雾气的树丛里,它们有温暖的巢
我确信我没能在父亲熟悉的动作里,找到本老像册
他知道,我并非孤独地活着

TOP

《》

仿佛,它并不曾飞掠过
那些散落石头和植物残留物的荒野
它一直在你途径的卵石街道
或者是齐膝深的野草丛
你放下你记忆里的缺失,她眨着晶亮的大眼:
“我没有遗憾啊”,有那么多东西远离
而我拾起的痕迹,却没有片刻的悲凉

TOP

《》

一种练习中,我厌倦安静下来的东西
伍果总是摆弄那些有腥味的野花,它们长在背阳的坡面
“有些东西是出生在背后”,她指指扇动薄脂的幽灵
“最后是越长越重”。它伏在我们的铃声中
幸福时候温暖自己。“你没有多余的悲伤啊”
她一直替别人擦去眼泪。而夜里我们躺在床上时
麦子在幽灵的渴盼里生长

TOP

《》

后来,她对着蓝草莓地发出转世般悲戚
这是今年最后一天,打洛村绿色的皂角树下
她捞出去年漂过的身体,用清水遍遍冲洗
荡过原野的白色鸟群,伏在月光里发出鸣叫
这些寒冷,酸疼,回到旧时的年月
飘出的苦艾,茴香叶子的碎片
告诉我
你这荒凉悲伤的一生,如何在草叶中祈祷?

TOP

<>

在六月转世的头一天,我们用余生度过的打洛村
它们平复下来,那些用躁动旋转的树木
搬弄到另一面。酸枣正是谙熟时期
你扎紧的口袋里,堆积着许多幽深的房间
我们一间间巡视,浑身涂满泥巴的女人
卷着蛇一样的舌头,她们在你的小伤口栖息
你老了,就不得不远离家
在一片绿色的沼泽地躺下来
静候安详的覆灭

TOP



打洛村,这里的人不会说悲伤
他们放下酒瓶,和抚摸女人的手

般若,般若,它们从累积雪的松叶上
吐出,这不像是尘世的地方

这里无法绝望,一个女人亲吻了孩子,又去亲吻男人的嘴唇
浑浊的街道,我问路于那些陌生人

TOP

打洛村

后码头的周围,我一直在念及
“渺小的身体和普通的气息”
在我们祈祷的四月,那些用大把银饰物
铺在屋檐的女人,她捡出有羽毛的倒刺
而我会说出,静寂的一天。我的朋友不愿听到这些
松树的阴影下,他侧卧于青冈石

TOP

《》

雪环绕的村落,你走过那里
一种旧时的感觉,幽暗地离开
昨天就说到,白色的鬼魂
如藤蔓,依附于岩石
是否,我们的死亡不可见?
我们的手上,那些儿童的福音
选择着膏腴,“这坚固的小腿,不是作为支撑的秘密
被编织”
在活着的朋友那里,灌木丛的薄暮
并没有映照。亲爱的白蝴蝶
纯化着山野

TOP

《》

一种微小性的运动里
伍果从你幼时的髌骨上,找出一句:
“走路和自卫的孩提时代,眼睛适应着阴暗”
她端上来盘子,一根光秃秃的鱼刺里
她过去,如同并列的圆形,留在了地面

TOP

伍果

这些新来的小羊,如何逃脱未遂的命运?
我继续在夏天的冬天里,裁剪一片枝叶
整个镇子再没有人了,从一棵浓郁的树下
盐在那溅落着,今早,我看你的眼睛
一头悲伤的麋鹿,漫步于白水河

TOP

《》

我以为,那间屋子早已消失
除了一只凹型的木桶,和四面霉青色的藓苔
再不会有什么可以记忆。那些光线在你的肘以外
像过去一条环绕过你的河,夜鸦在发蓝的树林中尖鸣
柏树的周围,那些石头被矮小的树丛缀以遗忘
一种最小的过失,又迫使我们形只影单

TOP

《》

想到昨天,那些清晰的脚步
被一只奇异的野兽打量
“刚过去一年,我们搬空的静寂
恋爱在偏差着”
象牙白里,我怜惜这毛发里的曙色
草拟的瘙痒里,两个陌生的裸体在频繁约会

TOP

《》

满脸皱纹的小幽灵,蜷缩着
一种尖叫声,比树木高了
我们要玩的游戏,实质是伤口里
永恒的静寂的皱褶
一些沙子正在那儿窃听。柔软的枝条
有几个表述的声调,我并没有听过
而灌木丛深处,悲伤溢出

TOP

《》

白水河会将涌向它的污物推开。稀土的两岸
便是荆棘和灌木漾合的斑驳

我们有十四岁的悲伤,在编织物腐朽之前
该学会让童贞如何拼凑,一种成年的虚空

它们将发现一个婴儿:平坦的水流下
桂枝舒展着,愈来愈细的草茎上
但它一开始就在某个镜面上暂缓着

天渐渐暗下来,在没有围栏的边角
她所知道的阴凉,在石头上咯咯作响

TOP

@

此刻,有两个梦敲钟
我们游过它,这“不”,这分裂的钟点
我们有自己的耳朵,到达婚姻的床上

初夏的女人踮起脚
这吹白的谷粒,发生在半个仪式上

TOP

@

通常在一粒葵花籽上,我想到板车
和运送木料的一条瓷实的路
那人说,“走起来”。晚年的房间,她采摘下的白桑葚
落满一场薄雾
在乐武一家油松搭建的酒馆,“你父亲活着,他镶在石灰里”
你审视着满是空酒瓶的街道,一匹宽大的母牛驼着酗酒的蛮族人

TOP

小小的事

与它史记的一部分,是群在白垩石上取暖的鸟
那种带着僧侣虚弱气味的使节,傍晚
他们要从广场的座椅起身,悬铃木细深的枝丫上
雅典人和埃及人也许变得愤怒了。一只巨大的铁床上
一个女人的脸被塑造,但睡眠没有在木马那里
轻浮的人世,我唯有些半真半幻的欢乐

TOP

@

暗黑中,一丛丛刺柏
善心的巫医早已纹上丁香
对于一个宁静的地域,患病的老人沉湎恶
有人在一堆放逐的动物间
透过低矮的平房一眼看到:
哦,克拉依,这胡椒和盐组合的一个潮湿的小镇
主题是那些地衣
新的冰凉中,我无法忍受更多的房屋出现
它们紧贴地表,岩壁
在一辆丢了的板车上,平静的生活越来越微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