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

此刻,有两个梦敲钟
我们游过它,这“不”,这分裂的钟点
我们有自己的耳朵,到达婚姻的床上

初夏的女人踮起脚
这吹白的谷粒,发生在半个仪式上

TOP

@

通常在一粒葵花籽上,我想到板车
和运送木料的一条瓷实的路
那人说,“走起来”。晚年的房间,她采摘下的白桑葚
落满一场薄雾
在乐武一家油松搭建的酒馆,“你父亲活着,他镶在石灰里”
你审视着满是空酒瓶的街道,一匹宽大的母牛驼着酗酒的蛮族人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