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轮回的马 於 2017-12-7 08:22 編輯

写给敏

父亲的信堆在幽冥里,用强制性的语气打开我的耳膜
这接满白霜的芹菜,并不太可能包裹一场亲人的无助
或者是薄壳式的旅行
我们刚清扫完的庭院,也许要有别的事物派送:
青苔,微雪,深植于额头的律法

TOP

<>

手链炝入皮肤,许多小东西隆出了肥皂泡
快照胶片里,你取出了自己
需要去推进景深吗?

人造的光滑,用尽物种在骨盆内摄制的精巧
我们又一次被关联
损坏的小玩物,提防了
我们让人谛听的短声波

TOP

<>

半个耳朵吊在 , 瓦洛镇的植物园林
到第七个春天。带刺猬的时间
通常以特技开场
为争夺次序,我们习惯去肢解


老人和孩子面挂微笑,好心肠在空中
到处是气味,回忆。把盐藏于骨灰坛吧
我咬断印有指纹的标签

TOP

依然是特立独行的马,把诗发这里吧:映像诗歌会员区

TOP

<>


我们这么像,由素描本的演化
“混杂,含咽”
保持安静吧,父亲总是在酒后和别的分配的事物降临
乌木的枝条上,他晃荡两条瘦削的腿
我抱了他下来,薄雾中变白的头颅
并没有任何悲伤可以记住
在值得收集的影像里,我冻住了这小小的肉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