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评论] 形而上和形而下之间的舞蹈

本帖最後由 幽谷幽兰 於 2017-12-10 06:41 編輯

形而上和形而下之间的舞蹈
                       ——简析谭克修《万国城》的物象辐射

                                                          文/幽谷幽兰

       终于得到了谭克修《万国城》组诗。一首一首读下去,翻开作者向我们展示的世界宣言,看他向读者展开怎样的诗歌现场?怎样让历史和现实互相纠结?又怎样以“万国城”轻轻地灌入一种“荒谬和绝望”?《万国城》的首篇是《旧货市场》,从选材上看,旧货市场是形而下的,因为当下的“潮流”是经济第一,旧货市场在中国所有的城市比比皆是(包括县城),屡见不鲜;在作者诗歌语境中,这个市场像个温存的猛兽,简直可以把人吞没。随着诗人叙述的演进,逐步把读者带入一种无法抗拒的逻辑——变旧,并且以物叙人,使人悟到:物可以旧,人也可以旧,通过一个梳妆台映照生命“它记得一张熟悉的脸/熟悉的眼神、泪痕、鱼尾纹。”作者轻轻地把我们引入绝望的还有《声音》,这声音是“电钻进入水泥楼板的声音/一种圆锥状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是破坏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在全国性拆迁浪潮中比比皆是。声音是物理的,人的心情却是感性的,“转瞬间把我俩的睡眠/钻出一个无法修补的大洞”,还有作者个人在高考中的“往事”,那些无以言语的愤怒,这些潜藏的愤怒,一旦找到了突破口,就会形成缺失理智的力量。恰恰这样的力量也会化成“最难听的另一个声音”。

       笔者注意到诗人谭克修在选材上,不会沉溺于毫无生趣的生活现象,而是把笔墨集中在“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恰好连接点上,比如《锤子剪刀布》;比如《地心引力》;比如《一份诗会发言》,这些风景在日常生活中为常见,但又容易被人忽略,只有心怀苍凉的人才会小心翼翼地注意到它们,并把它们融入自己的诗歌语境。因此,诗歌就有了苍凉感,诗歌文本里进入诗境的生活物象,也会潜在地成为另一种揭示生活本质的生命热望。作者绝不会让感情随意地溜到大街上,如《锤子剪刀布》,用游戏的方式揭示生命之痛。作者所在的单元楼砌有鱼池,这也是屡见不鲜的小区摆布,在诗人的诗歌里,这个鱼池很平静,也充满危险,接着出现意味深远的“三把椅子”,出现了老头儿和小男孩之间的“锤子剪刀布”的游戏,而老头儿下意识的“手上出的不是锤子,就是斧头”,非常耐人寻味。诗人谭克修的《地心引力》,从开头看,像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乌托邦抒情诗,但一行一行读下去,却是人间的悲惨图像,“大腿抽筋的人突然落向地面/披头散发的人从湘江大桥落下”。面对大地上的莺歌燕舞,这些悲惨的事件是客观的真实存在。看不到真实,就等于虚伪地活着,诗人谭克修虽然在做实业上是一位成功者,但不愿用红布蒙上眼睛看世界,他无意人为地放大生活中的灾情,也绝不容许看不到真实的存在。作者对“地心引力”的体会,不是隔江看景,而是把“我”摆进去,诗中的“我”,是家住九楼的居住者,无法想象如果停电,如果年老体衰……“像大腿抽筋的人一样落向地面/我将继续向下,落进小深坑”,就这样,作者十分朴素而深刻地向读者展示了生活的另一面。

       谭克修的诗歌显然是有细节的,他的细节是动感的,是有审美趣味的(包括审丑)。他的诗歌里的细节,有的时候还和“情节”相关联,构成了诗歌文本的强大的“叙述性”…..而做这些事情时,笔者相信他是含着眼泪和希望来做的,一如李叔同的“悲欣交集”(弘一法师),所区别的是,李叔同的嬗变来自于个人命运,谭克修的诗歌努力在于关注世事变迁,比如《自然烟火》,虽然开头铺陈了有关天气的压力,但关注“点”却不在农事,“辣椒抬不起头/南瓜开不了花”,怎么办?“有人在类似的场地被肢解/被火车皮运送到不同城市”。还有《水声》,用叙述的笔调对比了乡村的水流和城市的“水流”:乡村的水流是那么清澈、率真,而城市的水流声就显得奇诡,“等待另一种水声,从管道内传出/之前,或许还有高跟鞋/或纽扣落地的声音”。作者还是揭示出谜底,这是因为“楼上无人居住”。这首诗歌点出了城市盲目膨胀的虚妄,到处都在盖房,但盖起的房屋却无人居住。诗人谭克修的《一份诗会发言》,叙述的不是发言内容,而是“借题发挥”,用假想的野生猕猴回来嘲笑自己,嘲笑诗人在城市中被异化,因此,这个“发言”就成了多余的,诗人宁可“真想跳上桌子、主席台/边跳边说,或什么也不说/跳几下就好”,用动作代替发言,有一点离经叛道的意味,但分明击中了生活中的那颗虚伪的气球。作者还把笔墨拉到北宋年代,“那时人比猕猴多不了几个/分散在真正的自然中,谁也不围观谁”,最后诗人还是落笔到如何修复工业社会和大自然的关系,“得先把诗人从城市驱离,反正他们/在那里生活窘迫,魂不守舍”,这是自嘲,也是对诗人有所作为的期盼。

       在现代诗的技巧中,叙述一直是重要的。其原因很简单,即是:叙述可以“躲开”虚妄的抒情。笔者注意到了诗人谭克修的“把叙述去融入抒情”的写作功力,可以说,作者的诗歌,句句在叙述,同时内藏着浓浓的抒情。至于抒情,作者是属于那种由内而外的广义上的抒情,绝不是一个人“万知万能”的抒情。作者在诗歌文本里,十分入微地进入物象,体味到了物象优雅的“情感”, 做物象的情感代言人,小心翼翼地替物象抒情,这也是谭克修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我们可以《一只猫带来的周末》为例子,且不论这只猫“象征”什么,仅仅这只猫的“故事”就耐人寻味,诗歌本文先前置了一只可以碰掉屋檐瓦的猫咪,而后是性幻想,是青春期的回忆,再后来是对人性的解剖,“我数十年一直较劲的词是/ 事业,未来,女人”,而后是对人性命运的解构,“那只可憎的猫,让我感到刀子依然埋在暗处”。最后是“我”在收集情报,去一个“稀烂”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看到了老人和多数人的心情”,最终“我暗自庆祝,看到了那种小花/藏在草丛下的那一小片湿地/在地球坍塌成豌豆大小的黑洞之前”,这个“结局”出人预料之外,又在诗歌情理之中。

      每个人在时光中生活,生活将走到哪里,大多数人是迷惑的,是随大流的;每个人都希望好命运,而大多数人得到是相反的东西——这便是生存的艰难。用诗歌表现生活的艰难,是一件劳心劳力、不容易成功的事。许多人宁可把些诗定位在狂妄抒情,而诗人谭克修身在当下,身在现场,两脚像钉子一般钉在大地,把大地上钉出了血,同时不放弃希望,不放弃梦想,这样的诗歌努力,确实弥足珍贵。诗人谭克修对《万花城》的写作,基本上是写实的——当下的真实。《万花城》里几乎所有的生活细节都是常人可以遇到的,所不同的是,作者没有就事论事,而是把普通的生活物象放到时间的链条中去索证,放在人性的深处去打量,在不经意中呈现自己的“世界观”。于是笔者感到作者的心理场非常强大,他善于在生活的平静里看到生活的“两极分化”以及相应的纠缠:大和小,长远和当下,口号和现象,梦幻和现实,诗人和常人,色情和爱情……作者能把处于事物两端的磁场,像魔术师一般捏合到一块儿,而且还显得自信满满,这是有难度的。我们可以从他的《森林》中都读出大自然有生命灭绝的危机感;从《理想》中读出不屑于与虚伪的人类为伍的情愫;从《为什么送你一片桃叶》中,读出对浪漫主义消失的惋惜;从《酒店的是被子》读出爱情遇到残破的幻灭感。作者在诗歌里呈现的是一个个现实生活里的生命过程,虽然这些个过程是个人化的,属于生命的个体,却是人类生活的一个片段,一个不可忽视的点,可以小见大,给读者带来警醒。



《万国城》  11首

1

替身

我一起床就对着镜子
把脸憋红,安到黑色西服上
左看右看,直到它
像浮在夜空里的热气球
镜子你给我闭嘴
不要再建议我在肚子上
塞进一个抱枕
那样说起话来虽有铿锵感
但今天要花一整天视察洪水
我不能行动缓慢
显得比别人更讨厌这个城市

在决堤口搬第二个沙袋时
真想腾空那个蛇皮袋
塞住女记者的嘴
那么激动干嘛
这坚固的城市已经淹不死人
最多淹到她高耸的胸部
有人不是在银行门口
齐腰深的水里
还捡到了整扎的百元钞票吗

好吧我对被水泡过的市民
说对不起,请你们放心
水不是我放出来的
我不会让它一直上涨
那些摄像机没必要
分析我手势的弧线和力度
是否含有灾难性后果
我只能控制自己不打响屁
不露出灾难性的微笑

最好有人把洪水喊来
我办公室问问话
如果他愤怒的嗓门
把我气晕了
请在居民的怨气炸毁楼房之前
通知地下车库的鱼
从抽水泵的管道里逃生

2

洪峰将至

女记者捋一下淋湿的头发
用激动的语气
将洪峰再推迟两小时
我在浏阳河和湘江交汇处
溜达了一下午
几位带红袖章的志愿者
警告我回到安全地带
他们在沿河岸拉一根绳子
控制洪水的危险度
看来没人知道我和洪水之间
有着秘密交流
每场洪水都让我兴奋
这些年它常追着我跑
有时我带着它满世界跑
这个秘密从不敢和人说出
人类已征服了世界
但对洪水依然充满恐惧
把它和猛兽关在一起
只有我把它和我关在一起
让我觉得它制造的灾难
是我的责任
洪峰将至,我要按捺着兴奋
还要为我的兴奋而内疚
像此刻的天空,它需要下雨
有人说它没心没肺
但它并不想淋湿任何人的头发

3

水淹橘子洲

我帮副驾驶位置瘦弱的身体系好安全带
他安静地坐着
由于对城市过于陌生
有些兴奋,一路上左顾右盼
也有些怯意
好像不再是
有着古同村粗嗓门的男人
车子开到橘子洲大桥
他望着宽阔的江面啧啧称奇
作为村里有名的木匠
很好奇这么长的桥怎么建起来的
我们的目的地是橘子洲的石像
他看石像的眼神很虔诚
也看到石像周围的橘子熟了
但我们的车冲过大桥的临时警示牌
驶入橘子洲时
这里已被洪水淹没
只剩下一些高的橘树
将树尖上的青涩小橘子奋力举出水面
而父亲瘦弱的身体
不知何时已从副驾驶位置消失

4

向我挥动的手

月球用发霉的反光
照着他去堤岸上
寻找消逝的灵感

他要找的
应该在那个大漩涡里
我抢先跳了进去

一起跳进漩涡的
有树叶,杂物
和蒙住我眼睛的抹布

被漩涡带到江心
我奋力往下游划动
洪水很快变成
我拖着的一把大扫帚

真正善于用扫帚的手
在岸边不停挥动

我奋力往前划
以获得一双
不停向我挥动的手

5

蚂蚁雄兵

夕阳将高压线塔的影子不断拉长
以迎接一支闷热的蚂蚁雄兵
它们从古同村长途跋涉而来
历经四十年,才在无人问津的
洪山公园,找到新的巢穴
这些二维生物,视力一直没有进化
看不见三维空间投来的眼神
它们根据经验判断
云朵将在今夜完成一次集结
它们沿着高压线塔的影子,一路往西
它们不知道,自己的爬行
正在使地球反向转动
在高维度空间弄出了巨大声响

6

一只猫带来的周末

一只猫,惊动一片迷醉在月光中的
瓦,掉下屋檐砸死一只老鼠
碰翻了数百里外床头柜上的台灯

我认为世界上不会有这只猫
你说如果梦是另外一个你
在平行宇宙发的脑电波呢
我没反驳你,因为突然记起
曾在梦里取代梁朝伟
和汤唯有过几次真实的床戏

我们决定尽快离开事发地
我被满腹心事撑着,一路打嗝
你转换话题,说曾被母亲发现
偷看她私藏的毛片
而我,高中时被同床的哥们从后面
坚硬地顶着,只好继续装睡

后来,从后面顶着我的
是一把刀子。刀子知道
我数十年来一直较劲的词是
事业、未来、女人
最近听到我常说的词是,奶奶的
它才悄悄收了回去

那只可疑的猫,让我感觉到
刀子依然埋在暗处
我必须一早来到三十公里之外
将情报交给一个秘密收集着
泥泞、杂草、虫鱼的地方
能将坚硬的城市啃得稀烂的地方

稀烂的地方也人潮汹涌
我排队取到一张有数字密码的小票
保安说这些突然涌入的人
来自另外的世界
用高跟鞋和长筒袜对付泥泞
用纸质的大鸟欺骗伤心的小孩

那老人也不善于掩饰,体内的
惊魂未定,正从深陷的眼窝
发出哑光。多数人的心情
和身体一样沉重,用嘴把脸撑开
像橘子挂在树上,看上去
在微笑,也可认为毫无表情

好在有人准备了清澈的水塘
收纳浑浊的云层,准备了一阵风
和多嘴的樟树叶细致交谈
让你安静下来才比较简单
你不停晃动着笑脸
像草丛中晃动着的那株无名小花

我暗自庆祝,看见了那株小花
藏在草丛下的一小片湿地
在地球坍塌成豌豆大小的黑洞之前

7

老人

我在公寓门厅
坐等一位将要迷路的访客
另一张椅子上
坐着一位八十来岁的老人
我察觉到他的眼神
在借用玻璃门上的反光
试探着打量我
我不确定
关于长沙天气的坏脾气
能谈出什么新意来
就死盯着手机屏幕
把自己装扮成
比玻璃门更坚硬的铁门
直到他慢腾腾起身
拄着拐杖,走向电梯
我才发现
自己若干年后丢失的老花眼镜
就在电梯里

旧货市场

下着细雨的时候别去浏阳河路412号
旧货市场会用一个溃疡的喇叭口
将你粗糙地往里吞
你将倒着滑进一条隧道
从2014年6月5日滑向某个深渊
它用一些旧的电器、桌椅、床柜
招待你,告诉你世界只有一种逻辑:变旧
一阵风经过老式电扇,变成过去的风
使沙发下陷的重量,又叠加在一起
压着你,使你陡然沉重起来
实际上,你的脚步可能在加速
但你不会一直加速
当一个倦怠的中年女店主
领着一堆凌乱而痛苦的旧家具昏昏欲睡
却让一个梳妆台独自醒着
发着赭石色光芒的柚木台面上
梳子和化妆品已经消失
擦得过于明亮的镜子还像是新的
梳妆镜是记忆力最好的镜子
它记得一张熟悉的脸
记得熟悉的眼神,泪痕,鱼尾纹
记得从一头黑发后伸出的手
如果你贸然把一张陌生的脸伸过去
镜子会生硬地把你推开

8

锤子剪刀布

我不敢把楼下的水池叫做池塘
担心水池里几尾安静的红鲤
突然回忆起跳跃动作
跳进危险的水泥地或草地
我丢面包屑的动作也越来越轻柔
它们绅士般地吃完后
就会快速整理好水面的皱褶
以便将插满脚手架的天空
完好地映入水池
水池之外的世界,有三把椅子
准备在下午等来一个老头静坐
老头迷着眼,低垂着脑袋
猜不透是在打盹儿还是回忆
容易陷入回忆的还有两把空椅子
那些干渴的木头,看着天上的云彩
可能会想起一场雨,和山上的日子
一个不需要回忆的小男孩
围着空椅子来回转圈
发现椅子并不是理想的玩伴
嚷着和老头玩锤子剪刀布
老头迷迷糊糊,从松弛的皮肤里
蹦出几粒生僻的隆回方言
手上出的不是锯子,就是斧头

9

地心引力

今年我开始关注落下的事物
天空有无穷的雨落下
青竹湖的桃花和樱花落下
熟透的桃子和杨梅落下
大腿抽筋的人突然落向地面
披头散发的人从湘江大桥落下
你们只关注向上的事物
为草木向上生长而喜悦
为烟花冲向高空而欢呼
你们不断上升,带着荣誉和职位
理想还在扶摇直上
我希望高过云层的飞机
不被你们炮弹一样的理想击毁
能安全落下,让我疲倦地回家
平静地接受小区停电
必须爬上九楼的命运
我一天天体会到地心引力在变大
身体被逐渐拉弯的过程
当某一天,我再也爬不上九楼
在一楼也站不稳
像大腿抽筋的人一样落向地面
我将继续往下,落进一个深坑
但多深的坑也留不住我
我将继续往下,往下

10

线索

你梦见我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之后,我开始四处巡逻
寻找来过这里的线索
每次一无所获
我想过在红花继木前站一个夏天
看我的生长方向是否相反
路上有似曾相识的面孔飘过
没人能叫出我的名字
遇到一群老人
用脆弱的髋骨跳广场舞
不跳舞的人,围着几只蚊子
议论时事
今天谈到隔壁法官
假离婚后,娶了别人
他们在暮色中随意谈论
把我当成不存在的人
我转身,遇到一块石头
假装成一个男人,半蹲在水池边
往空中扔另外一块石头
而空中,除了一把锈蚀的镰刀
在迟钝地收割夜色
并没有什么新的线索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写了一个评论,可能论点和论据都是错误的,请 各位诗友砸砖哈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我想读到原诗,通过你的评,我们会有阅读上的体会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7-12-5 19:53



    马老师,已经附上原创了

TOP

把事物撕开,再亮出来,挺好
夜狼 發表於 2017-12-10 18:02



    夜狼老师,谭克修写的确实有特点呢

TOP

我想读到原诗,通过你的评,我们会有阅读上的体会
轮回的马 發表於 2017-12-5 19:53



    马老师,原作已经附到后面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