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1:39 編輯

“不思量,自难忘。”
        短松岗
亲爱,和十年前相比
钉在空气中的针叶密了一点
我的性格又古怪了一些
慢跑的人,从松树里取出提琴
他演奏我宋朝谱就的曲子
和十年前相比,他耳朵里的月亮
缺了一截,老是在低音区喘气
亲爱,这个秋天我肝大脾大
据说肾脏也出了问题
和十年前相比,爱情已磨损太多
白狐狸没有开花,大雪
落在头顶,慢跑的人也年年老去
他是我的来生,他记得白狐狸是你
那棵越来越短的松树是我
孩子们在琴声中玩耍,捡拾着
四处散落的松果
        忆浮生
不出意外的话,我将
留在自贡,像一把折断了骨翅的伞
没有雨,但星空在伞内旋转
黑暗里有人拥抱,很多年过去了
他们还抱着。在左上角,月亮
是唯一的道具,遮住了不断生长的树叶
背景是曾经的汇东新区
道路布满泥浆。不出意外的话
我将坐在路旁,辨认着
病情诊断书上,模糊不清的字迹
一场多年以前的生离死别
仿佛雨点击穿我迟疑的身体
        红尘在
我将以持续的暗淡去获得,在人群超市
或严肃的教堂,我将变得渺小
在凹透镜里喝茶,爱美人,从不置疑生活
她们冰凉的道德,体内荡漾的水波
像沙沙做响的塑料袋,无处不在
我喜欢紧紧的贴着她的脸,她的白风衣
我们相隔如此的近,以至彼此都不能坦然相处
后来,我爱上的女人叫小月
她在一家濒临倒闭的化工厂,从不化装
在黑夜来到以前,在我像塑料一样的
去死以前,她还算不得美人。只是哭的样子像我
笑起来像我们的孩子。而我持续暗淡
在凹透镜里,像一块没有重量的水玻璃
        菊花台
然而灌木还在生长,细小的
火焰移到窗口。她看见天空
天空变幻着海水、碎石和露天茶座,
仿佛彼此的损伤。卷曲的心找到温暖
时间在菊那里,像一座墓园
她强迫自己醒来,最后一节车厢
隔开旷野和盲点。一朵菊沸腾的光芒
仿佛她手里的地址,其实并不确切
只是灌木还在生长,它不管菊是否凋谢,
只梦见终点,那一触即发的破碎
和一个人崩溃的五官
只有铁轨是完整的,载着菊
棺木无声,紧闭辽阔的温暖,载着海
                 2008年11月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ァ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ァ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