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2016年诗写汇存

本帖最後由 李敢 於 2017-1-31 23:44 編輯

.






◎离开,让一切重归于陌生


我死之日,万物葱茏,阳光打在每一片花叶上
死,像一件青黑色的斗篷覆盖在消瘦的身体上。我是温暖的

我是轻的。胃肠中无有一粒粮食,筋脉内不再延宕着果子的甜和涩
一张皮裹卫着一架坚硬的骨骼

院墙下的劈柴。林中落叶。打火机。在鼎镬中,我把自己捣烂煮熟
埋在一棵树下。我和一棵树一同长大

      2016年1月9日。



◎裸树和哑鸟


望向窗外,看到远处树枝上一只鸟雀
它是灰色的。没有鸣啼

林中有衰草和落叶。冷风轻轻,没有一根树枝在摇曳
天很亮,一棵棵树干挺直。灰鸟雀振翅飞向天际

      2016年1月10日。



◎游街


杨柳河,城中一泓清流。一架老水车前年春天新造,在慢慢转动
杨柳树高高长长,细叶初黄
都江堰市的人民和一些游客,在幸福路上逛荡幸福
我想,我也应当幸福着……

古街,桐树,卖麦芽糖的女人背着旧时代的新背篼
雾霾青山,隐在仿古的旧城墙后
南桥疏阔,怀抱萨克斯管的白须男子杳如黄鹤。江水啊又冷又绿
河风凛冽,吹得人苍白寂寞……

      2016年1月13日。



◎横河边上


一棵树栽在横河边上。一棵树被砍伐。一棵树被人挖走了。
一棵树现在不在横河边上。

一个人在横河边上。一个人在横河边上望。
一个人在横河边上等着一个人。一个人从横河边上走回家。

我们在横河边上。
我们常常在横河边上。

横河流经我们的村庄。横河边上生着苦楝树桤木树枫杨树,
横河边上野生着喜树和刺楸树。

我们走在横河边上。横河边上野生着一丛丛芦苇。秋凉了,
一丛丛芦苇被野小子点亮。

横河边上的树上有野斑鸠。和麻雀。有叫不出名的灰羽鸟,
一只绿光鸟栖息在一根芦苇上。

小时候,我见到一只白鹭在水稻田上飞翔。

      2016年1月18日



◎秘密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不是人道听途说。
它不是谣言。
也非久远的传说。

我相信,这个秘密你一定有兴趣探究。
它不是一个人的隐秘生活。
陌生人的私隐,我们早已失去了持续窥视的欲望。
扛着别人的秘密生活,常令人有些不堪重负。

你若愿意,我愿和你一同分享,细解秘密的成因。
它不是一个人的秘密。
它其实是许多人的秘密。
一个家国的秘密,我们没有兴趣听闻。

我想说的秘密,其实不是秘密。
许多人没有秘密。你和我一样没有秘密。
你和我一样是简单的人。
哭生。哭死。生活于你我而言无非是吃喝拉撒睡。

我们不会带着秘密去死。
你死。我死。没有秘密。

      2016年1月19日。



◎蛰居辞


白玉兰在墓畔
尚未开放
老倌子窝在床上,憋着一泡热尿

春天,已开始了高声喊叫
阳光喧喧,载着一只只灰麻雀在田野飞翔

野女子游荡在山野荒径上
野女子在树下屙尿
野女子攀着一棵大树,站在树杈上
冷一张脸,和野斑鸠骂架

野女子在风中唱一只山野小调
野女子向青天撕开白胸膛

      2016年2月29日。



◎旧衣辞,兼寄陌上花


你不能把悲伤劈成一截截
塞进炉灶烧成灰
阳光,匹练一般插进寂静的院庭
你剪不下一片阳光压进胸腔

鸟有一声没一声地啼叫
脆嫩明亮
像春日的一朵白玉兰,在庭院的一角
绽放。在风中,一片片飘零

一件男式旧皮衣挂在窗外。很多天过去了
它仍旧是一件败旧的旧式黑皮衣
像旧日一样颓荡,衣领袖口,落满了旧日子的尘灰
金链条尚在,金属纽扣尚在,尚未破损下去

它在等候什么
它在守卫什么

      2016年3月19日。



◎复活术,兼寄霜白


河北有多远,有一只鸟远
从市中心赶回家,有25分钟的车程,这是在保定
去过那儿的人说:保定,近似于京都的气候
他怀念那儿的咸鸭蛋,油条,和一碗香气扑鼻的小米粥
他不晓得火烧。

我生在保定。我是一个蒙着黑面的老成人,在清晨,顶着一根根白发
到市中心摘下蒙面巾。我在院中
堆满劈柴,它们是一棵棵死梅树,死楠树,死银杏树
如果没有意外,人将在今日撬挖走7棵国槐
人将等着我回家。人将向我说一些花木经。人将付我一沓新版人民币

甘肃很近,一泡尿就尿到了。我想去甘肃省
吃土豆。吃羊肋巴在定西,一只无人驱赶的羊等在一条大街上
等着被人剥皮,等成一锅汤
但我哪儿也去不了,属于我的清晨和黄昏,相距25分钟的车程
我相信土地再生,生出青草,生出梅树,生出一棵棵香楠树和银杏树

我把柴灰撒回田地。我把劈柴烧成灰。我在院中架上了劈柴
——我钻木取火,烧荒烧落叶
我从身体取出火石火镰。或者火柴。或者打火机

      2016年3月21日。

注:一只无人驱赶的羊,取自江一苇的诗题。



◎白眼钉,兼寄雅克




死,就是取一根长钉子钉在木门板
我们咬着牙
死,就是背过身去生活

不够?请择一根钉子钉在骨骼
钉子吸血
钉子慢慢长大



辽阔夜空,垂挂着八千九百七十二只白眼
我只取一只,摁灭
余八千九百七十一只白眼,随夜风灰暗

我们是活过来的人
站在自家门口
一条公路,从眉心处穿越,连接两个深深的眼眶



我们依附在一根钉子上
我们活在钉子上
我们活在旧社会的黑暗中。我们等著明天的钉子。我们活

      2016年4月11日。



◎家事


今天晚上吃什么?红小豆炖猪肉,
我不说。米饭馊了——喂狗,
狗不会嫌弃。这不是什么事,我不必说。

今天做了什么活路?你没有问及,
我不用说。
我听着你的声音。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这让我感到吃惊。
你几乎从不这样,
你总是在电话中问东问西,

说南说北……就这样吧,
明天的话明天再说。我们需要休息。

      2016年4月13日。



◎旧幸福


亲。亲爱的。有没有一个人让我
在街上轻轻叫一声
昨天晚上下雨,今天下午阳光出来了
我当去街上走走

旧街。旧人。旧鞋
旧棉布衬衫有旧日阳光的味道
衣领披挂昨夜的雨水
哦雨水,我当在街上随便吃一点

牛肉面,或者豆汤饭
填塞饿扁的肚子

      2016年4月17日。



◎树隐计


悲伤,是遍田地的青草
悲伤是除草剂
早晨听到鸟儿在银杏树枝上鸣啼
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在傍晚又听到了虫鸣
像两只嫩蝉,在浅灰色的光线里歌吟
我坐在一棵银杏树的枝杈上
数落一只鬼
数落两只鬼
数落三只鬼

三只鬼捂着耳朵,长声哀泣
知了。知了。知了
市声隐晦,和骨骼碎裂的声响从三只鬼的长舌上滴落
一只鬼倒挂着一棵银杏树
两只鬼倒挂着两棵玉兰树
三只鬼倒挂着三棵桂子树

我准备和一棵银杏树一道绿下去
风、雨、阳光,及青草都是我的亲人

      2016年4月23日。



◎时间
       ——致lielacamera


昨天,你很累
你今天下午有很多时间
我们可以通电话。
我记住了你说的时间,
我没有忘记
给你打电话。

我没有给你打电话,
疼痛,和行动的艰难阻止我
去干什么事。
这不是借口,
外面的阳光很好。
我想去晒晒太阳。
夏天的阳光,
把人晒健康一点

晒热一点,我在屋子里感觉到了
些微的冷凉。
天在渐渐黑下去……我现在
该给你打电话吗?
电视机已经有了声响,
我不去看电视。
我只想一个人坐着,
构想我和你——
我们需要说的一些话。

      2016年5月9日。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我年轻时,收到五首布谷鸟主题同题诗
大家不要急,有感觉时写
等我们到了520岁时,出一期微刊

今天我满520岁,我准备再多活210天
一个人已经多活310天
一个人已经满523周岁……从始至终,他一直慌里慌张地活着

但是,他没有写布谷鸟主题同题诗
一个她,还没有满520岁
她说她要慢慢活。她说她要多写几首布谷鸟主题同题诗

      2016年5月11日。

诗题,源自陶潜《杂诗●一》首句。



附录:


杂诗(一)
       作者:(晋)陶潜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
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鸟窠,兼寄黍不语


风吹着石头,在我的园林滚荡
他们躲开了树木。石头和树木,他们是亲戚关系
树木不阻挡石头,石头不擦伤树皮

鸟儿是我林木的朋友。他们是捣蛋鬼
他们的肠胃中藏着草籽,和远处山野莫名树木的种籽
   
长风阵阵,呼啦呼啦,棚屋在林中和我摇摇晃晃
我的林木,一直站在一个地方
枝杈上的鸟窠,在枝杈上。永不脱落

      2016年6月5日。



◎洛丽塔的毕业日



妖道的微信头像,咋一看像是在摸乳
放大了,原是在摸一本庄子
妖道曰:藐姑射之神山,有神人居焉
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

洛丽塔对妖道说,等明天
洛丽塔说明天吃一天的饭。从大清早吃下去
从红樱桃吃到哈根达斯
从一块生煎牛排,吃处子的经血

洛丽塔说乱葬岗
洛丽塔说蛐蛐
洛丽塔说她是呱呱叫嚷的白乌鸦
洛丽塔站在傍晚的餐盘上,唱着一只艳曲

看得见风景的厨房,土豆在菜篮子生出白细的嫩芽
像阴郁。摸上去,又凉又滑
沧景空躺在床上,吹了一天的空调
那个胖女人跑啊跑啊跑啊……在新世纪广场

已经跑好几圈了,还没有把鲤鱼筝送到天上
噢噢洛丽塔。洛。丽塔。洛。丽。塔

      2016年6月25日。

备注:此诗源自还叫悟空的几首短制。



◎晚钟


1

太阳已经退走。屋顶上亮着一朵灰云
我退倒在,案桌的一片阴翳中

我褪下一件衣裳

2

退过田野。退过一棵树
退过荒丘

我从蝉声中退走

3

在阴天,听得到鸟儿的鸣啭
那么明亮

像一条河走在旷野上

      2016年6月28日。



◎噬心辞


蚂蚁很黑。很瞌睡。看到一只只蚂蚁
细细地啃噬一个人的身体,请不要唤醒那个人

我们等着明月升起。我们等着那个人睁开眼睛
我们等着他:直立于峰顶,魅影像幽昧的河流

引领我们
投奔大海

      2016年7月5日。



◎时光书


如果时间有光芒。如果窗外雨
像一朵朵鲜花落下

如果风吹过你后
吹着我。如果我和你一直牵着手

如果晨光照亮我的肩膀
傍晚的红霞,在你的峰岭燃烧

我和你。我们是时间
抛丢于人间世的最后一道光芒

      2016年7月16日。



◎雨天书


窗外下雨时,窗外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
窗外的天亮着时,我们已经在雨中行车
窗外的天黑下时,我们照旧在雨中行车

现在我和你坐着,在两把红色的木椅子上
我试着说一些话,你试着说一些话
窗外的雨一直下着,窗外的天一直黑着

      2016年7月16日。



◎赶返旧年景



请给我狂乱的理由,一大群光腚男女
张开双臂,从遍地的砖头瓦砾上掠过

我从决堤的泥浆河水中升起
在夜晚,呯呯啪啪敲打你的家门
你的脸子那么白嫩
被湿沓沓的棉被锁住身体

杨柳树水杉树,一棵棵在水中呼吸
他们是你的俊友,适合栽植在公路的两岸
——我听到有人在旧天空叫唤
——我觉到有人在旧早晨滴血

我已经老了。我将从自己的脑门顶上开始
试着撕下衰败的人皮
听从你的召唤,赶返旧年景

我们两个,挂在两棵树的枝桠上
或者,你追随着
我挂在旧家屋的中梁

      2016年7月21日。



◎塔蒂姆


横着的,是一根树枝  
树枝上挂着的,是一只猴子  
人们在崖边喊:
塔蒂姆!塔蒂姆!  

塔蒂姆是一只猴子吗?   
塔蒂姆没有应声  
挂着猴子的树枝,很弯  
很快就被折断了

      2016年8月3日。



◎腐木


我的胸腔,有压抑不住的忧伤
像河底淤泥
淤泥埋着细沙子

生活太潮湿了。把被子放在太阳底下晾晒啊
剪断白日的灯盏花。等傍晚时分
我听天上的滚雷声。听风声。听雨声

泥鳅在淤泥中潜行。
小时候,一根细草坚韧穿连着一尾尾死泥鳅
蝉鸣声声,枷锁着一家院门,和又一家院门

水泥路修筑在乡坝头
一条黑狗走
一条黄狗走

一截木头掉光了叶子,拖一把树根躺倒在垄沟底
树皮脱落。他在去年
躺倒在垄沟底,他在今年躺倒在垄沟底

      2016年8月8日。



◎Hello!树先生


你是向内的,向下的,流着
在光影中,你听过哑巴的大声叫喊
你听过铁,在石头中哭
但是有美女吗?合金美女是硬质的

或者是特种钢美女。充气娃娃也好
我们需要给世界准备两个美女
一个老一点,一个嫩一点
他们说,宝宝很受伤,宝宝很委屈

      2016年8月24日。



◎惘然录


谁活着,谁将引领着我去死?
谁曾经向我指认荒阔人间的万事万物,并予以正名?

在荫凉处,你不能说哭就哭——
阳光照耀着万里山河。在每一根被照亮了的草茎上

都有一个昏睡的魂灵。

      2016年8月27日。



◎早晨的悲伤


我有一个早晨的悲伤。悲伤在早晨像晨光一样明亮
我的电话铃音在悲伤中一声声喊叫
一个悲伤的灰影人在帮我接听电话
他不知道,怎么接听一个悲伤的电话,电话就断了

晨光中,灰影人是无解的。他是永恒的
很多时候,我不过是在回顾一张老苍黑脸上的温和。我是严肃的
是不会哭的。闭着眼,我是肃穆的
睁开眼,我是认真的。在悲伤中,他给我端出一大碗面条

一大碗番茄煎蛋面:番茄在碗中永远悲伤着,有些微的酸和甜
一枚鸡蛋永远是被摊薄的。油当然是柔和的
盐一直是庄重的。最后进碗的手擀面条是被分行的
在悲伤中,我开始抽一支烟。他的叶子烟呛出了我眼中的泪水

我望到了夏日窗外,早晨金灿灿的太阳光亮。这个时候
我渴望听到一群麻雀在草屋顶鸣叫
或者是一个孩子,在楼下的水泥地皮大声哭闹
如果一个人被收存在细瘦的悲哀中,他是不会去死的。我准备一直悲伤下去

一个小孩儿的悲哀从来都不是巨大的。我曾赤脚去了很多地方
沟边。田坎。老河湾。麻柳树上。旧时光在归家路上
我举着纸风车,准备去一个我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他一直阻挡着我的离开
在早晨半明半昧的梦境中,人们在街口举办一场丧葬仪式

白花惨淡,死者是看不见的。死者是听话的
我知道死者的眼睛无处不在
他望着我们生。他担忧着我们活。他不担心下落在夏末秋初的一场场雷暴雨
将他的一截腿骨冲荡在天光外。他知道,他是死的

      2016年8月31日。



◎仿写宋石头的无所诗


我在屋内,读宋石头
的《无所诗》。大雨在屋子外,哗啦哗啦地落着
我的车在雨中。

哦幸福的车。可怜的车
车身上不再有尘灰。车窗、前档玻璃敞亮
清爽。

宋石头说:一首无所诗,是一个死人写的
活着的人。写诗死去的人。一直在写着一首无所诗
我没有读过。

雨一直下着。老婆在摘菜时
淋湿了衣裤鞋袜。她说自己种的白菜很白,很青嫩
豇豆已经长老了。

茄子很紫。老婆在吃饭时反对
一只老虎咬死一只女人。老婆说老虎:一杆枪握在手中
打死老虎。

      2016年7月29日。



◎无所诗


一本书,不必从开篇一字读到最后一字。
一首诗倘若过长,用不着去读。
我不是在提倡写短诗。你如果只写一行,但请遵从
无数个你中
某一个你,内心的需要。

一本书放在茶几上。或者把一本书忘在书柜的最上一格,
像处子样一直新着。
但它的每一个字都烂了,放着吧。
一本书,有时是可以听的。如果你实在喜欢一本书,也不必去读,
放在耳边,听它的声音。

风的声音,需要用心感知。
河的声音?
在晚夏,蝉鸣声声太聒噪了在其盛大时,你听不到什么声音……
树的声音呢?你把手掌贴紧在银杏树干,
或者,你在树下坐着。

昨夜。在仰天窝广场。在两条河流的中间。在分隔堤上,
你的眼眶蓄满泪水。
手抱萨克斯管的白须老者吹奏《雨花石》,又吹奏一首《我爱你,塞北的雪》。
又又吹奏了什么,你已经听不到了。
天已很晚,用不着守在分隔堤上,听他的声音。

很好。白须老者还活着
很好。他们抢走了萨克斯管没有用处,退还给白须老者
很好。白须老者的身上没有伤痛
人影幢幢。灯火煌煌。白须老者抱着萨克斯管曲张身体在夜幕下吹奏,很好。
你活在都江堰市,很好。

      2016年8月1日



◎再生录


这人间有太多废纸。总是人,从我身处之地
着急忙慌般,走向天地交合的深处
我离开了。你们不要散啊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但我将忘记你们曾经生成的样子

人间荒阔如旧,困囿着一把把人间铁器,生着斑斓红锈
机械轰鸣着。你们已经是一棵棵大树,在人间挺立
我带着纸和笔,
一棵棵记录着,
你们轰然倾倒的样子。

      2016年9月4日。



◎苍茫断


生活很宽。很大。我们被滞留在生活中,
我们被活着。生活它是芬芳的吗?
生活的味道是人的味道么?
我们长成什么样子,我们的生活就是什么样子?

杨改兰去世了,她的四个儿女去世了。
李克英,他死去了。
打造石凳子的人,在早年间就去世了。
石凳子是凉的,很好,坐坐就热乎了。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稻花香里话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在甘肃。在康乐县。在景古镇乡阿姑山村老爷弯社,
土坯房立着,两头老牛活着。
一头小牛慢慢的,在学着磨牙,反刍人间。
他们说,李某英的摩托车停在阿姑山村的树林边上,两三天了。

      2016年9月10日。



◎最后的人,在最后活着


你是最后的人
别走上去
阵风暴雨
摧折了很多绿化苗木

他们在前面等着羞辱你
沉默着,你在最后站着
掌声雷动,如车轮滚滚
鲜花淹没了一张张老皮老脸

回到黑暗中去
你与黑暗共振
催生一棵黑树,挂在黑树的枝杈上
风推着你摇荡

      2016年9月17日。



◎杀死一只长脚蚊


在长脚蚊肆虐的乡村,痒是家常便饭
长脚蚊飞翔。在乡村算不上飞翔
是空气进入耳中,抓心挠肺
站在树下的人,望天上的一大块黑云
他望东边天,叫嚷:太阳升起了
他望西边天,叫嚷:太阳落下了

长脚蚊栖落在树叶子上草叶子上,又在光芒中飞翔
夜幕罩着水流,罩着泥土
在秋天,他等着堆柴草的屋梁垮塌
在秋天,他在河边上
在秋天,树叶子开始落了
一个弓腰驼背的老人推着三根木头走进院门

拿一张旧屋瓦。他拄着一根竹棍。片瓦盖顶在脑壳上
压减阳气。站在路边上眺望走在路上的阴世人
摒除呼吸。他就是一块石头。他就是长在路边上的一棵大树
活在阴世的人倚立在树干上抽烟
活在阴世的人倨坐在石头上歇足
夜空浩渺。一粒星子闪耀。一粒星子闪耀

      2016年9月24日。



◎陀螺鞭子抽在疮疤上


我一直守着有树、有房子、有庄稼的村落
——风将带着我去向辽远的家乡
我想去辽阔处,听觉着那些,不认识的人的呼吸
我想闻一闻,守在辽阔处神的体臭
带着你脸上的温和。带上你的忧急。一个人走在辽远的天际处
我想我听得到你说的每一句话

你掂量着的每一件事
你的劝诫
你的心痛
你的小心翼翼

我收存在记忆中。风将带着我去向辽远的家乡
我将忘记你的好,你的善
在家乡的一声声狗吠中做一个陌生人。陌生人很好
有忧郁,有幸福,也有星空下的孤独
走累了,我会向陌生的族人讨一碗水喝。在家乡的街沿上坐坐
一个人身在迢遥的家乡,风就吹不动我了

我想请你,一点一点忘记我,就像忘记你左手背上的刀伤
我将像你一样,忘记屋后的竹林
已经被姓赵的人砍伐。我将和你,忘记土坯墙上一个个小小的土蜂洞巢
我们忘记了竹笆门的败破。陀螺鞭子抽在疮疤上

      2016年9月27日。



◎少年和两个红苹果


十八岁时,我还是一个羞涩的少年
只有个子还没有长心
秋天,我去国家存储粮食的一个单位里上班

多好啊,每个月我有近50元的工资
这是213国道线上的一个小镇,你们就住在镇子里
我,和你们住在同一个小镇

你们在镇中心住着,我在镇尾住着
走出粮站的大门,就是大片的农田,和一处处农村的院子
我一个人,常常散步在稻浪滚滚的田野

某日,你们结伴来到仓库里,白衬衣和方格裙
一个端着一盆清水
一个擦拭桌子上的尘灰

十八岁,我还穿着一条白色的田径短裤,坐在床沿上
天说黑就黑下去了
两个红苹果一样大小,放在书桌的玻板上

      2016年12月9日。



◎祝祷词

           ——兼寄山水


12月24日夜,是平安夜,
明天圣诞,是你的生日,你是圣之子吗?
愿在天之父佑护你,
佑护你的亲人、朋友、兄弟,一生平安喜乐。

今夜有祷告有烛光,在漫天的祷祝中
有召唤。你坐下吧,
别玩手机别刷微信,
请你双手合十,请你为自己暗暗祷祝。

明天白雪飘飘,明天的集市、街巷、村庄将生活着一群干净的人,
一条大道宽广,通向神的家乡。
神说:世上要有光。那圣洁之光将披在你肩上,
祝福你兄弟!祝福明天的国家……

      2016年12月24日。





.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回復 5# 幽谷幽兰

感谢,期待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