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多少年以后,我会怀念(组诗)(二十一组定稿诗)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09:33 編輯

多少年以后,我会怀念(组诗)(二十一组定稿诗)
文/黑龙江  苦海
《多少年以后,我会怀念》
多少年以后我会想起我骑着自行车
来山上的亭子里做广播体操
去大江里游泳
人世间纷纷扰扰我总是放不下
心胸开阔,也气量狭小。
多少年以后,风一样,雨一样
我会不一样了
云一样,花一样
世界上的诗歌已经不一样了
还有人在读我的诗歌回忆我的生活吗?
多少年以后,我还会想起
这,遥望着冰山般的云朵
却在想像着多少年以后
我会怎么样回忆生活的,一天吗?
多少年以后,我还会记得
就在大街的前面离我不远
有一个屁股像气球的女人
轻松自在也正骑着她的自行车遛弯吗?
现在还好。我是跟着故乡夏季的云
成长变老,我和我的红颜知己情深意长。
我买了一朵洁白的冰淇淋想送给她吃。
她不在身旁,只好任这朵云在雷声中融化。
多少年以后,我会怀念那个夏天。
蓝天上的乌云,就像乌有之乡。
我的故乡,只有一朵银色的云,很高,很亮。
就像原子弹、氢弹爆炸以后的一朵蘑菇云。
《白云上我握一个锄头在种地》
我开始了雨后爬山
雨后爬山在半山腰
我看见白云上我握一个锄头在种地
我继续爬到了山顶
又看见刚才一团雪山般的白云
但已看不见我在那里挥锄头种地
夕阳照着那片云彩
我已经从那里回家了
我发现我自己是个很懒的家伙
夕阳照耀白云的田野,早早收工了
我发现我又是一个很古怪的家伙
因为在大地上没地
就在白云上开了一小块地
因为发现那一堆堆
冰山般摞起来的白云上
好像有一个鲜花盛开的、美丽的
萧条的、宁静的、喧闹的小村庄
每当我独自在山上做广播体操时
就能看见另一个我在一朵白云上
卖力气地锄地
八月的大地等到秋天还要很久呢
我的白云田野今天已经是金秋灿烂了
太阳总是给白云先带去秋天的田野印象
云上的田野:稻花香里说丰年
田野边的山: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采花大盗》
夕阳高挂苍穹
月亮无影无踪。
把家乡的小山当做仙山去爬
我是一个可恨的采花大盗吗?
把富贵浮云都忘却
把五色缤纷都采撷
把青鞋布袜都踏破
把手脚磨出了茧子。
吟诵唐人张九龄的《感遇》: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追忆白蛇传故事
盗得仙草救许仙。
回到今夜我华灯初上的小城
手执仙境中最香的一捧野花
不为放在家里做装饰和摆设
只为携带去约会尘世间的美人。
《春天我去岭西村》
去岭西村的大道旁蒲公英花正在开放
像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和他的夫人来访。
在这纪律不严明的春天里
是我纠集一片蒲公英花沿途放荡。
我想做一个画家走在去岭西村的大道上
我会迫不及待打开这美不胜收的画架。
我最不学无术的事情就是来花中考察。
看大地上稻田青青却帮不上任何忙。
通往岭西村的大道旁蒲公英花正在开放。
像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和他的夫人访问北京。
黑土地这个大美女身上有清香的草地、山岗、河流呵
弯弯的两道车辙把白桦林的蝴蝶结从我身前甩到身后。
《故乡的早春像什么》
世界上所有的水彩都无法比喻我故乡的早春。
小镇的风景很像中世纪或十八世纪的英国。
阳光在白桦林中扬帆出海到了威尼斯。
熏风从世界文学的远方幽灵般吹拂麦田里的守望者。
听,瑞士达沃斯小镇的小学生春游团在歌唱!
呵,我的一群儿子。呵,我的一群女儿。
早春,这些欢蹦乱跳的小公鸡、小母鸡们。
你们,多吃点素食吧,好长肉,好下蛋!
我看见一个少女带领着和她早恋的一个少年
天使般骑乘着白云的天鹅滑下小山坡。
这就回答了关于故乡的早春像什么的问题
多像一个浪漫的少女一扭一扭的小屁股呵。
《与一朵花对视》
与一朵花如何对视
我说的是在冬天,不是在夏天。
但冬天,我与一朵花对视
公然地发生了一种与花的对视。
想一想要对视的花儿在冬天在哪里。
与太阳对视时尝试着像花儿一样吗?
太阳,我们真的在对视和微笑
虽然天气不是开花的季节。
当太阳像花儿照耀厚厚的雪原。
在这花儿的预兆和模仿里。
我倾前身体与一朵恒星之花对视。
思想和笔,无从着落。
冬日夕阳把我与夏花的深情对视还给了我。
冬日夕阳把我对夏花的吻也吻在我的脸庞。
冬日夕阳,我向你传达对一朵花的对视。
时光已经把我变成了呵护一粒花种的土壤。
《原野上只有一个农民》
在乡下的稻田里,我瞥见一个人
拎着铁锹,在田埂上放水
我对自己说,我也对大地说:
这是一个没有忘本的农民!
散漫地行走了很久,才在大地上
瞥见一个单枪匹马的农民
只有这一个喘气的人影
可以让我去和他打打招呼。
而十年前我还看见一个村子里的男男女女
来到尘土四起的大豆地,玉米地里除草
金草帽,红头巾,对伍整齐,动作划一
可以追溯到延安大生产运动的三五九旅。
今天我只瞥见一个农民坚守着革命传统
而县城广场上跳舞的猪啊羊啊成群结队的
走在原野上,真想和这个农民好好聊会儿天
好想和这个农民聊会儿天呵,独自走在原野上。
《雨中旅行》
撑一把伞走在小雨飘飏的林中
落叶松的针叶经雨变成红地毯。
冒雨走在山水之间
把思绪概括到一把伞上
我是个雨中的旅行家
有时候我的思想很激进
撑伞穿过森林直抵大江
却坚信我是看到了大海
誓写自己的游记
深信徐霞客的游记并不美
怀疑大文豪的文笔也有瑕疵
柳宗元的《小石潭记》给人清冷的感觉。
《诗狗和诗人》
今天是一个美好而温暖的春天
我骑自行车跑到乡下写诗
在村外的公路上遇见一个
也想当诗人的调皮的小狗。
小狗一定也是个诗人
它从那个村庄跑出来
自己一个狗在公路上玩。
我觉得它一定是个诗人
是狗族中的诗人
它独自,独立
不与其他狗同流合污。
而它一定也在想:
我一定是个人类中的诗人
离开人群,就像它离开狗群。
小狗到底是不是一个诗人
它像个诗人,但它是个诗狗
这个小狗瞪着一双黑眼睛
好像在教训我:诗人算个啥呀。
《山的阳坡》
今天,在山的阳坡
蜻蜓,花开,蝶飞
我无拘无束等你来
我有这么多寂寞度过。
阳光照耀着柞树情
多么像你挎着我的胳膊
像亲吻一个人还行
不能像挎着胳膊。
我在山的阳坡上静坐
看白云是你过去的美
借一朵白云传达情意
忙得蝴蝶们飞了半天。
我真的非常热爱山的阳坡
光线充足,蝴蝶多
但只有两只鸟儿在谈恋爱
虽然,你是那么的爱我。
《左胸口的火》
曾经我们在三楼
同一个办公室上班
你坐在我右边的办公桌
却点燃我左胸口的火。
楼下花坛开满美人蕉花
我想采下一朵送给你
红似我左胸口的火。
你是我左胸口的火
你坐在我的右边
我左胸口的火燃烧着
映红你美丽的脸庞。
你就是我左胸口的火。
这么多年无声无息
守着我心中的跳跃。
让我节约用火。
《攀登大顶子山的悬崖》
悬崖是天空给我们出的一道智力题
悬崖是大地给祖国的经济提档升级
半山悬崖下,蓝色的空气渐渐滑下去
衣袂旁,一片薄雾如谁的羞涩四散升起
露出什么,俯瞰一个小市镇一个小村庄
脱掉了一片阳光正在灿烂普照的油菜花。
那是已经逝去的回肠荡气的欢跃
那是已经瓦解的孤帆远影的碧血
我的手机忽然死机,微信也没有信号
没有谁能根据GPS判断我现在揪住的鸟翅
一棵古松下有一盘没有下完的逃命的棋
借一些松油子如果摔断一只腿做我黑玉断续膏。
乌苏里江水川流不息,完达山脉健步如飞
一意孤行,今天要攀上悬崖给金星带去眼睛
今夜,和划破手指的一道道荆棘发生一夜情
请原野向我开花,请草原向我奔马
一群群蚂蚁已被我踩在脚下
周末,猪血凝固,黄昏的食堂里,我啃悬崖的排骨。
《杜甫说,黄四娘家花满蹊》
我不喜欢我生活的这个喧嚣的市镇
这里的人简直没有一点正事可干
黄昏,统一的锣鼓唢呐音响喇叭
能把这个小市镇掀一个底朝天。
我喜欢黄昏中邻县的一个市镇
那里的人有各种各样的闲事可干
开办了一些芬芳的服装店和花店
我喜欢去赏花,买花;乔装打扮。
一辆长途客车可以把我带到那里
穿过绵亘的群山和鎏金的稻田
我多像经过了颠沛流离瘟疫战乱
像一个被逼疯的凶神恶煞般的魔鬼。
怀念另一个市镇人人有闲事可做
讨厌我生活的市镇人人无正事可干
只是又不能同时活在两个市镇
我是一个躲在地狱和天堂的半人半鬼。
我爱金光万道的夕阳不厚此薄彼。
我爱杜甫也写过一句:黄四娘家花满蹊。
忧国忧民的诗人不仅写过《三吏》《三别》
不仅留下一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冬天,我仰望着那深深的蓝空》
冬天,感觉到我仰望蓝空的时候
眼睛,越深藏若虚,天空就越蓝
感谢这个工整而蓝色的星球的屋顶
赋予了我一份春天的慢来的时间
让我向着我的红颜知己的墓地靠拢过去。
越望天空越蓝;越是艰难越向前
越是没钱越是装,越有内涵越低调
越单纯越幸福,朋友越老是越好
物价越来越高,越深吻她越伤心
让我怎么包容这样一个蓝色星球的经纬度。
任凭天空挑断我的视线,剜出钻心的刺痛
对苍穹一瞥,低矮的尘世就患上更年期综合症
更快,更准,更省;用户满意度更高
到了更深夜静;惘然若失的是更长梦短
仰望上苍,蓝田生玉;今夜更璀璨夺目。
致敬,这个蔚蓝色的红颜;枝叶扶疏
传情,以空灵的性格爱我;烟波浩渺
祭祀,那雪花飘飘的火焰;倩女离魂
我不是色盲,不是有病;魂飞天外
我不是郭靖,不会降龙十八掌;魂牵梦萦。
《座右铭》
我不慷慨激昂
我不横眉冷对
我当一个聋哑人。
我不去管理一个乱哄哄的乐队
我不去管理十字路口的交通灯
我不去招惹一条恶狗
不指导和参加一场讨论
不分析谁是天使谁是鬼怪。
我对一切丑行闭目养神。
我不去阻止流氓对少女的骚扰
让她自己去对付
让她享受他的无赖行径。
我不去教诲失足者
我不去改造罪犯和败类
我不去关心干儿子
我只关心自己的亲儿子。
我什么也不管
我什么也不做
端坐佛堂我懒洋洋读经。
我给情人发一下午励志的短信。
我不会骂人
更别指望我动手打人
我不会管理不服从管理的人
我不会去表达我的爱展示我的口才
其实,我有时也想:
我应该有啥说啥
做一个真实的人。
《深冬,年关讨薪的人》
深冬,临近年关。
我楼下的窗外瑞雪飘飘。
几个农民工站成一排
扯着一条白布横幅。
来到县府门前斗志昂扬。
我睡午觉醒来
从楼上又看见他们。
还在那里手扯横幅
白布黑字。
一行狗爬的墨汁:
“还给我们农民工血汗钱
我们要回家过年。”
没有别的风景可看。
我又钻回被窝睡觉。
半个小时再次醒来
看见楼下他们还在讨工钱。
只是多了一辆警车
路过的行人停步看热闹。
我第三次复又醒来。
再次关注他们。
手捏数码不敢偷拍。
那几个人已经冻得原地小跑起来。
我坐到电脑桌旁给他们写诗。
当我写完,往窗外再看。
他们已无踪影。
不知是上面给了他们答复
还是他们冻得做了鸟兽散。
《闻莫言去马尔克斯故乡》
闻莫言去马尔克斯故乡了
我的诗歌也应该获得诺奖啊
我可以把我的故乡
写的和马尔克斯的故乡
一样优美,眷恋,气息十足
但我的政府不给我奖项啊
闻莫言去马尔克斯故乡了
为什么我不能去呢?
为什么我去不了马尔克斯的故乡看看?
我很早就买过一本《马尔克斯散文集》。
假如我写出比《百年孤独》好的故事
一定连鲁迅文学奖的边都摸不上
各省各市的作协主席都得摸完才行呢
我也很想去马尔克斯的家乡去看看呵
就像沿着伏尔加河流浪
我认为马尔克斯是高尔基的后代
而莫言却说自己是马尔克斯的后代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
代表俄罗斯的是《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代表哥伦比亚的是《百年孤独》
代表中国的是?
来生,如果我重新降生为一个身体健康的青年
我一定一边讨饭一边去马尔克斯的故乡看看!
《回楚国的屈原》
我位冠群臣,逢衣浅带
舟行两岸,望楚楚青山
我不阿谀奉承,亦不夺人所爱
为百姓仗义执言,为社稷力排众议。
我是战国七雄之楚国三闾大夫
负手而立血火江山风雨飘摇里
夙夜忧叹,被发拊膺
今天乘一枚粽叶回我楚国中。
粽叶多么像绿色的玉带
又像我锋利的佩剑剑身
今天我白发苍苍于汨罗江观看
纪念我可歌可泣事迹的龙舟赛。
只有在因我而出名的汨罗江
钟鼓之声才不受时空的影响
敲出一朵朵战云穿越了千秋万代
像我当年创作枪林弹雨的《国殇》。
人世间只有这一条江,一斛酒
在黑夜里也能像白昼一样明亮
中国梦只有这一条龙,一阙词
把腐朽没落呐喊成了生机勃勃。
端午的汨罗江很酷,它自身就是一条龙舟
端午的我也很帅吧,诗人固有其名士风流
我来指挥龙舟号子,与天下霸业群雄逐鹿
从先秦翩翩起舞,一直就和对手争渡争渡。
我是为了真理而勇于献身的屈原
我是为了正义而视死如归的屈原
行舟于黑夜但却亮如白昼的水上
我要回到先秦我的楚国我的墓旁。
去看看如果许多人为我凭吊,我就没有白死
去看看我未竟的事业是否完成,我如释重负
去看看祖国是否已经民殷国富,我兴致勃勃
去看看我的王朝是否还有腐败是否还有贿赂。
《这城郊的秋色和大风车》
又见风力发电机!在山上,在城郊的山上。
长途客车抵近了城市,写诗!你一定要写诗。
又见风力发电机的桨叶,在城郊的山上飞转。
譬如,用“飞转”好,还是“盘旋”好?你在考虑。
应该由远及近地描写大风车的细部:
最后才写到颜色:洁白?洁白的羽毛寄深情?
能不能说像一只小鸟盘旋?
仿佛我扇着细长的翅膀在公路上疾驰。
一排桨叶,还记得我唱过的歌吗?
我为风力发电机唱过一首骊歌
那一次是别离,我纵情歌唱
今天是进入城市,期待重逢。
感觉美好的时光已经斗转星移
更美好的时光也早已白驹过隙
风力发电机的桨叶,硕大无比,洁白如云。
城郊的乡野上,稻田收割,颗粒归仓。
小时候毛主席说过,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秋高气爽。太阳高唱《红河谷》和《友谊地久天长》。
这两首都是外国歌曲,中国歌曲抒发不了我的心情。
其实,谁都知道它们是外国的抒情歌曲。
这些明明都是事实,可我就爱画蛇添足。
我的诗歌语言,重复,啰嗦,就像孩子的思维。
其实,这就是脱了裤子放屁,费二遍事儿。
因为,我们可以,一切尽在不言中。
从这一点看,我就是个固执的人。
脑子里少根弦,或者叫缺心眼。
毕竟,洁白桨叶的夏日已经消逝,一去不复返。
长途客车正坠入秋日金黄稻浪的大地西的秋阳。
我应该把“一去不复返”从上一句的末尾删去。
在手机IE浏览器里可以查询:“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不要让别人误认:热爱家乡就是我这首诗的主题。
这城郊的秋色和大风车,美得一谈起爱情就好像不靠谱似的。
《大客绕行一条田野路》
只因,前方,公路主干道,修路,封路
我坐的大客,拐进一条乡村路
车身摇晃,尘土飞扬,真美,美个屁呀!
这路,美丽的姑娘,穿个裙子,都能弄脏。
但是,外星球上的风景呵,这时候凸显:
大客,关山度若飞,如花木兰胯下战马
几朵乌云,嘘着流氓的口哨,悄悄遁走
几排老屋,瓦脊上摇曳着小破花和青草
鲁迅写道:“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
他是写他的故乡鲁镇冷落萧条,而我写的是青草
这并不说明我比鲁迅积极,乐观,向上
只是证明,我的故乡,比鲁迅的故乡好
多么好!大院里,几台老旧的农机具,下岗多年
垄田上,盛开着黄色花的一定是萝卜和雪里蕻
别具一格的土豆织出的花朵是藕荷色的婚纱
为丰满的向日葵裹好旗袍,挽手玉米去完成秋天的婚礼
多么好!碧绿的面瓜秧子,往哪里支架,就往哪儿爬
总之是往上爬。还有牵牛花,黄瓜,豆角,也是爬的
我小时候和母亲一起绑过豆角架子。母亲就是我的恩师
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跟着母亲学做菜:炖豆角
多么好!当今世界上真得还有这外星球般的地方
大地上真得还有这么隐秘而古老的小村庄
我爱这样形容“小”:就像屁股大点的地方
但文明的用词,书面语,应该说:巴掌大点的地方
多么好!粮秣和睦,金风送爽,光照充足,而大小是次要的
艾米莉写道:“英格兰北部,有一座几乎与世隔绝的呼啸山庄。”
此刻,我途经的小村庄就是一个微风呼啸的山庄!
只是微风不叫“呼啸”,叫“吹拂”;怎么样联想才能天衣无缝?
不!多么不好!因为,我罗列描摹的蔬菜庄稼现在都不是我家的
惟愿世界给我留条这样的乡间土路吧,不要再让水泥路四处扩张
我爱那遮蔽在灰尘里的穿裙子的姑娘,喜欢车行驶在颠簸的路上
我多想做回一个农村的小孩,晒得又瘦又黑,像一个活猴子一样。
苦海简介:
            
苦海:原名周平,男,65年生,汉族,教师,网络当红诗人,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作协会员。诗歌发表在《中国诗歌》《中国新闻周刊》《诗歌周刊》《诗选刊》《诗林》《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草原》《北大荒文学》《诗探索》《太阳诗报》《淮风诗刊》《岷江文艺》《巴南文艺》《映山红》《核桃园》《泸水》《鹤乡》《零度》《鳯凰》《抵达》《芙蓉锦江》《大风诗歌》《天中诗刊》等一百余种诗官(民)刊上。曾经在《草原》《无界诗歌》《高港杯全国象棋青年大师征文赛》《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中国网络诗歌》《微诗联盟月赛同题诗赛》《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等诗歌赛事中获奖。
苦海通联:155700    黑龙江省饶河县高级中学  苦海(周平)
手机号(微信号):13351041985
QQ:1585014891

[img] [url]www.138291.com [/img]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ほ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ほ提现即时到账SO.CC [/url]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有几首充满了反讽的力量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有几首充满了反讽的力量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语言清晰好懂。建议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