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馒头店的故事(组诗)(十九组定稿诗)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09:33 編輯

馒头店的故事(组诗)(十九组定稿诗)
文/黑龙江  苦海
《馒头店的故事》
一次买馒头
我的手
不慎一下刮蹭到了
卖馒头的青春女子的乳房。
还来馒头店
买她的馒头时
会想起曾经
她不慎让我刮蹭了一下
她柔软的乳房。
仅此而已
不能和她
有更亲密的关系。
走出馒头店时
仰望春天的
那个圆圆的
头顶上的太阳
真亮啊……
《我看见的一切都是我的朋友》
我看见的一切都是我的朋友。
路上的一只蜗牛
不足道哉,却是我的朋友。
一只无声的大鸟籍籍无名。
也是我的朋友
自从是我的朋友
它就在灿烂的阳光中飞翔。
一曲歌声就是田野上的闪电。
一朵携着雨水的云也是我的朋友。
一个老式的电线杆
一排新的高压线
一片热浪洋溢的稻田
也是我的朋友。
男的插秧;女的已不是如花美眷。
就连那个正蹲在外贸公司院内
草坪上采撷鲜花的
总经理的女秘书
今天,也是我的朋友。
今天,我看见的一切都是我的朋友。
《我和白云骑着自行车》
我骑自行车来到大地上
忽然看见每一朵夏天的白云
也都骑着自行车。
都是那么怡然自得。
天空是一面镜子。
映照出来的不仅是我,还有白云呢。
我们都骑着自行车。
似乎白云比我更忘乎所以。
比我更幸福。
比我更浪漫而多情。
那么干脆就让我们比一比吧!
看谁能把自己的自行车骑得更远。
《逃离车辆的追杀》
苦海,你!
快点从公路上逃跑吧
那些汽车像杀人一样
疯狂追杀我。
快逃进乡间公路的林荫中
和尚存的一朵花儿说说话。
我就像逃犯一样
逃离公路上疯狂的汽车追杀
逃进了树林中
在林中闲庭信步。
一抬头仰望去看天空
一只大鸟
就恰好正缓缓飞过蔚蓝中
故意让我看到它从容、矫健的姿影。
《闲置的大田》
我要马上记录这件事
2015年5月24日
不知祖国的南方怎么样了
东北的田野却还没下犁
可能,是今年的天气
泪水汩汩得太多了
可能是今年的雨劲爆
一个劲儿纸醉金迷
五月的东北乡村
今天,我来到空旷的田野
看见了大田闲置
鸟儿像在秋后害虫都没吃的。
田边树林都绿了
可田野像原子弹爆炸后的公伤
蚊子都没有一只是励志的
腐烂的淤泥都在喊我的名字。
《乡间的新工厂》
一条高速公路通向村庄
一只大鸟肩上扛着黑烟
云朵收起洁白,懒,散
天空已经不是我童年的钢笔水染蓝。
大路前方的新花园式建筑
是一个强占耕地的新工厂
夕阳正照耀着我的美丽中国
呵呵!写诗莫谈国事,只抒发感情。
《一个诗人是在有意义地回家》
夕阳西下,炊烟袅袅
只有一个诗人是在有意义地回家
一辆辆轿子,夕光中,向县城疾驰,而去
我骑着自行车,也向着县城返回
一只大鸟平着在天上飞过
红色的,几棵山杨树,瘦,高,风吹
道边,田野,水稻,还没插秧
一面面空镜子看清它们自己
夕阳像一个金樽举起
庆祝一个乡村诗人漫游写诗归来
望着天边夕阳,心想:
还有一首诗,没有写。
刚才,路过一个风景秀丽,小桥流水的烈士陵园
他们为什么不能对活着的英雄好一些?
《请您旅行时带着我的诗集》
我一生更多地书写大地乡村的诗歌
而努力不去写那些虚无缥缈的诗句
旅行者,请您用心读我的诗集吧
我的诗是最好的,这是最好的读法
我的诗不用您觉得是朗朗上口的
我的诗也不用您一定要记在心里
我的诗歌不求大胸怀,我不拔高
我要的是自然而然,不吹毛求疵
当您在祖国大地上开始您的旅行时
除了带手机,请您要带着我的诗集
至少可以希望我儿子带着我的诗集
在此,诗人苦海祝您旅途平安顺利
您旅行时,我希望您会情不自禁地
走到哪里就吟诵起诗人苦海的诗句
就像到了奔腾不息或波澜不惊的大江边
您就会读:大江东去,浪淘尽……
《入夏》
入夏,我以半个身体伴随着小路
喝着酒吃着鱼香肉丝剩下炝土豆丝
和我欢爱的人吸了小路的花魂
我始于艺术终于粗俗一瓶啤酒就上头。
入夏,红唇扎根于我低落的情绪
红唇女子写完了我的爱情的春水
创造花儿比少年开得更美好的奇迹
遥远的平原清瘦苦菜花拥有入夏的新欢
入夏,只有一台打印机还在天空上徘徊。
最美好而孤独的是恋人最孤独而美好的是我。
由于爱情的失去诗歌显得无意义。
我也不想和山谷里的大夏天恋战。
《狐狸精》
女人!我忽然瞥见前方宽广的道路上
出现一个等待我的狐狸精的丽影。
劫色?劫钱?我要色没色,要钱没钱。
我带钱了吗?我是帅哥吗?我不是。
狐狸精,写诗的人只在诗里写爱情。
其实不懂也不涉及生活中的感情。
一定要做好和狐狸精战斗的准备。
虽然俺没有来到叙利亚和伊拉克。
狐狸精盛开在青青的田野里。
狐狸精娉婷在高高的山岗上。
狐狸精背朝我,尽量不让我紧张。
细腿的牛仔裤,瞪着无辜大眼睛。
狐狸精,你能打入敌人的心脏。
但不能收买一份有价值的情报。
俺一边写诗一边做好战斗的准备。
俺一边行走,一边唱,吹着口哨。.
《春天,我依然如霜似雪》
春天来了
你被冬天监禁。
罪恶的冬的皮鞭
还抽响在耳畔。
春天快要来了
但你杳无音信。
好像春天快要来了
但我无法祝福你。
我不敢
戴着枷锁去营救你。
我不想赞美树上的云彩
只想做你的荆轲。
我不想画春天可能盛开的花
只能写写与你有关的诗。
亲爱的,春天来了
但我依然如霜似雪独自度过。
《大地,一个蓝色瓷碗》
旅途中,休息时
蓦地就发现我竟然
蹲坐在大地的中央
这是一个蓝色瓷碗的底部。
旅途中,休息时
我睡在了天空蓝色的瓷碗中央。
不与农民们争食。不与民工们抢铺。
不与鱼儿们争饵。不与豪车同流合污。
大地,这瓷碗的边缘。
这圆滑,圆润的盆地。
原来我就坐在这个瓷碗中间。
只有老天爷可以洗碗,我无权洗碗。
打死我也不洗碗;虽然我在家里洗碗。
这张大碗里面的稻米,可以吃上一万年。
蘸着阳光。蘸着乳汁。
但是,不劳而获者,不能饱餐。
幸福的人们,其实,我不与你们比吃比穿。
我只在阳光下和你们比谁写的情书更肉麻。
我更不愁吃穿,人生并不是一个化缘的碗。
我只是要在碗底的空旷田野上,磨亮嗓音。
《祝你祝我》
亲爱的,祝你一生平安
想起我们的如烟往事
想起如许的年华
祝我自己一生平安。
亲爱的,祝你身体健康
想起风吹雨打
想你的凄迷,你的热泪
祝我身体健康。
亲爱的,祝你青春常在
想起你的俏丽,憔悴
想起你的情天恨海
祝我青春常在。
亲爱的,祝你工作顺利
想起你敬业勤劳
想起你要强上进
祝我自己终成一代杰出的诗人。
《我一味地要等待下去》
我会等待大地是为我花开的:
不会用雨水浇落
不会像牧师去祈祷
不会像冬天一样忘怀。
我会尽力去等待天地上的
彩云为我而花开:
不会转动落叶一样飘摇
不会往一只鸟儿的方向扯动地平线
不会像太阳一样写下遗嘱
不会像冻僵的乌鸦一样如鸡飞过。
我会等待着大地的歌声花开
等待飞鸟的翡翠,等待早晨的
芦苇向着东方画出太阳的半圆
等待野百合载着马车的轱辘
等待车轱辘沾满麦杆的清澈。
我一味地要等待下去
不去培植,种下,照管。
我等待花开而不是催促花开
我又不是生孩子我催促做事又有何用。
我不去种植,等待秋天,坐享其成
我不去相爱,等待天上掉各种味道的馅饼
我不去种田,等待大地金黄金不换
我感觉自己神经不正常,天天就想好事。
《天上像是要到来夏日的暴风雨》
早春,天空上像是要到来了夏日的暴风雨
柳色般狭长柔荑花序般壮观
云层中密布世界上的鎏金光芒
此时,我看见自己在辽远高举着一匹马。
树梢上,众口一词的雨意很有杀伤力
乌云的扭打很像夏天暴风雨前的景象。
可是这早春还远距离地拖着我的后腿
夏天的暴风雨还是遥不可及的美女的小饰物。
夏天的暴风雨到来之前乌云总是金灿灿的。
今天我发现这个真理
一方面显示我仍在春天
另一方面是我曾经历经过许多春天。
天空将上演美不胜收的浪漫的暴风雨。
春天,我陨石一般遇见了暴风雨前的天空。
是我杜撰了天空上交相辉映的暴风雨。
我在山上望着天空回归原样直到又不像为止。
《我诗集的插图》
一条高大的松树下的小路
像我未来的诗集里的插图
应该用于我诗集中做一幅插图。
它将使我的书有了彩有光泽
我的诗集如果有了这个插图
将会增添鸟,山,水,蓝天白云
不知道是更吸引人还是更直白浅露。
我今天看见野外的一处风景
适合做我未来的诗集的插图
几棵挂着阳光的射线的孤松
以及松下一条窄窄的林中小径。
我应该给它写最美的诗歌去发出邀请。
来加入苦海的中国好声音原创大碟吧。
但我的诗集一直没有出版社给我出版
那你们就别着急,耐心地等待老天开恩吧。
《我愿和山花跳入大地的江河》
天空已经换好了金色的裙子
我多想和山顶上的一朵山花
一起跳入大地的江河去游泳
今天的瓢泼大雨骤停之后
我忽发其想,异想天开。
那么,我们会粉身碎骨吗
生活懂得我的暗喻是什么吗
我对山巅上的脚下的一簇野花说:
让我们一起跳入大地的江河里游泳好吗
一场大雨透骨地从天而落
不就是为了灌满大地上一个个水池吗
不就是为了让我和我最爱的山上的野花
高台竞技,跃入江河湖泊,嬉戏游水吗
大雨灌满了我写诗的乌苏里江绿色的河谷
大雨装满了大地沃野千里的水稻的游泳池
亲爱的,五月的天空换好了金色的裙子
亲爱的,我记得你也有个花泳衣,好多年没穿了。
《不做诗人》
对不起大地,今天
如果我没有诗
我没有灵感
我写不出诗
请不要为我感念
请不要为我焦虑。
尽管阳光像一杯鲜橙汁
我对不起家乡的大地
我没有灵感
此时此刻
我头脑混沌
写不出烘托田野的诗
如果我一直呆若木鸡
让诗歌失望地离我而去
那我就做一个平庸的人吧
不做诗人
乐享晚年。
《我喜欢看到这样的故乡风景》
女人用架上的豆角盛满篮子
男人弯腰用手指丈量地上的大葱
男人裸着油脂般的黑脊背木头般除草
女人用镰刀割倒黄昏山间的夕霞
男人用油锯在木头疙瘩上栽种锯沫之花
女人在一旁手理云鬓,观战,指挥,感动
女人在小河边一边洗脚一边放牧着七只白鹅
男人从田野里正推着一车大白菜回家
这么多年了,故乡的线杆上还栖着土生土长的麻雀
故乡看起来还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境地
我帮那个运大白菜的手推车爬上了路基,再次回望
今夜小镇上的星空是个死水般平静的KTV空包房。
《从大顶子山上眺望大地》
我和大顶子山的森林拥有一样的太阳
大山雀和我一样拥有歌唱的权利
山下的乌苏里江和我一样拥有淡蓝的流淌
夏天和我一样拥有叮咬人的蚊虫
我和石阶上一只警惕跑跳的小花鼠子一样
共同拥有一座空山的门户
我和路旁一朵金针花共同拥有一份蝴蝶情
鲫鱼和野鸭在小南河村的稻田同闻插秧机轰鸣
人间物欲横流,这里风在横吹
我愿是一只大山雀,让山下的江流做翅膀
我愿如风卷过村庄,吹散油菜地里一群群勤劳的蜜蜂
我愿是山下的人类社会,不再挂念的一只鹿,一头老虎。
《带露的莲花》
能为自己的诗歌流泪才是好诗
写完一首诗
它自己的眼睛真的湿润了
能为自己的火焰流泪的才是好诗
哪怕是水面上还有垃圾还有腐臭
哪怕池子里死一般沉寂
我读莲花上的一滴晶莹的露珠
自己的一首诗
被感动的不是别人
是我自己
能为自己的香流泪的才是一朵好莲花
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墓碑
并站立在碑前为自己默哀
《白云和野百合的爱情》
每日黄昏下班都迟疑,在半山坡上俯瞰那个农家菜园
好像天上有多少云朵,他家就有多少鲜花
云像第一个爱过我的女人,穿牛仔裤、白上衣
花是第二个爱过我的女人,穿牛仔裤,红上衣
物极必反,其实,菜园应该多给我看看黄瓜,白菜
多年以来,我身体里的爱情战争从不间断
也许,把白云与野百合相提并论并不恰当
因为,白云的背景世界是多么广阔,但是
如果,整个大地上,也都铺满我的野百合呢
如果明天的晨光和太阳也像我这样迟迟照到田野上。
《废墟》
谁敲响我的院墙,外边的门,走入院子
是哪一个掌灯的古人?还是今人?
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是谁来敲响我的废墟之家的门?
我的友人因其疏远而使
他成为我友爱美景之废墟
我的台灯只有光亮而没有灯芯的燃烧
而使本身成为一盏废墟
我的房子,房屋,和家,因其孤独
因其失去我的所爱,仅余我
而成为废墟
我自己因失去生活中一切
欢乐或刺激,仅余诗,仅余写诗的生活
而成为一份生命的废墟
灯已成废墟
我灯下的稿子已成废墟
来访的友人已成废墟
我的饮食已成废墟
最重要的是:空间,辽阔的
祖国的,还是我个人的、逼仄的
都是我生活于其中的废墟
我的生命、生活因过分热爱孤独
而使美好的孤独亦成一个死气沉沉的坟墓
我的生命因为再也不提及爱与冲动
而成为我自己的行尸走肉。
《寄一片雪花给你》
要寄一片雪花给你
必须要有个极其寒冷的地址
如果我是一个没有地址的人
雪花如何寄我一片
我要寄一片雪花给你
请留下你的电话号码
留给我一个电话号码
我就寄给你一片雪花
如果我是一个没有住址的人
当被雪花点着的冬天来临了
我就不能付给自己一片雪花
只能远观冬天与春天做转换
爱人,我命中的一片雪花
去吧,藏我一次青春
情人,我诗中的一片雪花
来吧,赠我一次中年。
                   ————2016年5月31日定稿于黑龙江饶河
苦海简介:
            
苦海:原名周平,男,65年生,汉族,教师,网络当红诗人,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作协会员。诗歌发表在《中国诗歌》《中国新闻周刊》《诗歌周刊》《诗选刊》《诗林》《五台山》《时代文学》《海中洲》《北方文学》《草原》《北大荒文学》《诗探索》《太阳诗报》《淮风诗刊》《岷江文艺》《巴南文艺》《映山红》《核桃园》《泸水》《鹤乡》《零度》《鳯凰》《抵达》《芙蓉锦江》《大风诗歌》《天中诗刊》等一百余种诗官(民)刊上。曾经在《草原》《无界诗歌》《高港杯全国象棋青年大师征文赛》《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中国网络诗歌》《微诗联盟月赛同题诗赛》《自由体定式诗歌大赛》等诗歌赛事中获奖。
苦海通联:155700    黑龙江省饶河县高级中学  苦海(周平)
手机号(微信号):13351041985
QQ:1585014891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乄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乄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废墟》令人思索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要寄一片雪花给你
必须要有个极其寒冷的地址
如果我是一个没有地址的人
雪花如何寄我一片
   ——我读出了孤独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在您的眼睛里,物和“我”是一体的,不容易的境界。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