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七)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27 編輯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七)
文/黑龙江  苦海
大海
大海有多少厚度
大海有多少高度
大海有多少碧绿的和田玉
大海有多少醒来的亮与红
大海有多少美人鱼、丑鱼
大海还剩下多少时光、蒸发
大海还剩下多少博大浩瀚的天空、宇宙
把家乡寄居在大海的麦涛稻浪中
把生命吐翠在大海的海鸥之翅上
把诗歌镌刻在亡魂苍白的嘴唇上
把追悔变成灰色、弯曲,笔直的海岸线
把我的诗雕刻在大海的厚度,亮度,颜色上
把我的诗雕刻在大海的鱼群,灯盏,良心里
我们微笑着纪念的都是我们屈辱的战败史
却从不曾因那一次次屈辱的战败而羞耻过
长城
长城坐在沙漠红柳编织的鲁迅的藤椅上
长城坐在清宫祠下的腐朽没落里
长城是沿着春天寻找华夏光荣的最好路标
长城是沐浴着夕阳历史的国力衰微、一路败亡
长城是我自己的身段曲折的柔媚的女人
长城也是我自己,是男人,是一支防御的军队
我渺小的眼睛照耀在长城上
我的黄皮肤肆虐着长城的炮火、沙尘暴来袭
我踏着长城遥看祖国的南海边画的那个圆
我爱巍峨长城脚下的北京城,不是那个清王朝
但我要把自己的诗歌朗诵给戊戌六君子谭嗣同
在北京那个叫菜市口的地方
他被斩首,老百姓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同情他
而是向他身上扔臭鸡蛋和鞋子
自由与不自由
自由与不自由都是一首诗歌
虽然,我写诗是自由的
但是,一些作品被滕讯安全自动处理了
自由与不自由是一个美女
不受男人干涉是自由
但缺失了雨水的花朵不自由
不可以变成两只鸟飞进杨树林
可以私奔出来但不可以一起回家乡
知道彼此的名字但是不能叫出声
终于找到一个农舍但不能一同居住
我住在外面的防贼的狗窝
她住在里面的安全的闺房
自由与不自由是一个监狱
关在监狱里就完全失去了自由
开车也是自由的,但是你酒驾了呢
也许有一天我会真得入狱
那我就失去了自由
抑或,监狱里也有春天
几缕光线,几丝鸟鸣,镣铐撞击声
剧本修改谁说了算
我在拍一部电视剧
情节是
一个告密者
在我面前告密时
突然被一颗子弹打死
他染血的脸和太阳穴
在我的面前垂下
我扶住他的头颅
等待他说话
但他还没有说出某个惊天的秘密
就咽气了
我只是看到了他惊骇的眼神
我一直想修改这个剧本
为什么他要在即将说出他的秘密时被打死
故乡的橡籽
想象过那永垂不朽的树影,谈笑间
象征我的腰杆的橡树,也叫柞树
它的轻重武器于暮色里光芒渐稀
但它的脉博还是那样魁梧结实
而我的颈椎病要命疼,骨节响动
毛虫栖于一棵橡树,肚腹开始蠕动
一棵橡树,一阵风,昏暗有萤照明
脚趾此时开始细数草地上的橡籽
九月它的桅杆上,霞帆点点
它的阔叶手掌上,万籁俱寂
橡籽在秋天落,那时,林中泽地,水尽鹅飞
在我的童年,氓家都捡拾橡籽去喂猪
特别穷的人家,也捡拾橡籽磨点橡子面吃
但橡籽面吃多了,据说,屙不出屎来
现在,别说人,猪也不吃了,微不足录
天空不再下雨和下雪,而是下蓝
忽然,你会感觉,天空在下蓝
仿佛,下雨和下雪一样,万籁俱寂
天空在下蓝,下蓝了
真得下蓝了,你想载歌载舞
天空在下着蓝的时候
闪烁其词,阳光依然在场
不像下雨和下雪,阴霾挟势弄权
那时哪有阳光呵,有阳光还能下雨下雪吗
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蓝天能遮住太阳吗
蓝天和太阳不矛盾吧
那是纯净的,无污染的,明媚的
人类最理想的天空……
像山坡上下过大雨和大雪一样
我未看破红尘,亦爱贪图仙景
仰望天空万里无云,金玉灿烂
天空向世界正下着蓝;那是天姿国色,那是瑶池玉液
呵,那曾经泥泞的雨水呢,修饰道路去了
那曾经寒冷的雪花呢,修饰气候去了
大地不再下雨和下雪的时候;我正推敲着诗歌:
“大多数时候天在下蓝;就仿佛大多数人为生计而奔波。”
一表人才;我们的太阳;在天空下蓝时,高悬镜面!
我们不怕下雪和下雨;还不怕什么呢
那就是:不怕刮风!天空敞开了阳关大道
天空不会再下雨,下雪了;而是下蓝;我不怕蓝……
回故乡,看见清洁工
走在半照早晨阳光的一条小街上
山杨树又瘦又高。像刮风的屏风
一个红色服装的妇女在扫街尘
她是社会最低层的清洁工吧
工资低,要起早贪黑地干活吧
想想我刚才随手乱丢餐巾纸
就像创作一首首诗一般急功近利
回故乡,就是吃过一顿饭
走出小吃部
把一张餐巾纸
随手扔进街边小水沟里
再想一想一张薄薄的餐巾纸的命运吧
真不如用手绢,那是过去的,童年的工具
可以擦鼻涕,擦污物,擦脏手
还可以包扎手上的伤口,虽然是偶尔用一下
何况还可能有擦眼泪的用途
可比现今的一张餐巾纸强
当今的餐巾纸像被污染的白莲
昔时的手绢像会绣花的原配
擦擦伤悲,再装回兜里
现在,原配都被冷落了,不再使用
餐巾纸就像小二,小三被到处乱丢
“十.一”假日回故乡
走上洒满阳光的故乡大街上
啊,我觉得我说——“洒满阳光”
是最恰当的了
一栋栋拆迁楼盖得真漂亮啊
倾听街边的长椅上,柳荫下
几个耄耋老头在吹牛:
“再过十来年,咱们国家也能赶上美国了……”
还有一个故乡曾经相识的女人
惊讶地叫出我的名字:
“苦海,你回来了!”
“回来了,哎,回家看看。”
再看她原来一个年轻标致的女人
现在变的像祥林嫂一样苍老
而且,家乡的法院很高大
新建不久吧,雄伟,巍峨
但,门庭冷落,门可罗雀
因为,人民有憋屈从不去法院
又耽误时间,又浪费金钱
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真正的问题
盛世
不逢杀人越货者纷起的乱世
就一定生于贪官多如牛毛的盛世
我和老百姓都宁可生于后者
不管多少玉体在贪官面前倒下
国家还是强国
但是,我反对国家元首上任伊始就搞大阅兵
虚荣心要不得
我还反对一些敏感的拘留行为
广场舞就是国人无正事可做的杂耍
不必为大地长太息以掩涕息
首先为自己哭
时代腐朽,道德沦丧
人人俱为一己之私利
大陆和台湾至今不得统一
其实,地球更应该是一个统一的地球
太阳上,氢的燃烧,并非永远方兴未艾
没有大气层,生命灰飞烟灭
我想去寻找宇宙中更明媚的一个星球
但我知道没有;留在祖国吧
我只是亿万光年中沧海一粟
我只是看客,看民族混战,宗教残杀
脑瘫女诗人事件
在岳飞墓前,必须跪下的不只是秦桧
还有被诗歌玩赏不已的两首劣质分行文字
伊诗人《车过黄河》和沈诗人《一把好乳》
再添脑瘫女诗人《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几首盗版欧美感觉的狭义乡村诗
会被隔靴搔痒者一再放大
国刊的刘大编辑的推荐就红了
是不是《乡村爱情》磕巴刘能的兄弟
祖国的少年儿童会向大人们学习
穿过中国去睡,就别怪孩子们都学坏了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
马上诗集被京城出版社隆重签约
趁火打劫和苍蝇逐臭是出版界秉性
万一再推荐给诺贝尔诗歌奖评委会
当今中国文坛没什么事不敢去玩
国刊的刘大编辑的一次最成功的苦肉计
他的一生,写诗和做编辑
都没有他亲手导演了对女诗人的招安更被铭记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ǜ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ǜ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27 編輯

他只是时代的宠儿。我是我。人有不同或相同的血型。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m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m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27 編輯

你也可能有相似的人。你也可能喜欢或不喜欢她。问好。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