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共生的流水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12:48 編輯

◎共生的流水
再看望她时她已经如此衰老。
在床上蜷缩着,松弛的皮肤像树皮一样干瘪,
丧失了水分。
我还记得若干年前
她不同的样子。她身体的水分
是一点一点慢慢流失的。
前两年她走路已困难,如今脏器都已衰竭。
我的外甥,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人
坐在他外婆的床边默默流泪。
我的眼里也蓄满了泪水,但我忍住了,
不敢流出来。
每个人都像是一个蓄水池。
我怕它们一流出来,仿佛是一种默许:
这一次,我也允许了你
像另一些永不再见的人那样,把我的又一部分带走。
◎怜 悯
“你是爱我吗?还是怜悯我?
或者因怜悯而爱我?”
而我已找不出一个陌生的你。
你带着你的伤口
进入了我,一个过去的你
进入了我过去的生活。
你带着所有的背景,
溶解进我的背景之中。
一些房屋消失,一些人变老,
一些人像背后的植物一样
死去。一些叶子落下……
时间流着我们,
波纹渗透在木头和岩层里。
如夕阳下渐长的阴影,我们
都暗含着难言的不祥和悲伤。
你在上面,有不同的形状。
“我会因年老而更加爱你。”我带着
所有的事物迎接你、延续你。
所有的事物
蒙着一层淡薄的光照。
◎对一条狗的赞美诗
从小到大,你从没离开过这座院子
没洗过澡理过发
没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也没像很多宠物狗那样
和主人一起睡觉逛街坐汽车
没有人喜欢你在意你
没有人会对一条土狗多看两眼
他们怕你、躲你
也有人对你心生怜悯
可我觉得这没什么
你就和很多人一样和我一样
生来就一副贱命
但你活得
像一条真正的狗
坚守着这一小块土地
隐含着愤怒和恩情
◎无名战士
陵园的工作人员对我说
这些年轻人大多十八九岁
他们死的时候
很多已被炸得支离破碎以至于
无法辨认哪一条胳膊是他们的
哪一条腿又是敌人的
还有一些血肉模糊地和鬼子
抱在一起始终
保持着那激烈肉搏的姿势
已经难以分开难以复原了
最后只好把这些残缺、混同的遗体
按照人数分而葬之
我抬眼望去,除了
最前面两三排的墓比较体面
后面的二百座墓整齐划一
小,而且低矮
排着标准的横队和纵队
浮在野草之间
它们一样的小碑上
没有各自的姓名
仿佛从没有那么一个具体的人
在这世上活过
只有一样的几个字——
“革命烈士之墓”
县里的烈士陵园,也许
不太严谨,都能理解吧——
我注意到上面的“命”
都是一样的错别字
——少刻了那一横
◎悲 悯
我在妈妈搭设的鸡笼前发现一只陌生的狗
被围挡笼子的绳网像乱麻一样
缠得无法动弹,充满乞求地望着我。
旁边的满地鸡毛中,躺着一只
脖子几乎断掉的血淋淋的母鸡。显然
是这小畜生行凶后慌不择路
最终才作茧自缚。
我耐心解救它时,它摇着尾巴不停地
舔我的手。它天真的眼神
显得那么无辜,让我不得不把自由还给它。
后来它甚至把我看作了亲密的主人。
可是母鸡更是无辜的。
我有一种深深的歉疚,我说不清
我是该爱还是恨。
我想这应该就是悲悯。
◎安 慰
昨夜,我看着你站在海水中
一个海浪突然卷过来,将你淹没
你努力了一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我感到无能为力
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绝望。
而另一个我从梦里出来安慰我:只是一场梦而已。
也许是睡眠不好,一直以来
我总能在噩梦出现的时候保持一点清醒
在即将被击垮的关头告诉自己——
再苦不过一场梦,醒来一切转头空。
在我被生活打翻,在最晦暗的日子
在被一场场离别撕裂的片刻
在我绝望到难以活下去的时候,我也会站出来
这样安慰自己:
终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消失,不留痕迹
只有海水不息……
◎木偶之歌
一个恶霸为自保,找来一个相貌酷似的戏子
做为替身和人周旋
而另一方将计就计,将赝品
押上断头台,最终夺取了斗争的胜利。
一个放牛少年偶然被叛臣选中
抓去冒充皇帝,最后真相败露,被真皇帝斩首。
哦,这些影视剧中的配角,大事件里的小人物
权争中的傀儡,英雄脚下的
炮灰。有几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几人能为之一哭?
生如草芥,不能如野草般各安其命
在谎言中度日,在蒙蔽中责难自己。
一场场大戏里,多少木偶
消化了各自不同的不幸。
他们开口,却发不出声音
他们本是善民,却成了善的祭品……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