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李敢 於 2015-1-29 19:45 編輯

.






老爱人

               此诗谨献给天下所有相爱或不爱的人


那些盼着我回去的人,在某一日会再次送我出家门
爱着我的女人,她将不再哭泣
从她的笑眼中,我能望到我年轻时那一副天高地阔的屌样子

我的爱人将在我左边的肩膀,留下她的齿印
她说她需要吃下我的肉,吸一口热血
那么好吧,肉身麻木在在渴盼真切的痛感,我要我的精血游弋在爱人的血脉

我知道我是你的,再没有人把我从你心腔挖走
但是爱人,我带着你的齿印赤身行走
扎挣着,活在荒茫的人间世,我的眼睛仍会望向那些美丽可爱的姑娘

但是放心吧爱人,当她们看到你留在我左边肩膀上的齿印
就知道你是一只美丽凶顽的母狮子
她们报我以微笑,我报以她们一个男人欣赏的目光

爱人,我愿意做你的儿子,做你的父亲
或者像兄长样在在呵护着你
伴在你身边,在傍晚的河边与你相携着手,数落一轮轮夕阳

这多么美好!
在无数个粗茶淡饭的日子过去后,我将再次老去
老在你的怀抱……到那时,我就爱不动你了

爱人啊,到那时你将何以与我相处?望着你的美丽容颜
一个人心生悲伤。我不怕六道轮回苦
我也不敢有太多奢求:此生与你相偕相伴,于我而言已经足够

扶一根拐杖,日日守候在院门口
        2015年1月8日。



一把雪灰


我知道一个地方,天天飘雪
她穿着红衣走在雪地,阳光照亮她的身子

面肺子,和米肠在雪道边,叫卖着摊贩
多么恶心,腌臜……她喜欢吃

……呕吐。吐出身子骨细瘦
吐出绿水。一锅白稀饭,滚沸着

在茫茫雪原,温润顺滑
唤醒故土,炊烟的味道

雪原下面是冰
冰的下面是火

……火的手掌
收拢一把白灰

一把白灰撒施耕耘过的田地,是肥料
一茬茬庄稼吃下白灰,长出粒粒粮食
           2015年1月12日。



姐夫和舅子


1
夜雨,一个工人不到场,
两个工人到场;
两个工人是俩郎舅,一边做活路一边话家常。

姐夫是糟老头子,
舅子是中年汉子,
舅子不和姐夫讲荤话。

姐夫家远,舅子家近,舅子婆娘在家煮饭,
舅子请姐夫吃中午饭;
傍晚收工各回各家:舅子走路回家,姐夫骑摩托车回家。

2

姐夫、小舅子搭把手做活路:
姐夫知道舅子性情,
舅子了解姐夫脾气。

姐夫抽叶子烟,舅子抽卷烟,姐夫说
抽叶子烟有清肺的作用;
叶子烟味浓叶子烟呛人,姐夫不咳嗽,舅子在咳嗽。

年关渐近,姐夫家已经准备好过年的香肠腊肉,
舅子家也腌制了过年的香肠腊肉;
在过年期间,姐夫、小舅子提一挂炮仗相互走人户,他们抽烟喝酒吃腊肉。
          2015年1月12日。



我一直等着你来爱我


寒气泊在肩膀
望向天空
感觉不到你的温度

更远处,尘世有车轮滚滚,碾压
——我有红色毛衣一件
白天套在身上,夜晚搭在薄旧的棉被上

我知道的取暖方式不多
我搓着双手
我跺脚。更多时,我是安静的

守在旧地。站立着
埋头汉子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2015年1月15日。






1
一盏灯照着一个人……

一盏灯,照着的是一口烟灰缸
烟灰缸盛着摁灭的烟头
——没有烟头
——没有烟灰缸

一盏灯照亮一间屋子,屋中没有人
没有桌子没有椅子
一盏灯亮着
灰尘在一盏灯的光芒中浮荡
人从墙边经过,望到了一间屋子的光辉

以上情景是一盏灯的妄想

2
一盏灯亮着
在荒野
没有一只蛾子在一盏灯的光亮中扑腾
没有四面墙壁围定一方空间
聚集一盏灯的光芒
寒夜茫茫,一盏灯的光亮太小了

一盏灯的光线无从抵达一棵衰草的荒凉
泥地冰凉,在一盏灯的光亮中
该死的虫子已经死掉,未死的虫子在黑土中冬眠
一盏灯亮着
在荒野
无有人望见一盏灯的光芒

3
一盏灯知道,一盏灯需要一盏灯的光亮
一盏灯知道,长夜终将过去
一盏灯知道,一盏灯将在黎明时分耗尽最后一丝光亮
          2015年1月21日。



雪之国度


雪之国度,有细砂暖暖
一片茫茫

细砂,穿越一个人的身体
在一个人的涌泉穴下

镜视雪国
疆域辽阔

明镜飞雪,麋鹿一步三回首
眺望镜外人间

狐狸火红,在雪之森林隐现
松鼠在一辆雪橇上,唱一支欢喜的民谣
                2015年1月23日。







.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