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练习] 心有蔷薇

(一)奶奶

(一)我的奶奶





我从小是留守儿童,六岁时爷爷去世,奶奶在独自耕作的情况下讲我拉扯大。


那些农忙的日子里,奶奶总把我锁在家,饭放在高高的桌子上,我总等到天黑透了,奶奶回来的时候才能吃上饭。从小没人管教的我,逐渐变成一野孩子。想去哪去哪,想干嘛干嘛,读四年级时学人家做毽子,把家里的铜钱弄丢不知道多少个,有次烧毽子的头,火柴没完全熄灭就有走人了。放学回家后,奶奶睡觉的床着了一半。


奶奶不由分说就拿着棍子揍我。爸爸那会也在家,他拿着更粗的棍子。在他快要来揍我时奶奶护我在身后。奶奶说“我也打的那么重了,你还要她命不成”我大哭。

村里没有六年级,要去三十里外的镇上读。由于个子太小家里人不放心,妈妈曾问我要不要去县城,我说都没认识的人就不去了。于是我就去镇上读书。村里的小孩子个个都骑自行车,只有我搭班车。后来我向妈妈提议我也骑车,妈妈就给我买了一辆。我第一次骑那辆新车就摔了。我是个很慢的人,吃饭慢,入睡慢,走路慢,总之做什么都慢别人好几百拍。从我开始骑车去上学,奶奶就有了漫长的担忧之路。

每到星期五,奶奶都会问同村的人,我怎么还没回家。每周如是。直到初二那个冬天,自行车坏了,在下着一点点雨而极度寒冷的情况下,我推回家。


天色越来越暗,但我也没什么感觉,从来独来独往。逐渐变得冷,手脚也逐渐僵硬,身上也开始变湿。风一个劲儿一个劲儿的往我头上,身体上钻。我已然晕乎乎的。我很想有杯热水,或者有个人能够来接我。但我知道不可能。我离家差不多还有五里路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饿得快要走不动。

我心里想,再走一会儿,再走一会儿,就到了。就在我走到村口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向我走来。


”君艳,是你,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我说“自行车坏了,我走回家的。”


”赶紧回家了,饭菜做了那么久该凉了,我去热热,再烧些热水。”奶奶的声音有些呜咽。我走过去,握住奶奶的手,还有谁的手比奶奶温暖。


我的眼泪也不知何时夺眶而出。第二天遇到村里的同学,问我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说我奶奶4点多就在村口等我。直到我回家。


临近中考。我也心寒。有次骑车没出村口就摔了。右脚肿的很大。我单脚跳到村里,借人家的电话打给父母。打了很久。还是没人接。于是我又跳回家。脚很痛。完全不能着地。我躲在房间里。感觉天好黑。黑的将我吞噬。大约一个小时后,奶奶回家。我叫了句。奶奶。你怎么还没去学校,奶奶问我。我想起来还要打电话给班主任。于是就说,脚摔到了。然后就由跳去打电话了,家里没电话,我总得跳到村里的便利店去。之后跳回家。汗如雨下。我开始找衣服洗澡。奶奶过来问我话


“摔的哪。严不严重。”我说肿了,肿的很大。衣服怎么怎么都找不着。我心一急。开始到处扔东西。可还是找不到,脚痛的更厉害了。我开始哭泣。直躺着。然后听见奶奶的脚步声,我将房间的门反锁。奶奶叫我吃饭。”我不吃”,我大声的吼


“君艳,脚痛也得吃饭啊。”奶奶很温柔的叫我。可我还是不出门。奶奶就来开门,一直开。“别开了,别开了,我不会出门的。我要睡觉”“那你好好睡”


我在房间里大哭,奶奶就在门外叹气。


第二天早上脚肿的更大。奶奶给我一百块,叫我自己看医生。从来都是这样的。生病或是开学报名,我都是自己来。我的眼泪又要忍不住。我拿着钱,就走了。


后面去县城的中医院,右脚脚趾骨两根骨折。中考失利。


辗转,我回到我的小村庄。每天都捧着红楼梦。什么活也不能干。我躲在家里,偶尔也去邻居家里。我喜欢那时。坐在穿堂吹风,发呆,看红楼梦。


我一直抱着以后可能是一残废的心理。直到妈妈叫我去她那儿。右脚由于长期不运动,瘦的只剩下骨头。我对自己放弃了。学业放弃了。甚至于我也清楚。我也会被父母放弃。从我踏上班车开始,我便抱着再回不去的心态。


到了父母那。父母住在六楼。我更不能踏出门半步。每天我都坐在高高的阳台上。如果没有铁窗,也许我已经不在人世。父母和我说,等你的脚好的差不多,就开始工作。说随便。我抱着必死的心态。直到老家打电话来,奶奶生病住院。我哭着喊着要回家看奶奶。妈妈百般劝我。我还是跟着她们回了。回家那一刻,我好想抱住我的奶奶。


但我没有,我笑着叫了一句。奶奶也笑着叫我。


不久我和母亲发生争执。我进房间就拿着刀割脉。我心想,再也不能活着了。弟弟妹妹站在旁边吓坏了。奶奶冲进房间就扇了我一巴掌。


“我白白把你拉扯大……白白把你拉扯大。”奶奶哭喊着唤回我这不能更支离破碎的性命。我一下子瘫倒在地,再不敢轻生,我怎能让我最爱的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


母亲后来回汕头将我扔在家里。我又开始躲在家里看红楼梦。直到有一天奶奶拿着三中的录取通知书来给我,叫我去报名。


“但哪来的钱读,”


“你尽管读书就好了”


于是我又怀着满腔希望开始读书。直到我有一天知道学费是奶奶的医疗保险所退。我就崩溃了。我开始自我毁灭。每天看学校里的梧桐,每天浑浑噩噩。


高一的第二的学期。我整天睡。有天晚上路过荷塘。我突然就想无声无息的跳下去。这样挨到期末考试,我考了个好成绩希望奶奶开心。


暑假两个月,我决定去父母那儿打暑假工。奶奶也同意了。只是去的时候,我总感觉再回不来。


果然,我父亲得了膀胱癌。我彻底告别学业生涯。


那一年回家。奶奶说“你怎么不回家,你要是回我怎么样也得让你读书”


我的眼泪顿时决堤,我怎能如此自私。


奶奶,我最爱的奶奶。


奶奶,您的恩情我竟一生无以为报。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回復 2# 轮回的马


    至于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