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评论] 最是寻常见天机——陶杰《喻体二十首选二》赏析 New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6:09 編輯

我擅自给《喻体》起个副标题:回到梦,回答梦。在“九派诗歌”初读你,我惊讶冥想状态下,你跋涉万象,带着心灵的佩环丁当作响,不是一路而是多路多个你同时行进。你和你的对应物多个对应物,或一个对应物的多个你,你和你的倒影,回音和你。我曾把他推荐给我的朋友,我们一起读,而且在我的小房子里,我们饮酒中也谈起你这组诗歌的特色,就是说,安静,像春天一样走动,卷起微微的尘土,是春天的呼吸,带来的是大秘密和大寂寞,这种阅读带来的收获,让我欣喜让我甘美。嗯,就像从一条山道上观看满山的红枫树,不去想秋天,只是在微量的冷和细胞的收缩中经历岁月。陶杰在《喻体(三十八)》写到:
我这种人,不适合
伸开双臂模仿鸟儿。
我知道鸟儿能飞是因为
它们从镜子里看得见羽毛看不见
自己的脸
“有时我,是我自己”这是我常说的一句话,给我自己说,当我与人交谈时我经常说的话是:有时候我,不是我自己。
“我”这种人,作者陶杰好像在自己下评语,你真是,但冥想要求你这样,你从内心的圆心出发,就像我刚才说的站在山道上满山红枫树,从内心出发的红线条在山间勾勒渲染。嗯,“我”这种人,你这样说,我就觉得你的软兵器出鞘了,蜿蜒如蛇,潺湲若水,如灰若烬,来了,由内心卷起的旋风越卷越大,沟通天地。在你的环境和心境,包括形成你的一切,你给这旋风开了许多窗子和门,让读者能够自由进出,这是你的高妙所在,就像在精密的织品,也是有哪些线条交叉做成。一,你在施毒,二,在解读。而二者轻重多寡的不平衡性,构成你的不同内容的诗歌。
“它们从镜子看得见自己的羽毛、满不见自己的脸”这种耐人寻味的想象或者经验,现在,我更相信你是一只鸟儿。你缓缓飞过镜子,缓缓抓拍飞过内心的感悟。由此及彼,及无数个彼;由此及彼,由无数个此。


有几次,我也唱
“太阳出来罗儿”。
但飞不起来。他们说
仅仅忘掉五官是不够的,你还得
忘掉你的胃
陶杰进一步蔓延,你能拦住光线前进的步伐吗?能,但你能拦住光线前进的想法吗?否。作者大胆的归谬以归正的方式继势如破竹。当一个单数记得自己的面具和指套,以及行走路线,这个单数悄然裂成了偶数。这就是我们,而不是我或你,读者如我,阅读你的诗歌的同时,的腿伸进桌下,我遇到一柔软的事物,我踩踏上去,这柔软在词语上微微捏了几下,通过我的足神经,身在在我的倾心的身子里,转了一下法论,若我此刻不说出来,无人知晓,也无人体味火焰成为灰烬的紧张状态以及灰烬要变成思考的那种寂寞。
有时候
我得吞下一粒种子安慰胃不管它
在肚子里发芽还是发炎都能让它暂时安静下来。
如果“我“飞,还是在食物上或种子上飞翔最为稳妥、安全。物种的无可奈何,万般奇妙又拖泥带水,要这样要那样,唉!当喷泉中没有少女雕塑,就让内心的爱站在喷泉之下,解释纷纭的水滴和水花吧,就让内心的秘密托着那可能成为少女雕塑的所有事物来建造吧,再把体温倒在上面,建造与我们同类的少女雕塑,或少女本人,这是另一种飞,少女就是翅膀,爱就是羽毛,爱就是成为羽毛的全部可能。陶杰,对面的墙壁微微读出了我的冥想。
《喻体(三十九)》
亲爱的,给我一只苹果。对不起
再来一只。第三只
我的左手和右手,争过来
抢过去。你看我
像不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吃过苹果,来到果园
做深呼吸。将一棵树
吸到肺里的感觉真不错。
你得理解这样的怪癖,这证明我
确实是一个容易感到空虚的人。
小时候,某个夜晚突然让我意识到
我有一个像破窗子那样漏风的脊背。我不停地
晃动手电筒,它的光
在晃动中像一群护士一哄而散,而不是
像手术刀那样划破黑夜的肚皮。在这个比喻里,
护士是孤独的。
手术刀是孤独的。而黑夜
是一颗被手术刀遗弃的肿瘤。
第一只苹果给护士,第二只
给那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第三只
被扔回来。如果你不知道
放在哪只手里好你可以让它们互相争抢。
《喻体(三十九)》
亲爱的,给我一只苹果。对不起
再来一只。第三只
我的左手和右手,争过来,抢过去
继续读你,腊月二十九下午的寂静,人们买回花花绿绿的爆竹,做好点燃的准备,他们对准哪里我就在哪里,无处藏身,就像昨晚无论我辗转那侧,我都能闻到一股强烈的岁月流逝的味道,我很少失眠,但经常做梦,而且经常梦见同样的景象。我把窗帘拉拢,靠液晶屏之光来烛照你,以便更能专注在你的诗意里游动或飞翔。我说过,我是极好动的人,我觉得一种动态的,为了平衡我灵魂了东西时刻运动,就像一种羽林军巡夜,而王宫才能安然若素。即使这样,我让越多喜欢与你互动,你说“第三只(苹果)我的左手和右手,争过来,抢过去”,我就不由自主地伸手参与这样的游戏,不是游戏,而是真是存在,来证明,证据就是内心。拖过窗帘缝隙的一片昼光,好像拖动几颗早产的小星,像一支曲子,在我眼前萦绕,不得不放下与你争抢,这美妙的游戏比生命本身更美妙更生命,更有痛苦和弹性。


我有一个像破窗子那样漏风的脊背。我不停地
晃动手电筒,它的光
在晃动中像一群护士一哄而散,而不是
像手术刀那样划破黑夜的肚皮。
“漏风的脊背”风带着光投射出来。冥想离不开想象,这种想象是一片片的,是没有缝隙的,是不可切割的,就像企鹅和南极大陆。就像我们和我们经过的岁月,没那么多更没那么少,这些“护士”一哄而散,真是奇妙,护士护理什么的?护士用什么护理?护士的薄弱环节是什么?谁来环节护士的紧张和惆怅?谁来抚慰护士的失望和孤独?一丛像护士一样的光,让它们来做,喻体和本体,让它们理出可爱的头型,让他们露出迷人的微笑,让它们来做。让它们占据人间和世界,像漫天星星和星星和星星,此外没有什么。我们在此内。我们在,在在。。。
第一只苹果给护士,第二只
给那把锈迹斑斑的手术刀
第三只被扔回来
如果你不知道
放在哪只手里好你可以让它们互相争抢。
陶杰诗歌常见场景:矛盾。左右手互搏。悖论。不存在之永恒。比永恒可怕之永恒。这首诗里作者对于三只苹果的腾挪转移,忽然细雨濡润,忽而凛冽陡升,这三只苹果其实就是魔术师的道具,这道具可以反复用在不同的节目(诗歌)中,并打通不同世界和时代不同诗歌和文本的障碍。暮色再次来临,一种感觉在内心弥漫,像海洋在地球上弥漫,像时间逻辑在树林里弥漫,像我们的手在不同事物之间弥漫,像弥漫通过反省而面对,而且抬起那雾一样的脸庞,风一样的目光,像丝网一样损毁,梦一样飘落,曼佗罗叶一样的暮色,一个喻体和本体的近似点,一个嘀嗒嘀嗒我无所不在的避让和遮蔽,还有谁?还有第四只抛来的苹果,第一千只手来抓取。让这一千只手抓住每一个苹果,并安静下来,如千手观音。那安静,比永恒更富有诗意更耐性。暮色一簇簇升高,暮色是书悲剧作家,笔端总是流淌出斯芬克斯嘴角衔着的大漠。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