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涂鸦] 建个练习帖

《》

这一次,我依然不会说话
“你伤心吗”
看镜子中一些人走来走去
那会儿父亲,清洗破旧的手套
“这时,我们没法子去回想
那个在厨房打盹的女人
她已十年不再笑”
“我只剩些平静了”
她剥下块树皮,“你收下这未愈的衰老吧”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诗两首


《》

绕过巨大的石塔
未来人端出
你父亲的骨瓮

这只人俑
用尖厉之物在声音上刮着:
“被附带的自己,仍旧寥寂”


《》

这亲近我们的东西
附带寒碜
环形的石桌上,积满冰碛

结绳而来的死者
拖曳一只悲戚的手

TOP

扎普16


隔壁新婚的夫妇会醒来
一个人瞬间的重
在骨盆里滚来滚去

“她在做远离孩子的事”
那草草打理的脸,装进洋葱

TOP

扎普15


后来,只是蜡制的猫眠
在一个故事的切角面
“这些葡萄才显相。你掂量的三秒里
青苔遮盖的孤儿院多么迟缓”
你去世的父亲喜欢在悬挂的天花板上
把裤腿拉直

TOP

扎普14

水的低语也在床上
细腰的肉窝里
刚好泊一支清荷

我们编撰好他的半岁
那些泌凉的重量移到
压住的舌尖

“这多余的部分,已被脱掉”
仿若父亲
躲进一把黄白色的骨灰

TOP

本帖最後由 老张哲学 於 2015-5-12 14:24 編輯

蚯蚓爬上一朵花间,品尝黄昏的肤香,一瓣瓣惬意随风滴落,,结成厚实的巢,,

这个练习贴真好!进来学习一下!问好轮回的马老师!

TOP

扎普13

水声响在皮肤下
那一年,并不饱含
鬼魄的盲文缀满牡丹丰腴的肉色

我吃惊于贝叶上祖母凌乱的影迹
由僧侣加以甄别

一部手摇电话机里
他听到蜡质的言语:
“这冷透了的咒语,混杂着技艺
和一件要扮演女性的空白袍子”

TOP

扎普12


他用旧的身体,滑出掏空的悲啼
三十四岁的这年,不停地描出
“倒映”,或者是“计时的”怀念
隔壁的邻居正在上楼,拐弯的一角
“有未知的风景”,在她眼内晃闪
这刚采下的草莓,为一个夜晚的孤寂预留着

TOP

看看兄弟的好诗,学习

TOP

扎普11


仍未完全变黑的下午
你忘了腋窝下,那些忧郁
这闲置的海,在锁孔里并没能被眺望

发白的卵,将要孵化出的小脸
隐身瞧着,你害怕的出生的性
倒映在仔细策划的剧场
我们手上牵着的,依然是大群消失

TOP

扎普10

修理后的胎儿虚饰,他祖母晚年净空的骨瓮
这一再削下的布景
被薄荷包裹。一把勺子让我们磨秃


密林的阴翳处,溺死前的木匠
游说过绞着喉咙的蜜汁
我们剥取的东西:这个夜晚
几乎被完整演示

TOP

扎普9


醉酒的速度里,他是自己卡在喉咙里的
鱼刺
刨开的冰块,旅店的门隐蔽在邮局的后面
“你填写的住址,其实是肉丝的包膜”
总有一个母亲在那,含弄入土的星宿的密符
“而童年在床头歪着”,诊断式的签名薄上
自愿剖腹的女子,她虚似俊美的孩子

TOP

本帖最後由 轮回的马 於 2015-4-1 15:39 編輯

扎普8


“先确定一个模板,除去这发粘的声息”

于是,一些日期被拢住
玻璃幽闭的前夜
她一直在你的后脑勺
比划赝品般的界限

有什么落下来,紧贴着窗户
“时间,只是耳光的裁剪
我们装订的这个家啊”
她在自己的锁骨里找到畏冷的缘由

TOP

扎普7


“屏住呼吸,小心这死亡的味道”


鬼魄的盐白染了灌木丛
父亲多么无助
他见一只年幼的獾
挑选着钩子

这鑲花的小脑袋
只是给“水份”加上着重点
而一滴孤独试图压住人的癫病

TOP

扎普6


将水平线推开
这隐没的“斑点”,我们喻为胎记

林中仰睡的兽多么母性
她在满月复活一次
就有不贞,烙疼室内复制的父亲

街道漂流的肺腑之叶
她背过去的釉面
未曾闻的冷语
刷平一个婴儿才出世的皱褶的脸庞

这先天性的空旷呵
只是贯穿耳廓的寥寂

TOP

扎普5


一些嘴唇,缩小在油漆里
世界造就的微型房间
我们悬钟
水声就响在皮肤下面

抑郁症的女子还能守着一盏灯
守着两只妖异的小翅膀

TOP

扎普4

“我们只是显形,一再被裁减”

小男孩尖叫着
他撕咬一本旧相册里的悲伤

整个儿房间都在移动
连同一袋米,厨房里遗失的月色

这未曾排练完的房子的脚本
发酸的死者
在薄薄的冻土下面拧着线轴

母亲鉴别的水位
他抱住光束,到了封面

TOP

《》

7时35分,我使劲地清扫着记忆
除了吃饭 脑子里东西和我藏起猫猫
一直找到凌晨2点  冰凉的月色静静赤裸着
疯长的时间表  在另一个世界痛哭
琥珀般  缩小  放大.....

TOP

《》
一个突然的消息伸向我们  小心脏撕得很痛
看到燕子撞碎玻璃的瞬间
还以为碎了  身体就轻了
即使卸掉玻璃  还是沉沉地摔倒在地
因泪滴  因无法安放的声音······

TOP

《》

这一次,我依然不会说话
“你伤心吗”
看镜子中一些人走来走去
那会儿父亲,清洗破旧的手套
“这时,我们没法子去回想
那个在厨房打盹的女人
她已十年不再笑”
“我只剩些平静了”
她剥下块树皮,“你收下这未愈的衰老吧”

《》
这次,你不再说话
无从伤心  只是眼睛有点肿  衣服不那么贴身
镜子依然站着 过往闪来闪去
“你还好吧?”
当镜子里水银被一双手撕破
掉落碎片与月色相对无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