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秋之镜像》及其他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45 編輯

《在秋天》

风愿意怎么吹
就怎么吹吧,那是风的事。
在秋天
我只做两件事情:
在人间凿壁偷光,在梦里纸上谈兵。

  《一个人在镜子里露宿》
揭开伤口上的膏药能看到什么?
你看到伤口,我看到愈合。
眼穿当落日,新死着寒灰——都看透了,杜甫把草屋都抛弃了。
瑞恰兹语:“只有非常愚蠢的人才会去尝试证实。”
他说的是表述之不可证实,而我看到的是:一个人在镜子里露宿。
《震颤》

我敲了敲丝绸,我敲了敲玻璃
我敲了敲浑浊,我敲了敲清澈。
楼下的人走上楼来,带着一面铜锣。
他对我什么都没做,只把铜锣放在我面前
说:“你继续。”
他已经鳏居三十年。当他转身离去,
楼道里的灯光照出他后背上的皱纹,
一圈圈的,像震颤。
  

  《流年似水》
   
你给我一堆银子,让我购买木牛流马
但我把它们全部化成水。   
我放掉银子的水,浮起一块顽固的木板,
木板上刻满时间的指纹。
   
指纹就是罪证,我因此而诉讼漂流而过的一切。
我坐在石头上,看水们拖住岩石。   
在岩石上用这一块木板搭一个平台,
在问罪的指纹上栽种月季。
   
清白的月季们将伸出日新月异的花瓣,
免费展示未来。   
在未来,谁是插在谁身上的新生?
而现在,让我先把旧梦抛售给倒卖木牛流马的人。
《秋之镜像》
   
我要的就是这些石头:不能折叠
不能融化。
我要的就是无动于衷:不随便动身
不任意拆毁。
我要的其实不是整个世界,只是其中的一条街。
   
我要的不是在街上迎来送往,朝三暮四。
必须是一个无风的午后,从对面缓步而来的人,像一个熟识
像一个新鲜,沉静而精神内敛。
不用拿出镜子。
一个不可离去的笃定,一个让空气清白的饱满,
这就是我最后要的秋之镜像。
《秋日》

这个时代一直
恍惚不定。菊花的裙子太瘦
而落叶太肥。
蜂群消失,花粉的遗址
自对面的街口一个一个漂过。
谁最后转过街角出现,谁就是真的。
我相信必有一棵固执的植物
逆时间而来,腰里暗藏野心与荣誉。
哪些慈悲能使伤口迅速愈合?
原谅我把手从秋天的植物上拿开,
关闭慈悲心肠的故作。
越深越有一种冷。
热爱的高度常常让梯子溃败。
那么原谅我将翘起的葵花旗帜一样放倒,
原谅我舌尖收回,成片地伐倒过于矫饰的说辞。
《在一切徒劳之后》
   
仍有可能在一切徒劳之后
再一次衡量幸福。
我再一次动用温度计,在楼顶
测量人间温度。
      
那误入歧途的永远死于歧途。   
用一半的时间化解掉虚情假意
是的,一只蜗牛仍有可能,对爱慕者作出回应。
我再次动用抒情手段,抵抗平庸年头的邀约。
   
到来之前的等待是深的。      
邮差把一封信投入到一只移动的水罐中。
溪水和高高挽起的夜晚——
吹过秋天的风,不仅草们在倾听。
   
如果风烛残年还有人来爱你,那就是你的胜利。
爱到简朴、温暖、清澈
在被风擦过的走廊,一切都干净了
坐着的体内湿润,站着的呼吸均匀。

《与音乐同行》

什么样的音乐能带梦前行?
一只瓢虫从楼顶俯视,过往的车子
一辆辆节奏轻快如秋天的舌头
越来越涣散的吞吐。

我在楼顶连续坐了数小时,
看云彩喋喋不休地谈论天空, 看不相信波浪的人
把一条游动的身体赶进灌木。
许巍唱到:“日子都已走远,只留下清澈的心”。
梦里有风,但是无人被吹醒。
空气里流传着若干美丽的传说,
心有着若干轻微的抽搐。
《撒娇者》
   
他们用竹竿击落月亮。
他们下颌微翘,聚在一起拆掉手表的秒针。
在衬衣里支出数枝玫瑰。
用背影遮住身体里渗出的烹饪味。
他们隔空取物,收集海市蜃楼。
他们收集那些容易低头认罪
舌尖缩在口腔里的人。
在秋风清算之前,遍地撒娇者。
他们活跃气候,与季节合辙押韵。
他们在平庸里提炼平庸,以文字狱来
确立说一不二的地位。
他们罔顾落叶的演示
内心萧瑟,外表怒马鲜衣。
《允许一个人转身》
   
允许一个人因为爱着
而转过身来。
也允许一个人因为不爱
而把后背朝向你。
   
有一种隐藏
在控制中被更好地支配。
这无关挫败。
被挫败者永远会
追赶不舍,在获得之前
有九条命。
   
而背过身去的人
从未接受主动到来的
水果和蜘蛛。
但能自动抗拒外界投送过来的诱惑。
   
水果因为被忽略
而迅速腐朽。
蜘蛛因为天气转凉
而逃回墙壁里。背过身去的人
明了这些短促和畏惧。
   
被忽略者
将转颈另寻出路。
在寻找水果的途中
迅速忘掉先前的垂涎
和沸腾的热血。
   
不要鄙视
最后到来的人。
转身永远大于低头,低头永远大于
藏掖。这世界有一个偏执的规律:
背过身去的不一定松开手;
      
面对面的,不一定
如一枚钉子一样
为你钉牢;并在钉牢中
等待你的悬挂,或为你的无所悬挂
甘愿锈蚀、解体。
        15:54 2007-10-17
《夏天的对话》
   
(一)

你和我探讨多次:“为什么
每隔几天,我们就要有上
小小的悲哀和矛盾?”
夏天的谈话,取决于风向和玻璃外的空气。
十年前的街道没了。
雨还在下,不紧不慢的怀疑和消耗。
现在几点?鞋子刚刚更新尺寸,露出手臂,
旧有的伤疤如沼泽地上的月牙。
长大成人,把悲伤减小到最小值。
有人拿着药丸坐在走廊里。
夏天的心眼太小,猜测和怀疑
在街道上偶尔刮起旋风。
没人走下楼梯,站在生活
边缘,看着别人吃下肉串或下好赌注。
身不由己,才能解决莫名其妙的问题。
“现在几点?”
灌木长满叶子,所有尖锐都埋伏在菠菜色的下面。
“但甲虫真的能无法抗拒食欲,
绕着灌木丛只为散步?”
不是这样,我说的是,
不即不离,才能揭开叶子朝上的真相。
“所有真相都是尖锐的刺,刺入
安静的生活,在信任的血液里成为杂质。”
没人能毫无杂质地生活。
天忽然晴了,阳光恍如初照
而灌木丛抱着一大团隐私似的黑。
(二)

兔子从电视里消失,
它奔向那棵拯救了乌龟的树。
“不能让你站起来,因为我还坐着。”
太阳里的刺,像蛇的信子,嘶嘶作响。
风吹口哨,草地上的老鼠弯腰。
现在几点了?抽屉里的日历,
历历在目。释放斑斓的声音。
夏天的草丛太茂盛了,
淹没了身体外的浆果。
浆果又甜又涩,但触手即破。
所有的活着都是由牙齿、舌头、胃来完成。
我忍不住把果实放在嘴里,
嘴唇变紫,牙齿变酸。
“和我一起吃浆果吧。”
酸的味道使生活失常,“别忘了,吃浆果
证明我们正在夏天活着。”“那么暴雨也是。”
但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放弃
口舌之福,在透明的蜡烛之外,
赶赴一场惊人的暴雨?
(三)
“夏天裸露的太多了。”
肢体是会老掉的,这是早晚的事。
什么样的房间才能安置画布里的器官?
叶子隐藏水,水隐藏鱼,鱼隐藏
鱼钩,鱼钩隐藏垂钓者。“一垂钓
鱼就老了,你不知道海明威是如何被打败的?”

彩色的皮肤和灼痛的舌环。
“怎么翻身都是身不由己。”
“那衣服不是我自己脱掉的,但那鞋子是。”

省略虚伪,把船推下水。
身体内的夏天,瞬间消耗完毕。
但在此之前,要做很多细节安排:
安排天气的阴晴、灯光的明暗、星星的排列。

“一切都力求简单的好。”简单没有复杂来得容易,
“你的身体是我写下的最后一首情诗。”
一切都柔软,当水杯
在疲倦后复苏了晶莹,当伤口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委缩,
原谅时间的桌布变旧。
我的这张桌布清洗过三遍,在壁橱里
折叠了三年。“我们相视一笑好吗?”
(四)
一个暴雨的夜晚
正在前来。“只有纯洁的闪电奔跑在窗外。”
在窗内,我们拒绝掉所有人的参与,平分掉
一堆硬币和一捧糖果。
“你把我含在嘴里,就懒得对生活的苦涩动口发问。”
我用你购买时间里的可能与
不可能,比如,购买所有现在,
购买人间的等待,购买
一个夜晚的暴雨和其中的寂静。
“所有行为要靠我们一起完成。”
但你不吃糖果,我就没有理由去购买。
“你仅仅是为了一份记忆?”不是的,不是的,
如果我不购买,你就不会
含到糖果。硬币与糖果
是这个夏天的暴雨到来之前
我们商量好的理由。
(五)
“现在几点?”对时间的担心
远远多于对时间的放心。
“还没完呢。”夏天模仿树阴。
湖水绕山,山的倒影在每天早晨升起。
这样的倒影有着漂浮和弯曲。
而树木力求正立。
离开房间,把手机和空调关掉。
草坪是有的,空地也是有的,在人群之中,在万树之间。
我们返回正当的私生活。
把公众生活像雨伞一样留在政治家的卧室里。
他们怎么知道
我们如何把一个小细节弄得乒乓作响?
“慢下来啊慢下来……”
女贞树在剪刀下慢下来,旗袍在双肩慢下来。
我们与慢的结合,让脚趾磨圆了鹅卵石。
(六)

白云继续,花鸟接近约会。
我们的争议是善意的,考验了习惯,
也证明幻想的无害。
“每一天我都为夏天的树浇水,
黑色的树干,绿色的思想
都是开放的预感。”
夏天穿过星期日的门铃,按响在遥远的城市。
不论年龄大小,
我知道你都坐在旧事里,
打着思念的手势。
不必在孩子面前庄严,不必
对着镜子解释对面的阳台。
“焦虑的生活需要温和的态度,炎热的夏天
需要夜色如水。”
口袋里的钥匙和指甲刀,骨骼分明。
为很多人准备的夏天将在白昼出现,
为两个人准备的夏天将在夜晚出现。
“新天气到达,旧年龄发出新芽。”
“现在几点?”把旧家具从左挪到右,
把旧日子再过一遍,
“看看现在几点了?”
把窗子和车票像折扇一样打开,
孩子们在下午摇晃着栏杆。时间是一场摇晃。
请集中注意其中的一个细节:
夕阳很大,老人们的眉毛不自主地弯曲。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d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d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45 編輯

上去吧,这些内省和体悟似乎在缓慢消解,以至于在最后,似乎是虚无的,因而袒露依附的真实的存在
读你的,我总是在倾听,,,
可精的,,,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Λ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Λ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45 編輯

好久没有参加慧峰的“改稿会”了,渴望着.....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レ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レ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45 編輯

按照我的标准,震颤改一改是一首好诗。
其余的,留给诗刊他们去欣赏吧,不适合我这类追求味感的读者。
    问好孙慧峰!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к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к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45 編輯

读着挺舒服的,还没看完,下次继续读,提上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45 編輯

问好  孙慧峰    头一次我能一口气看完这么长的诗    学习了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⑨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