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50 編輯

《木头动物》
文:石子赵阳
现成的饭桌,食量惊人
抹布一日三次给它搓澡
它的油漆皮肤光滑
却沾有烫锅的烙印。它趴伏、文静
羞怯,安抚伏在它身上打瞌睡的人头。
椅子生有靠背,这个畸形兽
易驾驭却难以驰骋
它的四条腿黏有橡胶垫
它的嘶叫声低微
挪动时它刨响马蹄
地板若干平方,多么盛大的平原!
我这个形只影单的驯兽师
我这个落魄的骑手
我每天给衣柜开膛剖肚几回
取出强加给它的内脏
将其烫熨、烫熟
裹在我身上。
我热爱单人床和双人床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一人卧睡
在它的肚子下面我塞满了纸板箱和干草
和一些难以发现的痕迹
我喜欢夜深人静
在命名为家的马戏团里
它们酣睡。它们有的还驮着杯子、袜子和书包
瞧,我的孩子养了一只床头柜
这么小
打开它的心它会嘎嘎直叫
独眼灯往下瞅着这个家
这么小的家
养育着那么多只脚!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⑸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⑸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50 編輯

《我的娘子.1996》
我的娘子 和我一同演戏
红尘就是最好的舞台
在剧中 我愈演愈悲
台词全忘
一两棵树 或者没树
两张椅子 面对面坐下
你用很肥的袖子拭我的脸
拭去一两滴泪
喊我一声官人
我的娘子——
我写诗 把脑子写傻了
隔壁张三竟把幕布卷回家
给老婆孩子做衣裳 
我等着剧终谢幕
在剧中
最穷的人也有一根戏鞭
一根戏鞭象征一匹马
最酸的人也有一坛醋
一坛醋照样能醉死一个人
而你 我的娘子
跟着我你有多苦
一两棵树 或者没树
甚而寸草不生
赵阳 于1996年作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ぃ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ぃ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50 編輯

《来吧,匹诺曹》
匹诺曹,你这小小木头人
融到我们的社会里来吧
我们教你圆滑、溜须拍马
改变你一板一眼
胳膊肘往外弯的关节
用矫情让你潮湿
避免一触即燃
这里有物理学的杠杆
撬起化学的乳房和睾丸,还有思想
你不会孤单的
有藏尾猴子、露爱袋鼠亲近你
河马小姐变身为羚羊
挽着象牙走过
你不必记住你父亲
和他让你硬吃下去的梨芯
不必记住仙女和马戏团
我们这里一样有秋千
有荡来荡去的狐狸
将嘴削成比基尼
跃上狗众眼睫闪光的平台
至于钢丝绳上的山羊
可以将它遗忘
来吧,匹诺曹
我们拥有座头鲸
在巨大的胃里把棱角磨灭
把五官消化
我们都长有一张蛋壳脸
有的彩绘有的涂粉
但我们非常脆弱
匹诺曹,你来吧!
    赵阳   于2013.9.28作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3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3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50 編輯

《卡米耶·克洛岱尔》
春秋各自开始,我像个女人
像你:在石膏中沉思,并且发白
徒长的座基
再搁上一座雕像
完全消失——
我选择消失在思想的成年
行为的单纯之中
如拒绝被世俗之手摇晃的铃兰
成为走街串巷时的摇铃
我至少还能发疯
能凿去大理石上的细纹
还能裸一次体,却不能被生活撞击
从秋天出发,我到了低洼处
我从不走向身后,身后有你
正抵达夏天
巍峨的阳具
  赵阳 于2006-11-15作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J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J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50 編輯

《未来城市》
从第127层的套房里醒来,这是最后一觉
呆会儿搬场公司的人要来
我的家将迁居到西楼的地下五层去
在那儿田园风光美丽:巨大的换气机
会把最贴近地面上的空气带了进来。
楼道里卡丁车来来往往
交巡警闪来躲去。警车拉响警笛——
绕着螺旋体的城墙外围高速公路呼啸而过
“我后天要出差”我对我那来世的妻说
“赵阳兄”,她踮起脚搂着我,“我已知道,
但那里很远:要换乘好几部电梯
要搭乘空中缆车,(要注意伤风感冒:
听说那城市里有块玻璃坏了,到现在未装
官僚主义太厉害了)。你要保重。”
我涕泪横流!出差前先去商场购物
出来后到边上的快餐店啃上几口激素鸡
有了精力再径自回公司:乘38楼电车
到南楼殡仪馆下车。(你在那儿上班?)
那里的寂静难以想象:死人进来——
进入压缩机——出来是一块压缩饼干。
“经理,我我我,我的我的出差经费……”
然后趁时间尚早,乘直达电梯直上云霄(顶层)
在玻璃罩内洗个日光浴;再就近到医院配点药
出来,看到楼道上熙熙攘攘,繁华的商店开在两旁
拉门迎宾著着短袖衣的女孩,为我拉开门——
她的左臂因为长年累月地站在左侧拉门
导致她的左条臂粗来右条臂细
行道树种在花盆里,小鸟象挂灯笼那般放在笼子里。
回到家里,我多么厌倦,我把头深深埋在她的怀里
“你该洗洗头了。”她嗔怪地说,“噢,刚才物业来过了
我们已欠了三个月的房租了。没有热水
没有燃气,宝贝,我们仅仅靠着电……”
靠着电来写诗?对,明天我还有一天!
我要那着我的手稿去寻出版社
我们的楼下就有一家。“但是,我想离开”
她抬起头,望着我。我扭过身去想望望窗外
哦所谓的窗是一幅宏大的图画。揭开那幅画当真
有一扇窗:一个破洞:从那里传来机器日夜隆隆的吼叫
数不清的污水管,排气管,排线管,减压阀,锅炉
绞在一起。只要一次停电,它便瘫痪。
但在瘫痪之前,我又拨打了一次电话——
我们还得搬家,是的,搬出城市,立刻
我们忘了来时从第几个入口进来
但出口只有一个——
从那里出去的全是渣滓厌世者和百无一用的诗人!
                  赵阳 于2005-1-19作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う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う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TOP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8:51 編輯

谢谢公子小黑君,多切磋交流、多批评,共同进步!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あ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あ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