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1在一首诗中,我们失去的不是别的生活,而是现在的所过的生活。换句话说,任何人失去的也不是别的生活,而是他现在失去的生活。
面对着词语,我们越来越陷于一种深抚。诗语言与日常语言相互错杂,就如同这样一只小兽,它的面目是模糊的混杂的,你得去用种种技艺的手段去厘清,以还原这只小兽本真的面目。
当我们的词语触及于时间,或者在时间卷轴的后面,我们分明被一种崩溃与循环所禁锢。我们的妥协只能是:尽量满足于它活动的效果,或者是等待推动,别的事物就会以一种连续的方式来到,再不就是以种不可分割的方式。
于是,一切都是被强制的,指定的,安排好的,因而就有着“‘因爱而苍老的魂灵,无泪、有伤’”。

2对于语言,就其实质性来说,诗语言和日常语言是两种不同的符号,日常语言的功能在于叙事和表意,诗语言在于传递,一种深抵。让我们在时间的卷轴被翻开之前,我们看到的语言的是模糊混沌,当某种需要的到来,叙事和表意性越来越强,语言的形象性和抒情性被一再剔除。诗语言也就只能成为一种传递的符号。
我们潜行语言之下,,要做的是增强并创造语言的意象,隐喻,象征,暗示。适度突破原有的语法,抵近种具有让人有惊讶效果和可以被接受的词语排列组合方式。借助于联想,想象,幻想,,利用不同于抽象思维逻辑的意象思维逻辑,并使得这两种可以妥协同运作。通过对诗的结构,追求诗语言在蕴涵上的感悟启示性与层递的衍生性,形式上的音乐美和建筑美。
我们潜行与语言之下,舌头被卷着,一步步地触及语言的肌肤。“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我们是多么喟叹啊。

TOP

这家伙不吭声就收走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