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练习] 为了忘却的纪念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5-4-27 05:05 編輯

《死亡纪念书》
             ——为了忘却的纪念
早晨的太阳必须捧住它
把它沏成果汁注入血管里,一个人或一群人
住进小房子里,完成少女到少妇的发育
天空很远,星星在颤抖,广场上
一个老男人玩积木,很多人站起来,再倒下
所有的甜腻的声音在床腿边顺产,嘶哑的铁质隐匿起来
妈妈亮晶晶的眼睛里包着中药,艾草
水杉,杨梅和跪倒的枇杷树
村里的女人每天为它们浇水
清晨,有梦的母亲又去了广场
那里的河水不再是金色的,发出暗红
不同的地狱以不同规格招手
它们的微笑深不可测
妈妈出生在贵州山区,是贫困生
要吃早餐,稀粥、窝头、树叶的代食品
妈妈那时很年轻,在一所大学读研,用知识营养自己
遗弃暗色,无产者要进入火星过活
火热的太阳不降低温度
高原和山脉疯狂地狂舞
我喊妈妈, 妈妈去了广场
一些賍手伸进我的衣服里,不知摸索什么
黑瞳瞳的身影不报姓名,它们用拆迁的机械打磨我
它们很强大,妈妈在缩小,油菜花熄灭
妈妈回到了一张黑白照片
我爱妈妈,但对妈妈的照片敬而远之
照片的正面是妈妈的稚气的眼睛,背面是坦克车
那里出现的火光都是毒蛇的牙齿
幽灵在从郊外游荡到城市,妈妈和她的同学们被火舌割倒
奥地利的钢琴是潮湿的,大师挥着指挥棒,大提琴低哑
只有亿万只黄色的麻雀天真地歌唱
古书闭住了眼睛,从周朝一直闭到了民国
妈妈躺倒了,在我的怀里像个婴孩
我用酒精摘掉妈妈脸上的红花,老虎,豺鸷,说谎话的乌鸦
轻轻叩响门环,从一个墓穴到另一个墓穴
我看到了真实的子弹,不是北洋军阀突出的子弹
鲜血滴在柏油路上,浇不活一根根青草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坦克车不是抗击外敌
它在努力消灭一棵小草的鲜绿
广场只需要谎言,不需要绿色
要活着,为了活着,就要攀登到医院的手术台缝补嘴巴
用手势告知医生,“我和您一个立场,贯彻您的指示,不折不扣”
皇上翻阅着最恶毒的罂粟花发出恶香
妈妈劝自己相信,血管里日夜流淌着皇恩浩荡
妈妈从医院出来后,已经失去对往事的记忆
她的眼前是有西南的摇曳的枇杷树
那年我三岁,小草要长大,人要活着,老虎的牙齿更加茁壮
以胜利者的姿态溃疡一个古国
妈妈的同学们称为烈士和烈女,让活人羞愧
我变得顺从,顺从于坦克甲板里的发出的声音
房子,四方的房子里,我小心地把花朵藏进了身体
张了两千五百年的嘴巴,终于闭住
那句可以震撼自己的话语,终于得到了阉割
妈妈,我已经成婚,由女孩变成了女人
儿子喊我妈妈的时候,我已经五内俱裂
我已经失去柔情蜜意,失去在天空翱翔的翅膀
儿子,妈妈只是一个在午夜写诗的诗人
妈妈的诗歌已被切割,活着,又死去,死去,再复活
我的小房子,莺歌燕舞的监狱,通往坟墓的门已打开
我用残缺的翅尖给儿子写一封遗书
云朵永远不会找顽石作爱人,明天早晨
蝴蝶在早晨哭着离开了墓穴,芬芳的胴体

儿啊,妈妈成为烈女,天下写诗的人都会祭奠我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彩| 六合投∥注| 网络赚钱去SO娱∥乐∥城:顶级信用∥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将原稿彻底修改了,发到这里,请各位老师指点。谢谢。
外不住境,内不住心,可取法试试

TOP

对妈妈的祭奠,其实也是你内心情感起伏波动的一个历程,诗歌之美在这个过程呈现出来。但是诗歌又是一件奇怪 ...
苏苏 發表於 2014-6-13 08:58



    苏苏妹,诗歌真的是一根魔杖,写来写去就不会写了......

TOP

回復  幽谷幽兰


    哈哈,苏苏是个兄弟
苏苏 發表於 2014-6-13 19:03



   
早晨的太阳必须捧住它
把它沏成果汁注入血管里,一个人或一群人
住进小房子里,完成少女到少妇的发育
天空很远,星星在颤抖,广场上
一个老男人玩积木,很多人站起来,再倒下
所有的甜腻的声音在床腿边顺产,嘶哑的铁质隐匿起来
妈妈亮晶晶的眼睛里包着中药,艾草
水杉,杨梅和跪倒的枇杷树
村里的女人每天为它们浇水
清晨,有梦的母亲又去了广场
那里的河水不再是金色的,发出暗红
不同的地狱分泌出不同的甜蜜
它们的讪笑深不可测

妈妈出生在贵州山区,是贫困生
要吃早餐,稀粥、窝头、树叶的代食品
妈妈那时很年轻,在一所大学读研,用知识营养自己
遗弃暗色,无产者要进入火星过活
火热的太阳不降低温度
高原和山脉疯狂地狂舞
我喊妈妈, 妈妈已不见踪影
一只脏手伸进我的衣服里,不知摸索什么
黑瞳瞳的身影不报姓名,它们用超强的机械打磨我
它们差不多有了世界的高度
风里的血腥,妈妈在缩小,油菜花熄灭
地球甚至停止了旋转

    ——姐姐又改了,请兄弟再批示:)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