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陈建 於 2013-9-18 16:16 編輯

断常诗                     
1
春风浩荡 秋风也可吹酸隔夜凉茶 而万物
都将在光的嘴唇前断头 断发 确实 只有悲哀不被强迫

多年后 我举止丑陋 竟着衣冠攀爬慈悲火焰
真正的技巧天才 高举大风和一条嬉笑咧嘴的肥鱼

用精细口技 模仿爱琴海棕绿的哭声 西班牙般宁静的黑人姑娘
澄银的天平旁 你的目光落在哪边 哪边晶莹的下巴便高傲扬起

小茉莉 星空拥有日日夜夜的贫穷与富足* 这也仅仅只够悲哀
若说意外 是夫子抛起落叶 白雪 轻轻吟哦出 蒸汽中盘舞的青蛇  

*“我品尝过众多的词语/我深信这就是一切而我也再见不到再做不出新的事情/我相信我日日夜夜的贫穷与富足/与上帝和所有人的相等”——博尔赫斯《我的一生》
2

对过去怀一丝柔软 会惊讶 熟悉的敌人——正直必居其一 
好醉者叔夜 “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也挥舞吓死人的正直 
我不理解的是 某些爱 可归类于丑陋 却依旧正直 
依旧在烈烈大风扯开大旗 依旧抿嘴 喘息

信中说 清醒不应该是这样 清醒比正直丑陋——这几乎算是赞美
小茉莉 你预见哗啦啦的明天了吗?
词语垒砌淡蓝的咽喉 我丑陋于披甲 你 不 你没有
你只觉得——两片新月就合在了一起

*《世说新语.容止》:“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若玉山之将崩。” 可知嵇康容如树妖,呼噜摧山。
3

明天 科考队刚在异星球敲碎第一块矿石 你临窗醒来 
轻轻推开星空醉人的浮力 哦 这糟糕 我更愿安眠在你冰凉的眉雪

今天 雪山肺叶乌黑 手术台上移植水泥车 沙尘鹞身过秦岭* 
竟一口咬死你滴翠的双唇 大概 怀仁堂上 裸体京剧真有戏意

若粗略点 春后 小嫩芽也有毛绒绒的喜刺呢 那么放下敌意吧——
“能放下就不是敌意了” 小茉莉 我确信你连线了我的沉默

你扭动 我手指触电 有时是孤鹫踏白屏幕 有时把避孕套扔给拉金
有时企鹅 “滴滴”喊:有人扼死婴儿……喂 你有来自盛唐的视频

*2013年春,沙尘暴进入盆地,蜀人仰望了这一天象奇观,中华田园犬在咳嗽中对天狂吠。
4

瞧 桃子再媚惑 也是决然的 丰腴得一荡一荡 
想开了就跳下枝头 碎了一地血丝 这时候 
大地摸上去可能是苍凉的 拒绝对峙的

更可能你在白云间跳卡门 嵇琴嘶吼一声* 血就更湿润一分

这多可靠 秘密的攒美词在清晨出发 小茉莉
请选用一行诗句 种在溢出光辉的斜坡上
露水叹息前 你每爱她一次 神秘而洁白的耳语就璀亮一次

*嵇琴,传为嵇康所创制。宋时,将胡琴名为嵇琴,伶人徐衍奏嵇琴,方进酒而一弦绝,衍更不易琴,只用一弦理论终其曲。
5

今天 微薄上烹饪娇滴滴的思想骑士 比墙头红蛋 更真实
我想:假如黄铜撕裂身体 涂鸦大地 也只算秋风中的岔音

再假如 十二世纪的美人 诗僧 看见猿猴在巫峡上踩着翠叶纵身入云
教皇两次被赶出罗马 向天空勃起的哥特教堂* 回忆起900年后的曼哈顿

是否 是一片杂音……也许 夜黑下来 我会去湖边散步 并故意
让石头绊倒自己 小茉莉 水纹里 有你用水晶鞋 荡来的清矍微信:

“一头白发 生番表情” 那么 同未来握手时 该戴上火烷布手套?
免得那灼热的尖叫 是我们见面时唯一的声音

*宋徽宗时期,欧洲城市宣布共和,教皇被两次赶出罗马城,锡耶纳城云集了哥特式摩天大楼,高耸入云。
6

其实你我之间 漫漫无线电波滚着绣球 我发问 你摇弋轻巧的伞 都危险
天在收割微凉 这里依依扬扬叠着雨 你那里 线装书翻墙落入深井

或许有色彩 翠林不时会奔涌硫磺 青蛇自斟自饮缓缓缠尽虚无

其余呢 希腊于众神前被眼睁睁杂交 词人色盲于《璇玑图》*……都尴尬

秋明高远 这是性也是科技 小茉莉 你爱这耳光澄亮的肃杀吗?
大地如此轻薄 也许我会去趟山巅 站在宁静 汁液般垂淌的天空前

*苏蕙制璇玑图840字,据传藏诗4000余首,后呕血解诗者众。
7

尤其盛装的十月 堆积国日 世界精神病日 菊花挥刀割龙日 高粱地里 
中华田园犬吠成一团 95岁的刘起釪* 生前想借100元 人民币的钱

其实 抚摩香辣缈缈的帝国版图 会烫手 会想 雪山急吼吼入东海
是否不堪忍受 朱熹一脸方正的撕纸……晴朗的《尚书》竟冒出烟来?

如果更远一点 国风摇滚着雅致的咽喉 阳光毫无阻挡覆盖非洲
刚果河上萌芽了热力学 经上采薇归来的人 

会喊:小茉莉 跑啊 我看见了火

*刘起釪,历史学家,尤精《尚书》。老无所依,10余年未能洗热水澡,穷困卒于2012年。
8

火烧火燎的真理 是雅歌 是流星遗精狮子座 是热爱银丝的十字架
醉熏熏的顶破地平线 是万古寒夜 白昼尽管只有一瞬 
夫子也会伸出脖子 用耳朵给自己打了一个蝴蝶领结

明斯克的风会确认——天鹅必在冬天向人类乞食 风坚持抖动雕像
胡须上的霜花 所以 万能神庙的基石 终将以风化命名

来来来 我有一腔谢绝 总幻觉鸡血一样打鸣 而更真理的谢绝
是你一步 我就再退一步……想想 如果无人共赏绝望 
那青蛇 只一个眼神 就会让肉体健全的小动物陶醉 忠贞

我再想想……小茉莉 你的名字叫希帕提娅*
每天睡觉前我都会这么喊自己

*拥有惊人美丽与智慧的希帕提娅,亚历山大图书馆最后一代学者,因拒绝信仰,被狂热基督徒肢解。
9

真实的是 桃花刚憋足勇气 萤火虫灭迹 一江春猪东逝去
每一口呼吸 世界都悄悄缺角 我眼中含沙 轻柔 刺激:
《第九区》里烤龙虾* 卡夫卡呕出清亮的刀片 这 有什么不可以?

是可以 现实呼吸着未来的哑剧:举过火炬的手 燃烧着脂肪
指甲被文字剪去一次又一次 鳄鱼皮的星空下 它 仍在反复抠出血迹

小茉莉 春天会贡献所有的现实 倘若桃花爬出枝头 向夜幕吐出
第一口呛人的嫩红 请记得通知打鼾的虎鲸 请记得我的名字: 
每一次真实 都烧制进我们尘土的呼吸

*电影《第九区》:在未来,黄浦江上浮死猪,人类被H7N9感染。以烧烤外星种族龙虾人为乐趣的人类最后被感染变异成了龙虾人。
10

经纶大师的重要声音 会因释放死于苍阔 至于洗涤小花脸上
丝丝涌动的兽纹 便仅是人间技能了 千年之前的眉山夜 
你抚琴 青竹会摇曳精良的咽喉 问候来至虾人星 银鬃如火的客人

出入境管理局外 “突突”饶舌的螺旋桨 飞切吟哦者舌尖的蜡烛
小茉莉 我将回到天空 临刑前 他们给飞机喷洒暗金的溶冰粉
我想吃一口 暖暖胃 几匹脂虎 在机舱内鲜活 款款行于热烈

颓废之人也有惊喜 若我惊风火扯的呼喊你 想必 
你会从弦理论*的演算中 抬起蛾眉:
哦 每个旅行者 都会向平行时间 坦呈他的丑陋!

*弦理论认为组成所有物质的最基本单位是一小段“能量弦线”,在9+1维时空中的D3膜中,我任何行为,都会被你调频听见。
11

在戏谑的时光中学习每艘大船的名字 小茉莉 你的蓝色海军裙
有雪山完美的骨骼 每天都被风中野蛮的盐粒 磨出拖弋的流星

下午 我想风吹透了自己 也可能是悬在城门 垂头丧气的滴血
远方 白云擦着玻璃穹幕 越来越亮 伴着“嘎吱嘎吱”的颤音

仝泥车卧着蚕眉 我们曾赞叹它奇怪的呕吐物 纠缠着成为都市
光辉婀娜的尖顶 却沉默于它轻轻顶住嫩月亮 猛然的弹出刺针

计划生育的星球 会无端贡献嘻皮 伪道士 细雨科技 松下怀
也许会有封信 请在下个永恒打开 二十一克* 垂钓肉身的锚链

*1907年美国医生经临床实验称重,证实人的灵魂重量是21克,而狗死亡无重量变化,同证畜生无灵魂——后来被证明误测。
12

也许 闭上眼睛会好点 小茉莉 看这无可阻挡 看他写啊写啊 
看他直到白云之下:巨鲸捶打着胸甲 万众之花在钢铁前捏紧了拳头

而我 不可能一个人抵达这里 白与红 冷战中自杀的波兰诗人*
只站在这里 就会尘土飞扬……一只虎鲸搁浅后沉入马达的梦境

也许新世纪的十多年 浪漫正逐步坚硬 少数人角质的耳垂
会收集到这样的回声:
系统正在哄鸣着拔节 你膝盖暗处的星光 挥霍待尽

*冷战时期的波兰诗人米沃什常常想自杀,这也许真的发生过。
13

秋风苍阔 多少闪亮事物自勒于自己诡异的力 但你从无反对
当明月又接近于圆 轻巧摇摆出纤细的火焰 言语 会低于敞开的双臂

更难以反对的 这明月——独有神棍般瑰丽 我竟会目光犹豫
我竟生怕言语中的热度 熄灭于她无动于衷的暴力

有时想起 近百年人类中唯一的神棍 玩特拉斯线圈* 眩目的时代神迹
他坚持终生不娶 他坚持他分离原子不废吹灰之力

是否惧怕过质量?或在明月之下收缩了阳具……万物裸露 大概到此为止
躺在陨石坑里 小茉莉 也许你正咿咿呀呀流水一样的昆曲

*尼古拉•特斯拉,现代科学的爹,创造了二十世纪。
                                      陈建     2012-6-4~2013-4-6
收藏 分享

回復 2# 打火机
谢谢打火机读,确实典故用得多,不过典故经历着从真实到虚构,虚构的真实,可能的真实,被抹杀的真实的过程。

TOP

回復 3# 夜狼
谢谢野狼读。这首算是用心在写,不够方式不太容易被通常接受。我可能在尝试融合元素的效果吧。

另外,为甚都叫我老爷子啊!

TOP

回復 5# 天然石
谢谢天然石,问好!

TOP

回復 9# 夜狼

我相信这种偏见是重要的,甚至在诗歌进程是必须的!

TOP

回復 10# 阿尔
呵呵,不知道松弛些是什么效果,以后努力

TOP

回復 11# 逼割
问好朋友,其实我们面临的世界又哪有简单的事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