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原创] 马年元月挠几爪子(修订稿)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11 編輯

《祖先和姓氏》
祖先太远。太阳,步行走到那里需要几千年。
我抓住第一棵青草问:你从哪里来?这些雨滴点燃蘑菇
这些成为青草的泥土属于你。昼夜是你的纸牌
我记得祖先在我的甲骨上钻灼。最初只是为了占卜
天空走到哪里就被我带到哪里,只有一次意外
那是野兽统治大陆的年代
我们都是祖先通过泥土送来的信
春天打开我们,在一天到晚流淌的河边
雪花迸发的悲欢是中原;而我在成都平原展读
源头和流域的秘密——群山如信纸折痕
我的姓氏经常梦见驿站外的桃花
你们的血胤年年出现,在警示,在召唤
——我要走到你们那里,穿过我的生命的烟雾
《发愁出题》
一月在摇晃,我驻足在你的泥泞的记忆里,鳄鱼
抬着脑袋,头顶鹿角,控制天空和云朵
我说你可以出题目,在一月,这个雪人为你写诗
而你说最不愿意出题目。那就
眨弄一下你的眼睛,显得荒废或者怅惘
一丛文字与你对应,你听,耳蜗旋转永恒的雨声
题目就是塔尖儿,就是脱下鞋子扔向的旷野
砸到的一粒沙子。其实你害怕破土而出的春天
脸颊绯红,身子浅绿,我过去安慰说:莫娇羞
一月如窗帘摇晃,远帆上的星辰也摇晃
莫愁,莫愁成湖水,在三月到来前皮肤覆冰
桃花也会胆怯,青草也逃跑的样子,飘呀飘呀
这是写给你的一首小诗,你用嘴唇试试旋律
我且坐在木马上吃草莓,吃自己又酸又甜的手指
你该说“题目如春花!让人害怕!”
《零下38度》
这是荒凉的首都,迷恋一颗最远的心脏
按住冰雪的节奏。之外,是星际的经验之海
你驻足的地方变成一个你正在梦见的雪人
雪人是夏天的倒影,是沉船覆盖的沉船,是硫酸泪珠
我悄悄把雪人推到你的窗前,他伸进你的窗子
要叼走那首写给你的诗歌,那首没有题目的诗歌
银河三角洲的开垦方式如纺织丝绸
如耳畔旋绕的河流,嘶嘶燃烧的水
我是都城的唯一居民,遥远,没有地址,只是等待
一道黑色圆弧,一道你的目光横越的圆弧
零下38度的都城中心,我大汗淋漓,书写
在大雪和地球之间书写,书写你的名字
你眉间一瓣梅 花缓缓漂浮,只为安抚,不至碎裂
《右手的寂寞》
我看见你在一树梅 花下
眼睛盯着一朵朵转瞬即逝的梅 花,而脸颊凝视着我
你耳垂上我写下的诗歌正是一首咏梅
我右手为你写下的当年当日。啊 现在一丛手指
如梦境,如梦境里堆积的石头,如石头上的铭文
右手总是低于我的身体,如一场千年的雨
在地壳之下
现在你站在一树梅 花下,我写到:江山清冷怜君瘦
枝条稍稍改动,我就能看见你的眼睛
你倾身梅 花,安静如当年当日,伸出你的耳朵
让我书写,我该写下:偕君直上梅 花山
如今我右手囹圄里的神仙,翅膀折断,咒语失效
岁月稍稍后退,我就能与你眉目交接
即使,哎  我们,几生修得在同一根枝条上绽开
《万物静默如迷》
我笨死了,我这样说话,身子微微颤动
像一只不存在的蝉,在腊月
群山背后,太阳越过层层土墙给我送来烟岚
我准时服下这些苦涩的烟岚
你怀里抱着玩具熊,两只无辜的眼睛
我凭窗外蒙蒙灰色站立,春归皆如此
我回到北阳台那里看更深的落日
仿佛落在一位神仙伸出的掌心
蔬菜和水果忽略赋税
表针咀嚼微微寒意;爆竹碎片成冢
像一颗重新拼好的心脏。我不需要任何走动
而桃花回到三月,回到我遥远的心脏
那里滴答着蜜蜂和蝴蝶
万物静默如迷,我不再惶惑和走动
司春的神仙啊,你在我那无边的花园里
信步优哉游哉,到处是我的情节
我听见你说:一缕空气抖动,归于永恒
《有气球的静物画》
1
在你变老之前,这张静物画
是我从你的美术教室偷回来的
你的抽屉洞里除了鹅卵石
还有一条首尾衔接的河流
2
你捧着鹅卵石,鬃毛抖动
我梦见你,孩子,你在大海彼岸
你指使青草给我送来一束满天星
好像你画过的小花朵
3
气球沿着天际线飘动
从四面八方向你的手影托付彩笔
我亲吻你的手指
通过这些青嫩的线条,孩子
4
那是开家长会,我觉得这幅画对于咱家
价值连城,而且是真品
你幼稚的小手,沙沙起落
不惊惶,也不警惕
5
我把气球升起来,飘啊飘啊
你能看见的高度
晚上,它飘在咱家天花板上
我模仿你与我争论玩具熊是不是偶蹄
《底片》
这是私人的几个片段
有我到来,像沙滩有沙子到来
最终安静下来,凝望沧海卷着波浪
一次次变成词语,回到我那痛苦的底层
《无人公寓里的猫》
这里有什么可以翻出的事物
比如鱼刺、鱼鳞或者画满鱼腥的墙壁
夜晚,走廊缓缓飘动,这是潜意识
只有猫类知道,在我回来之前,亲爱的
我扶着你的皮毛走动,走出这间房子
我转身问你:影子搬出去吗
在你想不到的尘世之角落,我会更安心
而那墙壁背面画满飞鸟,是另一对男女
正在相互勉励,排练怎样分手
他们将在某个不被看好的日子消失
人群颤动,因为秋天裹挟落叶
无人公寓里的猫,刻画在天花板上
墙壁夜夜降落,降落成斑驳的地板
我们不再回来相互抚摸,不再相互抚摸回来
无人公寓是我们的使命
如同彼得在罗马重建的耶路撒冷
《失物招领处的谈话》
在尘世一个角落,几个老人
开设一个失物招领处,接着
四周陆续开设了酒店 旅馆,老年公寓,少年宫
SPA体验馆
接着在失物招领处内部开设了火车站,长途汽车站
体育场,医院,殡仪馆
朔风不减,一千年,一百年,接着又回到一万年
不合逻辑的逻辑
我听见两个走失的事物在谈话
像两朵常开不败的昙花在谈话
关于空和有,以及存和亡
我要说些什么,走进去,我是四壁拥戴的墙角
墙壁中间位置,那些边角构成的事物
向我倾诉他们走失的遭遇。我倾听,如霜听雪。
《植物的沉默》
我们坐在里斯本夜车上谈论这个题目
手舞足蹈,轮回的马在过道挥舞着偶蹄,抬起
炫耀他闪闪不锈钢的马蹄铁
我内心深处从海底爬上的陆地,像春节后
南风推来一队队青草,一队队拥进里斯本夜车
我们说:先生 请坐,女士请坐。我们侧耳,俯身
惊险而又朴素的经历
里斯本夜车只是经过里斯本的一个绿色星球
我们困倦中倾听,睡眠中倾听
直到,这些青草沉默在我们的凄迷的陷阱中
轮回的马偷偷轮回,但放慢节奏
因为他的一只马蹄铁被一片冰雪崩坏
植物的沉默————我们走在另一条高歌的道路上
到处是车门,睡梦中的人都能飘进来
《一个女人的画像》
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是一只长颈鹿
我拿起炭笔和夹杂炭笔中的光线
沿着她的轮廓,在外面写下:你是她
我冲着你依靠彩虹和大地混合体微笑的你
我听见你说:你不再是你
落日总是和树林混合在一起,树林总是和钟声混合在一起
这个比女人还女人的长颈鹿,抱持一种信仰
信念?确切说是一种偏执。我抚摸她的鹿角
一股寒意顺着我的手心涌入我的心脏
——那光线夹杂的炭黑线条在我的心内到处涂抹
《未命名的房间》
这里住过一个中年人和他怀里的青铜钟
夏天,浅草悠悠像一层棉花云,擦掠着地面
我们并肩站在窗前,手指头隔着玻璃相互触摸
你是那暗淡的灰尘
青铜钟是古代的彝器,是社稷的青铜身份
我依靠梦活着,活着依靠贮备梦
如同田鼠在田地挖洞,储存可爱的粮食
我的眼睛总是幼儿园的教室乱飞的短句
而我的耳朵总是老年公寓收割墙壁和天空之间的荒草
有时我瞎蒙正好蒙到一个奇迹或者神话人物
他身后的走廊停止旋转,一个巨大的信封是另一个世界
因此我不会因房间狭小而孤独
我用兼爱和非攻建立我的星系
那嘴唇拼成的星球属于你,而那挥手的星球不是你,永远不
这朝代和生命之间的房间没有名字
为了能在各种时代生存下去
我们并肩站立,不转身也不拥抱,永远不
青铜钟把我们催眠成一对神话人物
《被细黄蜂视力武装的十二月》
当雪花一朵朵凋谢,道路变黑
为此我很少走路,保持绵绵积雪
太阳走过那里显得开心活泼
你总是迷离横越,象一只野兔
我解散铠甲,护心镜,解散矛和盾
十八般兵器回归铁,铁回归矿山
雪花一朵朵回到你身边,成为一只宠物狗
在广场草坪叼着彩虹,来回奔跑
逗你发笑。你俯身,抚摸它
十二月可以剪成四个三月啊,无需担心
细黄蜂只是来打探,请求
河流到大海里抓取它的记忆
我索居,从粗茶淡饭中品尝史诗的味道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ヘ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ヘ提现即时到账SO.CC
收藏 分享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11 編輯

你是一个快刀手,这些题目,大约我只能写两个
在快速的移动中,那些宽度并未丢失,只是在某种剖面上,我想可以粗轧些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11 編輯

嗯 ,这也是我的方向吧。你要保持这样精准和尖锐。。。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