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仓鼠记》及其他 [打印本頁]

作者: 孙慧峰    時間: 2014-1-11 22:32     標題: 《仓鼠记》及其他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想了想》
有时我在忙碌时会突然停下来想了想。
拿出一支烟,不一定点燃。
我看着香烟盒、打火机,想了想就结束了。
我有时想了想,突然就觉得该做点什么
然后起身,离开原来的位置
绕过桌椅和饮水机,看看窗外大家说过的
云彩孤独而壮丽。
没有信与不信,没有落叶要扫
没有心情要去料理。阳台上的花草在自由呼吸
这很好。我想了想,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这很好。
《仿造》
没人能够仿造天气,他们只会说出
阴或者晴,然后
不阴不晴地温吞着波澜不惊的一生。
没人能仿造过程,即使最后拿出的结果
是仿造的。那个内心装着道士的人,
并不仙风道骨
那个哆嗦着用笔记录刚刚发生的人
不过是试图定格一个瞬间
却又被瞬间所抛弃
没人能仿造一个瞬间
这正若没人能仿造爱情。爱情由若干个瞬间的过程构成
因此爱情都是真的。
没人能仿造一个眼神、一个叹息、一个气质、一个命运。
没人能仿造出别人的内心。
没人能仿造一列火车,开在始终如一的途中。
没人能仿造气味、意识和声音——他的嘴里发出的
丝丝声,不是对蛇的呼吸的仿造
因为他没能仿造出蛇的舌头
虽然他用叙述和想象,仿造了政治,仿造了真理
甚至最后仿造出了他自己。
《大雪的道德》
我在室内,大雪在室外。
一场大雪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
那么多雪花慢慢飘下、堆叠
互相支撑、互相保持缝隙
保持缝隙,于是有了地面的蓬松、
枝头的蓬松,皮毛上的蓬松
道德上的蓬松。
蓬松感是一种暖色调,并由视觉传递给意识一种舒适
在意识当中,没人喜欢紧缚
没人喜欢紧绷绷的裤子(那些为了形体的女性除外)
没人喜欢紧绷绷的脸、没人喜欢紧绷绷的关系
没人喜欢紧绷绷的制度。
而大雪是一种蓬松至弥合黑与白、明亮与暗影的道德。
大道无形,亦无影,有人看见大雪的阴影了吗?
大雪悄无声息,那沙沙作响的是空气的摩擦音
今日大雪,今日宽松和洁白无处不在
我忽然就站起身,在室内来回走动
大雪在室外纵向下落,
我在室内横向徘徊。
《仓鼠记》
有一只仓鼠,我已经养了两年。
它从不出声,只是默默地
活在我为它营造的世界里
它起居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和
深夜,它都在笼子里的转轮上跑步
很快速地跑,转轮发出急促的咔嗒声。
在白天,它偶尔从木屑堆里钻出来
吃一些五谷杂粮,喝一点吊起来的水瓶里的水,
然后钻进木屑堆里,再无动静。
有时在周末,我会把装它的笼子
拎到阳台上,让它嗅嗅新鲜空气
晒一会太阳。我把笼门打开
它探头探脑一阵,慢慢走到阳台上
四处嗅,小小的鼻尖和圆圆的眼睛不断地在动。
它经常直立起身子,向远处瞭望
实际上鼠类都是近视眼,根本看不见远处
但它确实在瞭望,瞭望而毫无惆怅。
有时它会爬到我手掌上,然后沿着我的胳膊
爬到我的肩上,提起两只前爪,继续向远处瞭望
瞭望,而一言不发。
我叫它默默。每天下班回来
在聪聪迎接我之后(聪聪是一只宠物狗
每天下班我必须抱它一会,它才会停止吠叫),
我会去看这只仓鼠,我一叫默默
鼠笼里的木屑堆就会蠕动,然后一只粉嫩的小鼻子伸出来
在空气里不断地摇来摇去。
有时我会感叹:有何给我安慰
唯有聪聪和默默。一个是喧哗,一个是沉默
真实可信,触手可及。
《最好是飞机而不是火车或者汽车》
最好是飞机而不是火车或者汽车
飞机像抒情一样快。
最好是葡萄酒在杯子里
而杯子被捏在夜晚的手里
最好是这个夜晚在飞机上
天一亮就是异地。
最好是异地长满白亮的水
水里全是活的水草和鱼。
最好是说话的人比沉默的鱼少
这样就能安然地欣赏自由的摆尾。
最好是看见的都是紫金冠和石榴树
而不是纸糊的高帽和空心的核桃。
最好是走了弯路的人最后都长驱直入。
最好是遇到的都是善良的植物,
而不是穿山甲和犰狳。
《秋天的水罐》
她从出口出来,抱着
一只透明的水罐。周围的人都看不见。
她的脚步轻如秋日的白云。
秋日的白云都堆在头顶
那云层里没有多少水,光线是有的
但是不足以信任。她的水罐是空的
仅仅二十天。她下垂的手臂
现在从影子上举起来,搭在我的肩上。
我向她介绍秋天的葡萄,甜美多汁
而她只要水。不是为了灌溉。
不是为了解渴。我看见水罐在轻微颤动
仿佛为即将到来的充满做好铺垫。
我带着她穿过人群,从一排排的水龙头中间走过
她要的是蜷曲的水,不是顺流而下、随意赋形的水
她要的不是雨水,要不她不能带着一把伞
她要的不是陈旧的池塘里的水,她反感蚊子,因此凡是蚊子的脚
踩过的水,她都拒绝。
真正的水都是悬挂着,没有器皿,没有堤岸。
我带着她离开车站和广场,离开玻璃、塑料、和水泥。
脚步连绵不绝,没有风,树枝一动不动。我们经过
树木、房屋和铁路,在喧嚣终止的地方停下来
未点亮的灯和点亮灯证明这是黄昏。
黄昏里悬挂着亘古常新的水。
亘古常新的水是火的一种化身
能融化,也能燃烧,这一点,
白云不知,秋日不晓。
亘古常新的水是她的必要、生活的必须。
她的水罐正是前来教育我这些:
找到属于你的水,它的流动
将带你进入生而超越之境。
《树的刍议》
当我经过一棵树
如果它有叶子
我就会想
它们终会落的
只是暂时还没到那个时间。
如果它没有叶子
我就会想
它还没有遇见春天
并与之热恋
普天之下,唯有热恋
才能获得繁茂和扩张
才能烈日在顶
而身心清凉。
如果我经过的是一棵枯树
而且肢体健全
只是枝桠如藤条
在空气中竖着一张张极细瘦而无表情的脸。
我就会想它枯槁的原因:
或者是时间已到
或者是不小心患了植物类的癌症
然后会想到它什么时候
能再成为一次树
因为再枯槁的树
如果给它一场温润的雨
让它的根得到润泽
说不定会枯木逢春
有新芽如豆苗
绿而摇曳,幼稚而充满未来的意味。
实际上,经过一棵枯树
我想的最多的却是
它会不会突然倒向尘埃
压中我和旁边骑自行车的男孩
它的枝条会不会折断
像一只接近尾声的飞箭
软软地敲一下我的头
然后弹入湖里
被野生的鱼接住
送给另一只野生的鱼
做牙签
当然这些都是在没有风的情况下。
如果有风,情况就另当别论
因为风能吹拂
也能席卷。
一有吹拂,一切位置都会更改
也就是说,我根本不可能在一场微风中
走在一棵树下
而是应该和一只小老虎躺在草地上,
看一只蜜蜂如何带着毛刷和针尖
在空中上下、辗转、悬停。
如果有席卷,比如正好有一场巨大的龙卷风
经过这个人间
我应当是站在小老虎的身后,
在努力帮其稳住身形和精神。
而绝不可能有闲情逸致去端详一棵树
不管它是活的树还是
死亡的树。
不管这棵树被连根拔起
还是被拦腰折断。
《又一年过去》

又一年过去,我还没有读完赫塔•米勒。
已经陆续读了她两年多,
看来还有更多的两年
在前方等着。
过度的蜗居,使我在十二月中旬
仍然没有习惯东北的寒冬。
暖气片和楼房的保温层
弱化了我对冬的感受
看见雾凇还是想掏出相机
听不见鸟叫,还是觉得世界过于孤零。
又一年过去,我心惶恐,我说的是
我没有感到内心收获颇丰。
我卡在进步和退步之间,
虽然年龄毫无重复。
我曾经拟过这样的诗题目:
“梦境没有锁孔,我没有钥匙”。
早已过了白日做梦的年龄,
但我始终焦虑于,没有找到
那把能打开梦境的钥匙。
一年的时光就是一桶水
我连喝带挥洒,这一桶水已经消耗殆尽。
依靠暖气的体温,窗台上的花在深冬里
活得生机昂扬,而我经年的口渴症
始终没有获得治疗。
唇干舌燥的我
经常产生跑下楼的冲动
抓起地面的雪,塞进发热的喉咙。
又一年将尽,冬日的树骨瘦如柴,
树枝在雪地上的投影,
有的像十字架有的像我无端的怅惘。

《我坐在我的肉体里》

我的案头总是摆着几本书
三到四本书
摞在一起
但我很少拿起其中的一本真正地读进去。
一旦读进去,我的脑子
就会完全被别人的思想所占据
属于自己的自由自在的胡思乱想
就会灰飞烟灭。
我的肉体,就会形同一把椅子
而不是装着我,像湖装着鱼。
我是说,当我沉浸于一本书里
我的肉体就会消失。
我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我不允许我忘记自己肉体的存在
它有烦躁也有安稳
有舒适也有疼痛
它时刻提醒我
我不是行尸走肉
不是徒有其形的木乃伊。

我不和我貌合神离
我的魂始终守着我的壳。
我坐在我的肉体里
肉体用它的敏感性
时刻告知我真实地在世上存在着
有七情六欲,有头皮屑
有皮肤上的痒和眼睛的酸涩
如果我的肉体渴了,我就
拿起水杯;如果我的肉体饿了
我就走向饭桌;如果我的肉体
疲倦了,我就去休息;如果我的肉体兴奋了
我就去打拳、踢腿,让肉体大汗淋漓。
常常是这样,只有当我的肉体
舒服轻松,我的心情才会很舒畅
只有当我的肉体衣食无忧
我才能从案头的三到四本书中
拿起一本,随手翻翻
记住其中的只言片语
然后被肉体懒散地携带着,上床睡觉
或者走下楼,去呼吸一下
肉体需要的
新鲜空气。
《霾》
         ——给曾宏
看不见路,但是我一直在行走。
不是瓦罐,但是所有事物都被纳入其中
不是山呼海啸,但是没有一只鸟能穿过它
在空中露出一只鸟的生动。

鸟早已不知所踪
所有生动和形象均被删除
只剩恍惚与
恍惚

在恍惚中,我想看见你
而看不见你。
我的低语
被渺小吸收。
我的招呼
被微末阻隔

你明明就在世上,
但我找不到你,
你明明就在不远处,
但是我看不见你的山脉与河流
你明明就在前面走着,
但是我看不见你的足、脚爪、轮胎和履带。

你明明发出声音,
但是我不知道声音发自何处
什么深而不知处?
什么又是处处皆不知?

我伸出五指,
只看见了其中的三个
我伸出左脚,
只看见了膝盖以上的部分。

门明明开着,我却不知道门在哪里
窗户明明就在原处,我却再也不能走过去
自由地打开。

我明明心明眼亮
却只能摸索着生活
我明明肺活量足够,但是每走一步
都小心翼翼地呼吸。

我明明亲情爱情俱全
却如雾都孤儿
但我不叫奥利弗
虽然和他一样不向侮辱屈服
尤其是对
无形的无处不在的对人类的侮辱。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魅俪    時間: 2014-1-11 23:00

慧峰来了,以前春台有读。很喜欢。问候,读后感言。
作者: 匪石    時間: 2014-1-12 08:32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你在漫不经心地把空间拉伸出来,形成巨大的和立体的开阔地带,自如地游走在巨与细之间。你的句子在叠加中的延伸开去拓掘开去,很有个人化的特点。这样会不会固化为一种表达模式?在后面几首中,看到似乎在进行摆脱,我在猜想它是一种自觉意识的发芽。
推吧。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Л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Л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猛虎蔷薇    時間: 2014-1-12 09:0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拜读学习了,确实是值得推荐的一组好诗。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卐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卐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1-12 11:58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在他的诗歌中,我总看到一种缓慢,转身或者是拒绝,以至于那些都是袒露的,不作伪的广阔
对于所叙述的,他慢慢将些未知的部分拢来,然后将之慢慢地剥离,这使得一些是作为启示的
很好了,学习
精华留存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ニ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ニ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毒蝶飞    時間: 2014-1-12 18:51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学习!问好~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犭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犭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逸湖萧飞    時間: 2014-1-12 18:53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有些迷失,有些虚设,有些无关紧要,可能诗歌已经有些无关紧要了吧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呆呆    時間: 2014-1-12 20:5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温和的抒情。
于是就想起了一个词语:人文情怀
也许文字最终要走的,便是这样的道路,终极的关怀:人文的,和自我的。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马乙    時間: 2014-1-13 21:4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附议下楼上的——终极人文关怀。学习稳健饱满的诗。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秋若尘    時間: 2014-1-20 09:17

这一组前几天在手机上看到了,很是喜欢,今天特意再翻出来学习下。
作者: 秋若尘    時間: 2014-1-20 09:21

漫不经心地敲打,漫不经心地渗透,看似无形而又有形~漂亮的一组,收藏了。
作者: 孙慧峰    時間: 2014-1-20 10:44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1 編輯

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感谢大家的阅读~~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Я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Я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雁无伤    時間: 2014-1-20 11:26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0:42 編輯

仓鼠记我看过。年度最爱的诗。默默聪聪还好吗?祝你们新春快乐~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