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再跳一次——哥在悬崖下等你 [打印本頁]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1-4 10:56     標題: 再跳一次——哥在悬崖下等你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引子
大口喝酒,大把扯风
这丛林之中,篝火深邃,木鼓喘息,只有酒
能给我无穷的火焰

她还未照过镜子,还未走出家门
掼头衣和横条花短裙,戴银镯,秀发凌乱撩人
木制的脚箍空荡的回声不足以灌满丛林
槟榔只是最后一粒
难以嘴嚼的东西,好像专门为她设计
在清晨,她要寻找咖啡和玫瑰
情不独钟者比比皆是
他们隐匿人群
嬉笑、打闹、送秋波、诉衷肠、绣因果
让人体会不到清楚也甘心莫名
阳光在外围,心那个烧灼啊
我能抢去你的头巾饰物,却解不开雾中的项链
竹筒内水酒的脂粉和红唇,又冷又湿
羽翎幽光静止难动
你再火烧一盘蛇肉吧,再炒一碗
蚂蚁蛋夹青豌

那时还是个小屁孩,人头挂在村外
大青树青发绿眼,穿黑色短衣和宽口大裤,双臂舞动
那时我只想要看你,看你像一只扑棱扑棱的笨鸟
随我的肩膀渐渐低垂
残军的枪声不带任何征兆
枪声过后,父母亲消失
大片血色的、喷火的花盛开
花跟爱情无关,跟消失的童年和衣而睡
怀里的竹楼舞动,形似热锅上的蚂蚁
一些奔走的鸡和酒杯,保留了不安与摧毁
而大山、丛林、无边际的想法、尚未成形的女人
出生那天,就开始走失
刀子放枯枝烂叶上,心不过是枕头罢了——
枕着枕着太阳就蹦出来

腾蔓上
蚂蚁的小爪子触及蛇皮与糯米粒
树叶上的房子
摇摇欲坠
我们体内藏有木鼓
众人分享的节日
歌声闪烁
热闹是为了某些气氛
拥抱
接吻
我们是两只聚在一起的鸟
一起啄剩下的半片树皮

一念之间有多久?族人狂欢
烤熟的老鼠躺在水源边,木鼓带我击向天堂
阳光的槽里悬一把刀,干蚂蝗一路尾随
失血的也许只是风信子,也许是雨中裸了的躯体
一片丛林
一条密道
小鸟、或流水的村庄

虫蚁声灌满耳鼓,夜一次次地破碎
世界这时候没什么可以依赖
但我,确实抱着你,抱着黑黑的夜,抱着丛林和雾气
木鼓声音清脆,风让人昏昏欲睡
丛林野生的茅草,有一些潜在的法则
形同爱情这塑料桶内的东西
盛装的内涵
看似锐利,却一折就断,一磨就钝
舞蹈渐渐薄弱,气焰消退
被热情驱赶的人群,层层堆积
久没看见剽牛啦
牛眼睛里泪光点点,阳光反复,稻草堆得整齐
山峰凹下去的部位
我们悄悄坐着

好吧,就算我是一个失去耐心者
情欲泛滥的时刻
浅一脚
深一脚的
捧着菠萝蜜

其实,我不可能踏遍所有丛林
但我也切实串过姑娘,她们都近在咫尺
那时我有一种罪恶,常看黑蝴蝶乱飞
红毛树香气浅薄,总不如我假想的那么诱人
有人压抑不住,提一把刀,磨得雪亮
刀尖上包藏着祸心
层层的芭蕉,层层的梯田
他等我,给他机会,将我的头颅,挂到树上去
悬于树上的头颅
对他,也许是一种安慰
然后我就看见了她
头顶着白云
大山踩在脚下

丛林中有些腐烂气味
她将我赶出山外,练习眷恋,走之前,我不知道我还能是谁
她扫着满屋子灰烬
把我的外衣,藏在叶子下面
然后绕着藤蔓走来走去
火把像盏永远也点不亮的煤油灯
重复被使用
寨子西头到东头
那些偶然和细节
让人难以承受

1968年的雨季真的没有忘记
一匹细瘦的骡子,或者说马,一闪而转过寨门
佤寨的寨门,当时只是一扇待定的标记
然后听见枪声、迫击炮声、手榴弹爆炸声
血都是红色的,这种特殊的液体,装载泪水、仇恨
一个被掳的女人连同她的背篓
背篓里没有阳光,背着两颗星星
哭声封不住,篾巴上的夜光时有时无
这是仇恨陷落之眼
啊那火焰,已经封了最后落脚之地

火塘边上的麂子干巴,色泽油亮
此刻,我能藏起猎枪,截取其中一段,喂给亡灵
蝴蝶和你,一个东,一个西
有时天空空得一无所有,有时满是酒后的乱性
空荡的丛林,恐惧的战壕
子弹朝下,扫射
上午才来的那个孩子
他认识你,他摘的花,分好几堆
一堆分明是给你的,其中有着强烈的痛楚意味
下一阵枪击中伤者是否有我?
窝棚有腐烂的痕迹,它毁于战火,连同红色裙筒的女人
断裂的手臂、苍白的绷带、冒血的太阳穴
父亲十指紧扣
骨骸只是小个插曲
夜风中,我终于累得睡下
十一
从碉堡顶上搬掉沙袋,费尽了力气
风吹着手,沙袋像是更大的更沉重的一挺机枪
我摸到它的扳机还有子弹
又冷又僵的子弹,刻了很多影子,可以认定
这些影子大都手长脚尖,而眼神嗜血
如果不喜欢寨子宁静和赴死的人轻装简进
那,就在地界之内,埋藏地雷
我的想法是急促而射的子弹
一阵接一阵,凭空而来,又在沧海,消失殆尽
你可以感受那种可怕的力量
却想象不到其中原因
篝火燃尽之后,空余一堆灰烬
欲望的灰烬
木依吉啊,我们的神!
十二
断腿趴在丛林,我将同草木而逝
女人留下的面包开始发霉,而蘑菇有毒,不能狂噬
危险随时来自那些吵吵嚷嚷的鹰
刺丛是一个巨大的器皿,剩着我的躯体
穿红色裙筒的女子,成为我的哀痛
她提心吊胆,打手电筒
手拼命擦眼睛
前方的大石块掩住山洞、未来时光和路程
其实,这时候
一滴露水足以解决饥渴,足以让我,挽回一些余地
野鸡踩过我的身体,感觉不到一点生气
麂子踩过我的身体,感觉不到一点生气
木鼓离得太远,天空阴晴不一
我的木依吉无法眷顾
十三
窝棚还剩下一根火柴、一瓶酒、一场黯淡的人生
我们放纵自己
桃花在后面独自开放
鸟的爪子,野性手机,褐色短信
大地恍如堕落者的天堂
正常人难以驻足
野猪亡命地拖着血肉外衣
它身轻如风,还不需要承接落叶
人间幻景如过眼烟云
钻进丛林的女人
裸体
古铜色的肌肤长满蘑菇
仿佛一串串珍珠
若干年后,还被我的竹烟筒吸着
十四
凤尾竹下点一支烛,竹楼之上点一支烛
哭泣的乌鸦久久不愿散去
群山如此宽敞,我却无法空出谷地
鹰,也就无法飞进
余生渺小如一粒浮尘
现在月已西沉
风趁虚而入
蚂蚁的呼吸接近我的呼吸
烤肉的残渣上沾满血腥,肉体还在品尝肉体
走向黑暗,走向混沌
脚步的快感大于篝火的热烈
而悬崖,高于我的手心
蚊子吸附在黑暗身上,偷偷占领你我领地
偷看我们躯体,用蜜汁,诱惑我们
十五
我将路过两个路口,两根冰冷的竹竿
一根是女人铅色辫子,一根是野兽生存逻辑
最锋利的刀,永远藏在心里
我要沿东西南北钻出丛林
我依旧饥渴却不敢临涧取水
穿透树叶的光,穿透我的一生,石级始终难以为继
喉下三寸有蚂蝗,吸我哭声
于是想到悬崖
想到空空的茅草檐下,蜈蚣的尸体
迷途害人啊,不驯的藤萝无法理清头绪
另一端也许能找到自己
不管死的还是活的
十六
  
现在,你可以站在高处,误入风里
半空布满煽情的歌声
2014年1月3日初稿
注:
木鼓:佤语称“克罗克”,是佤寨的标志,是佤族的传统祭祀工具、乐器和报警器具。
串姑娘:佤族年青人一种谈情说爱的方式。
木依吉:佤族最崇拜的大神。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1-4 10:59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一曲佤族的爱情传奇。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匸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匸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秋若尘    時間: 2014-1-4 13:34

先提起来,稍后来读。
作者: 楚飞云    時間: 2014-1-4 15:3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从影子中寻找影子,从生活中寻找生活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Π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Π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1-5 10:33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quote]从影子中寻找影子,从生活中寻找生活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彐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彐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秋若尘    時間: 2014-1-5 11:16

细细地读下来,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震撼,为这个故事,也为这些字。无疑,这是一首很美的诗歌,细致又不拖沓,饱满又有弹性,情感和气息处理的都很到位,最主要的,是这样的故事让人沉陷。一笑的诗写的越来越成熟了。
作者: 秋若尘    時間: 2014-1-5 11:18

这一组,我来推一个。
作者: 叶开    時間: 2014-1-5 13:16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这一大组要沉下去读,先读前面几节,很是肆意而又绵密,很舒服。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1-9 13:31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quote]细细地读下来,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震撼,为这个故事,也为这些字。无疑,这是一首很美的诗歌,细致又不拖沓, ...
谢谢,新年快乐!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1-9 13:31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quote]这一大组要沉下去读,先读前面几节,很是肆意而又绵密,很舒服。
谢谢,问好。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4-1-11 14:43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3 編輯

是让我缓慢浸入的,也是缓慢地转身的
我只能说,我写不了长诗,也没那么大的肺活量
当精,,,,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ㄉ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ㄉ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匪石    時間: 2014-1-12 13:25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4 編輯

腾蔓上——————————————————————藤
蚂蚁的小爪子触及蛇皮与糯米粒
初读时觉得迷惑。再读时,似乎并不只是爱情史那么简单的味道,在幽暗的底色中有种巫气萦绕盘旋,密布着生存史的条条暗道。迷雾一般的气息是故意?与《隐语者》的畅快相异的味道。
顺便问一句:一笑是云南的?
精吧。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C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C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墨指含香    時間: 2014-1-12 14:59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4 編輯

这样的文字,读着让人心醉~~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公子小黑    時間: 2014-1-27 17:09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9:04 編輯

这种深厚沧桑的文字  不多见。读后回荡于心。只是感觉到题目略有些媚和俗。问好红尘一笑。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b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b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云垂天    時間: 2014-1-28 11:21

这个的确不错。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3-14 09:04

一并谢了
作者: 纳兰寻欢    時間: 2014-6-12 10:27

哇噻,这样写说。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4-6-13 18:47

先生的诗歌里增加了叙述的元素,但是意象纷呈,读得我心惊肉跳:)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6-24 16:18

回復 17# 纳兰寻欢
谢了。
作者: 红尘一笑    時間: 2014-6-24 16:18

先生的诗歌里增加了叙述的元素,但是意象纷呈,读得我心惊肉跳:)
幽谷幽兰 發表於 2014-6-13 18:47


谢谢。
作者: 留言菲语    時間: 2014-6-24 18:18

我是快速速滴读下来了,还是忍不住想点个“赞”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