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想起乌鸦又如何(18首) [打印本頁]

作者: 克文    時間: 2019-9-19 23:22     標題: 想起乌鸦又如何(18首)

*原来

一行蚂蚁爬上树
抵达最高的花朵后
消失
似乎有所指
似乎没有任何天气的意义

目睹这一切的
只有月光
月光却早已是老油条
不谈天不谈地


*不朽

骨折后才发现肿瘤
一个孩子的苦难
不知不觉中早已来临

冰冷的消息
在花朵上绽放
芬芳依旧溢满日子

没有不朽的嘴唇
话说说说说
有时候眉毛就完全变了摸样


*智慧

杯是什么
酒是什么
醉又是什么

一个秃顶的老头
举起杯
不喝酒
又醉什么

悬崖上的花朵
仿佛就在嘴唇之间


*荒野

拳头之下
荒野不碎
转转身
再来一次震撼
荒野已生儿育女

在黑暗与漂浮的云之间
没有任何帷幕能隔开什么
谁都会拥有的荒野
不要随意丢弃在聆听里


*韭菜花

韭菜不割
就有韭菜花
伴随关节游走天涯
哪怕有一天
在阳台,也走散了

韭菜花持续在简单的梦里
有一天从自己的坟茔前走过
韭菜花也不愿停下来看看
谁能停得下世界无尽的乡愁


*同一个人

他们都说
我还是同一个人
不信也得信
同样的名字
同样的荒芜

不可能不是同一个人
经常半夜醒来
思忖着自己的无能
还是飘着一样蜗牛的芳香


*悬崖

争前恐后,拥挤着
都愿意把自己
逼向悬崖

开花或不开花
跳下或不跳下
谁有心思去竞猜

抬头再向上望去
大雪临近
所有需要的舞蹈都会有预演


*从头开始

先从专卖店开始
先从洗发水开始
先从头发开始

可我光头已久
早已向结果屈服
早已向羞愧爆灯

从头开始
总还有一些惊人语惊天事
不曾休克昏迷


*尽头

楼梯的尽头
是脚步的饥饿
饥饿的尽头
是胃失去的最后欲望

鸟巢在楼梯之上
鸟在饥饿之上
尽头在飞翔之上

飞翔的尽头
是思想的无底洞


*听雪

走在空茫茫的大地
突然有人叫我
回过头来
只有片片雪花追随

雪的声音
怎么也会陌生
难道是梦还不够纯净

兰钦寺之外的冬夜
我的耳膜格外紧张


*雪

谁的野兽是雪
谁的天空是雪
谁的流放是雪

白茫茫的雪
死去又回来
回来又舞蹈着羞愧

岁月的杀手
如此细碎与晶莹
偶尔他们的口哨像塔尖的大师


*仿佛雪

上是天,下是地
中间都是雪的飞舞
我在哪里

前是雪的店铺
后是雪的坟墓
中间都是我的演唱会

仿佛雪非亲非故
仿佛雪无情无义
仿佛我一直都在哭天喊地


*那片不曾抵达的树林

不要关注是否茂密
不要在乎什么名字
不曾抵达,就是虚幻
那些厚厚的落叶
仿佛覆盖在秋天之外

仿佛谁又不能否定那片树林的存在
仿佛心中又渴望有那么一片树林
在清晨在黄昏在寂寞的深处
总能激起一只小鸟纯净的歌唱


*在路上遇到一只青蛙

那个时候还没通车路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就在那必须经过的破凉亭
遇到了一只极其夏天的青蛙
或许是我没有什么失恋的经历
居然耐烦了一只青蛙的倾诉

一只青蛙其实能说出许多奥妙
至少能说出我说不出的许多青春
可我总是那么容易错过了一片稻田



*从没人骂我是混蛋

我开始怀疑自己
我开始痛恨自己专爱鸡蛋
世界还有那么多的蛋
为什么不去打碎不去吸收
鸡蛋再癫狂还是鸡蛋
如果加上鸭蛋冷静的思想
或许树林就不是几棵树的简单

其实我早已混蛋八百年
没有人骂我,那是我早已失聪千年


*一场暴风雪并不简单

一种毒素在你的皮下组织停留
给你改变给你美
你嘚瑟毒素也开始嘚瑟
一种诗意敏感起来的时候
一些术语就从书本跳出来
你不得不去干扰那混乱的秩序

此刻你已无法逃离一种境遇
你想爱你想掩盖
可想一场暴风雪却又那么不易描述


*疲倦躺在疲倦里休息

黄昏只有更加疲倦
黄昏如果就是疲倦
那清晨也是疲倦
都在疲倦里贯通着
日子就这样一百年不孤独

说起风就起风了
疲倦跑起来也是疲倦的速度
虚构的心酸也不一定容易遗忘
当疲倦惊吓,疲倦一点也不会分裂


*再次想起乌鸦又如何

在胡言乱语之中飞窜
我不可能是乌鸦
哪怕灵魂乌鸦一样乌
我也不是灯泡的主人
灯光照见的腐烂与廉耻
不能随我的眼球转动

想起乌鸦哪怕是一种病
我的糟糕也有着一些振奋的动作
乌鸦并没有那么远,电线杆之上


2018.12.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