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即使是秋天(18首) [打印本頁]

作者: 克文    時間: 2019-6-6 16:22     標題: 即使是秋天(18首)

本帖最後由 克文 於 2019-6-6 16:25 編輯

*消息

走着走着就散了,流水一样正常
菊花先散了,还是狗尾草先散了
都没有一行蚂蚁进洞重要

在一条小巷,传来某人的消息
许多陌生的疑问又熟悉了起来
至少还活着,是多么合理的事

忽略的墙壁,又凿开一个门
穿过去,一滴水正好落在头顶
没有什么惊奇的,空随时能长翅膀


*火烧山

烧掉一座山,烧不掉兰钦寺
再烧掉一座山,也烧不掉兰钦寺
想从一座山上烧掉兰钦寺
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结果

兰钦寺里我的洪水一直泛滥着
不在乎放火的谁,有着怎样的官帽

看遥远角落处,满天通红
那么多消失的草木,滚烫着
只有兰钦寺一点也不虚无


*摘枣

自己家的那树枣还没熟
就带几个老同学到朋友家去
几个人一阵兴奋采摘之后
个个满意地坐上车去海滩了
威尼斯海岸吹着舒适的风

那棵也算高大的枣树
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改变
只有地上的落叶和一些不好的枣子
仿佛还在劫后的时光里叹息


*老头

一个老头照亮另一个老头
两个老头在树下交谈着
不想作为第三个老头靠上去

老头与老头之间
也会隔着很多篱笆
牵牛花牵不住一双双衰老的手

哪个老头先去滋润万物了
后面跟着的老头
并没有一一送去时光的礼物


*遗产

如果有什么遗产可以留下
那就是我的自卑
在内心深处隐藏着的
而时常挂在嘴边
都带点傲娇颜色的
却是那么容易烟飞云灭

有人说这是我的悲哀
有哪个傻子愿意继承
连上帝也忽略而过的石头质地


*再回到酒瓶里

当初一饮而尽
有贪婪,也有放纵
如今回到孤独的深处
不可能再是皇帝的模样

祖先没有忘了告诉
一些九月荒唐之外的花絮

再次潜伏耻辱不知的混沌
想撒尿就撒尿
才会有可能的艺术在重新孕育


*镜中

湖水沉睡
划一条小船
如画镜中
没有一丝涟漪
可以在傍晚
拒绝色彩的诱惑
一分一秒的艺术
都有着少妇的妆容
哦,夏天正准备悄悄逝去


*划痕

台风过后
森林还是森林
城市还是城市
看看自己的皮肤
却还留着蚂蚁逃亡过的道路
闻一闻有着黄昏的味道
如果紫罗兰从未出现
寂寞的花盆
怎会心甘在空中落下最后的弧线


*惯性

每天都写首诗
每首诗里都下场雨
每场雨里都有把伞
每把伞下都有着迷离的容颜
多么奢侈的沼泽
陷进去的春天
逃奔着万千花朵
不需要方向不需要扭曲
甚至不需要任何选择



*陌生的向日葵

陌生的田野陌生的天空
敬仰着他们的敬仰
沉思着他们的沉思
闯到他们中间拍张照
惊动不了什么
仿佛我是世界之外的旧梦
这些陌生的向日葵
仿佛是圆舞曲的中心
他们不知人间的生死



*挂钟和细雨的秩序

塔下醒来
向前抵达
张阿猫与李阿狗的争吵
没有围墙可以阻拦
换两双鞋与三双鞋
都有着旧吉他的伴奏
鹅卵石一路圆滑着
抬头望月
钟挂塔上雨细塔上



*天上月

你的,我的
天上月千千万万
在我们抬头的每一瞬间

云里云外,圆圆缺缺
在一杯酒里绕过烟阁楼台
你醉你的我醉我的

如今你埋我骨里
我葬你肉中
天上月却是人间最好的墓园

*秋雨

秋天的雨下成了嫌疑犯
落叶之后,我开始不镇定了
坚决地灭掉一个又一个烟头
我在日暮时分宣布戒烟

秋风也很浩荡啊
坦白了许许多多的枝丫
只等法官有情的判决

我想重温南宋的旧梦
鹅卵石却已滑到了大片大片的江山


*秋魂

渐渐从雨中走出来
伞早已与生活混淆不清
没有儿子过生日
我只活在自己的残酒里

给澄明的天空醉几次
命运不会改变,魂却更加放肆

随便描下电线杆上几只鸟
或者稻草堆里几条小虫
我就可以改朝换代一脸摇滚


*秋游

可以为所欲为的,是我的自由
不跪着,游是最好的镜子

谁跟谁来信了,那都是虚幻
只有风景的移动忠诚又亲切

我提着头颅,随时就行走在飒飒里
我不停变换着五官的静谧
没有凋与谢,没有去与留

譬如秋色的门票譬如看守所的大门
那都是月之后的阴影,也可以一起从容



*即使是秋天

我也不会金黄
我妈和轮椅
我妈和不会说话
即使是秋天
我也没有什么奉献
除了我是儿子

我妈和轮椅和不会说话
即使是秋天,我也没有幽怨
我妈和世界和野菊花遍布山岗


*从秋天开始

才不会惧怕那片灌木丛
即使它从不会辱骂
从不会侵犯。那片灌木丛守护的
花园,似乎有点遥远
即使随时都能拿出一些人们喜欢的
我却总有一层薄薄的隔膜

那是一片一直崇敬的灌木丛
它在那里坚持着什么
从不索取,从不像我时而牺牲着肉体


*秋天的极致

就是遥远半山上的公墓
父亲葬在那里,格外有层薄雾
仿佛在树上的苹果睡过一晚
秋夜的每一声叹息
不可能再是父亲的遗物
只有露水才能承载可能的一切

秋天的极致就是医院里的那棵柿树
拍了好多它的照片和母亲的照片
却一点也没有关联母亲病情的跌宕


2018.8-11
作者: 君晓    時間: 2019-6-10 15:27

技巧多了容易流于油腻,说道多了容易流于聒噪,抒情滥觞,创造力沦为破坏力,可惜破坏的是自己。
作者: 克文    時間: 2019-6-22 17:04

多谢批评指点!问好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9-8-29 11:14

每手都能让我呆会,但只是那么一会儿,我就轻易离开
不容易被你探触那部分,你似乎又所发现,笔触上又显得不够多,显然就不能困住读者
作者: 克文    時間: 2019-8-30 17:36

只是灵光一闪   

多谢马兄指点  问好!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