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旧作:苍茫断三十五首 [打印本頁]

作者: 李敢    時間: 2019-3-26 20:03     標題: 旧作:苍茫断三十五首

本帖最後由 李敢 於 2019-3-27 09:22 編輯

.








◎和一个好鬼乘风奔逃


我看到一个鬼
面容美好
在荒林中

去秋的
落叶
风起了
一片
两片
三四片

墓园虚寒
腐叶下
有鸟儿拍翅的声响



◎蛰居辞


白玉兰在墓畔
尚未开放
老倌子窝在床上,憋着一泡热尿

春天,已开始了高声喊叫
阳光喧喧,载着一只只灰麻雀在田野飞翔

野女子游荡在山野荒径上
野女子在树下屙尿
野女子攀着一棵大树,站在树杈上
冷一张脸,和野斑鸠骂架

野女子在风中唱一只山野小调
野女子向青天撕开白胸膛



◎和


黑天黑地
野火飘忽
是一只清凉鬼在

吞吐着细舌。清凉鬼有怀抱阔荡
隐潜着一轮月亮的沧桑
我也有皮囊清凉,收藏一具

合理骨骼
暗暗呼吸
应和着清凉鬼的嘘息



◎一个鬼吊在屋梁上


奶奶发明了一套鬼画符
她在椅子上打瞌睡
树。山峰
小马驮着小媳妇
在石头上日
他客观上反对
癫痫
和急惊风
墓园,乌鸦呱呱
蛇晒花



◎刀锋


他是男的,阴气十足
一辈子埋首乡村
他在早晨磨刀,越来越薄的影子
侧坐于古旧的木椅子上
吹凉风,细细的修着指甲

树木森森
下午,阳光把院中的石头
晒烫了

他在井边剥蛇皮
阴茎突出
白衣飘飘



◎冬日


吃麦子长大的男子,脸膛黝黑红亮
他有长大的躯干,伸手
摘落枝杈上残存的一片黄叶

茅草仆伏在堤岸,西北风吹荡着,苇叶在河汊枯白
……顺从的土地
河床干涸,暴突石头的坚顽

在凛冽的冬日,树需干净的睡眠



◎一个人扑在门板上喊叫


开门
开门
开开门

油灯昏暗
值夜人
手中握一串钥匙
他在门后

直立
心冷
手冷
腿脚冷

值夜人鸡巴也冷



◎七伤拳


天已经黑了丫丫在走马河边丫丫在一块石头上哭嘴
走马河是浩大的
丫丫一边哭着
听着走马河水哗哗流转的喧响

走马河宽十五丈左右
她不会凫水
跳下去,她是爬不起来的

夜深了,丫丫哭累了
丫丫把脑袋埋在臂弯
丫丫在喉咙深处哽咽

丫丫只有18岁
丫丫不再是一个姑娘

我望着她
站在走马河坎上
我看着她
抬起右臂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我跟着她,走下河坎
走在一条又白又硬的土路上

黑天黑地
我一步步紧跟着丫丫
近了近了
在竹林中,在我攒下的三间草屋内
一盏煤油灯闪亮

姐姐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你好半天
我到处找不到你
我坐在板凳上我睡着了

伯在她的身边,伯伯一直跟着你姐姐。
敢娃子敢娃子,伯伯在佑护着你姐姐。

我饿醒了
点着煤油灯到伯伯的坟边找你
我看不到你
就哭了,风把煤油灯吹熄了
我摸黑守着娘的墓坟
我不哭嘴

——姐姐不在
——我在
我点燃一盏煤油灯,供奉在堂屋的神龛上



◎苍茫断


生活很宽。很大。我们被滞阻在生活中,
我们被活着。生活它是芬芳的吗?
生活的味道是人的味道么?
我们长成什么样子,我们的生活就是什么样子?

杨改兰去世了,她的四个儿女去世了。
李克英,他死去了。
打造石凳子的人,在早年间就去世了。
石凳子是凉的,很好,坐坐就热乎了。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稻花香里话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在甘肃。在康乐县。在景古镇乡阿姑山村老爷弯社,
土坯房立着,两头老牛活着。
一头小牛慢慢的,在学着磨牙,反刍人间。
他们说,李某英的摩托车停在阿姑山村的树林边上,两三天了。

注:
1、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盗用流行语词;
2、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语出曹操《观沧海》一诗;
3、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稻花香里话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语出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一词。



◎白眼


他就是一个讨债鬼,这么多年
像一只狗。在人身后活着……

我不想右手像乌鸡爪
我把左手别在屁股后

他光着两瓣屁股
他在树子下站立

野猫子呜呜,在月亮光中飞
野猫子不吃半死不活的伢崽

走在田坎上,他翻转了一双白眼珠……
草屋黢黑。竹林子萧萧



◎喊春


下午。沙石料场。一片昏黑
白水河在流,青树林在半山腰青绿

两三朵白细的野花,在大石头、小石头的缝隙
风吹着她们
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想要离开一段时光
在晚些时候走

一阵紧一阵乱风扯横
我听不明白
你在说道些什么

别在身后吊着
别在身后叫唤我的名字

你叫吧
你喊吧
你可以长歌当哭



◎呜咽


装载机呜咽,宣泄着一身的苦痛
日日夜夜,重劳役的折磨
黑泥土。硬石头
在装载机的推铲中,在晴空下闪亮

驾驭者叼着一只香烟,光膀子,胡子黑
憨诚。笃实。稳健
他有一个粗憨的女人,守在山村
儿子在长高
他在老下去,不关注青山
不经营农业。山风在夜晚震荡
门窗哗哒哗哒响
他躺在女人身旁,鼾声雷响

在我眼前,是普什宁江在建的3号轻钢厂房
白灰色彩钢外墙板,光彩灿烂
在厨房墙脚下,春草淹没了去冬栽种的青菜
民工老少在空地上撒尿
白天黑夜,青菜在灌溉中,长不赢草荒



◎桂枝香





冬晨,最明亮的太阳光射过来了。我准备
在日暮时分去麻将馆打麻将
阿坝州的黑牦牛肉挂在菜市场口子,一根弯长的铁钩挂着牛舌

我提着两条塑料口袋,他们说红红火火是日子
两条塑料口袋装着风,像节日气球,喜庆吉祥

我有两棵贴梗海棠。贴梗海棠的树脉一直火红着,但贴梗海棠
还没有绽放花朵红火。春天很遥远
穿单衣的日子很遥远。贴梗海棠在冬日生新叶

养育春日的红火花朵。破棉裤挂一根竹竿,在风中荡



一棵红叶石楠被遗弃。在转运的土路上,根须上有土
还活着。如果寒霜下降
红叶石楠必将死在转运的土路上

我搞不明白:一棵银杏树在枝杈站一个人,在风中哭
我搞不明白:那么多人在河边麻将馆打麻将,很精神

女人,你今天去成都栽植洒金珊瑚苗,穿那件旧嫁衣
破老倌秃顶驼背,忠厚老实,憨痴憨傻
女人,圆白菜经过了寒霜,嫩脆清甜。你爆炒一朵,在今早吃

桂树枝叶在田地。被剪截。被老倌子焚烧。烤暖身体



◎云影


冬天,在河床上走,两只脚踩着一个个石头
我们已是云影中的兄弟,你在呼啸我在呼啸

你挖沙子。你搬开一个个圆石头,圆石头压住沙子
河坎边生着密匝匝的芦苇,繁盛,已经枯萎

它们在冬天,在冷风中晃荡着身体,它们已经死去
你。我。我们俩在冬天活着

一付强壮的身板,跟你一样我想有着,在冬天光着膀子
冷风吹激我俩的胸膛,俩只心脏跳荡,额头上渗出滴滴汗水

你站直了身子,喘气
我站直了身子,喘气



◎天亮回家


我在成都一工地
转运木枋
看着民工一条条
一根根
搬运上车,堆码整齐
再跟车押运
赶返都江堰工地
再看着民工一条条
一根根
搬运下车,堆码整齐
烟抽完了
困得慌,在四盏高热的卤钨灯的暖照下
发个短信问安你



◎屁瘢虫食记




屁瘢虫卑微,尖小着脑袋瓜,黑亮亮
一生在石头下面压着

但沙土壤中,它们生存得像模像样
打屁、跳荡

有一尺那么高……肚子朝天
蹬缩着细腿儿



沸水汆过再油酥,屁瘢虫香脆上口
灾荒年月,一个屁瘢虫可以下二两酒

洋马河宽广,河床上生着青草
大风在石缝中啸叫

一个屁瘢虫,两个屁瘢虫,三个屁瘢虫
搬开了石头,它们就见到了天光



◎无名觉


我已经忘记了谁在哭。在暗夜守
谁在老灶头摘除坏的白菜叶
现在,你已回家
他们在你身后掏挖,挖出碎木片,挖出骨殖

他们还将挖出什么?已经是身后的事了
锄头锋利,铁锹雪亮。泥土温润着
在挖出的土坑中植一棵树吧
日后,这儿将是一片浓荫……已经是身后的事了

你不会知道。窗外仍有微黄的路灯光亮
看得见的温暖那么遥不可及
你需要睡上一觉,等天光微亮时,再次醒转



◎秋决


手腕黑着,还在疼痛。我现在俯首,在一条河流上喝水
一只老山雀,寻到了一棵树的枝杈。从田地飞回到山林

秋风吹凉山野。一群青壮汉子,光着古铜色背梁在田间劳作
她们是一群红脸太婆。在广场舞动彩绸。俩老头敲打着锣鼓

斜阳的余晖拉伸了碑石的投影
他们。她们。回家吃自己的饭



◎赞美诗


人间有黑暗与光明,我在中间晃荡身体,耳中灌满忽剌剌的风声
和一个人隐约的叫唤

……大风吹折了生虫的银杏,一棵接一棵
假以年月,断折处必有嫩芽新生,壮大,裹藏旧时断痕



◎惘然录


谁活着,谁将引领着我去死?
谁曾经向我指认荒阔人间的万事万物,并予以正名?

在荫凉处,你不能说哭就哭——
阳光照耀着万里山河。在每一根被照亮了的草茎上

蜷伏着一个个昏睡的魂灵。



◎噬心辞


蚂蚁很黑。很瞌睡。看到一只只蚂蚁
细细地啃噬一个人的身体,请不要唤醒那个人

我们等着明月升起。我们等着那个人睁开眼睛
我们等着他:直立于峰顶,魅影像幽昧的河流

引领我们
投奔大海



◎神咒


我定要获拥一片,旷野荒原
背靠一脉青山
在黑夜,将阴茎插进温润的土中

蝈蝈跳荡,一阵嘶鸣。麦穗茫茫
风吹。沃野千里



◎复活术,兼寄霜白


河北有多远,有一只鸟远
一只鸟在云空飞翔
从市中心赶回家,有25分钟的车程,这是在保定
去过那儿的人说:保定,近似于京都的气候
他怀念那儿的咸鸭蛋,油条,和一碗香气扑鼻的小米粥

他不晓得火烧
我生在保定。我是一个蒙着黑面的老成人,在清晨
顶着一根根白发。到市中心摘下蒙面巾
我在院中堆满劈柴
它们是一棵棵死梅树。死楠树。死银杏树

如果没有意外,人将在今日撬挖走二十七棵国槐
人将等着我回家
人将向我细细分解一些花木经;和生意经
人将支给我一沓新版人民币
天将晚时,我将立定在土坑,听林子里归鸟扑腾

甘肃很近,一泡尿就尿到了。我想去甘肃省吃土豆
吃羊肋巴在定西
一只无人驱赶的羊等在一条大街上
等着被人剥皮。等成一锅汤
但我哪儿也去不了。属于我的清晨和黄昏,相距25分钟的车程

我相信土地再生。生青草。生梅子树
生一棵棵桢楠树和银杏树
我把柴灰撒回田地。我把劈柴烧成灰。我在院中架上劈柴
——我钻木取火,烧荒烧落叶
我从身体取出火石火镰。或者火柴。或者打火机

注:一只无人驱赶的羊,取自江一苇的诗题。



◎异世人


他是人。但没有人的形体。没有脸皮
言辞玄秘,一直在说
——那么多人在听,用心参祥
你在边上。仅止于活着

闭塞耳目,些许疼痛和着些许喜乐
你就走开吧,世间有那么多树在绿
不必悬吊着一根朽坏的屋梁
你走动。林中绿光莹莹,摇漾着你的身影

阳光晒黑你,风吹着你,天偶或下些小雨
够了。已经够了
慢慢活着,赤脚踏实每一天
你的胸腔,或有万树的生气充盈

人间茫茫,异界渊深
你够不着,自有异世人在转身应变



◎荒寒行


一双旧鞋子,鞋带系着晾衣钩,挂在铁制的窗架
过了五天五夜,鞋子上的井水已经干透
关院门。收椅子
风吹一片屋瓦,碎裂在硬地

天在黑下去,他听见窗外蛐蛐在低鸣
现在是冬天,穿一件单衣感觉到了冷
远处一只狗在吠叫。那是一只体量很小的成年狗
他喜欢威猛乖觉的大狗

白花狗灰麻狗。黄狗黑狗。在旧社会喂养的土狗
旧物种在被淘汰。旧人被淘汰
新人活成旧人后,在木椅子上瞌睡频频
一根细铁链,栓住一只看家狗。猪在猪圈睡着了

树活在田地。桂树叶子墨绿,紫薇树的叶子早早掉光了
草深,荒芜着院庭。他又听到灰麻雀归林



◎一棵在天地间生长的绿树


我有一棵绿树
他生长在天地间
在墓门外头

这棵绿树
他绿色的叶
和他的花骨朵儿
在早晚
冷凉清幽的风中
一片片绿
一朵朵开

一个人,他披一件棉袄
扛一把锄头
绕着绿树走

尸骨硬白
一根根
盘着
绕着
一颗暗红的心脏

这个初冬的老人
他其实是
一个体毛茂盛的青年汉子
他为什么给了你,一张老苍的脸容



◎木耳


在清晨,我选择了
坐在泥地上

像一根朽坏的木头样
我有一身的黑

木耳丛生在手臂
及腿股上

我吃下黑木耳
晨雾在身体上蔓延

过路人,如你在树下望到一架骷髅
不要惊疑,转身走你的路



◎少年和两个红苹果


十八岁时,我还是一个羞涩的少年
只有个子还没有长心
秋天,我去国家存储粮食的一个单位里上班

多好啊,每个月我有近50元的工资
这是213国道线上的一个小镇,你们就住在镇子里
我。和你们住在同一个小镇

你们在镇中心住着,我在镇尾住着
走出粮站的大门,就是大片的农田,和一处处农村的院子
我一个人,常常散步在稻浪滚滚的田野

某日,你们结伴来到仓库里,白衬衣和方格裙
一个端着一盆清水
一个擦拭桌子上的尘灰

十八岁,我还穿着一条白色的田径短裤,坐在床沿上
天说黑就黑下去了
两个红苹果一样大小,放在书桌的玻板上



◎葵花朵朵


擤鼻子的人,种植有一大片葵花
他在葵花开时,向着田地擤鼻涕
他在年少时,一边擤鼻子,一边播撒着葵花籽
他在小学毕业时,背着书包,倒退着走回院门

他生着一只像葵花籽一样的鼻子
晨光耀亮了他的白牙齿,抓一把葵花籽放到你的手里
他说葵花朵朵向太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集市散场了,他提着一杆秤,站在校门口等你

擤鼻子的人,现在是一个身长体阔的汉子,一年四季
着一件纯厚的土白布褂子
在割掉葵花的脑袋后,从深井吊一桶清水冲澡
擤鼻子的人钻进葵花地,听得见他嘹亮的口哨



◎密西西比河


密西西比河,一条遥远的河
密西西比河的河风吹啊
吹着河边的树。吹着河边的草。吹着河边一匹马
密西西比河的河风吹不着我

我坐在密西西比河的河边上,密西西比河的阳光照亮了我
我的眼睛乌黑,我的毛发黑亮
我的胳膊细瘦,够不着密西西比河边的一片草叶
这是在秋天,密西西比河的河水一定很凉

密西西比河汹涌着,咆哮着,奔流向海洋
让伐木者醒来吧!醒来吧
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
密西西比河的河风吹啊,吹荡着流云,吹卷着两岸的枯枝败叶

吹拂着一些鸟人,是黑的,他们又矮又胖
像一块块蜂窝煤球,圆滚滚的躯干生着12个圆孔
堆码在一个国家的土地上
一个国家的阳光洞察12个圆孔

一个国家
惠风和畅

备注:
1、让伐木者醒来吧。引用聂鲁达的诗题;
2、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引用惠特曼的诗句;



◎漂泊者言


那些是来自于德国的房子,青灰色的外墙
上面盖着黑色的屋瓦
在一棵棵绿树的掩映之下
他一幢幢穿越过了那些来自于德国的房子,在绿树间
穿着黑暗的衣裤,或许他在那些房子里住过

现在,他去了柬埔寨
这是亚洲的一个国家,距离我的国家很遥远
站在国家的高处眺望
我没有看到柬埔寨的房子
柬埔寨是一个很矮,又很绿的国家,长着一棵棵巨大的绿树



◎骡马市


一匹灰马。一匹黑马。在轮回中,
你挺着灰白肚子,晦暗不明,亦或是竖立一根黑瘦的棍子?
“我需要丰腴。”
请,继续黑瘦下去!
似吾等大腹便便,实在难看。

看见你的肚皮。我抚摸你但不冲动。圆头圆脑。
纤细的美人喜欢你。细瘦的乡下丫头穿破洞牛仔裤。
“一头骡子太有福气了。”
一个在树下睡觉的汉子,不是活在菩提树下的修士。
一个汉子背过身在树下撒尿。口哨嘹亮。



◎金秕谷


我见到的天很蓝,在旧住址外
在沥青的宽阔路面上,铺着一层金秕谷
我是赤身的
你们见惯了我赤身的样子

现在,我拾起裤头穿上身
套一件圆领褂子
一件灰条纹T恤和一条麻灰色的系带长裤子
在金秕谷子上平展着。它们曾经是旧的

它们是湿的。金秕谷的毛刺扎在后背及裤管
捡它们起来,可再穿一两年
我知道你们是我的亲人
我们走在宽阔的沥青路面上

一些个穿着灰暗旧衣的老女人从城门洞里走出来了
我沉默着。亲人们没有话说。我们相跟着走进城市



◎手续


她多么年轻,穿着却那么朴素
她说她要去游泳
游泳池在城里。她乘一辆公交车去游泳
我们有一辆旧车。我们就载她进城游泳

我们的文件已经放在办公桌上。三张纸
一张纸大一张纸小,一张纸最小,在文件袋中
还有一小片碎纸折叠
她在文件袋中抽文件

现在,我们和她共有着一刻钟的时间
她不必将折叠着的那一小片碎纸抽放在办公桌
她不必拿在手里,没有意义
她需要游泳。我们需要。和一片碎纸的慌恐保持同步

立此存证。我们已经是补办了手续的人
我们有一辆旧车,我们载着她进城游泳
她是一个年轻人,遵纪守法
守时。上班下班,于黄昏时分乘一辆公交车进城游泳



◎一床棉被


总有一日,我将回到家中
我的爱人,她已经忘了我

我将坐在我坐惯了的旧木椅上,安静
认真地吃一碗米饭
我不让我的爱人手忙脚乱

我的爱人,站在窗前
遥念:我回家的行程

我将越过的河流:无声,暗暗流着
山岗上的落叶树吐着新芽
我将走过的长街,路灯微亮,土尘在静静下落

总有一日,我将静静地躺在爱人的身旁
一床棉被盖着我和爱人的胴体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9-5-7 11:23

虽然是旧作,字字剜心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9-5-7 11:24

《一床棉被》写的很温暖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9-5-7 11:25

《骡马市》有弦外之音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