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塞尚,新旧几个 [打印本頁]

作者: 薛松爽    時間: 2018-2-28 15:34     標題: 塞尚,新旧几个

本帖最後由 薛松爽 於 2018-3-4 09:47 編輯

塞尚

他在母亲去世的下午还在作画,
他一刻不改变自己肩部微微倾斜的姿势。
将面对的坚固、完整、静穆搬移到纸面,
这坚固、完整、静穆的
祭奠、缅怀,与挽歌。

骂年

风雪中充满了咒骂。
仿佛仇者坐于道路中央,
将他的满腔悲愤一把把掏出来。
我朝着他艰难行走,并将仅剩的残破之躯披于他的冰凉身体。

塔基

大雪中的残破塔基。嵌入大地
深黑如水井沿口。
雪雾中它重复了一百次的訇然倒塌
过程如此缓慢,犹如当初它的成长

宽恕

如果我能理解那些
寒风中虬曲的枝桠之美
我也就能宽恕这一切
遭受到的全部的嫉恨与打击
如果我能够参透上面无尽的蓝天
我就是那仅存的一粒红枣
缩成指肚大小 又干又硬
高悬枝头
心甘情愿被灰喜鹊啄食

年月日

某一年,大雪天气,我的母亲
忽然要到一个地方去
她收拾了衣物,带上一大盒点心
就上路了
走出枯枝密布的村子,走进了白雪旷野
整片雪地只有她一个人在走
整个世界联结一起的雪
被母亲剪破了
她的身影像一只鸟
在雪地上留下脚印
一个人走向深处
白得刺眼的雪吞没了她
是不是由于她的这次雪地远行
才最终导致了她晚年的不绝病痛?
才打开赞美诗的泛黄册页
不停低头、哼唱、忏悔?

星空

我隔着产房窗户观看天空
窗玻璃因供暖而水雾迷蒙
星空模糊透出光晕
仿佛妻子隆起的腹部
一个硕大婴儿在里面涌动
他甚至抬起脚掌蹬出一脚
那个地方便隆出更明亮的一块
一切都是无声
蓬勃的心跳散布在空气中
当深夜天空转成更深邃的清明
一声啼哭划破宁静
妻子的苍白大理石脸孔旁边
婴儿的紫红面颊如朝阳初生

雪国

雪雾迷蒙之中,仿佛
那一个居所就要显现:
鸡卧于磐石,母亲整理清晨面容
她依然走向衰老。白雪映照下,皱纹愈发清晰
而她惟有欣悦

这是喜悦的国度。
看得见尘土里的亲人。举手,投足
一些俯首的动作让她恍神
而她听不见。隔着这么厚的冰,她听不见
这不是惩罚,这是挽救的一种

当儿子们翻越土墙,屈曲着
腿脚靠近。风刀割面
那片白色壤土变得混沌
母亲再一次走进地洞,吞咽苦涩的灰灰菜

而鸡鸣会穿透磐石
我的容貌会显现在那片不确定的荒原
母亲们用不断的劳作扎下根系,防止家园的席卷
那少年时出现的背影,会重新搬来石头
压住晃动的银白地平线

冬日之河

一个哀悼者将身体
俯伏于地面
他的面孔甚至淹没在泥土之下
像一条冬日河流
以坚硬的冰块代替了无尽呜咽

依然有人踏着水中石块
越河而过
履冰者的足踝像从
青色冰上长出来的一截
淹死的孩子去向不明
多么深的河流,多么广的哀恸
都隔断不了两岸的牲畜、鸟兽,黄昏的细缕炊烟

这来来往往的哀悼啊
会推远成为背景
当春天,黝黑的树林又一次泛绿
当乳白的花朵缀满了枝头

我的花园

母亲是花园的最初建造者
她以土坯垒就了坚固基础
描出了条形叶子和五彩翎毛
栽下了摇曳的和煦植物
人至中年,我日益沉落,花园上升
我摸不到树梢颤抖的新叶
一株株树木悬在半空,根须垂挂
结着的虫卵,如一枚枚喑哑的铃铛
禽鸟的足掌云彩般踏落
一只黑鸟的尸体会随时坠下
头颅的眼白犹如残雪
我穿行于这疏阔花园
已忘记了性别和姓氏
只知道母亲居住在这里
她打造了一盏明灯
我走在这些光亮里
我靠吃光而存活

夜行黄河古道

大团大团的黑降落
将我们围裹
伸出手  不见五指

多少年看不到自己的掌心
我们摸黑沿着
乱麻般的微白小径
并肩前行

黑色的罗网里
乌鸦  羊皮  甲骨
父与母  沉默如铁
车辚辚马萧萧
没人注意路中央尘土里
一个孩子的哭泣
我们还有一卷经书
还有能揪出泪水的汉字

黑夜为我们披一件玄衣
身边是苦难的兄弟
我们有共同的脊骨
黄色的汁液滚滚
就在身边  我们看不到

像那些青铜
老子的灯火不灭
竹简在夜的深处腐烂

青山

中年裂帛,皮肤撕裂
青山和我都不再完整

青山堕入人间,服役做马
和羊群四散,驱离土地

做我妻子,与我同衾
做我父兄,和我抵足

交换身体,交换浊泪和流水
墨与血痕,交换无名的甲虫

当我们相携,两个跛足
在人间烟火里奔走;

当我们相对,在浓重霜夜
吟唱古老的丝弦和诗经;

衰老分离,我们两手空空
返归故乡,彼此遥遥相望

为我墓穴,与我同寝
为我蝉蜕,和我共衣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8-2-28 18:52

喜欢《年月日》,此处无声胜有声哈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3-5 16:36

塞尚

他在母亲去世的下午还在作画,
他一刻不改变自己肩部微微倾斜的姿势。
将面对的坚固、完整、静穆搬移到纸面,
这坚固、完整、静穆的
祭奠、缅怀,与挽歌。

骂年

风雪中充满了咒骂。
仿佛仇者坐于道路中央,
将他的满腔悲愤一把把掏出来。
我朝着他艰难行走,并将仅剩的残破之躯披于他的冰凉身体。

塔基

大雪中的残破塔基。嵌入大地
深黑如水井沿口。
雪雾中它重复了一百次的訇然倒塌
过程如此缓慢,犹如当初它的成长

宽恕

如果我能理解那些
寒风中虬曲的枝桠之美
我也就能宽恕这一切
遭受到的全部的嫉恨与打击
如果我能够参透上面无尽的蓝天
我就是那仅存的一粒红枣
缩成指肚大小 又干又硬
高悬枝头
心甘情愿被灰喜鹊啄食


这些都有雕塑感,这使我一再回头去读,那些悲凉,那些微凉,那些静寂的塑像,仿佛它们可以覆盖我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3-5 16:39

年月日

某一年,大雪天气,我的母亲
忽然要到一个地方去
她收拾了衣物,带上一大盒点心
就上路了
走出枯枝密布的村子,走进了白雪旷野
整片雪地只有她一个人在走
整个世界联结一起的雪
被母亲剪破了
她的身影像一只鸟
在雪地上留下脚印
一个人走向深处
白得刺眼的雪吞没了她
是不是由于她的这次雪地远行
才最终导致了她晚年的不绝病痛?
才打开赞美诗的泛黄册页
不停低头、哼唱、忏悔?

星空

我隔着产房窗户观看天空
窗玻璃因供暖而水雾迷蒙
星空模糊透出光晕
仿佛妻子隆起的腹部
一个硕大婴儿在里面涌动
他甚至抬起脚掌蹬出一脚
那个地方便隆出更明亮的一块
一切都是无声
蓬勃的心跳散布在空气中
当深夜天空转成更深邃的清明
一声啼哭划破宁静
妻子的苍白大理石脸孔旁边
婴儿的紫红面颊如朝阳初生

雪国

雪雾迷蒙之中,仿佛
那一个居所就要显现:
鸡卧于磐石,母亲整理清晨面容
她依然走向衰老。白雪映照下,皱纹愈发清晰
而她惟有欣悦

这是喜悦的国度。
看得见尘土里的亲人。举手,投足
一些俯首的动作让她恍神
而她听不见。隔着这么厚的冰,她听不见
这不是惩罚,这是挽救的一种

当儿子们翻越土墙,屈曲着
腿脚靠近。风刀割面
那片白色壤土变得混沌
母亲再一次走进地洞,吞咽苦涩的灰灰菜

而鸡鸣会穿透磐石
我的容貌会显现在那片不确定的荒原
母亲们用不断的劳作扎下根系,防止家园的席卷
那少年时出现的背影,会重新搬来石头
压住晃动的银白地平线

冬日之河

一个哀悼者将身体
俯伏于地面
他的面孔甚至淹没在泥土之下
像一条冬日河流
以坚硬的冰块代替了无尽呜咽

依然有人踏着水中石块
越河而过
履冰者的足踝像从
青色冰上长出来的一截
淹死的孩子去向不明
多么深的河流,多么广的哀恸
都隔断不了两岸的牲畜、鸟兽,黄昏的细缕炊烟

这来来往往的哀悼啊
会推远成为背景
当春天,黝黑的树林又一次泛绿
当乳白的花朵缀满了枝头

我的花园

母亲是花园的最初建造者
她以土坯垒就了坚固基础
描出了条形叶子和五彩翎毛
栽下了摇曳的和煦植物
人至中年,我日益沉落,花园上升
我摸不到树梢颤抖的新叶
一株株树木悬在半空,根须垂挂
结着的虫卵,如一枚枚喑哑的铃铛
禽鸟的足掌云彩般踏落
一只黑鸟的尸体会随时坠下
头颅的眼白犹如残雪
我穿行于这疏阔花园
已忘记了性别和姓氏
只知道母亲居住在这里
她打造了一盏明灯
我走在这些光亮里
我靠吃光而存活

夜行黄河古道

大团大团的黑降落
将我们围裹
伸出手  不见五指

多少年看不到自己的掌心
我们摸黑沿着
乱麻般的微白小径
并肩前行

黑色的罗网里
乌鸦  羊皮  甲骨
父与母  沉默如铁
车辚辚马萧萧
没人注意路中央尘土里
一个孩子的哭泣
我们还有一卷经书
还有能揪出泪水的汉字

黑夜为我们披一件玄衣
身边是苦难的兄弟
我们有共同的脊骨
黄色的汁液滚滚
就在身边  我们看不到

像那些青铜
老子的灯火不灭
竹简在夜的深处腐烂

青山

中年裂帛,皮肤撕裂
青山和我都不再完整

青山堕入人间,服役做马
和羊群四散,驱离土地

做我妻子,与我同衾
做我父兄,和我抵足

交换身体,交换浊泪和流水
墨与血痕,交换无名的甲虫

当我们相携,两个跛足
在人间烟火里奔走;

当我们相对,在浓重霜夜
吟唱古老的丝弦和诗经;

衰老分离,我们两手空空
返归故乡,彼此遥遥相望

为我墓穴,与我同寝
为我蝉蜕,和我共衣

这些都有帛书意味,那些残缺的纸面上,仿佛有着尘世古老的微光,穿过弥漫,投射我们自身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