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在龙门 [打印本頁]

作者: 薛松爽    時間: 2018-1-16 16:41     標題: 在龙门

面孔之诗

佩索阿有七十二个分身
他们流寓在各地,通信,赠诗
也相互驳责,哀悼
陌生的街角擦肩而过,裹着一粒不安之心
最终躺于一口口书箱的棺材

曼德尔施塔姆只有
一个身体和思想
一个希腊般不朽的记忆与故乡
仿佛大理石柱石
拆掉他,就意味着冰封中
一座音乐圣殿的
彻底倒塌

我看到自己的一张张面孔
熟悉而陌生。蒙在另一个的脸上
如此熨帖,有了血色生机
随时也都能揭掉。

我们在面孔中指认面孔
短暂停留,又
迅疾远离。雪片、废纸
在黄昏的烟尘里纷纷坠下

母亲

十年前,我们的室内悬着
母亲的遗像
搬家后,不见了

我坚固的心底
没有母亲的位置
我几乎忘了母亲的样子

十三年,母亲没有新生
酷似的背影
跟随后,恢复成原有模样

新年的病房楼
母亲仍躺于大理石的被褥
她并没有死去

她将纱布揉进赞美诗
扣紧脖颈的扣子
抱起我三岁的女儿

这世界,没有她的遗像
没有钉子,没有墙壁
没有旧时的一间空屋,和空气

在龙门
 
斜阳正向身后疾速坠落。一整面
雕刻的崖壁呈现最后深深浅浅的光芒
兀立的无首塑像,脖颈上的虚空
依然能看出原有的悲喜,一只苍蝇伏在空肩胛上
明亮的翅子与周边的杂草、碎石连成一片
最大的一座塑像,断崖般矗立
她的神秘微笑在夕光中显出一缕苦涩
身旁的弟子、力士已隐入了一团昏暗
不远处崭新空旷的城池,牡丹端举着槎牙枝束
北邙之上,荠麦青如雾霭,无数深色隆起
历代的一座座空冢如衣冠委地
那些石头上刻写的字迹亦开始黯淡
人类的拓印加深了它的暮色。一部完整的
碑文肯定包含了刀子在石头里的转折
以及钟磬、歌哭消隐之后长时间的漶漫与沉默
那时的人们依然像汉代以长歌当泣以远望当归
更幽暗的是下面的流水,犹如一面古老铜镜
接通了那条北方的宽阔浊重的大河
此刻它几乎不流动,抱着沉石、残雪
喑哑的字母和声音。偶尔闪亮的
是标点一样的几只敛翅而立的白鹭

面孔

追随故人足迹,将他的书翻烂
深夜对话,饮泣。大理石的册页中
灾难,篝火,城春草木,明镜青丝
他的面孔在黑暗中,像一颗恒星

消失于黑暗的诗
 
那被孔丘删去没有名字的诗篇
永远地不见了
野火没有了
灰烬也没用了
仿佛进入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挽歌时代
长歌以当泣
远望以当归
在每一个宴席上演奏哀乐
古诗九十九为何成了古诗十九首?
那走进桃源的踉跄身影呢
那凭轩涕泪交流的老者呢
黑暗连绵,从古至今
是什么喂养了我们?
那藏之名山、夹壁最终不见天日的
那一言不发、独自带往茫茫雪乡的
那被销毁捣烂、默诵而最终遗失的
浩繁典籍中背影也没有留下的人
消失得多么干净
多么符合他的初衷
今天,那么多写字的人,喧哗的,沉默的
注定要成为孤魂野鬼,地下的矿藏
一起沉入无尽的深渊?
而我触摸到他的坚实,呼吸到他的温暖
也最终消失于无名吗
他活着,在山岳,星辰,草木
每一寸柔长的呼吸里
每一道迎面而来的目光里

雪人尚未完成
 
傍晚,北风止息
又一场大雪的间隙
我就着窗口亮光
读《曼德尔施塔姆夫人回忆录》
那是写曼的死亡的几章
死因、地点,音讯的传递
都已经被大雪深埋
一本书断断续续读了两年
还没有真正读完
(也许这样的书要用一生
借着雪的光亮去读)
仿佛跋涉在一场又一场大雪里
相遇一个个故人
他们有的低头示意
有的依旧沉默
有的则对我转过了头颅
面孔一如既往
岩石般清晰
院子中妻子带着女儿堆雪人
我看她们雕着雪人的
身体,鼻子,眼睛
站立的雪人颜色
要比周围的雪黯淡一些
天即将黑下来
雪人还没有塑造成型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17 16:47

深雕的塑像,体现诗者一砸一砸的用心

也许在逻辑上,抹消自身行为,陈述成为一种类似律法的东西
作者: 老张哲学    時間: 2018-1-18 15:35

回復 1# 薛松爽


学习一组佳作,问好松爽诗友,,
作者: 打火机    時間: 2018-1-20 18:58

母亲,写得深刻感人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8-1-21 18:35

写母亲,写到了骨子里,那些插在心灵上的刺......《消失于黑暗的诗》有亮色,幽兰致敬!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