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练习] 八号风球合集 [打印本頁]

作者: 君晓    時間: 2017-12-30 21:51     標題: 八号风球合集

本帖最後由 君晓 於 2017-12-30 21:56 編輯

一、历历万乡


可以说我是从成都逃回吉安的,就像从北京逃到汕头一样。有些人天生只能适应固定的环境,我所适应的是,小城,安静,没有太多竞争的地方。
就像八号风球,坐落在井冈山大学的后门,旁边是酒店,对面是一家游泳馆。后面是一座村庄和一家安静的面粉厂。我在游泳馆工作时常常在大扫除时观察那座面粉厂以及八号风球外生锈的楼梯,到了月明风清的夜晚我就会一个人爬到顶层看月亮和它的山谷及村庄。
八号风球的鸡尾酒,我尝过三种,其中有一次我抿了一小口“今夜不回家”,是华越点的,然后就想上洗手间,最后发现,洗手间地板是中东风格。八号风球有三个经营者,那个叫九哥的脸上装着很多故事,而没有明显皱纹的人,他假装喜欢开火车。他非常肯定的故作高深的说过:“有些人只能欣赏低俗,有些人只能欣赏高雅。”多么具有宿命论。
这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是先有差别还是先有人?为什么差别不能消弭?将差别消弭之后我们又该做什么?华越总喜欢挑战容易醉的酒,她比我小一岁,懂的事情比我吃的饭多。我们的友谊始于她说我穿基佬装,我觉得她像邓丽君。她在八号风球里喝酒的时候,脸上氤氲着彩虹般绚烂的寂寞。我想就是从这样寂寞又绚烂的瞬间,我开始喜欢她,尝试着幻想,她能够拥有的种种幸福。
她在觥筹交错里靠近我,和我碰杯之后,又离开我,离开我想要给与她的种种梦幻。为了避免这种失落,我从吉安逃到了厦门。

二、海上落花

在有华越的梦中,不曾有过八号风球。如果我没有走进八号风球,我和华越的关系是否会不一样?如果她没有喜欢那个叫做柱子的调酒师,如果我没有嫉妒过她为别人绞尽脑汁的样子。
我想我们一定会一起去看《敦刻尔克》,在下雨的时候,我不会拒绝她的伞,她也不会拒绝我的。她不明白我有多么多么的因她而痛苦,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为调酒师柱子痛苦和迷茫的样子。我们在八号风球里,华越喝长岛冰茶,我喝芒果汁,但是我却醉了,我看见她的眼神中,没有想要和我去看海的欲望。在我心里华越已经和我遨游山川湖海,但是在她眼睛里,是一望无尽的深渊。
八号风球的主唱喜欢唱陈奕迅的歌,当时我有个同事在意外怀孕后听他唱李荣浩版编曲的《小芳》哭了。但是他在我的耳中是萧敬腾的嗓音,有种新不了情里撕心裂肺但是仍留有余地的质感。某一天我告诉华越,我不能陪你去南京,也不能去苏州,我要到厦门去。我没有说的是。
华越啊,我就像一片脆弱的花瓣,在你化身的茫茫大海,绝望又不能完全绝望的漂。直到消亡。

三、叶公好龙

那段时间我是个无所事事的广播员,醒时明月,醉后失控。
记得我到那里的第一天,想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想变成一株野蔷薇。那么就不会遇见你了,华越。我不喜欢你不开心,不喜欢你对着别人假装强大和温暖。我喜欢你因为你是华越,独一无二。
你穿着你最喜欢的无往不胜的黑色碎花无袖衬衫裙骑自行车载我过吉安那些桥,和我一起见证过那些寂寞又绚烂的夜景,但我们还是,有再也见不到的可能。我对见你感到害怕。你高高的个子,小小的跳动的心脏,会将我美好的梦幻变成残酷的现实。
可我无法遏制去见你的欲望。

四、八号风球

八号风球最烈的酒是今夜不回家,最好看的是彩虹鸡尾酒。它将七种酒依次倒入一个大概一口就能喝掉的迷你高脚杯里。我见过两次他们调这种酒,一次是九哥,一次是主唱。这种鸡尾酒最后一个步骤是点火烧掉一些酒精,同时也是它最好看的时候——液态的彩虹上起火,火焰散发浓烈的酒香。最精彩的是看调酒师们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往里面倒酒,因为杯子很小,调酒师在倒酒的时候要格外注意分量,每一种酒的分量都需要差不多。
他们有没有调成功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点火和格外小心的样子,依然历历在目。
他们的事我知道的很少,有时问,也是无心。我从未觉得我和他们会有太深的交集。我曾试图了解过他们。
他们是三个吉水人,其中主唱和九哥是堂兄弟,柱子是主唱的同学。他们的职业分别是网页设计师平面设计师,然后就不知道了。因为和他们不熟,我可以尽情的告诉他们我想要当一条鱼的伟大梦想。我始终清楚的认识到,顾客和商人之间,永远只存在交易关系。
而我和华越的消费,最终使我们将八号风球变成一种禁忌。
作者: 夜狼    時間: 2018-1-3 21:34

最后一个词语:禁忌,让我沉了下去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