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练习] 练习:每日一首 [打印本頁]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4 10:27     標題: 练习:每日一首

<>


他老了,就会盯着
自己的脸  长久地看

一节废弃的绿皮车顶上
几只手去摆放塑像

他会躺下来,把柔软的腹部
朝向树皮

从我倒回去的钟表里,我忘了沉默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4 12:07

<>


我们这么像,由素描本的演化
“混杂,含咽”
保持安静吧,父亲总是在酒后和别的分配的事物降临
乌木的枝条上,他晃荡两条瘦削的腿
我抱了他下来,薄雾中变白的头颅
并没有任何悲伤可以记住
在值得收集的影像里,我冻住了这小小的肉体
作者: 天然石    時間: 2017-12-4 20:24

依然是特立独行的马,把诗发这里吧:映像诗歌会员区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6 15:37

<>

半个耳朵吊在 , 瓦洛镇的植物园林
到第七个春天。带刺猬的时间
通常以特技开场
为争夺次序,我们习惯去肢解


老人和孩子面挂微笑,好心肠在空中
到处是气味,回忆。把盐藏于骨灰坛吧
我咬断印有指纹的标签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6 16:15

<>

手链炝入皮肤,许多小东西隆出了肥皂泡
快照胶片里,你取出了自己
需要去推进景深吗?

人造的光滑,用尽物种在骨盆内摄制的精巧
我们又一次被关联
损坏的小玩物,提防了
我们让人谛听的短声波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6 21:35

本帖最後由 轮回的马 於 2017-12-7 08:22 編輯

写给敏

父亲的信堆在幽冥里,用强制性的语气打开我的耳膜
这接满白霜的芹菜,并不太可能包裹一场亲人的无助
或者是薄壳式的旅行
我们刚清扫完的庭院,也许要有别的事物派送:
青苔,微雪,深植于额头的律法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7 10:32

<>

瓦洛镇空置的庭院,眼前的事物堆叠着
昨天,这被搬走的人
又隐秘回到打造好的纸棺
接着,他啃食了几个句子,这窸窣的声响
让我想到几只獾,拖着我们掉落的毛发,废弃的髌骨
在一间陈尸所,它放下了我们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8 11:12

本帖最後由 轮回的马 於 2017-12-8 12:06 編輯

<>

在故事里我们等了会儿
被曝光的胶片里,那条卵石的街道
几辆装载木头的马车急促地拐弯
说道某种杂语,“他趔趄在一本书中,而一个矮妻
标记可以收缩的身体”
那家人,正往不同的小盒子放进几粒糖果
作者: 打火机    時間: 2017-12-8 19:03

来读,有变化,问候马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9 17:17

<>

我练习铭文的书写,一些东西反常地打开
比如抽屉,它“连着我们的后脑勺”
在父亲的遗照前,我们看一具身体在溶解
窗外,雪停了
而另一间家宅,夜晚已被布置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9 22:27

<>

耳垂
悬满苦胆汁

街角的拐弯处
他提前出生的十分钟
录音带,发出骨瓮里的沙沙声

微型的房间,
搁在桌子上的帐单
我们吞咽着,亲吻着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0 16:51

<>

载重货车停在你父亲的的卧室
杂货店的旁边,他递给你父亲的遗照
在你醒过来时
没眼睛的鱼在下面找着饥渴

如同“你的姓氏,混杂别的物体的气味”
但只朝一个方向弯腰
这剥离的树皮,尚未能控制的事
成为不可预知

你撒下的话语,像场短暂的婚姻
在层薄薄的胭脂,我允许了保留了最后的陌生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2 02:30

本帖最後由 轮回的马 於 2017-12-12 02:50 編輯

<>

林间的空地,又要撒下几粒土豆
扯下几捆棉捻

身故后的皮囊,总能呆在一个合适的位置
多年前,你从记忆中抽取的陌生
悬在树枝,“这只是按比例加了点修饰

持续的电影场景里,鹿放平了骨头

“给这儿一点米粒吧”,我们准时回到家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3 22:32

《》

那是下半场时候的雪,人脸闪着未知的预示
静止的水面,我们正模仿许多小玩意儿的缺席
也许,这从未发生。在嘴唇保留沦为时间的猎物前
我们等月亮升起,试图把握两个身体的交叠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4 19:24

本帖最後由 轮回的马 於 2017-12-14 19:44 編輯

《》

拉克乡简陋的旅馆旁,我深晓那些皱褶
孤寂中越过地图。咬着苹果皮的人克服
对旧梦的沉湎
雪很少下来,它们只在灵柩做的木头上
触知髌骨细微的裂缝
“遗属的笑语中”
孕妇报之以旧爱私密的心跳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5 13:32

<>

我们总会听到一丝深邃,打洛村那条卵石的路口
他御下支撑腿间的重量
刚下过雪,我听见我身后不远
一群鹌鹑在空地里难揠的摩擦声
带着对白叶的饥渴
与之不能甄别,“一次轻微的颤动”
在母亲凌乱的姓氏里,我无法看透一个人老去的悲哀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7 21:14

《》

一个过滤性的地方,万物投下的阴影
和每次过节样,手忙脚乱的动物们
正往一条沟里走。这隐骨构成的木琴
由病理学家标记,而疑虑却除去编码
遗弃脑海中的安检员,被几根线条勾起形象
惊讶的是,我们在狭小的卧室看见她塞进私处的钟壳
"还要一起玩吗?或者是说出某件小事物不稳定的限制”
门关上了,“整个手术室即将消失”
在我们盖上伤疤之前,一位疏散者,驱离禁区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18 16:15

《》

受限的地域,一个人叫出声的青烟
自另一个房间,我忘了,“这从唇上获取的雨,在地底下”
我并不掩饰,那在指骨上的一节赞美
“早夭的妈妈,还在候诊室,保持她七岁的模样”
这陌生人的婚礼,我的后脑勺承受巨大的悲哀
她微笑着。微小而放平的身子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20 14:54

<>

暗下来的房间,我们找到她
在节固体的截面
“这是乌鸦带来的,不洁的气味”
仿佛有种浸袭全身的悲伤,填充着我们摘下的布袋
一天将尽的时候,他让我们背对他
把损坏的器具摄入胆囊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24 01:27

<>

那些挑明的话题,依然是含糊其辞
母亲的老年痴呆症,在张餐桌上加固着
你不能将父亲的影子引进来,从浸蚀的台阶上
整夜,她专注照片里浑浊的眼
雪在屋顶上密集着。一个白天
她毫无知觉地睡去。这并不使你悲伤
翻过的一页日历,你平静做完昨天的事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25 16:23

《》

第一次,我们把盛在杯子里的雪
嵌进墙内。一个孩子会从里面掉出
像你小时那样,把雪倒向草坡

我们可以等雪在松针上密集着
那些稀缺花朵的铃铛
在潮湿的屋顶把山野的清寂逐渐空廓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25 17:59

《》

气味付与刀上,一个孩子的禁猎地
物体保持记忆,或者是后院
涂抹过的悲痛
枯叶蝶群聚着,从被区隔的峡谷
缩回它的母腹,我们仍在历史的褐色里
描摹呼风的咒语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28 19:05

打洛村

等一道门打开,你熟悉的人摇晃着进来
在你父亲曾经坐过的藤椅上
“我们烤土豆吧,佐以红海椒,盐”
叫伍果的女人切开的土豆,冒出嫩黄的肉
“这是幽灵,总是在别人的屋顶游荡”
凛冬并没有如期将至,村外的灌木丛
“我们需要在这清冷的月光下,亲吻,做爱
直到我们的体内有受孕的迹像”
一种隐喻里,枯叶蝶形成了巨大的白斑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7-12-30 14:42

《》

卡在身体的母语,在一本自然书里。那指间的磷
我们总是撞向一个瞬间,凸起的微茫里
疫病置于空白的书页,也许太迟了
那些看得见的玩具,混和了潮湿·’阴郁
这恼人的一天里我们算计着交叠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6 18:20

《》

按照风的走向,我将比以往多出
植物中的茂盛。阴凉的门后
瞥了下那些来自幽灵之乡的无忧之人一眼
在我们的经验之外,他们放下一片静寂
我开始回忆,我们穿过的豆苗地
斑鸠从傍边鱼贯而入
它们并不愿飞行,在溢出雾气的树丛里,它们有温暖的巢
我确信我没能在父亲熟悉的动作里,找到本老像册
他知道,我并非孤独地活着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7 12:09

《》

仿佛,它并不曾飞掠过
那些散落石头和植物残留物的荒野
它一直在你途径的卵石街道
或者是齐膝深的野草丛
你放下你记忆里的缺失,她眨着晶亮的大眼:
“我没有遗憾啊”,有那么多东西远离
而我拾起的痕迹,却没有片刻的悲凉
作者: 木芙蓉花下    時間: 2018-1-8 13:07

天马!喜欢打洛村。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14 14:12

《》

一种练习中,我厌倦安静下来的东西
伍果总是摆弄那些有腥味的野花,它们长在背阳的坡面
“有些东西是出生在背后”,她指指扇动薄脂的幽灵
“最后是越长越重”。它伏在我们的铃声中
幸福时候温暖自己。“你没有多余的悲伤啊”
她一直替别人擦去眼泪。而夜里我们躺在床上时
麦子在幽灵的渴盼里生长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17 20:40

《》

后来,她对着蓝草莓地发出转世般悲戚
这是今年最后一天,打洛村绿色的皂角树下
她捞出去年漂过的身体,用清水遍遍冲洗
荡过原野的白色鸟群,伏在月光里发出鸣叫
这些寒冷,酸疼,回到旧时的年月
飘出的苦艾,茴香叶子的碎片
告诉我
你这荒凉悲伤的一生,如何在草叶中祈祷?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24 05:12

<>

在六月转世的头一天,我们用余生度过的打洛村
它们平复下来,那些用躁动旋转的树木
搬弄到另一面。酸枣正是谙熟时期
你扎紧的口袋里,堆积着许多幽深的房间
我们一间间巡视,浑身涂满泥巴的女人
卷着蛇一样的舌头,她们在你的小伤口栖息
你老了,就不得不远离家
在一片绿色的沼泽地躺下来
静候安详的覆灭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2-4 13:39



打洛村,这里的人不会说悲伤
他们放下酒瓶,和抚摸女人的手

般若,般若,它们从累积雪的松叶上
吐出,这不像是尘世的地方

这里无法绝望,一个女人亲吻了孩子,又去亲吻男人的嘴唇
浑浊的街道,我问路于那些陌生人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2-19 18:31

打洛村

后码头的周围,我一直在念及
“渺小的身体和普通的气息”
在我们祈祷的四月,那些用大把银饰物
铺在屋檐的女人,她捡出有羽毛的倒刺
而我会说出,静寂的一天。我的朋友不愿听到这些
松树的阴影下,他侧卧于青冈石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3-25 19:03

《》

雪环绕的村落,你走过那里
一种旧时的感觉,幽暗地离开
昨天就说到,白色的鬼魂
如藤蔓,依附于岩石
是否,我们的死亡不可见?
我们的手上,那些儿童的福音
选择着膏腴,“这坚固的小腿,不是作为支撑的秘密
被编织”
在活着的朋友那里,灌木丛的薄暮
并没有映照。亲爱的白蝴蝶
纯化着山野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3-25 19:21

《》

一种微小性的运动里
伍果从你幼时的髌骨上,找出一句:
“走路和自卫的孩提时代,眼睛适应着阴暗”
她端上来盘子,一根光秃秃的鱼刺里
她过去,如同并列的圆形,留在了地面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4-2 14:58

伍果

这些新来的小羊,如何逃脱未遂的命运?
我继续在夏天的冬天里,裁剪一片枝叶
整个镇子再没有人了,从一棵浓郁的树下
盐在那溅落着,今早,我看你的眼睛
一头悲伤的麋鹿,漫步于白水河
作者: 打火机    時間: 2018-4-2 19:25

一些碎片,一些生活中的元素,在文字的电离层里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5-20 21:08

《》

我以为,那间屋子早已消失
除了一只凹型的木桶,和四面霉青色的藓苔
再不会有什么可以记忆。那些光线在你的肘以外
像过去一条环绕过你的河,夜鸦在发蓝的树林中尖鸣
柏树的周围,那些石头被矮小的树丛缀以遗忘
一种最小的过失,又迫使我们形只影单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5-20 21:08

《》

想到昨天,那些清晰的脚步
被一只奇异的野兽打量
“刚过去一年,我们搬空的静寂
恋爱在偏差着”
象牙白里,我怜惜这毛发里的曙色
草拟的瘙痒里,两个陌生的裸体在频繁约会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5-20 21:09

《》

满脸皱纹的小幽灵,蜷缩着
一种尖叫声,比树木高了
我们要玩的游戏,实质是伤口里
永恒的静寂的皱褶
一些沙子正在那儿窃听。柔软的枝条
有几个表述的声调,我并没有听过
而灌木丛深处,悲伤溢出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5-24 20:26

《》

白水河会将涌向它的污物推开。稀土的两岸
便是荆棘和灌木漾合的斑驳

我们有十四岁的悲伤,在编织物腐朽之前
该学会让童贞如何拼凑,一种成年的虚空

它们将发现一个婴儿:平坦的水流下
桂枝舒展着,愈来愈细的草茎上
但它一开始就在某个镜面上暂缓着

天渐渐暗下来,在没有围栏的边角
她所知道的阴凉,在石头上咯咯作响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6-11 21:09

@

此刻,有两个梦敲钟
我们游过它,这“不”,这分裂的钟点
我们有自己的耳朵,到达婚姻的床上

初夏的女人踮起脚
这吹白的谷粒,发生在半个仪式上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7-4 20:20

@

通常在一粒葵花籽上,我想到板车
和运送木料的一条瓷实的路
那人说,“走起来”。晚年的房间,她采摘下的白桑葚
落满一场薄雾
在乐武一家油松搭建的酒馆,“你父亲活着,他镶在石灰里”
你审视着满是空酒瓶的街道,一匹宽大的母牛驼着酗酒的蛮族人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0-17 22:09

小小的事

与它史记的一部分,是群在白垩石上取暖的鸟
那种带着僧侣虚弱气味的使节,傍晚
他们要从广场的座椅起身,悬铃木细深的枝丫上
雅典人和埃及人也许变得愤怒了。一只巨大的铁床上
一个女人的脸被塑造,但睡眠没有在木马那里
轻浮的人世,我唯有些半真半幻的欢乐
作者: 海风寒    時間: 2018-11-1 11:41

这么多啊
哈哈不过我发现了你没有做到每日一首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9-6-17 10:51

@

暗黑中,一丛丛刺柏
善心的巫医早已纹上丁香
对于一个宁静的地域,患病的老人沉湎恶
有人在一堆放逐的动物间
透过低矮的平房一眼看到:
哦,克拉依,这胡椒和盐组合的一个潮湿的小镇
主题是那些地衣
新的冰凉中,我无法忍受更多的房屋出现
它们紧贴地表,岩壁
在一辆丢了的板车上,平静的生活越来越微弱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