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灌水] 酒醉的感觉 [打印本頁]

作者: 战无不胜    時間: 2017-10-22 09:33     標題: 酒醉的感觉

高中时候有一次上古文课,老师讲解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时候,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班同学喝过酒的请举手,稀稀拉拉有十几个人举起手来,其中有我;接着老师又问,请喝醉过酒的同学继续举手,手放下一片,继续举着的寥寥三四个人了,其中还有我,“那好,请有过醉酒经历的同学讲一下感受。”老师首先提名的是我们一个五大三粗的哥们,他回答道:头晕,睁不开眼。再接下来就是问我了。我的回答很简单:吐!全班骇然,继而爆笑,连语文老师都忍俊不止,随着同学们笑起来。

  我说的其实是实话,从长计较的话我的酒龄可不算短,从十二三岁初中时候就喝过酒,当时农村里逢年过节喜欢酿一些地瓜干酒,虽然度数不高且甜兮兮的,但舔在嘴里总有种黏黏的感觉,春节除夕的中午,爷爷喜欢把我们全家都聚在一起吃团圆饭,十几个人中男丁缺少的很,只有爷爷、父亲和伯伯我们四个,从我记事起吃饭的时候爷爷会拿出一瓶从别人家淘换的白酒当做过年时候的大餐点缀。

  开始的时候我是享受不了这种待遇的,他们三个人均分一瓶,我们家族说起来酒量都不大,每人三两酒下肚基本上下午就都睡觉去了,我上了初中后强烈要求加入这个男人的行列,开始爷爷只给我倒了一点,我第一次用筷子点着酒杯里的酒放在嘴里的时候就有一种亲切感,先是尝,后来干脆就学着父亲的样子低斟浅酌,如果说喝酒也有天赋的话那我应该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另类了,父亲也就是二两左右的酒量,但我喝上七八两居然屹立不倒,当然,最后的结果也很不幸,第一次喝酒后竟然睡了一天一夜,把母亲吓得不轻,但看我睡醒后活蹦乱跳的样子,父亲,甚至于爷爷都有点咋舌了。

  听母亲说我能喝些酒是外公的遗传,外公小时候经常出门做生意,朋友也很多,母亲小时候就见外公经常醉醺醺的,于是从小就对喝酒有点反感,见我第一次喝酒就弄了这么一出,严令我不得喝酒,于是第二年春节看爷爷等三人分酒没我的份额,气的绝食抗议,母亲才容许我尝了小半碗。父亲也把他的一杯白酒给我留着,趁母亲去下饺子的时候给我喝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处于一种逆反心理吧,我又抢了爷爷剩下的酒,结局就是我又重复了昨日的故事,人事不省的睡了很久。

  现在想起来真的感谢哪个时候的自酿酒,尽管度数不高,但喝下去除了偶尔头晕以外,没有别的不适应,相对于现在动不动就用工业酒精勾兑的白酒滥竽充数,那个年代至少让我们吃喝放心,尽管物质不丰富,但都是真真实实的粮食酿酒,现在酒局很多,几乎每天想喝酒的话都能有机会,但是再也不能像当初那样放心的大干一场了。一醉下去几天都缓不过劲来,说不清楚是酒不行了还是我身体大不如昔的原因。

  第一次体会酒醉后吐得感觉是初中毕业的时候,班里同学鸟兽散,我去了县一中,其他的除了少数几个复课准备考中专以外,其他的都回乡务农了,在一个熟悉的老师家里,我们七八个平时相处很好的同学买了几样罐头,和老师一起举行了一个告别仪式,散伙酒。也许因为我自以为能喝点的原因,逢酒必干,大家说着相互感动的话,称兄道弟之余慢慢就没有节制了。最后几个人醉态百出,有去老师家厕所的时候掉进猪圈的,有把老师家的厕所给拆掉的,也有跑到校园教室里狂呼乱哭的,我则稍微冷静一点,但是回家路上走一步吐一口的情景让我直到现在记忆犹新,太丢人了。

  后来离开了家乡,喝酒的次数那就无从记计量了,醉过很多次,后来喝酒最怕的就是断片,因为喝酒喝醉也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悲喜剧,以后再单独说说吧。自从最近下决心减肥以来,我晚上基本闭关不出,不少朋友也能理解,但是自己却很怀念灯红酒绿的情景,怀念酒醉后萌发的童态笑料,但我不时告诫自己,别再喝醉了,克制自己的欲望是需要一些毅力的,有酒不醉真性情。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