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练习] 2016流失 [打印本頁]

作者: 十亩    時間: 2017-1-11 16:44     標題: 2016流失

春天的日志(关于水或流逝)


0.

作为叙事展开的铺垫或铺陈
最终,我还是选择水
我知道:涨,退
水都是缓慢,有阶度的
不会朽木一样
突然断裂
水会给你缓冲的时间,调整
哪怕让你假装从容
悬梯跂望,从来
不若水漫金山来得稳妥
如果不能茫无涯际
只好雨打沙滩。至于涸辙之鲋
看作一桩公案好了
跟你毫无
瓜葛

1.

你说你喜欢渗透
我却想到了文火慢炖
这恰恰是两个趋向的问题
比如泡酒和腌制
一个是逼出,一个是渗入
也许你的意思是
春天来了,浸种是一道
必不可少的
工序

2.

故事来源于母亲的口述
那一年水大
没有桥
她顺河堤一径东南
迷了路,如果再远,据旁人说
快到亳州了
我自己的记忆是塘里的水要见底了
我偷抓了生产队两条鱼
心,扑通扑通地
狂跳

3.

春看鸭子泛溪
夏看荷
秋看芦苇苍茫
冬看冰
天降祥瑞麒麟现
谷无疵疠
我们笑那个思吴中莼菜羹
坐卧不安的人,他
不会有什么
大出息

4.

2015年深秋,深陷在西北复地
的山凹里,光阴澄澈
衰草自顾迷离
刘工指着老树半腰的根须说
以前应该有很厚的土层
我不同意他没脑子的推理,
那么细的根须,应该是某一年水
齐腰深

5.

春和景明。我没有大气象
我只是给你谈起
滴沥沥,湿漉漉,噗查查
房顶的雪,院子柴堆
草垛上的雪在融化
天黑得麻花眼时,我还盯着房檐滴水
看结没结出
冰琉璃

6.

地点。陕西西部某村塬上
我认为这些峁,壑
肯定给水和冰川有关
只有水才有这么大的冲刷力
你说《圣经》创世纪有载
洪水淹盖大地共达一百五十天
之久

2016-3-4

达探1井之夏天

1、夏天

和布可赛尔,乌尔禾,古尔班通
整个夏天
我都要纠缠于
这些陌生的地名
梭梭不管这些
蓝天和白云不管这些
它们野生着
可以不归属于任何人为的命名
包括行政的,地理的
地质的


2、极目

如果没有远方
这些云,这些梭梭
气定神闲
是自由自在的
是死而无憾的
没有等待
没有企盼
远方再远,还是蓝天,白云
还是梭梭
我无法像隔夜的雨水一样
沿沙粒错动的间隙
渗入沙丘
内部


3、有幸

把一切交给时间
把一切交个这片土地
活着
死掉
坍塌
腐朽
表述是多余的
一生一世,三生三世
就这样
把一切交由给你
任它地老
天荒


4、流水

这些流水是多余的
荒野无法安抚它们顺从自己
固有的秩序
让草木返青
看黄羊撒欢着奔跑
如果它们啸聚
会潜藏着凶凶的戾气
荒野顺势侧身
让它们欢腾而去吧
成湖,成泽
还是成为海洋
荒野都不会把自己的一部分视为
跂予望之的
彼岸


5、野望

荒野里一地清一色的梭梭
静默着
云来与不来
风吹与不吹
雨下雨不下
都别指望捕捉到它们
内心细微的
蛛丝马迹
勘探队的轻车碾压
重车碾压
它们吭都不吭
大领导,再大的领导来
都无动于衷
不欢迎,不抗议
太阳西沉,一切安好
荒野一地清一色的梭梭
略微泛起
骄傲的
金黄


6、陟彼高坡

下了一场百年难逢的透雨
沙丘上的梭梭
一点也没有兴奋
还是那样低调
看上去半死不活的
不像大田里的玉米
吸饱了水,就按藏不住私欲
墨绿,肥硕
一个劲地疯长
傍晚的阳光
把我投在低处的影子
搭挂在高高矮矮的
梭梭丛上
像不像母亲遗忘在柴垛上
没有收起的
布片

7、千篇一律

一望无际的散乱生长的梭梭
一望无际的散乱生长的红柳
一望无际的高高低低起伏的沙丘
一望无际的戈壁。后来是
一望无际的碱滩。抬头
一望无际的蓝天上飘着一望无际的
同一种白法的
白云

8、荒凉

风从东面来
从西面来
从南,从北来
无所谓
准格尔盆地眼皮都懒得抬
它很老
它很辽阔
它很能装
它可以目空一切
能拿捏得住
你只能任由它荒凉
一只鹰在盘旋
很久了

9、我只是想更细致些

风稍大些
沙丘上的梭梭明显分成两部分
顺从着摆摇的是活着的
毫无反应的装倔的是干死掉了的
风再大些,活着的死去的梭梭发出的呜鸣
好像没什么
不同

10、悬浮

那些悬浮的云
是凭空来的,自然它们也会凭空散去
如果悬浮的云散去
准格尔盆地腹部的天就是干净的,明亮的
深不见底的。太深了,看不到另一端
悬浮的,我的
镜像

11、升旗

红色的旗子升起来了
真它妈鲜艳
好多天的沉闷
竟突然让心为之一振
气血充盈
营房,荒野
这片天
好像都光亮的样子
有了归属
就可以尊严,尊贵
妈的,我还肯定爱着我的国家
心有所属。那高高低低
一地摇摆着的
梭梭柴,傻呆呆的
看不出表情,对一切不置可否
就是集体暗地里
骂我下贱,我也不会把它们划归
苏俄

12、小沙

小沙
是他们对小沙丘小片沙漠的简称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
昵称,爱称
好像你柔柔地唤它
这些沙丘也会宠物狗一样奔过来
冲你摇尾巴,舔你
脚跟


2016-6至8月间

失眠
1、
天要作雪了
我还没有找到一片干净的土地
产卵。我的产卵器断了
断了吗?断了!真断了?
哎呀,我弄丢了产卵器
开着灯,我等外星人的配件
我没有急闪呀!眼睁睁地看着
天花板

2、
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
那时候喜欢寻章摘句
鱼肚白是什么玩意
肯定没有棉花白,没有屁股白
躺在床上,看着紧拉的窗帘游丝般地
颤悠

3、
产卵肯定需要力气,土地是硬的
不会主动打开缝隙
不配合,它有强烈抵触情绪
你得制服它,就像公鸡摁着母鸡
叨着母鸡的鸡冠,屁股上用力
就行了

4、
那些流云的方向不对,溃不成军
落过雨的云也薄兮兮起來,和江玉红一样
一提起裤子,就嗲声嗲气地
装清纯

5、
乌云也许是慌落的。像旧小说里的小翠
被东家欺负后,急急忙忙地
整理衣衫。她脖颈上有一根草啊
不像是被东家欺负的。云朵要是白起来
天就会跟着
蓝了

6、
还是喜欢旧房子。凌乱不一,泥墙上的裂纹
让我想找到哪根像李劲松尿尿的淌痕
这严丝合缝的白墙!我要画一个又渴又饿的
北极熊,帮我摁住点好不好

7、
失眠。脑子里一堆乱麻。你躲在麻地里干嘛
天要作雪了,我找不到一片干净的土地
产卵。我的白肚皮不再鼓溜
不鼓溜我也只能摸我自己的肚皮
绸缎一样,指的是女人的肚皮,她高兴了
你可以在上面画牡丹
画葵花

8、
人间事,也不过是风卷残云,花开花谢
你来不及把自己束之高阁
就像力学老师讲施力体与受力体时
你坐在筐里无法把自己抬起来
巴雅尔把吃不完鱼剖膛开肚悬挂在绳子上
晒鱼干

9、
仿佛那些鱼是自己把自己吊上去的
让我犯嘀咕的是它们
怎么睡觉。哎,我问你:
贝尔湖里的小白鱼有没有产卵器

2016-11-14

在水之湄

1、
那是一条季节河。严格意义上说
不是河,只是一条人工干渠
母亲在春末迷失的那条河叫太平沟
她提到过岸边的泡桐花盛开着
粉色的喇叭状
的花

2、
来水了!南沟里来水了
跟景年一样,我欢天喜地去南沟里看水
水很清,它一点点漫满沟渠
细细的幼鱼密密麻麻
像大头针

3、
李阔拿他二叔扔下的鸡肠子放进条框沉水里诱鱼
我们都看到了一条红鲤子
在周边翻上翻下。后来突然不见了
我们徒徒浪费了一个安静的午后,一无所获
狗日的李阔,赖上我晃动,赖上我咳嗽
我偷偷地用眼神
蔑他

4、
没有人知道我私下里测算
这条干渠还差多少里可以连到太平沟
我可以随母亲一径东南
堤上的泡桐正开着粉色的喇叭状的花
娘嘞,堤下的小麦墨绿
墨绿的

5、
不止一次在梦中,我正要过渠
大水从西面来
铺天盖地,我就要被吞没
就像电影《大河奔流》
镜头遮过来就是遍地尸首。母亲,那年夏天
你没有一径东南,你扯着我
涉水过河

6、
干渠最终废弃。母亲
那年夏天你在岸边乘凉
我回到你身边,用了一个你不懂的比喻
这水真像啤酒
扎啤

7、(插一首旧诗:立春)

春天还没来。立春只是个节气
赵小惠切片萝卜,喀喳喀喳地
啃春。我说想起了菲尔普斯
泳池里那个下午他漂亮地
转身。尔菲普斯是谁?哦,菲尔普斯
是一条鱼……或者说它是
K546,在河南商丘折个大弯
向西去了。赵小惠似乎
明白了什么:菲尔普斯不是鱼
是游龙。我第一次亲眼看见泡桐花
高高的地盛开在北坡。K546上
是啊,眼见为实。之前我不止一次地
给她讲泡桐本身就是一种
高大乔木,花坞多属南朝旧事
她还是坚持着桃花

8、
梦到鱼是财
我总梦见干渠里残断的水洼
有白鲢,有泥鳅
我似乎穿梭在那些个连不成流的水洼
像一条向人们着急传达某种信息的
狗,除了晃尾巴就只能
哼哼唧唧

9、(插一首新诗:河边坐)

洪水翻滚。草屑、枯枝沉下去,浮上来
又沉下去又浮上来
河水越来越混浊
草屑、枯枝也许融入了
滚滚洪流。高坡上的树
自顾自的苍翠、挺拔。岸上的草
雨水冲洗后看上去更加葱绿,有的顶着
花苞

注:K546是由齐齐哈尔开往西安的列车,途经河北霸州、山东聊城等,再由河南商丘拐弯上陇海线。2015年此趟车取消……改由佳木斯发往成都,在霸州西行经绥德南下西安入川。

2016-11-2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7-1-12 11:47

喜欢这样徐徐的叙事节奏,非常喜欢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7-1-12 11:47

喜欢这样徐徐的叙事节奏,非常喜欢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7-1-12 11:48

赵小惠,我觉得可以再深入一些......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7-1-12 11:48

加了
作者: 夜狼    時間: 2017-12-10 18:35

速度,我想到速度的恒定问题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