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鸦语集(9-16).少年和两个红苹果 [打印本頁]

作者: 李敢    時間: 2016-12-16 19:20     標題: 鸦语集(9-16).少年和两个红苹果

本帖最後由 李敢 於 2016-12-27 21:09 編輯

.









鸦语集(九)


你等着,片片树叶飘落时,他就回来了
站在一棵树下吧,别说话别喘气

你。在另一棵树下站着,睁大眼睛
你。坐在门槛上,肚子咕咕叫
你。躺在床上,我们不叫你不要起床。你在床上冰凉

姓陈的人在屋后栽油菜。他们在屋背后的高坎上住着
他们家有吊死的鬼,冷锅冷灶
一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婆子借米过日子

地里长满了稗草。缸中还有米,他会把手伸到缸子里
半夜三更别哭嘴。别扫地
不要惊叫唤,惊醒活在村庄的人

姓陈的人杀死他的第一个儿子。他和活着的人是敌人
落日收走他的影子
跟着他走吧,但别光着身子

      2016年10月23日。



鸦语集(十)


在霜降日穿一件背心,晾着膀子
你就望到了天上的星光

老天灰蒙蒙,那么多人活着
埋头苦干,汗滴树下土

放下锄头,你听着身后的落日声响
一片金灿灿的银杏叶飘落在青草丛

铲除青草
铲断一根蚯蚓

去岁的叶落在荒草丛
一些落叶还没有破损

      2016年10月29日。



鸦语集(十一)


灰蒙蒙的日子,拒绝听闻莫名鸟欢鸣。
昨天被阳光照着,做了什么活路?
近处,一个汉子在撬挖一棵丛生的银杏树。
桂子树栽植在远田地,
两个汉子在撬挖两棵桂子树。

买树人守着挖树人。
他说,胸径20cm的银杏树必须保够110cm大的土球,
米径13cm的桂子树必须保够110cm大的土球。
截断树根。树冠收紧。
不得损伤树皮。叉车和三个汉子喊叫了一个晌午。

树撬挖走了。土挖走一大坨,
黑土坑。余土和落叶枯枝,再铲一些荒草填平。

      2016年11月7日。



鸦语集(十二)


等着。等着。太阳就等岀来了,
园林在今日遍洒着阳光。
雨天。和阴沉天日。两月有余,
生捱着,死捱着,
到今日,就算捱过去了。

一条土路,荒草丛生着。走下去,
沐浴着老太阳的光芒。
但请一只鬼,在一棵树下直立,
在惊鸟的鸣啼中,晚雾和月光
给一棵树披一袭白色长袍。

公鸡在夜半打鸣。
公鸡在午时打鸣。
公鸡在早晨打鸣。
公鸡在傍黑打鸣。
初冬的季候,早晚天有些冷。

青草一直绿着,一些树叶在黄落。
干净的冬日阳光,一群鸽子在蓝空飞翔。

      2016年11月12日。



鸦语集(十三)


拍一张雨天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
但是我拍下了楼宇,阳台上的茉莉花挤进了镜框

远山隐在冷冷的冬雨中
我望到了山巅上的感恩塔,远处酒店的霓虹在细雨中闪烁

天已渐近昏黑,淅淅沥沥的冬雨一直下着
从昨夜下到现在,停不下来

      2016年11月27日。



鸦语集(十四)


睡一觉,像一棵死树睡倒在田地
骨节的痛疼,有花开的声响

一个人高马大的粗蠢男子跟着你,在田里做着活路
已经做了一十二天。你将支给他壹仟捌佰元的工资

你喊蚯蚓。一条红蚯蚓就拱出了泥土,在泥土路上翻滚
铁器截断一棵棵南天竹。南天竹的根须会在春天生新苗

这个粗蠢的男子,他常常帮着别人家筑房子
他给自己筑了几间好房子。他有一个傻女人

傻女人身体好,生一个儿子,在养猪的圈中
冷死了。生一个女子,活着,已经九岁多了

冬日的园林,树落着叶子
每一棵落叶树,在阳光中都活着一个长影子

      2016年11月27日。



鸦语集(十五)


我从一条路上走过。路的一边是一条河,
路的另一边是一条路;
走上去。走到一条路上去。我在一条路上听到过一个奶娃子的哭叫。

那么蓝的天,那么多风在风中摇,摇一个外婆家的油轧糖;
那么大的太阳,照着路两旁的荒草。

      2016年12月5日。



鸦语集(十六)


雪落在墨绿色的柚子树叶上
雪压弯柚子树的枝条,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很多年前他抽烟
很多年前他喝酒

很多年前他很穷。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
竹竿掸落柚子树枝叶上的积雪

春天,柚子树开花了,像白雪
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砍伐着一棵棵柚子树

在河边漫坡上,他抽叶子烟
在杈杈房中,他喝一杯老酒

很多年了他很瘦。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
葬他在老家屋后面的山坡坡上

春天,他生一棵柚子树在墓畔
他叫上兄弟叫上朋友,在柚子树下撒一泡尿

      2016年12月13日。



●少年和两个红苹果


十八岁时,我还是一个羞涩的少年
只有个子还没有长心
秋天,我去国家存储粮食的一个单位里上班

多好啊,每个月我有近50元的工资
这是213国道线上的一个小镇,你们就住在镇子里
我,和你们住在同一个小镇

你们在镇中心住着,我在镇尾住着
走出仓库的大门,就是大片的农田,和一处处农村的院子
我一个人,常常散步在稻浪滚滚的田野

某日,你们结伴来到仓库里,白衬衣和方格裙
一个端着一盆清水
一个擦拭桌子上的尘灰

十八岁,我还穿着一条白色的田径短裤,坐在床沿上
天说黑就黑下去了
两个红苹果一样大小,放在书桌的玻板上

      2016年12月9日。







.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6-12-20 06:35

先生的诗歌意象跳跃,红苹果的意象,非常新鲜
等,是动态的,姓陈的人,是生活的情节啊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6-12-20 06:36

你给我提出了一个问题——诗歌可以有情节吗?
诗歌的叙事和小说的叙事,有什么差别呢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6-12-20 06:37

少年和两个红苹果——叙述得这样缓慢啊,。幽兰佩服!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6-12-20 06:38

读了《鸦语集(十六)》,隐隐地心痛!!!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8-1-3 12:46

前面几个恣意妄为,后面一个略显羞态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