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练习] 34行 [打印本頁]

作者: 君晓    時間: 2015-10-15 13:27     標題: 34行

同事问我是不是每天都给那盆吊兰浇水,我迟钝了一下。
”它快给浇死了,不能这样浇“同事很严肃的对我说。我仍然不能作出反应只好轻轻的应一声”哦“。同事自言自语的说着。我在看李娟的《九篇雪》,一心只想着去阿勒泰,看看那里的麻雀也好。
我不知道这些话要怎么说出口。身边人都说——你长大了,该有自己的规划了。于是,我想好要写34行的诗歌像飞廉或是张华那样。但我一直没写,我越想像某个人一样的时候,越做不来。有次我看见余秀华美丽而祥和的照片,我突然很想开一张发票。这世界应该成立一个报销苦痛的管理公司。
我们公司除我之外都是很有正能量的人。我有时也满满的正能量,但仅仅是有时。我经常以为我不是在杭州,而是在这世界的另一个地方。弦河问我要诗歌,我不敢给。我怕被批评,或者怕被别人看见我的拙劣。
现在的杭州对于我而言很冷。晚上下班时,我一出大楼就开始发抖。在温暖的地方待的太久,一下子不能适应真实的人间。来杭州以后,我经常告诉别人我想回汕头去。这是真的,世界这么冷,我不想一个人四处流浪。我害怕一个人在伸手看不见五指的夜晚下楼,害怕被吵醒的清晨,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有时我醒来会叫我妹妹的名字,但没有人应。
但我回到家,和妹妹睡在一个房间。我发火,妹妹害怕,她一个人在门外睡直到被父亲抱回我的房间时,我却希望她离我远一点。这应当是报应,一个人善变的报应。
我一个人在楼顶看星星,接电话,曾老师在和我说正事,我说错过了流星一个许愿的机会。挂掉电话之后,远处传来哀乐。
在无尽黑暗的田野中,那些青黄的稻穗欢呼,那些盛开的野花万紫千红,我看不见,也听不见。
同事说”不能这样浇水,它会死的“。我说”好"。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5-11-25 09:53

这篇小东西让我爱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