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八) [打印本頁]

作者: 苦海    時間: 2015-9-22 08:51     標題: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八)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4:27 編輯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八)
文/黑龙江  苦海
我是长途客车里的狮子
我认为我就是长途客车里的狮子
窥伺雪山上中国北方的冬日夕阳
夕光绚丽我的鬃毛,一头和平的狮子
但将被一群更凶残更团结的鬣狗吃掉
如果某些人是非洲草原上那些鬣狗
我是非洲的大自然独行狮
送走那些迤逦险峻,但我春天会重峦叠翠
因为车窗外夕阳绮丽,我才一下子成为草原狮子
孤独的英雄,爱凝视颠扑不灭的落日
一只囚狮,逃不出一车鬣狗猥琐的目光
我要把夕阳啃咬成一头斑马的尸体
避不开鬣狗,还要战胜猎豹和大象
要剥我狮皮的还有非洲的土著猎人
我不能险中求胜,求生存,求自由
与其撕心裂肺地巴结那见鬼的天地法场
还不如让我一下子跃出车窗外奔走呼号
我只是乘坐春运的客车回家的一个普通人
但车上每个人的人格可能都是受到怀疑的
上了高速,司机不断提醒乘客们:“录像了!”
感觉摄像头正在透视我厚厚的毛皮,一眼看到底
广场舞在祖国的大脑袋上跳着踩着
跳广场舞的人,你们这些身体好的人
国家提倡你们跳舞,美其名曰,全民健身
所以,你们可以使用公家的音响设备喇叭
理直气壮地锻练自己的躯体
可是,我的国家,你也有个大脑袋呵
每天早晨,我都看见,你还没睡醒
那些健身者就起床了,堂而皇之地
理直气壮地,在广播局打开了录音机放音乐
在你的大脑袋上踩呵、蹦啊、
祖国,你怎么鼓励早晨和黄昏
一天两次在您的大脑袋上踩呢?
他们的身体锻炼的再好,不也是脑残吗?
祖国,他们在您的大脑袋上制造噪音您不知道吗?
祖国,您的大脑袋本来是多么聪明啊
可为什么这么喜欢那些脑残在您的脑袋上蹦啊跳呵
踩得您的大脑袋不疼吗?
我要强烈反对和抗议跳广场舞的脑残者们
用公家的音响设备制造生活环境中的噪音
让她们回家去跳吧,去跑步,有打球,去游泳
就是不要允许他们用公共音响锻炼自己的身体
祖国,您的大脑袋应该在黎明中好好沉睡
或者应该在黄昏中多加一点思考
但是,那些跳舞的人随着音响的噪声
在您的大脑袋上疯狂地踩着踏着闹着
您就不觉得疼吗
您就不觉得可笑吗
您觉得他们跳得越欢
祖国就能越繁荣昌盛吗
在我国,只有界江才清澈无比
我想从远方来到我的故乡旅游
来到完达山脚下的乌苏里江畔旅游一番
我将会惊讶于这条江的纯洁
暂时没有被我们的人民污染
其实,要感谢这是一条界江
它的干净不是我们的人民的功劳
我们的环保局不会管理出这么清澈的一条江
我们一定要感谢江对面的邻国
才使得我们拥有一条一半属于我们的净水
但乌苏里江,你毕竟是祖国的江水
是我的水,我来到这里旅游就爱上你!
你是块好铁,锻打在我国的完达山脉
和异国的鄂霍次克山脉之间
我来,我想为你歌唱
也许,祖国的哪一条江
都可以,用这句诗来形容:
“一江春水向东流!”
诗人冰心,大概也说过:
“生命像一江春水。”
这是多么漂亮的诗......
呵,我歌唱你,祖国的乌苏里江
我的家乡完达山下的乌苏里江
但我不会使用更多的语言赞美你了
又想起诗人贺敬之,大概也说过:
“亲山亲水有亲人。”这又是多么贴心的诗......
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我来到家乡旅游
忽然发现自己家乡的群山和江河
其实是因为异国与我们共同拥有才这么清澈
而完全属于我国的江河都肮脏无比、污浊不堪了
山林坡地的一片墓地
漫游时我偶然走过了山坡前一片墓地
溪水漫溢的六月,鲜花很多,刚过完清明节
为什么我们这些活人都喜爱打扮死者的墓地。
算起来,可能,生者,想起来,他们也会有今天。
我们也会有自己凄迷的来世的,埋在大地下
自己未来的墓地的样子,也该如此。不再浮起
所以,活的与死的,忘却不了互相的关怀。
不管是,面对存在。和不存在。为死亡要建一个好墓。
我喜欢面对旅途中这样一片陌生的墓地。
看见他们的后代或情人,来这里摆放鲜花。
还用彩旗把他们的灵魂寄托在雨后彩虹里。
我不是也和他们一样等待着自己美好的时日?
还喜欢这片墓地的选址面朝谷地的田野。这样
墓里的人和生者每天一样,该做什么还在做着什么。
但是,我如果有一天不幸葬在天涯海角,甚至没有骨骸
爱过我的人,你们去哪里悼念我,相信我还会回来吗?
白云直播我登山的节目
一个诗人应该在荒凉的地方潇洒
但凡有一条落叶打着补丁的山路
我就想象足不沾泥
我是贪玩的,这是贬义词
贪玩的反义词是专注,就像忠诚的反义词是背叛。
一条荒凉的林中小路最适合我
待在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我也不会安分守己
朵朵白云转播我拾阶而上的节目
蓝天中的倒映,都是我思想的复制
幽静说:“太美了!”
幽静一说话,显得更静了。
我的足迹跟着山上的落日向西行
南山下冰封的江水如果融化应该向东流
不知道究竟是谁不能复返……
春天的狗尾草,夏天的野菊花
又和秋天的远方、大海的海浪是什么关系?
它们会把一条冬天的江水终究唤醒吗
让它向东流去吧,而我向西行
我必须向东走,让火车轮船向去,所有车辆都向西
一个诗人应该在荒凉的地方潇洒
不应该在人头攒动的地方旅游
芸芸众生谁能读懂我头顶上的苍穹
多蓝啊,湛蓝,湛蓝的…….
难以捉摸,你们读一辈子吧,我的脸变幻无穷。
早春,一个背后不说坏话的片段
春天,我正走在泥泞中
“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
忽在小街上,栅栏旁
悄悄听见
两个妇女
在另一个妇女的背后
说她的好话
两个妇女在议论
在小街上站着议论
两个妇女在议论
使用好词在议论
关于第三个妇女
我能听出来两个妇女
是在夸奖另外一个妇女
多么贤惠
多么孝敬
而且勤俭持家
她们就在早春的太阳下使用着
使用不完的溢美之词
她们没有违背我们的传统美德
体现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正能量
因为,背后
如果说别人的坏话就是不道德的人
我深信,她们在使用彼此
从来都没有用过的好词去评价另一个人
这两个妇女,不说别人坏话
我想:她们是这世上的好邻居
她们在议论!
议论第三个不在场的妇女的好话
夸奖她
夸奖她是一个好妇人
叫我也深信,第三个妇女真得就是个好女人
我伫足倾听着——
但我从这两个妇女的议论中
最后得出这样一个
令我自己都惊讶不已的结论:
“这两个妇女,彼此绝对不是好朋友……”
我喜欢看到这样的故乡风景
女人用架上的豆角盛满篮子
男人弯腰用手指丈量地上的大葱
男人裸着油脂般的黑脊背木头般除草
女人用镰刀割倒黄昏山间的夕霞
男人用油锯在木头疙瘩上栽种锯沫之花
女人在一旁手理云鬓,观战,指挥,感动
女人在小河边一边洗脚一边放牧着七只白鹅
男人从田野里正推着一车大白菜回家
这么多年了,故乡的线杆上还栖着土生土长的麻雀
故乡看起来还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境地
我帮那个运大白菜的手推车爬上了路基,再次回望
今夜小镇上的星空是个死水般平静的KTV空包房
看见别人引用我的诗句吵架
有一次看见诗歌论坛上有人吵架、互骂
引用了我的诗句做为攻击对方的武器
这说明:我的诗句很适合吵架!
还说明:我这个人也不咋地。
心胸狭窄,一点不大气,呵呵。
脑子缺根弦,我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其实,我那几句被用做吵架的诗
写的也非常好——
“如果迎面颠来了一条狗
我要把脸庞转向一旁;
如果迎面扭来了一头猪
我要把脸庞转向一旁;
如果迎面嗥来了一头驴
我要把脸庞转向一旁。”
这一刻我大笑,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也很光彩,最起码是好玩。
他们骂人,使用我的诗句
说明我的诗歌,写得美妙
写得深入人心,深入浅出
写得代表了大多数诗人的心声。
诗人们引用我的诗句打他们自己的嘴架
这不代表我的诗是骂人的诗
这不代表我要为我的诗受过
更不代表我骂了人,谁叫他们挖肉补疮?
我的诗句本身是很有道理的……
你很自豪吗?搞笑的苦海,还好吧!
我的诗,虽然没有被大人物们引用过
却也被小人物们引用过了
没有用在人民大会堂之上,也用在市井无赖之中了。
晚上,我买了一瓶汹涌澎湃的啤酒
自斟自饮,靠着它,小酌
度过了一个得意而美妙的夜晚
虽然,我那首诗不会在文学史中留下
那首诗不会流传千古
(因为,好诗是有价值的)
但最起码,我高兴得掉啤酒缸里了
喝得烂醉如泥……
封面女郎
星期一中午,我坐在阳光晒热的沙发上
翻阅一本杂志,我于是就想
和杂志封面里的那个美女一起看海
一个杂志的封面女郎
长发飘飘,无恋爱可谈,站在海边
我读着这本杂志,真想辞职,走进封面里
像走进一个蓝色的舞厅
大海边的女郎,您是我心中的女神
我今天下午就不想去上班了
想去她的海边,和她并肩坐在一起看大海
在客厅,触摸着星期一的阳光,金黄美丽
像小偷一样,从窗外溜进来,照耀在沙发上
沙发把手上有一本我天天必读的杂志
只为了欣赏封面大海上的一个妙龄女郎
我猜想海上的蔚蓝和我客厅的金黄是交相辉映的
海边站着的那一个身材一流、热情奔放的美女
我想和你一起不上班了,去共浴、游泳在大海上
可是,如果,我走进杂志的封面里,是不可能的话
无论如何,我也想,让画中之人,从封面里走下来
和我一起坐在星期一我家中温暖的沙发上说说话
不回答
经历过夏日田野那么多斑斓色块
繁花似锦的鉴貌辨色的百无聊赖
在今天明天后天的冬日,还这么
思念视若无睹者颁发给历史的稿费
曾经富拥书城,高情逸兴,绝地反击
还送给荒地荒野一片片暮景残光
送给洁白的灵魂以大地的落日和飞鸟
又使宁静的野花那么灰暗,渎职失职
四季的河流,那么受难,举一反三
汤汤流水背负那么多骂名,雕梁画栋
夕阳那么清澈地流过地球,我拿什么赏你
直到冬天的早晨,我才遇到了迷惑的晨曦
这一生始终如天鹅要飞回故乡,削铁如泥
在这萎靡的大地起床起得更晚,暮虢朝虞
只想抚摸这鬼鬼祟祟的伤风败俗的生活
只想这一生付诸流水,终老故乡,不想捐躯报国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5-9-24 11:06

充满了激愤,充满了激情,在物质主义大潮下,这样的诗人越来越少了......加油!!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