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二) [打印本頁]

作者: 苦海    時間: 2015-8-29 10:20     標題: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二)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12:48 編輯

故乡与爱情(定稿组诗之二)
文/黑龙江  苦海
收破烂的老人
咱这远离家乡的人
跑出去这么多年了
回到故乡
还是喜欢
听那个面容憔悴的
收破烂的老人
走街串户
冷风之中
哆哆嗦嗦,喊:
“收鹅毛,收鸭毛
收兔皮,收羊皮……”
他疲惫不堪
我劳累奔波
但,于我而言
他是在给我唱一支
情真意切的迎宾曲
迎宾曲是奏给很多人听的
我一个人就享受了贵宾级的待遇
多么想把身上穿的
羽绒服里面的羽毛
都扯出来送给他
顺便问一下:
我能不能也请您
收走我的灵魂?
我是破烂吗?
我就是一堆破烂
采花
假如夕阳高挂苍穹
假如月亮无影无踪
沿着小路偷偷上山吧
我是一个采花大盗吗
把富贵浮云都忘掉
把五色缤纷都摘下
把青鞋布袜都踏破
不再多说,都包括了
吟诵张九龄所作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追忆白蛇传故事
盗得仙草救许仙
用嘴巴叼着山花下山
用腋窝夹着山花回家
这不是杂技表演
我腾出双手干啥
我的手不能轻易浪费
我的手还要留作他用
回到今夜我华灯初上的小城中
去采摘尘世间的最后一朵玫瑰
尘世间能有最后一朵玫瑰吗
只能有最后一滴水
尘世间没有最后一朵玫瑰吧
只能有最后一滴血
我是诗人孔乙己
早晨,我看看你
我对自己说
我就去照镜子
我一照镜子
就想起孔乙己
青白的脸上还有伤痕
伤痕,让脸上的括号代替了
满脸皱纹,就这个样子
除了,头发乱蓬蓬的
我就是脸上没有伤痕
而孔乙己脸上时常夹些伤痕
其实,我有时也很气人
应该给我也夹些伤痕的
他吃完茴香豆
还要抄书去
我一般吃完花生豆
就去上网写作了
跟一个没落的科举制度的牺牲品
相比,我其实很掉价的
他还善良,要面子
给小孩吃茴香豆
教小伙计认字
曾经鼓励小伙计将来要去当掌柜的
他的长衫又脏又破
不愿意脱
我常年爱穿一件衣服
嫌麻烦,懒得换洗
他还去丁举人家
偷书
被打断了腿
但我不跟他比这方面了
因为,我没偷过
不修边幅
破衣娄嗖
满口之乎者也
满嘴风花雪月
我——诗人孔乙己是也
欧耶……!
小狗也是一个诗人
春天,我在公路上遇见
一个想当诗人的小狗
小狗一定也是个诗人
它从那个村庄跑出来
自己一个狗在公路上玩
遇上我一个人也在公路上玩
我觉得它一定是个诗人
是狗族中的诗人
它独自,独立
不与其他狗同流合污
它自己敢跑到车辆很多的公路上玩
自己在路边草地上撒欢,打滚
真快乐、天真
我进村时,它出村
我出村时,它回村
它一定也想
我一定是个人类中的诗人
离开人群,就像它离开狗群
独自去走一走,去玩,去看世界
您说,小狗是不是也是个诗人?
是不是?呵,不,不!
它像个诗人,但它是个诗狗
这个小狗瞪着一双黑眼睛
好像在说我:诗人算个啥呀!
但今天是个美好温暖的春天
我骑自行车跑到乡下写诗时
在村外的公路上遇见了一个
也想当诗人的调皮的小狗
春天,写一本自己的游记
让太阳举起酒杯,撒落小雨,邀请大地共舞
万物生灵共舞吧,我也想正确地抒发情感
春天,我要写一本自己的游记,有自己个性的
让我首先站到山顶上,顶天立地,不随波逐流
让春风把我的颈椎病和偏头疼都赶走
不必上网查询名家名篇,我手写我心,随心所欲
春天,大地上小燕子开始活跃,筑巢,牛羊成群
世界上所有的油彩飞到我故乡来了,没必要搜寻
山下,小镇的风景,就像十六或十八世纪的英国
感觉自己,像莎士比亚站在人生的悲剧和戏剧里
听威尼斯的海风,从世界文学的远方幽灵般吹来
我的任务就是把家乡的白桦林中的稿纸拾掇起来
然后,撑着伞,走过小路,走向乌苏里江的峭岸
早春的乌苏里江江水,淹没各种思潮泛滥的堤岸
新的一场春汛,淹没了地球,如大海一般,吓我一跳
宽广,宽阔,雄伟,汹涌澎湃,曹操也写过,星汉灿烂
我坚信从一条江就能旅行大海,故此,徐霞客的游记
并不美,柳宗元的《小石潭记》更是给人清冷的感觉
故乡天空上金色洪水激荡
车近故乡,阳光汹涌
壮哉!当我乘坐的客车抵近故乡
车窗外的阳光,忽然急如风火
车身上的阳光,像一道道洪流而过
呵,故乡的阳光如果是洞庭湖
大客车就是我坐于岳阳危楼上
可如果我说,我是当代范仲淹
就是庸俗,一点也没有创意
我是一个泅渡人生沧海的普通人
是一个跋涉过生活桑田的平凡者
客车刚刚蹿出完达山的春雪中
此时,山势已经变缓,楔入了
较低的平原处,多亏了刚才的
枯草和树木,小白了一会儿
得以让我深情地归拢起春风
收起空中拦坝的一朵朵巨石
把它们该放哪儿,就放哪儿
呵,当我归来,不再四海为家
当我像一个神仙踏着浮云归来
故乡的太阳,正开闸放水!
故乡的天上,原来有一个水库
有一个,波澜壮阔的人工湖
泄出二十年立方米库容的阳光
浩浩汤汤,此则故乡之大观也
这一股股宽宏大量的洪流
不会把我这条小鱼冲死,淹死
就好好用阳光给自己洗个澡吧
不要让我带着浑身的腥臭气
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去
回到五月的鲜花竞相开放的
春天的春季的我所爱的情人的房间里去
长途客车山中遇雪
春天回乡,你是否带着忧愁,春心莫愁!
长途客车,在东北的完达山,遇到春雪
车窗之外,飞舞起一阵阵急骤的白蜂群
你再看那个司机,全神灌注,不敢大意
打开了雨刷子,跳起泼墨挥毫的书法舞
你在山间遇雪,不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春天回乡,你是否带着惆怅,春梦不坏!
你看有一些旅客,在窗外还没下大雪时
早就在阿布沁河的玉带里迷迷糊糊睡着
而我,此刻格外精神,想像着
长途客车多么像一个下流胚子
把雪幻化成仙女们的艳曲淫词
春天回乡,你是否带着满足,春色不易!
任花瓣封锁了早春完达山中的盘山公路
始觉一句诗写得好,用词生动,拟人化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一台穿红裙子的农业机械与客车擦身而过
我还没来得及跟挥汗成雨的美女打声招呼
春天回乡,你是否带着坚贞,春风不散!
遥望山上,新荷朵朵,沉舟侧畔千帆过
我多么像是一个探险者寻找当代的活法
往事悠悠的市镇已经心痒地在山下浮现
夕阳挂在那镜花水月般的红颜知己的美丽的尾椎下
一个哥萨克骑兵回到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边洗马
砖瓦房,我们的恩爱故居
那栋砖瓦房,红砖青瓦,出现在我视野中
墙体裂缝,瓦脊塌陷,后窗上蒙着塑料布
那栋砖瓦房还有什么特点?除了破就是旧
但如果有你,我的红颜知己,在一起度过
砖瓦房就是我们在世上拥有的最好的天堂
是坐闷罐子来到北大荒的父辈们盖起的老房
是现在应该保护的有文化价值的历史古迹
是文革,集体化,社会主义教育时期的产物
是每次我回故乡都念念不忘的怀旧场所
是我厌倦了现代文明欲回归乡村的选择
房后有一条小溪,我明天要在溪旁钉一个板厕
清流的镜子里,映照出一只曲项向天歌的天鹅
她匆匆忙忙去解手,不必慌慌张张的
衬托板厕的鲜花与菜畦,是以层峦叠嶂的印象呈现的
还有一条猎狗,除了找吃的,就是东张西望,警戒
你是否读过前苏联诗人特瓦尔朵夫斯基的《春草国》
久别的,思念的,心爱的,从不负我的,红颜知己
你知道在你的身体上,哪一部分长着最茂盛的杂草?
哪里是白居易写到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谜底?
哪里是我喜欢放牧奶牛的、深一脚浅一脚的,雨后牧区?
房前一排高高山杨树,稀稀疏疏,一睁眼麻雀就闹
有一队早春的寒流押往北方的满不在乎的女俘虏
你是其中最窈窕的,最丰满的,战战兢兢的,那一个
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吃得进去,排得出来
我敲键盘到天亮,你睡到自然醒,醒来就刷微信
砖瓦房是我们一生的爱巢,我们要夜以继日的相爱
砖瓦房是我们偷笑的表情,你不要总调皮地捂着红唇
我向你保证文学史一定会这样书写我的诗人传记:
砖瓦房,是诗人苦海和他的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
春天里,一起同住,写作,生活,享乐过的恩爱老屋
白杨树没有别的词就得用美丽
好长时间,没有在田野上,看见白杨树了
这个意思,就是说,我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看见,白杨树,长在田野了
三两棵,或者几颗,或者说是,一小堆
唉!那是多么般美好的白杨树啊
都快让我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了
唉!那是多么般洗练的白杨树啊
秋天,稻香将会弥漫在田野里,空气中
现在,白杨树把我激荡,在春天。
唉!真有好长时间了,没有,发现,白杨树了
今天,我漫游,途经,至田野边,看见
就那几棵春天的白杨树,孤零零的,它们多单调呵
沉下来,现在,我就想静下来,什么也不想了
我走了以后,它们就又留在了田野里
秋天一来,稻子黄了,白杨树没有别的词形容就得用美丽
我的座右铭
心的安宁是幸福
不管人世间纷纭与烟尘
嘈杂声中
我不慷慨激昂
我不横眉冷对
我埋首读书
我当一个聋哑人
我幸福
我不去管理一个乱哄哄的乐队
我不去管理一个十字路口混乱的交通灯
我不去招惹一条恶狗
我不去研判形势与局面
我绕开,不走这条路
我不指导和参加一场讨论
我不去分析谁是天使谁是鬼怪
我不去挪开挡道的石头
我还是绕开
不走这条路
我不去阻止一个劣男对一个少女的骚扰
让她自己去对付
让她享受他的无赖行径
我不去教诲失足者
我不去改造罪犯和败类
我不去关心陌生人和干儿子
我只关心自己的亲儿子
我什么也不管
我什么也不做
端坐佛堂,我懒洋洋读经
我骑在马上读书
我以随意放松的姿态读书
我给失落的情人发一下午励志的短信
我时而望着左边的窗外
拂动的白杨树和风
时而望望右边门里
生物体的阳光
我不会骂人
更别指望我动手打人
我不会管理不服从管理的人
我不会去表达我的爱
表现我的口才
我对一切丑行静默
对一切嘈杂闭眼
我只是歌唱和热爱值得我歌唱和热爱的东西
除此以外
我对一切丑行表演
我都永远做一个聋哑沉默的人
其实,我有时也想
我应该夹着香烟
有啥说啥
真实地做一个人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5-8-31 11:31

我认为你长进很大,推荐一把,请马儿老师决定......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5-9-1 14:56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9-10 12:48 編輯

我想在现实与虚幻中晃见中重叠的影像
再读。。。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チ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チ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6-5-17 16:05

爱情是诗歌的永恒主题,诗人苦海写了特殊的爱情诗《故乡与爱情》,写了家乡收破烂的老人,此诗歌末尾四句含义深深,“我能不能也请您,收走我的灵魂?我是破烂吗?我就是一堆破烂”,是啊,这个世界属于破烂的东西太多了,只不过人们没有发觉而已。《我是诗人孔乙己》中有浓浓的反讽。诗人用艺术想象,把“我”和孔乙己反复对照,寻找共同点,其实,现代人和民国年间的人很相似,无论是孔乙己,还是阿Q都没有远走。《小狗也是一个诗人》通过对小狗的解读,找到了这只小狗的特点——自由,再去想想现在很热闹的许多“诗人”,很多在套子里写诗,能写出好诗吗?《长途客车山中遇雪》善于把生活里的真实写进诗歌。《砖瓦房,我们的恩爱故居》有时光的流动,是时光里的人性温度以及生活理念的反思,(地址: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