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练习] ◆身份 [打印本頁]

作者: 十亩    時間: 2015-6-1 15:26     標題: ◆身份

本帖最後由 十亩 於 2015-6-2 17:09 編輯

◆提纲挈领或摁住一只兔子

我推开一道道门。每走两步就有一道门
玻璃的,不染纤尘,若有若无
被撞了几次后我学会习惯性的用手在前面试探性的触一下
为什么这么多道门呢?后来是感应的
门自动闪开又合闭
经过了多少道门,我不知道。这么多道门
折腾地我把想好的词忘了
瞎了我的经纶。还好,没把想办的事想找的主
弄忘了

◆铃当声来自对坡的林丛中的羊只

这里的羊只多半是游玩
偶尔低头吃草
不像内地从圈里
放出来的羊
没了命的贪吃
习桌上钱奶奶骂钱黑蛋:丢你祖宗,八辈子没吃过东西!
而钱小红一直很安静,瘦瘦的,仿佛
漫不经心、不贪人间烟火
或者若有所思。她没有铃铛,她有
红领巾

◆疲惫或挣扎之后

我一直更多的关注了那些牛羊,鸣叫的鸟,突然惊窜的野鹿
还有那些穿行其间劳作的人们
其实我应该把更多的心志放在那起伏的山峦
茂密的丛林,一望无际的田畴
自觉的沉寂或融合于其间。就像那天我们观看了落日
观看了暮色苍茫,只到一切都安静下来
唯有轻微的松涛。赵小惠提出:如果用“景”字组词
你一口气下来不停看看你能说出多少
……背景、风景、场景、看景、听景……景泰兰、景德镇、景阳岗……
赵小惠说这好像都是浮景,她总想气那个春天气愤不过的二叔
把那条偷吃三只鸡雏的黑狗扔进村东水塘,水柱四溅……暮晚水塘异常
安静

◆这些旺疯了的麦子

对你这样薄情寡义的人就应该像这些旺疯了的麦子
多年后再见,它们的株体更加粗壮
穗芒更加张扬,籽粒更加滚圆。年复一年
不要以为那些熟悉的事物
你离开之后都为你牵肠挂肚,为你望尽天涯路,为你思念瘦
为你病恹恹。这些旺疯了的麦子莫非是
受了谁的教唆?微风吹来,它们一起躲躲闪闪,试图想明示什么
又试图遮盖什么

◆身份

这帮闲溜的家伙,到底以什么样的身份来来这个
偏远但风景独特的塬上车家庄
比如风,比如麻雀,比如槐花,一地的麦子
比如塬,比如壑。这些在暮色和烟岚里
都显得有些虚晃,找不准焦距
或者根本就莫衷一是。那家养蜂人是开着大卡车来的
而这帮闲溜的家伙,是打哪儿来的?
是有什么情节按插所必须的吗
故事又是接续的哪朝哪段发生的新鲜事?
哎呀,世事纷杂,我最终还是把镜头
对准了槐花。这满坡满地边杂长着的槐树
把花事能弄得这样寂寞而又热烈。张工说这些洋槐特别能衍生
只要种一棵,不几年就引出
一大片

◆之于春末的记忆如此不同
赵小惠不止一次给我提起那年春末,她气愤不过的二叔
把那条把那条偷吃三只鸡雏的黑狗扔进村东水塘
水柱四溅……暮晚的水塘异常安静
而我却想起那年五月整个西郊丁香怒放
一个下午我躺在矿山公园的长石上
淹没在密不透风的枝条里,看不见城区,看不见行人
任那一波一波的香气涌动
荡漾、颠簸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5-6-2 16:54

倒是被一种细微所牵引
作者: 幽谷幽兰    時間: 2015-10-6 09:06

我喜欢这组诗歌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