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阿牛哥二月情诗系列练习 [打印本頁]

作者: 阿牛哥    時間: 2015-3-19 20:26     標題: 阿牛哥二月情诗系列练习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8 編輯

等候

水街的妹子个个水灵
这些善舞的天使
掩盖不住笑容
她们像盛开的花、像翩飞的蝶
欢乐的歌声弥漫在大街
她们稳健的舞步
曲柔的腰身
踩响了溪涧的水流
铃声隐隐
从安静的山边徐徐传来
寂寞的果子
越过冬季
它们正在次第裂开
它正在
撕掉过久的等待


春草

一棵草低着头
低着头,并非承认
夜黑和冬寒
一棵草低着头
黑色让它看见了光明
露珠让它懂得了折腰
一棵草
一棵恋着春天的草
即使无法及时蜕变成一朵野花
也要把爱意染成鲜绿
你出现时
会看到一丛野草
挺着柔弱的腰身
一顶飘逸头发
盖着腼腆笑意


放开那条鱼

爱情是一条鱼
一条游进你眼睛的鱼
一条游入你内心的鱼
叠石、溪流和池塘
都是你熟睡了的夜晚
铺开的温床
恋爱的鱼饵
总让人悄然咬住黄昏
海天微露的唇角
结婚是个厨房
规律的起早抹黑
熟套的三餐
总让你想起那条鱼
可,那已经不是池中之鱼
它活跃于餐桌
痴迷于奉献
它已经忘记了畅游这个词
它被剥去鳞片
没有怨言
它被掏去内脏
没有怨言
它被岁月啃得剩下一堆骨头
依然没有怨言
它没有疼痛的节骨
被你拆开
也还保留着复原的趋向
“请放开那条鱼”
它需要好好地
再畅游一遍

记忆中的距离

我,走进你的画里
雨淅淅沥沥
你家老屋百米开外
一把伞独自承受着夜雨
我与泥泞有个约会
夜路微冷
我越走越缓慢
越走越深沉
绕着曲折的山路来
雨水已渗入我身
一个寒颤
将我打翻身
前方有扇窗
窗口有盏幽暗的灯
我不懈地走
一百米
至今,我走不出一幅画
那短短一百米
用尽了我一生力气
那短短的一百米啊
那白色闪电
那短匕
那无法缩短的距离
它占满一个男孩
活着的呼吸


2015年2月10日星期二于深圳大鹏
《你再不来,我就老了》

梦中的姑娘,是否听到我的琴声
来自竹林深处,来自叠山上的亭子
来自水边的画舫,来自荷花的香
我已备好画笔和纸张,只等你
站在画框中,梅花般抢眼
你在哪啊,斜阳在早晨升起又走向山的西边
你还不来,不来,琴声就老了啊
那褶皱的湖面,是岁月刮伤我的容颜
水鸟早已叼走春天,姑娘啊
你再不来,我就老了



《守望》

清早,闹了一夜的海滩
我捡到了大海落下的紫色贝壳
还有你遗落在岸边的一页书信
我把它叠好,叠成一只纸船
载着美好的梦想,向着朝阳
请别再书写天空忧郁的蓝
别再阅读海底无尽的深沉
你听听,听听,海螺声声
渔舟晚唱,黄昏的涛声依旧
卷走心房空无的失望
那一涨一落的海面
那幸福的摇篮



《石涧鸣琴》

天空的飞鸟深知水底的遥远
溪涧的流水深知源头的远长
琴声,深知知音的距离
一只迷路的小猫,一步步探寻
一步步靠近,一步步进入
预先布置的迷阵
石头默默地等候
你的脚步声
一步步踏入
一步步破解天空之舞之谜
只有你,深知天空的空白
只有你,深知留白的深意



《莫问》

莫问弦几根,指头几根爱就有几分
牵起你的手,爱更多一分
若问那根弦是我
最低最沉的那根,它沉闷的声线
弹出浑厚的呐喊,悲戚的哭声
莫问生活几分,爱几分
日出起身,日落皆疤痕
只要你在,夕阳永不西沉



《水中之舞》

这是一片干净的天空
它属于水母、属于珊瑚
属于我们走过的小路
那只老旧的木凳子已经不再干裂
它已经彻底地活在水中
这是一个上升水面
鱼儿也在逐渐接近天空
一个古老的村落
就这么安静地浸在水中
灰尘再也无法触及
它干净的腰身
我们在水中继续舞蹈
这个特别的区域
有纯净的余生


《你是我不老的岁月》

不止一次,我触摸到树皮的粗糙
潸然泪下只因无法逆转的逐渐衰老
我们还没开始轰轰烈烈地生活啊
那么快,梅花就扶着墙
那么快,雪花就融入心田
那么快,我们就成为父母
那么快,我们就成为驼着夕阳祖辈
但这一切,并不会成为我的悲伤
在我的心房,早已种植一粒种子
它是一颗与世隔离的松脂
它是一滴透明的泪花
它藏着你我的青春时光
你是永远年轻的仙女
是我不老的岁月



《莫离》

此时无声胜有声
黑白子已经悄然躁动
雀鸟开始歌唱,流水开始伴奏
棋子在琴声中腾挪
我是黑夜,你是白天
我是眼瞳,你是眼白
我是墨水,你是纸张
我的所有黑暗,都在你的包容之中
这个世界,除了黑白再无其它
我又岂能独绘太极
莫离去,你是我的另一极


《你是我优雅的琴声》

罗密欧和朱丽叶已越过琴品
它们从低音,越走越高
直到音符无法诉说他们的爱情
绿袖子舞着红酒的忧伤
命运交响曲一章又一章
梦中的婚礼正在举行
我要让全世界都听听
你,就是我最优雅的琴声

2015年2月10日于深圳葵涌
《你是我天空之彩云》

习惯一个人走着、走着
在拐角撞到一对恋人
习惯一个人坐在沙滩
听涛、赏黄昏的秋凉
习惯一个人翻着书页
弹奏内心的音符
我羡慕那成双的蝴蝶
羡慕成对的雀鸟
夜风拨开大海的面纱时
彩云就在我的天空
我在一曲写给你的歌中
吟唱春天的清晨
天空缀满羡慕的眼神
有一颗是你
深切的回眸


《第六弦》

这是个时尚的时代
五线谱的音符,都是游离的蝌蚪
回不到往世,也唱不出古老的忧伤
我爬行在吉他的第六弦
布鲁斯迸发着内心的狂热
我是新生的异类
掌管着最深沉的忧郁
若你潜入我深深的海底
你就会看到我内心的那艘沉船
船舱里那幅艺术裸照
还散发着青春的体香


《你是我的五线谱》

爱琴儿,他有他的天空
他有他的彩云
他有他的吉他
我有我的五线谱
每个乌黑的音符
都有双明亮的眼睛
你就是爱琴海的宠儿
我给你唱一首
古老的渔歌
在纤绳的直线上
牵着一张幸福的网
我们到海上
独钓孤岛的黄昏
《芦荟》

芦荟花开过,在窗前
你就是那朵花
向着南方开
这个季节,体内的诗句
坐进列车车厢
朝着家的方向开
梦中醒来
芦荟的腰身已被拧断
释放出透明汁液
一个母亲常常这样
把生命给了岁月
一个个娇嫩的脸上
那水润肌肤
都吸取了你身上的青春
而它们像饥渴的小鸟
完全顾不上你
日渐干瘪的身体
而你也顾不上看自己
日渐稀薄的身影
只因它们呢喃般的那句
“妈妈,妈妈……”



《独舞》

住在海市蜃楼,与天空如此接近
与冰寒如此接近,与真实如此接近
每及此刻,我独自在月下舞蹈
总在最后摘下面具和月光
定格成一个黑色魅影
每当此时,细数着自己征战的黑色尖刀
凝结的血液和泪滴
一贯地尖锐,冷酷
可我,未在悔改中剥下外皮
一次次披上乌鸦的外衣
我是那个黑暗中的雪人啊
我是那个组装着假肢的稻草人
在欺瞒过后的夜晚
一遍遍撕碎谎言
又在遇见你时
拼接成一个完整皮影
我不想继续穿着这套阴暗破碎的人皮
悔改的补丁,补不齐现实的缺口
明天,明天,你醒来
若我已不在
请为一朵消失的雪莲
保留一个高耸的崖壁



《爱情雾霾》

现实的沙尘,从北到南
击退森林,掠夺蓝天
所有呼吸中的爱情
都有肺尘
越过童年的篱笆
跨过少年的河岸
我站在恋爱的城市
看人来人往
多少蹦极的人儿
在爱的深谷里,没有弹回来
我就在观景台
掠夺游过的尘埃
我并没有用心
去漂白,这灰暗的天空
我只是在雾霾之中
多要了一滴水
我并不知它
竟然来自你的眼睛
我只是想多玩一会
就一会
多一首沾满血迹的诗
我多么残忍啊
此刻,我就要随着雾霾散去
而你还在梦里
我不知如何告知
一颗着魔的颗粒
无法控制的欲望
我将离去
回到一颗干裂的砂砾
莫再将我提起


《我要带你出海》

我要告诉你,离岛的落日多美
海鸥自由飞翔,红树林里的岸线多隐秘
我要带你,穿越湿地那那片水域
到岛上垂钓未眠的月亮
我有一片面包,一篇诗章
给浪漫的鱼群慢慢咀嚼
它们赋予我的那片自由水域
像你给予我的日子,荡漾着无边快乐
红酒、乡村音乐和玫瑰
在翠鸟窝里恭候多时
它会带着我们巡游港湾
它会停在水中一枝枯木之上
停在一朵荷花身旁
它会停在画面中央,在你我眼前


《迎风飞扬的彩带》

我喜欢,就这样迎着海风
迎着渐渐靠近的青山
那高耸云端的古塔
挂着一年又一年攀爬的灯笼
遨游的彩带
已禁不住遥遥的等待
它松开了风筝的手
它在风的携带下伸展着腰身
它一会滑翔,一会回眸
一会又俯冲,像极一只雄鹰
事实上,它已经是
它掠过一对恋人对望的甲板
像个溜冰皇后
在蓝色的海面滑行
它从未如此欢乐
在一次彻底的释放之中


《梦是一首诗》

我是如此享受着梦
泉声荡漾,茶香溢满屋子内外
雀鸟也不愿远离
屋檐下新筑的鸟巢
已产下多少动人诗篇
他们的步履都是轻盈的
枝头摇落的花瓣
随着花瓣而落的羽毛
他们都是成双成对地出现
屋内的茶杯也只有两个
两个杯中,两个湖泊
他们对视的眼神中
闪烁着秋天的波纹
他们如此安静地躲在梦中
没有一枝芽
忍心咬破这个春天


《火柴和蜡烛》

一支蜡烛,若能燃烧
它不吝啬短暂生命
它就是你,慷慨地垂落一帘一帘泪水
一根火柴,若有欲望
它必然蠢蠢欲动,它必然化成毒蛇
不放过每一个从黑夜里走出的爱情
它咬破了夜晚,也咬破爱的果子
它就是木讷而愚蠢的我
擦燃自己,换回一处通明
多么高贵而自以为是的牺牲啊
换来的是短暂的驻足
和你头发一样曲折悠长的泪痕
我是愚蠢的火柴,你是贪心的蜡烛
我们的热烈伤了自身
拖累了迷路的飞蛾
《晚安》

晚安彩云,晚安天空
晚安大树,晚安街灯
晚安睡意渐浓的夜猫
晚安越爱越暖的水壶
晚安茶杯,晚安茶水
晚安沉默不语的公仔
晚安唠叨不停的电流声
晚安白天,晚安光亮
晚安呼吸,晚安声响
世界在晚安中安定和谐
晚安,好梦

《我有钱,我任性》

若,你喜欢沿着轨道走
像走在一根平衡木
像走上一座独木桥
你如此奋不顾身地向着远方
我只能买下这条铁轨
买下所有班次的列车
买下这个黄昏
买下画框和画家手中的笔
我正对着你的背影
举起笔

《回家寄语》

大狗熊,小白兔,海绵宝宝
再见,再见,我要回家了
去我梦里的天空,去拥抱
日夜守望的星辰
大熊要照顾兔子妹妹
海绵宝宝不许哭泪
你们要共享那一堆积木
堆砌的房子一起住
吹出来的泡泡要向着窗外
窗外才有飞翔的高度
彩云姐姐就在窗外
如果你们渴了、累了、饿了
要么打开冰箱取出鸡蛋下锅
要么煮碗瘦肉面填饱肚子
如果你们都不懂
像我的第一个三十年
你们就朝着窗外喊
就会有一列车
载着你们回到我的怀抱


《针线》

爱是针
相恋是线
你是那件古朴的唐装
每爱一次,就痛一次
披着你的爱意
我与冬天保持着距离
就怕夜晚脱下它时
一身空无的阴冷

《原罪》

我有罪,不该对一朵半萎的花用刀
它有权利,自然地安享余晖
我不该,只为了一个高昂的头颅
一日浇三次水,它们都只是花儿
只是在不同的年份以不同的容颜出现
而我等不到它们完整的一生
我只是需要它们最美的瞬间
我知道梵高,也只是需要一些曲线
一些你最美时候的曲线
我知道诗人,只是需要一些词语
一些足够塞满泪滴的词语
我知道花儿,只是需要一次涤荡
一次直通灵魂的浇灌
我知道你,只是需要一场润心的爱恋
一场雨水穿心的击打

2015年2月11日于深圳葵涌
望一望,一系列

1
眺望

天空的云彩是一个仙女的脸庞
蔚蓝的大海是一个俊男的脸庞
夕阳是嘴唇,在天际线之间
你懂得梵高的油画,晚霞的吻
轻轻涌动着浪涛,海风也开始吹起
推动浪漫潮汐,从彼岸滚滚而来
水珠飞到偷窥的螃蟹身上,它转身
钻回疏松的沙滩之中

2.
祈望

冬天,有满山桃花,她说
桃花喜欢春天,但他不说
一双见不到光亮的眼睛
有更多跳出季节的景色
这些都可以有,可以有
他租下一个岛屿,买一批干花
他把整个山头都种满桃花
冬天,她们都那么娇艳
远航的船、沉静的鱼都围着岛转动
桃花岛,真漂亮啊
溪涧从山头蜿蜒而下
如果她能看到该多好
“你帮我看看,冬天有满山桃花”
她的每个期望都变成了现实
只是她没能看见
这多让一个痴情的诗人心酸啊
每及此时,溪流总是淙淙而下

3.
守望

他守着一个孤岛,不
他守着一个桃花源
他守着一张仙境般的照片
他守着一个女孩纯真的想象
他看着海,看着海的呜咽
他看到一只鹈鹕飞过
他种下一片春天
绕着海的女儿
他听着她的海螺声声
慢慢化成一只温顺的梅花鹿
守候在她的身旁

4
绝望

篱笆,菊花,夕阳,黄酒
一个人,悬崖,冰雪
没有更多想象,回望
三十年不变的乡村,住着小孩和老人
三十年春风不度此时此景
那是一个诗人带走了山的灵气
那是一个浪子带走了山的安静
那是一只老鹰惊扰了鸡群
一个人回到阔别的树林
只是冬天并未添加几丛绿意
你来得不是时候
更不要牵着一身红装
走入苍凉的荒草地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冬天一直都在
时间停滞在冬春的边缘
爱,需要更加漫长的冰冷
直到天长地久

5
好望角

起航,往你眺望的地方
我已备好足够的食物和动力
绕着预定的坐标
顺着航海家绘制的航线
即使一个心形在水域难以浮现
只要你在远方眺望我的眺望
这幅图画就足够记载
一个寂静角落
一个浪漫眼神

2015年2月12日于深圳葵涌
《月半弯》

月亮不需要圆满,它也一样明亮
它微微弯曲的腰身,耕作着稻田
它稚嫩的牙印,咬着岁月的疼痛
落叶都是那么微不足道
但是跌落,也可以像蝴蝶翩翩
如果夜晚需要一场黑暗
那么月亮之疼就是一种必然
而牙根冒出的脚丫
都是小象的嘶鸣,小象的呐喊
都是小象那些稚嫩而纯粹的诗行
该说些什么呢,你看那胖嘟嘟的脚丫
那微露的月牙,它早已撕破夜幕来到人间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
一次次闪入云层
就让月亮的尖牙显露吧
让月亮的光芒捅破这个黑暗的天空
我是你爱吃的草莓

路旁的草莓园已成熟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梦里,我已求过灵签
佛已度我,成为一颗清甜草莓
在我最英俊的时刻

我,已踩点了未来
辨析了前生的脚印
我就猫在一场雨之后
在彩虹之下
田垄的拐角
我,与你的眼眸
有场蓄谋许久的邂逅

备好完美外型
鲜嫩肉身,光滑外皮
你,可以看到一颗草莓
外表的露水,但你看不到它
内里的空虚
你,可以看到它
鲜红的脸蛋,但你看不到
皮孔深处的暗室

这是我深深叩拜的夙愿
三柱香里
烟雾缭绕着我三生等待
只等你的及时采摘

2015年2月26日于深圳大鹏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十字阿西    時間: 2015-3-20 13:0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8 編輯

发情的牛么?
那是很奔放滴,举着一对犄角对着土岸拱啊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さ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十字阿西    時間: 2015-3-20 13:0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5 15:18 編輯

发情的牛么?
那是很奔放滴,举着一对犄角对着土岸拱啊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Ⅴ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Ⅴ提现即时到账SO.CC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