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笑呵呵的老奶奶 [打印本頁]

作者: 云垂天    時間: 2019-11-22 09:05     標題: @笑呵呵的老奶奶

本帖最後由 云垂天 於 2019-11-22 09:18 編輯

@笑呵呵的老奶奶

“奶奶”我叫阿呆,她开始扮演
笑呵呵的老奶奶。今天,她往

她的靛蓝布袋里,装了把灶窝灰
她抓的时候,它们仍有余温

她开始进城,去看她刚生了孙女
的儿媳妇。一路上笑呵呵的

她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
老奶奶。年轻时,山歌唱得特好

她笑呵呵抱过她孙女,她从布袋
掏出那把灰,它们仍有余温

在她手心。她把它撒在她的肺上
无人的时候,就像下午在给

包谷地里的一株包谷压肥。她
笑呵呵回去了。并未等到,预期

我一面咳着,吐着,一面长大
长成她,想要男孩的模样。为这

我父亲,到现在,才还清那头牛
罚款。在她,笑呵呵的疼爱中


@十月哀歌

西行,疾走的盒子。在通往
黑夜的高速路上,外面,有多少

梦,就有多少精灵,在田野的
星光摇曳。我看不见

如果打开门楣,我还活着
我会立刻丢掉,死去或活着的

旅伴。用倾家,性命
换来的光,容不得一丝浪费

我是一个罪人,在异国阳光下
透过闷热盒子,我的灵魂

仍停留在故土,那片无数炮火
燃烧弹,都未能摧毁的

小树林,和我心爱——姑娘
——谢谢!谢谢你们

终于,打开的这扇门
——请,请——不要把我送回

我能,踏一下吗?你们
这恍惚而摇晃的大陆,就算

就算我死了。我依然会用我的
灵魂,东躲西藏

恳请,我遇到的每一个善良
不善良的人,给我一个救赎机会

“你要什么?我的好人”
“你要什么?来自东大陆的人”


@蝴蝶

今日,我在阁楼,慢悠悠,泡茶,喝茶
那只蝴蝶飞进来,东飞飞,西看看

最后,从它来的窗口,又飞了出去
它舞动后的阁楼,空气,光线

仿佛停滞。我看见我,仍坐在电脑前
不动的时光里,电脑打开着,书架上的

书,有几本发出,厚实般的沉默。就连
墙角蛛网,仿佛,也是被画上去的

它转了一圈,就飞走了。在太多生活
太多梦,它都这样。我一次次

看着它。有时在菜园里,有时在城市中
有时在酒桌旁,有时在牛圈中

我看见它,停留在花上,停留在垃圾堆
中,一堆呕吐物上。停留在山中

一堆新鲜的牛粪上。只有一次,它停留
在一头沙漠里,行走的大象身上

就像我,骑在上面一样。我知道
有一次,它掉进一桶颜料里。年轻的油

漆工,恼怒得,把整面墙,都泼花了
第二天,经过这面墙的每个人,都赞叹

不已。这是怎样的花丛,怎样的森林
怎样的月光,怎样的梦境,怎样的死亡

而我,就是那个由此丢掉工作的年轻人
因为他们,认为我可以去地球,任何

一个贫民窟,谋生。可我认为我喜欢
它,胜过一切。包括,那桶该死的油漆


@大象

像花蕾一样的胴体,荒漠,他们竖起
无数雕像。小丑,和英雄,充斥

他们几乎,已经殆尽所有,所能象牙
在宇宙中。大象无形。我的象牙

就这么简单?当我挑起一片白纸
它几乎,无法燃过一炷香的,时光

就像我,不可能再在挨过,这个世纪
这条,穿过高速公路的,森林

看到我骨头的人,有福了
挂着我头骨走路的人,有福了

是的,在我们碰撞,与相遇里
我,除了化于无形,我还能做什么

那些被驯化的同类,终归要和他们
的主子一同走向,延迟未来

但愿他们有福,能把这一词语
在未来宣讲,广传宇宙,无恙,空间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