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原创] 八、九两个月的,一小堆 [打印本頁]

作者: 还叫悟空    時間: 2013-10-8 13:27     標題: 八、九两个月的,一小堆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虚拟的果园》
我要把这些桔树,李树,桃树,银杏,全砍掉
它们所呈现的,都不值一提
不外乎,叶子绿了,黄了,落了
果子熟了,烂了
一个人走进来,再也没有走出去
我要在园中种满合欢
我实在喜欢那些细小的叶片
均匀地散布,轻轻地颤动
守住柔弱的梗,守住一个个金色的甲虫
为了与之相配,我
还要掘开所有深埋的棺材
让来自泉眼的风,往上劲吹
托住今晚所有直直地,直直地,落下来的月光
《共和XX年的送别》

机帆船喷着火星渐渐走远
码头上的白炽灯
晃了一下
成群的蚊子围绕着它
仿佛它是落难的君王
共和XX年
张佳瑞点燃
大堤上的枯草
仅仅是为了送别
那个刚刚发育的姑娘
回家的小路上
他越走越快
最后——
竟然跑起来了
那一晚他有失国之恨
那一晚,他是少年天子
《促织》

昏黄的路灯下
有那么多蟋蟀
这些不知
死活的家伙
没有一个
是我看上的
它们交合
它们打闹
也吸引不了我
我钟情的
那一个
正在黑暗的
田野中
产下一座座
开花的山峦
《雨夹雪》

月亮出来时,不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墙头上游走的野猫,会把魂儿勾走
墙外就是河流,已经流了上千年。而这面墙,差不多跟你同岁

涛声,止于墙外;波光,息于眼前;沉溺之物,仰面朝天
两岸无青山,大雪白人头,一条小巷子,走来一个谁

不要说,雨落在大堤上,雨落在死去的白杨树上
你只需记住,雨落在南下的运煤船上,雪落在一只默不作声的白鹭身上

《在梁山以东》

蛾子们一直在扑打窗棂,散落的鳞粉,迷了谁的眼
睫毛之下,没有玻璃,白炽灯之下,没有玻璃
初秋的夜色,如一封打不开的鸡毛信
今晚,在梁山以东,有多少异乡的积水奔涌而来
今晚,在梁山以东,有多少起义的蟋蟀
来不及救援,有多少水虱,死于非命
有多少芦苇飞尽了花絮,又飞尽了由青转黄的叶片

《在垭口,遇见一群牦牛》

是我挡了它们的道,在积雪覆盖的垭口,一群牦牛放慢了脚步
打头的那只,略略迟疑
便晃动犄角,撩开蹄子,小跑而过
后面的,紧紧跟上
其中两只还撞在了一起
倒是落在最后的那只小牛
经过我时,大摇大摆,一脸从容
那时,下午五点的夏拉草原
已是一片金黄
它们很快就到山脚了,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尾随而去
眼看着那片金黄,越长越大,越长越薄,已经漫上山坡了——

《落在淡水的雨》

今晚,落在淡水的雨
也落在徐州
也落在济宁
一只猴子
在瞬间——
从台湾
跳到江苏
又跳到山东
它如何这么迅捷
我只看到它
从树端
下到枝丫间
最后下到
满是积水的地上
现在,它只有
两个鼻孔露出水面

《窗台上的塑料花》

久不搭理它了
窗台上的
那盆塑料花
已经蒙上了
薄薄的灰尘
倒提着它
到洗手间
冲了冲
它又是从前
那副逼真的模样

《九月十三日的早晨》

紧紧抱住,让骨头释放,细细的闪电,轻微的雷鸣
你说疼,这就对了
你说喘不过气来,这就对了
你说害怕,这就对了
我打开的胸腔
刚好容得下,你这小小的奴隶制国家
《夏日的草原》

七月,山顶上还有一条一缕的雪
我愿意把它们看作
一盏电灯里
烧得发白的钨丝
太阳那么小
能照亮
这么一大片草原么
我和拉姆措
都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老贡布也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我的凝视下,天终于亮了》

醒来,转过头去往窗外看
看着,看着,脖子酸了
有形之物
渐渐恢复了形状
我也续上了四肢
可以下地
可以走动
可以到盥洗室
冲一冲昨夜
积聚的汗渍
可以点着一支烟
慢慢抽完
最终捻灭
待一缕青烟散尽
还可以趴在窗台上
看楼下的小叶榕
花开了一树,花落了一地

《在地图上滴下一滴蜜》
*
在地图上滴下一滴蜜
让它正好盖住
代表某座小城的符号
此后——
需要一只蚂蚁
从鲁南的棉花地动身
抽完一支烟的工夫
已经越过黄河了
抽完一支烟的工夫
已经越过长江了
抽完一支烟的工夫
已经越过辽河了
抽完一支烟的工夫
已经越过珠江了
真快呀,这小东西
要是能来个置换多好
短短的几分钟
我就应该拔不动腿了
《清炒茭白》
*
几艘铁壳船泊在二号码头
细小的浪
正一点点
舔食船舷上的锈
一个女人驱动铲车
反复装填什么
卸下什么
高高悬挂的灯
三三两两
亮了起来
河里的涛声
一会儿高亢
一会儿低沉
那时
我刚启开一瓶酒
点了两道菜
其中
就有你最爱的清炒茭白
《我们的田野》
*
望不到边的麦子就要熟了,成群的麻雀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再过几个月,乔小慧坐上一列火车南下时
望不到边的棉花就全白了,大片的云朵越来越低,越来越薄

望不到边的麦子就要熟了,成群的麻雀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再过几个月,张择祥坐上同一列火车北上时
望不到边的棉花就全白了,大片的云朵越来越低,越来越薄
《对面阳台上的大白猫》
*
傍晚时分,对面人家的后阳台上,经常卧着一只大白猫
饭后,我喜欢站在前阳台上
一边抽烟,一边看它
睁眼,闭眼,舔舔爪子,弓起身子
我们四目相对的时侯
我会不时发出喵的一声,可它从不肯喵的一声作出回应
《天气预报》
一个烟头,是一个萤火虫;一个萤火虫,是一个旋转的星系
抛下河去,就相当于一个女人投河了
河是1,或1+1;虫是0,或0/0
凑在一起,就是圆满,或虚无,或执念
可是,你在南方,我在北方
每年一次触角相抵,不过是一片叶子落在另一片叶子上
雷声滚滚,闪电细弱
闷热的低气压,覆盖了七月七日晚上的一切
豆大的雨从你额头上滴下来,豆大的雨从你额头上滴下来
《给央金拉姆画像》
#
涂掉她的腿,涂掉她的胸,涂掉她的脸
画一列火车,画一股浓烟
写下奔驰的声音——
“咔嚓”、“咔嚓”
在她的小腹上、胳膊上、手上
用红笔描出行走路线
每个缺氧的指甲
都是灯火通明的小站
深深地,抠向这张纸的背面
喔,背面,背面
背面,是鲁仓寺未经裁剪的经幡
是卡拉卓尔山主峰上,经年不化的雪

《盥洗室里的镜子》

他来之前——
它是一面墙
他站在它前面
它才是一面镜子
它照见他
模仿他
嘲笑他
瞪他
却从不和他说话
他转身离开
它马上恢复成
一面墙
以及众多
散乱细小的河流
《两只老鼠》

我和乔小慧亲热时
那只猫
眼睛一眨不眨
不知它是不是
把我俩
当成了两只老鼠
它站在窗台上
它行走在沙发上
它盘踞在餐桌上
它伸展开四肢
它卧下来了
它的眼睛
始终一眨不眨
紧紧盯着
好像我们俩
真的
就是两只老鼠——
《在合欢树下》
合欢树下打伞的人
一言不发
她只是冲着
细小的叶片
吹一口气
你看——
它们真的动了
有的向左
有的向右
有的向上
有的向下
有的并拢起来
《我从来不是一条河流的亲历者》
*
这么多年,我只是或远或近地望见过它
最多,在水里洗洗手,打过几次水漂
瓦片,石子,甚至一小块泥巴
都能击起一连串水花
正午的阳光里,有什么不是短暂的
倏然间,就消失了
譬如,忽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猛地转过头去
却什么也没发现
除了一茎细羽
斜斜地,落在南下的运煤船上
站在后甲板上的男人
并不忌讳“突突突”的黑烟
隐隐的敌意,弥散在河面上
相较于上述事物
我对挂在锚上的水草更感兴趣
不知道它们当中
有谁能在两个月后,活着回来
就算不在水中,也可以像
水鸟们贴着水面飞
追着船飞,忽高忽低地飞
可是,所有的水鸟
在我看来,都是同一只水鸟
始终在眼前盘旋,盘旋
强大的气流,让我裹足不前
还是退回到大堤上吧
那里有我熟悉的荫凉,蝉鸣,泥土的味道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が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が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还叫悟空    時間: 2013-10-8 13:28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img][/img][attach]13[/attach]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卝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卝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章平    時間: 2013-10-8 13:46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这西瓜真大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山猫    時間: 2013-10-8 13:58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读这些,仿佛可以看见一个人低沉的无语
只是,你把自己看住了,这组和上一组相比,手脚上稍微克制了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厽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厽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上邪    時間: 2013-10-8 14:54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读了,再看窗户,怎么变圆啦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离木    時間: 2013-10-8 19:33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看了,读了,与俗世物什,无关呼轻重都可以那么理所当然。
学习。
问候:)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细雨蒙蒙    時間: 2013-10-8 21:21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看到图图  我一下惊呆了,是作者本人吗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ソ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ソ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还叫悟空    時間: 2013-10-8 22:00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不就是肚子大了点嘛,人其实还是挺帅的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J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J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细雨蒙蒙    時間: 2013-10-9 16:17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恩 很宰相。。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が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が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茶小晴    時間: 2013-10-9 17:29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来看悟空的诗。读到一种潇洒的味。节奏轻快,语言有猴性。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丩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丩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陈建    時間: 2013-10-9 19:01

伸缩自如长短句
作者: 轮回的马    時間: 2013-10-11 14:04

本帖最後由 这样 於 2016-6-16 02:56 編輯

你这个评价让我感觉特消魂。。。

SO娱乐城:真_人.足球.彩票齐全| 开户送10元.首存送58元.手机可投ⅸ注任何游戏顶级信用ⅸ提现即时到账SO.CC
作者: 逼割    時間: 2013-10-13 15:51

《两只老鼠》

我和乔小慧亲热时
那只猫
眼睛一眨不眨
不知它是不是
把我俩
当成了两只老鼠
它站在窗台上
它行走在沙发上
它盘踞在餐桌上
它伸展开四肢
它卧下来了
它的眼睛
始终一眨不眨
紧紧盯着
好像我们俩
真的
就是两只老鼠——

《在合欢树下》

合欢树下打伞的人
一言不发
她只是冲着
细小的叶片
吹一口气
你看——
它们真的动了
有的向左
有的向右
有的向上
有的向下
有的并拢起来



很能写  

不是一小堆,是一大堆
作者: 逼割    時間: 2013-10-13 15:51

《两只老鼠》

我和乔小慧亲热时
那只猫
眼睛一眨不眨
不知它是不是
把我俩
当成了两只老鼠
它站在窗台上
它行走在沙发上
它盘踞在餐桌上
它伸展开四肢
它卧下来了
它的眼睛
始终一眨不眨
紧紧盯着
好像我们俩
真的
就是两只老鼠——

《在合欢树下》

合欢树下打伞的人
一言不发
她只是冲着
细小的叶片
吹一口气
你看——
它们真的动了
有的向左
有的向右
有的向上
有的向下
有的并拢起来



很能写  

不是一小堆,是一大堆




歡迎光臨 映像诗歌论坛 (http://lunhdma.joinbbs.net/) Powered by Discuz! 7.2